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六章 一线生机

第一千零六章 一线生机

        无上魔国,魔都。

        原本的皇城已经和魔都内的其他建筑一般,被四千多尊级散发出的气息压得粉碎。

        一张黑铁王座四平八稳的摆在原本魔皇宝座的位置上,巫铁坐在王座上,俯瞰着跪在脚下的魔至尊和他挑选出来的十几名魔国大将。

        这些人,就是魔至尊的铁杆心腹了。

        所有人的生死都被魔至尊用魔法操控得死死的,属于那种对魔至尊绝对忠诚,绝无可能背叛的死忠,也是魔至尊在无上魔国真正的基本盘。

        阴阳道人站在高空,阴阳二气瓶化为千丈高下,大群大群的魔头毫无反抗之力,被黑白二气大片大片的吸入宝瓶中。

        这些魔头,就是巫铁的储备物资了。

        他们修炼魔功,祭炼魔宝,使用的修炼资源中,绝大部分是他们从扶风神朝掳掠的黎民百姓。他们每个人,少则数万,多则万亿,两手血腥,个个罪该万死。

        他们该死,巫铁也没准备让他们活着。

        只是暂时让他们在阴阳二气瓶中沉睡,下次巫铁封赏群臣,乃至有必要快速提升武国高端战力的时候,他们会作为祭品,被送上祭坛。

        “魔至尊,从今日起,在我武国天武军、武神军之外,我再立一戮神军,你就是戮神军的军主,但凡我武国收拢的,一切妖魔鬼怪非人之战力,悉数编入戮神军。”巫铁朝着魔至尊指了指。

        偌大的无上魔国,拥有的子民也是数以万亿计,那些罪孽滔天的魔头可以送上祭坛,但是巫铁不可能屠光整个无上魔国。

        毕竟偌大的无上魔国,好些人都是刚刚修炼没多久的小魔头,他们刚刚接触魔功,刚刚踏上修炼之道,他们还没来得及沾染太多血腥,巫铁不可能因为他们的出身就将他们全部屠灭。

        可是这些出身无上魔国的子民,巫铁哪里敢放纵他们满天下乱窜?

        一代代的魔头血脉传承,魔性已经深深铭刻在他们血脉中、神魂里,这就是一群天性无法无天的祸害。巫铁敢让他们到处乱跑,他们为了快速修炼魔功,还不知道会作出多少凶狠惨厉的血案来。

        所以,编入戮神军吧。

        将这些天性里带着魔性的家伙,全部编入戮神军。

        你们要凶狠,要狠辣,要无情,要阴险,就将这些力气全部冲着诸神,冲着武国的敌人去使唤吧。

        面对敌人,巫铁也不介意自己的下属手段更狠辣一些。

        “戮神军的修炼所需,由武国军部统一拨付,但是,严禁他们用人族精血和其他材料修炼,一旦有犯,我砍掉你的脑袋。”巫铁很是严厉的训斥魔至尊。

        魔至尊和十几尊末将五体投地的跪在巫铁面前,额头紧贴地面,一个个唯唯诺诺,不敢有任何异样的表情流露。

        作为魔,他们深知上下尊卑之道。

        在无上魔国,对于上下尊卑这四个字理解不够深刻的人,早就魂飞魄散了,根本活不到今天。

        巫铁袖子动了动。

        伸手进袖子里,巫铁掏出了一枚精美的黑色玉符。一缕缕烟气升腾而起,迅速凝成了一小片文字。裴凤通过传讯玉符,将白鹇、朱鹮和玱龙来访的事情,还有她们的所诉所求,详细的说给了巫铁听。

        巫铁眉头一挑,笑了起来:“司马无忧这老家伙,居然还在我武国里面留下了耳目。”

        巫铁的声音颇为嘹亮,在场的武国文武大臣们顿时同时提起了耳朵。

        原本三国中,出身大魏、大武的文武臣子们,一个个目光诡异的看向了那些出身大晋的同僚。而以黄瑯为首的大晋出身的大将、重臣们,则是一个个目光如刀,仔仔细细的看向了在场的众多同为大晋出身的文武臣子。

        “不用猜疑,也不用排查。”巫铁向黄瑯挥了挥手:“这也是人之常情。司马无忧陛下,将偌大一个大晋……嘿嘿,送到了我手上,也得允许他在文武臣子中,安插几个耳目,否则也显得他太无能了些。”

