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八章 阶下囚

第一千零八章 阶下囚

        可怜珈叶,生得也颇为儒雅俊秀的小青年,被李二狗子带着一伙兄弟,好似村里屠夫杀猪一样五花大绑捆得结结实实,无比狼狈的丢在了巫铁面前。

        珈叶想要开口嚷嚷,可是李二狗子不知道从哪家院子里顺了一条水红色的肚兜,将珈叶的嘴巴塞得结结实实。

        肚兜上颇有一股子旖旎的粉腻香气,冲得珈叶直翻白眼,‘呜呜’的直哼哼。

        黑龙城外,癸水雷珠轰向了魔至尊。

        魔至尊诡秘一笑,他身后六道宝轮浮现,六条通体漆黑,气息诡邪莫测的分身同时没入魔至尊的身躯。魔至尊的气息骤然飙升,然后他的身躯直接魔化。

        龙头,龙角,遍体黑鳞,尾椎骨上一条颀长的黑色蛇尾‘嚯啦’一下喷了出来,魔至尊化为诡异的龙蛇人形,滔天魔气冲起来足足有百多里高。

        癸水雷珠笔直的命中了魔至尊的身躯,无数条阴柔的、渗透力极强的癸水雷霆密密麻麻的轰击着魔至尊的身躯。魔至尊通体黑鳞闪烁着刺目的雷光,所有雷霆都只在他体表乱窜,没有一丝雷光能够侵入他的身体。

        毕竟是无上魔国的魔皇,皇族秘传极其强大精深,魔至尊这一具诡异的魔躯,防御力堪比佛门、道家的那几门顶尖的金身、法体。

        “小雀雀,你这雷,不行啊。”魔至尊‘咯咯’诡笑着,开口挑衅那妖云中藏匿的妖尊:“软而无力,缺乏后劲,你这是先天发育不全呢,还是后天亏损太甚?”

        “唔,咱以为,你是先天发育不全,毕竟你出身不是太正经,是不是?”魔至尊的话,再次续上了刚才那黑龙城守将辱骂这妖尊的话题。

        “你,找死。”妖云中,两片垂下来有万里长短的巨型羽翼缓缓抬起,随着羽翼的不断上升,一股惊天动地的妖气从妖云中呼啸而出。

        几乎凝成实质的妖气卷起一道道凛冽的狂风,黑龙城北面的海面上,无数条黑漆漆高有数千里的风柱凭空出现。黑色的风柱急速的旋转着,抽起了海面上巨量海水,将水里无数的海兽、海鱼搅得粉碎。

        一条高有三丈许,瘦削而精悍的人影在妖云中浮现,两道暗金色的眸光闪烁,死死锁定了魔至尊的身躯。那两片巨大的羽翼向内骤然一收,‘铿锵’声中,无数羽毛脱落,附着在那瘦削人影上,化为一套青灰色的甲胄。

        “本尊,弥天妖盟翻天尊者是也。”妖云弥漫,风柱冲天,漫天风云中,那高挑瘦削的声音细声细气的尖啸着:“魔至尊?本尊今日一点点的碎切了你!”

        魔至尊眸子里闪烁着疯狂而快意的魔焰,他身体微微哆嗦着,身体后方长长的黑色蛇尾疯狂的抽打着虚空,发出沉闷的巨响。

        他‘咯咯’怪笑道:“来,来,来,你来碎切了我,做不到,你就是你爷爷和你-娘-扒-灰生出来的杂碎!”

        翻天尊者气得嘶声尖啸,他眸子里放出的暗金色眸光骤然变成了可怖的血色。

        ‘铿锵’一声,一柄长有五丈开外,通体血光缠绕的长戈从翻天尊者手中跳了出来,他双手握着长戈轻轻一抖,就有无数条血光破开风云,朝着魔至尊击杀了过来。

        魔至尊‘咯咯’怪笑,他身后长长的蛇尾卷了起来,将他全身缠得密不透风。

        一道道血光落下,疯狂切割魔至尊的蛇尾,黑鳞溅起无数条火星,大片黑鳞被血光切得粉碎,但是魔至尊的蛇尾上面,一层层黑鳞重重叠叠,好似无穷无尽的在急速生长。

        切开一层鳞片,还有两层。

        切开两层鳞片,还有十层。

        切开十层鳞片,还有一百层。

        魔至尊的蛇尾急速的膨胀着,顷刻间就化为数丈粗细、数百丈长短,他的身躯也变得越来越庞大,不断滋生的黑鳞带来的防御力也越来越强大。

        “来,来,来,你若是不能碎切了我,嘻嘻,别怪我连你祖宗三十六代一并骂进去。”