        “能够心念旧主,给他传递一些无伤大雅的消息,我能理解你们的选择。”

        “但是记住了,现在你们是我武国的臣子,吃的是我武国的供奉,拿的是我武国的俸禄,是我让你们一个个家族封地暴涨,让你们家族势力飙升,甚至让你们当中某些人,跻身你们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尊级境界。”

        “所以,不要忘记你们的根本在武国,不要做出有损武国的事情……否则……”

        巫铁轻轻一笑,敲打了一阵子在场的文武官员中,那些还和司马无忧有牵扯的大晋老人。

        巫铁的确也没把他们给司马无忧通风报信的事情当回事。

        一个,巫铁如今实力如此强横,势力如此庞大,司马无忧又能对武国怎样?

        二个,巫铁真不以为,这些人将扶风神朝和无上魔国的存在告诉司马无忧,对武国能有多大伤害,无非是给司马无忧一块地盘,让他……养老度日嘛。

        三个,白鹇和巫铁交情真不错,朱鹮和玱龙,和巫铁也是很不错的朋友。所以,一点点小手段,巫铁也不觉得有什么。

        只要司马无忧留在武国的这些大晋旧臣,他们不伤损武国的根本利益,传递一些普通的情报消息,巫铁真不觉得有什么大害。

        当然,如果他们做得太离谱了,真个触动了武国的核心利益,危及了巫铁和他亲朋好友的生死安危,真以为巫铁能献祭这么多魔头,就不能挥刀向这些大晋老人么?

        黄瑯带着大群文武臣子向巫铁礼拜:“陛下宽宏,仁德盖世。”

        “少拍马屁,多做实事。”巫铁示意跪倒在地的众多臣子站起身来,然后轻轻踢了一下魔至尊,示意他带着身后的十几尊魔将也都起立。

        “无上魔国的这小魔头,罪不至死,我就交给你统领了。我要看到一支足够精锐的戮神军,我也不希望听到他们有任何为非作歹的糟心消息。”巫铁沉声道:“如何自处,就看你魔至尊如何施为了。”

        “臣,遵旨。”魔至尊很是恭谨的向巫铁鞠躬行了一礼,然后微微昂着头,四平八稳的站在了巫铁下手处,同时他带着一股子睥睨自傲之色,眯着眼逐个扫过巫铁麾下的众多臣子。

        ‘嗤’,当着众多臣子的面,魔至尊发出了一声在场众人清晰可闻的冷笑。

        在魔至尊眼里,巫铁麾下的这些文武臣子,个个都是渣滓,每一个能入他的法眼。哎,带着一种独孤求败的寂寞心情,魔至尊暗自琢磨,他未来就是巫铁麾下的第一重臣了。

        没办法,黄瑯以下,个个都是渣渣,怎么看每一个能有他魔至尊这般英明神武的。

        巫铁没吭声,而黄瑯以下,武国在场的无数文武大臣,同时将魔至尊记在了心头——小样,以后有你小鞋穿的……无上魔国的魔皇了不起啊?

        巫铁没搭理这点小事。

        手下臣子有点小争执,有点小山头,那是正常的事情。

        如果某个国朝,所有文武臣子都是一块铁板,相互之间配合默契,没有任何的争执纠纷,那才是见鬼了呢。只要魔至尊和黄瑯他们不要大打出手,些许的小小争执,随他们去吧。

        把玩着那枚精美的传讯玉符,巫铁陷入了沉思中。

        白鹇、朱鹮,居然趁着诸神放开神明境的天劫约束时,蒙蔽天机,自行踏入了尊级境界。

        这是她们姐妹两的卓绝血脉天赋带来的机缘。

        但是,白鹇、朱鹮归根到底,也就是太古圣人羲皇、娲皇的血脉,无非是比其他人族更加精纯、更加返祖一些。

        她们能够趁着天地法则剧烈波动之机,瞒天过海,踏上尊级。

        那么……其他的羲皇、娲皇后裔呢?

        不见得,偌大的人族,没有人在血脉天赋上比不上这姐妹两吧?人族英才何其之多,白鹇、朱鹮就一定是羲皇、娲皇的血脉后裔中最优秀的么?

        那么,还有其他的太古圣人的后裔呢?

        燧人氏、轩辕氏、神农氏……太古人族神话传说中的三皇五帝,乃至更久远的那些大能人皇,他们的血脉后裔中,在那娲岛操控的人族命场,甚至是娲岛本部,又有多少天资盖世的妖孽?