        魔至尊癫狂、扭曲的笑声响彻云霄,黑龙城内,百多万黑龙城的官民、将士纷纷振臂欢呼,为魔至尊加油鼓劲。

        这些黑龙城所属,还不知道无上魔国已经成了历史,他们心里,还以为魔至尊是那至高无上的魔皇。眼看着自家魔皇亲自‘统辖大军’赶来救援,而且硬生生让那陌生的妖尊奈何不得,黑龙城内士气如潮,一个个兴奋得几乎癫狂。

        翻天尊者也被魔至尊气得三尸神怒跳,他声嘶力竭的咆哮着,骨子里的妖魔孽气爆发,陷入了彻底的癫狂状态。手中长戈越发疯狂的挥动劈砍,血光犹如暴雨一样落下,不断切割着魔至尊的身躯。

        妖魔就是有这样的天性,他们很容易陷入疯魔状态。

        这种状态下,他们的战斗力会急速的提升,但是他们对外界的感知、对局势环境的判断,就会降低到近乎弱智的水平。

        所以,翻天尊者没能注意到,挺着大肚皮的猪刚鬣鬼鬼祟祟的出现在他身后。

        膘肥体壮,脖颈上鬃毛丛生,身躯化为十丈高下,腰围也将近十丈的猪刚鬣舔了舔嘴角滋生的、宛如弯刀的雪亮獠牙,轻轻的往掌心吐了一口吐沫,双手轻轻一晃,一柄九齿钉耙就出现在他手中。

        他悄无声息的凑到了翻天尊者身后,认真的瞅了瞅翻天尊者的后脑勺。

        完美的距离,完美的后脑勺。

        猪刚鬣轻轻举起了手中的九齿钉耙,然后倾尽全力的一钉耙锄了下去。

        天知道这厮哪里学来的神通战技,以他妖尊级别的力量,九齿钉耙的九根利齿前方,虚空都被划出了一丝丝黑色的裂痕,偏偏这一击没有半点儿响动,连一丝儿破风声都没发出。

        如此阴损、阴险,远远的站在黑龙城城主府屋顶上的巫铁等人,都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巫铁身后,当年西方妖国的几个妖尊同时低声怒骂:“这猪头,敲得一手好闷棍……”

        和猪刚鬣最为熟稔的金睛妖尊则是不断摇头:“就我所知,这厮还没成就妖尊时,被这厮敲闷棍坑杀的妖帝,起码有八九百人……”

        往城主府的屋顶上吐了一口吐沫,金睛妖尊感慨道:“最可怜的是当年的金牙大王,他本来是最有希望晋升妖尊的妖帝,实力、手段,比这猪头都要强了许多,许多……可惜,一闷棍下去,金牙大王被这货制成了一锅浓汤……”

        “不过,说实在的,金牙大王的味道……嗯,不错。”金睛妖尊很是回味的舔了舔嘴角,‘吧嗒’了一下嘴。

        被丢在巫铁面前的珈叶身体骤然一僵。

        他这才注意到,巫铁身后居然还站着这么几尊可怕的大妖……而且,金睛妖尊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他们,他们,吃了‘金牙大王’?

        远处一声巨响,随后就是凄惨、尖锐、直入云霄的惨嗥声远远传来。

        猪刚鬣的钉耙,结结实实的锄在了翻天尊者的后脑勺上。那黑漆漆不起眼的钉耙上荡起了大片云烟,层层祥云金光闪烁,一道道华美神异的神纹在钉耙上一闪而过。

        ‘噗嗤’一声,翻天尊者羽毛凝成的头盔被破开了九个细细的窟窿,猪刚鬣的钉耙齿深深的陷入了他的脑袋。

        这钉耙也不知道是谁打造的缺德玩意,九根利齿上居然还带着放血的血槽。

        每根利齿上三条深深的血槽同时闪烁着刺目的光芒,二十七条细细的血水顺着血槽就‘嗤嗤’的喷了出来。

        原本气焰嚣张、近乎疯魔的翻天尊者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他丢下手中长戈,双手狠狠握住了脑袋上嵌着的钉耙就要往外拔。

        一声巨响。

        猪刚鬣的钉耙上雷霆闪烁,这柄钉耙内居然喷出了一道道极其纯正的道门降妖神雷,紫金色的雷光顺着钉耙齿轰进了翻天尊者的脑袋,翻天尊者七窍内同时喷出一道道雷火电光,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剧烈抽搐起来。

        “兄弟们,帮把手……大师兄,嘿,嘿!”猪刚鬣摇晃着硕大的猪头,一条白沫四溅的口条在嘴边晃荡着,犹如快要被送上砧板的老母猪一样歇斯底里的嘶吼起来。

        站在巫铁身后的金睛妖尊低沉的骂了一句,他猛地上前了两步,狠狠睁开了双眼。

        金睛妖尊的眸子里喷出两条金光撕裂虚空,重重轰在了翻天尊者血色的双眸上。就听一声惨嚎,翻天尊者的双眼被金光打得粉碎,金睛妖尊眸子里放出的金光直接轰进了翻天妖尊的颅脑,定住了他体内的那一团先天灵光。