        他们,会否同样,趁着那一次天地法则剧变的机缘,踏上了尊级?

        “有点意思,不过,和我武国关系不大。”巫铁自言自语道:“娲岛实力足够强大的话,其实也是好事……怕就怕,如果真的偌大的人族,就只有白鹇、朱鹮姐妹两,依靠血脉天赋之力蒙蔽天机成功,那就……娲岛的老主母们,怕是如今正脑浆子疼呢。”

        “不过,和我武国关系不大。”巫铁轻声道:“我巫铁,自身能力也就这样,我能庇护一个武国,已经是我能力的极致。偌大的人族,不多想,不多想,不多想……呵呵,你以为你是谁啊?”

        摇摇头,巫铁笑看着黄瑯:“黄瑯,你拿无上魔国的山川河流地形图,再去找扶风神朝要他们的山川河流地形图,无上魔国割一半,扶风神朝割一半,然后将这两块地皮合一,连同上面的子民,交给司马无忧陛下。”

        “扶风神朝若是不愿意?”黄瑯有点犹豫的问巫铁。

        “他们会愿意的……把那刚刚抓住的扶风逍遥给他们送过去,他们算计我武国的事情,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给扶风轭说,这就是我巫铁最后的决定,是他们给我的交代。”

        “直白的告诉他们,之前的约定作废。这剩下一半的无上魔国,也不用他们来托管了,直接留给魔至尊,是为戮神军的驻地。”

        “魔至尊和戮神军,不会和他扶风神朝有瓜葛。不过,司马无忧来了以后,他扶风神朝和司马无忧的关系,可就不是我们能插手的了……这扶风神朝,喜欢整事情,就连僵尸丹这种禁药都能对自家子民下手,呵呵,不是什么正道国朝,给他们整点麻烦,也好。”

        “另外,让扶风悠然,将他山风城内我之前点名的小方等人,连同他们的家眷亲属全部交出来。”

        “你联系司马无忧,就说,这是我将一半无上魔国和一半扶风神朝交给他的条件——小方他们,必须在司马无忧新建的国朝中,拥有不下于正二品的实质。”

        “呵呵,他能够在我武国安插暗线,我就给他明着插钉子,大家有来有还,这才是两国之间打交道的正理嘛。”

        黄瑯笑着,将巫铁的话一一记载了手中的玉芴上。

        武国的满朝文武都在憋笑。

        扶风神朝上下,还眼巴巴的指望着巫铁将整个无上魔国交给他们托管呢。可是因为司马无忧突然冒出来的关系,好嘛,托管的机会没有了,还得交出自家一半的疆域。

        未来的扶风神朝,呵呵,会面临魔至尊的戮神军和司马无忧新建的国朝两大威胁,想来他的日子不会好过。

        而司马无忧呢,平白得了这么一块面积有以前的大晋数百个大小,子民人口也多出无数的庞大疆域,新建的国朝实力雄厚啊……

        但是他有一半的领地是从扶风神朝那里得来,扶风神朝能让司马无忧好过?

        更不要说,旁边还杵着魔至尊这么一尊积年的魔头,还有用无上魔国的小魔头们整编的戮神军戳在这里。不用想,在巫铁的命令下,这些戮神军肯定不敢放手杀戮、祸害人族百姓。

        但是偶尔越个境,打打劫,抢点金钱、资源什么的,这种事情,势不可免。

        没看到魔至尊都笑得一脸褶子了么?这家伙还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呢。

        所以,未来扶风神朝和司马无忧,肯定不会有消停日子。

        李广、项飞邪等将门老祖们,一个个笑得牙齿都在打晃——呵呵,司马无忧老陛下啊,咱们武国这位小陛下的便宜,可不是这么好占的。

        就在这时候,魔至尊的袖子里传来一声尖锐高亢的钟鸣声。

        魔至尊呆了呆,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口血色的拳头大小的小钟,这口小钟正剧烈的震荡着,发出尖锐的响声。

        魔至尊下意识的怒骂了一句:“真邪门了,有外来尊者犯境?呵呵,还是一尊大妖?”

        巫铁惊讶的看向了这口小钟。

        想来,这就是无上魔国布置在自家疆域中的预警大阵了。

        妖尊犯境?

        巫铁沉声道:“什么方位?”

        魔至尊沉声道:“正北海疆,正在向南方急速进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