        “你们,都去,死!”翻天妖尊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一波波尖锐可怕的声浪朝着四周扩散开来,虚空荡起了一圈圈黑色裂痕,黑龙城周边万里范围内,无数座山峰被声波撕成了粉碎。

        魔至尊身上魔气升腾,化为一个黑色光幢护住了黑龙城。

        声波击打在黑色光幢上,荡起了一圈圈湍急的涟漪,魔至尊的身躯微微摇晃,但是黑龙城丝毫无损。

        翻天妖尊身上甲胄脱落,他身后一对儿巨大的羽翼突然冒了出来,青灰色的羽翼狠狠向身后一挥,就听一声巨响,羽翼轰在了猪刚鬣的肚皮上,猪刚鬣肥硕的大肚皮血肉横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轰飞了数千里。

        很显然,翻天妖尊就算受了偷袭,他的修为也比猪刚鬣强出了许多血多,他的身躯更是比猪刚鬣强悍了数倍,所以这一击才如此的凌厉可怕。

        “死!”翻天妖尊炸碎的眼眶里,两颗金灿灿的眼眸急速重生,同样两道暗金色的神光从新生的眸子里喷出,‘轰’的一声将金睛妖尊眼里喷出的金光轰得粉碎。

        金睛妖尊怪叫一声,他猛地闭上眼睛,大眼角里两条血水‘哗啦啦’的流淌了下来。

        下一瞬间,翻天妖尊一个俯冲到了魔至尊面前,他的一对儿羽翼犹如风车一样疯狂的劈斩,重重的劈在了魔至尊护身的蛇尾上。

        这一次,翻天妖尊的斩杀力道比之前强了数倍,一层层黑鳞粉碎,眼看就要攻击到魔至尊的本体上。

        魔至尊不愧是无上魔国的魔皇,他的修为比猪刚鬣、金睛妖尊他们强出了太多。面对疯狂来袭的翻天妖尊,魔至尊撤下蛇尾,挥动双拳,朝着翻天妖尊的那一对儿羽翼正面扛了上去。

        黑漆漆闪烁着魔焰的双拳击打着风车一样劈砍的羽翼,就听巨响连连,魔至尊低沉的嘶吼着,他的拳头被羽翼破开,黑色的血浆不断的喷出。

        翻天妖尊的羽翼也被魔至尊的重拳轰得碎裂开来,不断有青灰色的羽毛炸开,纷纷扬扬好似一场大雪一样从空中飘落。

        数千里外,肚皮炸得稀烂,五脏六腑都暴露在外的猪刚鬣拼命灌下了一瓶瓶疗伤的宝丹,然后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并肩子上啊,你们这群憨货,这是讲江湖道义的时候么?”

        猪刚鬣的话还没说完,西方妖国四大妖尊之一的老榔头已经恢复了原形,他压缩身躯,化为丈许长短的一头白头蜜獾,鬼鬼祟祟的在翻天尊者的身后冒了出来。

        老榔头目光闪烁,通体萦绕着一股子悍不畏死的亡命徒的精气神儿,张开嘴,露出满口獠牙,狠狠一口咬在了翻天尊者下身不可言喻之处。

        翻天尊者对魔至尊的攻击骤然停滞,他浑身僵硬在半空中,然后一嗓子凄厉的、愤怒至极、怨毒至极的吼声响彻云霄:“你们……都他-妈-的……是一群……什么玩意儿……你们……还讲不讲……规矩?”

        ‘哧溜溜’细微的破空声传来,老网子从魔至尊身后冒了出来,无数条纤细透明的触手犹如一张大网喷出,将翻天尊者缠了个结结实实。

        不等翻天尊者挣扎,老疙瘩化为拳头大小的一只毒蛙,‘噗’的一下蹦跶到了魔至尊的头顶,朝着近在咫尺的翻天尊者喷了一口五颜六色的剧毒涎水。

        翻天尊者正在张嘴大吼,老疙瘩的一口毒液,就无比精准的喷进了他的嘴里,顺着喉管迅速滑了进去。

        南方鬼国舍利骨尊、黄泉三尊连同另外五大鬼尊同时冒了出来,东方魔国的红莲、白莲、噬骨、销魂、玄骨、血海六大魔尊也凭空出现。

        十几尊妖魔鬼怪为主翻天尊者就是一通乱打。

        一刻钟后,奄奄一息,浑身骨头都碎成渣的翻天尊者,就和珈叶一样,被五花大绑的丢在了巫铁的脚下。

        巫铁俯瞰着珈叶和翻天尊者,笑了。

        “两位远道而来,能否对我说说,你们这是来,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