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驱狼吞虎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驱狼吞虎

        琉璃佛国王都,曾经的琉璃净土,庄严、祥和、安宁、清洁,所有人都无忧无虑,所有人都安居乐业,所有人都身躯洁净、内心无垢。

        今日的琉璃净土。

        那宫殿楼阁依旧是旧日模样,只是那一座座高耸的佛塔,再没有了往日的光泽。那曾经镶嵌在一座座佛塔上,无论日夜都放出淡淡光辉照耀全城的舍利子,全都被群妖损毁、破坏。

        小妖贪婪。

        佛塔的金瓦顶、银风铃、铜铸的佛像,还有铺地的玉砖等等,都被小妖们劫掠一空。

        城中原本干干净净、清净怡人的青砖大道上,如今到处胡乱丢弃着人族的骨殖,那些骷髅头和骨骼上,还残留着密密麻麻的牙齿印。

        路边的大树上,挂着一块块残破的人皮。

        各处的屋檐下,用人筋吊着一块块模糊的血肉,上面厚厚的抹了一层盐巴和香料的混合物,显然是准备用来过冬的存粮。

        琉璃净土城内,原本到处有泉水,到处有溪流,一条条清澈见底的河流贯穿全城。每年四季,都有百花盛开。花瓣、花叶、竹叶等落在水上,水里各色鱼儿嬉戏争抢。

        如今这城内,各处水系依旧,但是里面清澈的水流已经变成了黑红色,散发出一股子污浊的腐臭味。

        各种野猪、野兔、野鼠、野猴满城里乱窜,各种草蛇、蝎子、蛤蟆、蜈蚣在宫殿楼阁中出没,各种硕大的蚊子、苍蝇、马蜂、牛虻等等,在城内各处筑巢、乱飞。

        巫铁坐在琉璃净土最高的那座佛塔顶部,背靠着黯淡无光的葫芦头宝顶,一脸阴沉的看着这座被折腾得面目全非的雄城。

        魔至尊和其他一群修为最强的妖魔鬼怪站在巫铁身边,眼珠咕噜噜的乱转着,带着一丝丝的狂热和兴奋,俯瞰着下方的城池。

        珈叶跪在一旁,继续无声的念诵着经文,眼泪如泉水,一滴滴的不断落下。

        一股浓郁的怨毒之气混杂着滔天的煞气直冲高空,化为黑漆漆的浓云覆盖了整座城池。

        珈叶的身上有淡淡的微光放出,巫铁等人身周百丈内的怨气、煞气但凡靠近,就被这一层微光逐渐的融解渡化。随时可以听到虚空中有解脱的轻微叹息声,有一丝丝灵光闪烁,然后不知道遁去了哪里。

        “你的那位王叔,脑壳坏掉了么?”巫铁很不解的问珈叶:“你说,是你的王叔破掉了琉璃净土佛光大阵,导致琉璃净土被攻破的?”

        珈叶停下诵经,缓缓点头:“是。如果不是王叔取走了这座佛塔中的太古佛祖舍利,以佛祖舍利的威能,起码还能庇护琉璃净土三年五载。”

        双眼泛红的珈叶轻声道:“有这三年五载的拖延,珈叶当已经去了武国,求得陛下出手援救,我琉璃佛国,也不会遭此重劫。”

        巫铁沉默不语。

        珈叶轻声道:“王叔,怕死,为了保全身家性命,所以他卖掉了整个琉璃佛国。”

        苦笑一声,珈叶摇头道:“小僧也是怕死的,否则小僧不会钻研卜算之道,不会追求那冥冥中的一线生机。”

        “王叔怕死,小僧也怕死,但是如果王叔能够像小僧一般……何至于此,何至于此?”珈叶右手哆嗦着指向了下方一片狼藉的城池,喃喃道:“这城,这城……无数先祖的心血,城内那么多良善百姓……”

        ‘哇’的一声,珈叶一口血吐了出来。

        然后他就好像喉咙里打开了一个闸门一样,一口血接着一口血不断喷出。

        “这小子伤心过度,郁火伤损了心脉,啧啧……自己把自己气成这样,何必呢?何苦呢?”魔至尊在一旁说着风凉话:“你自己不是活得好好的嘛……”

        巫铁回头淡淡的瞥了魔至尊一眼。

        魔至尊顿时闭上了嘴,转过头去看向了数里外一条大街上一群‘嘻嘻哈哈’追打嬉戏而过的狼头小妖。

        巫铁掏出一颗疗伤的宝丹丢给了珈叶。

        珈叶吐了一口血,接过宝丹塞进嘴里,胡乱的吞了下去。他喘了几口气,向巫铁合十跪拜了一下:“陛下,小僧失态了……只是,只是……琉璃净土内的子民,个个都是良善百姓,他们有何罪孽,以至于遭此劫难?”

        巫铁沉默。

        过了许久,巫铁才喃喃道:“是啊,听你一路上说起琉璃佛国的事情,你这国,上上下下,绝大部分人都是好人。好人遭劫,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不公平的事情,这是不合理的事情,好人是不应该受到这种劫难的。好人,不应该被这些妖族当做口粮吃掉,不应该被人如此的凌虐对待。”

        “可是这样的事情,既然发生了……那么,就一定有什么东西,是错的。”巫铁喃喃道:“这种错误的事情,我们,或许能纠正吧?我们能么?”

        巫铁抬头看着天空,发了一阵呆。

        然后他大袖一甩,将迷雾从袖子里丢了出来,对珈叶说道:“这是迷雾,天外邪魔中智慧神族的大统领……我觉得,有些错,是他们犯下的,只要不打死他,你可以随意的打他。”

        “记住了,不要打死他,因为他还有利用价值。”巫铁很认真的对珈叶说道。

        迷雾的身体骤然一僵,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巫铁,然后嘶声尖叫起来:“尊贵的陛下,伟大的陛下,我对您忠心耿耿,为了您,我连我自己的族人都出卖了……您不能……”

        珈叶的身体也是骤然一僵,他喃喃道:“天外邪魔?智慧神族?哈,我知道你们……我知道,我知道的……琉璃佛国好些叛徒,是因为你们的蛊惑,他们才投靠了群妖。”

        珈叶咬着牙,浑身每一个毛孔内都有一丝丝的金色火焰喷出,他‘咯咯’冷笑着,面孔抽搐着,缓缓从袖子里抽出了一根手臂粗细的金刚杵。

        迷雾一脸艰难的看着珈叶:“这位尊贵的大人,我觉得……我们是自己人,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珈叶‘轰’的一下,一金刚杵轰在了迷雾的脑袋上。

        然后是脖颈,肩膀,肋骨,后背,双臂,双腿,下-身,小腿……金刚杵闪烁着道道雷光,发出沉闷的轰鸣声不断落在迷雾的身上。

        迷雾不敢反抗,他死死咬着牙任凭珈叶殴打。

        他不时的从牙齿缝隙里,挤出几句断断续续的解释:“这琉璃佛国……我,我没有插手……就算有我的族人……那也不是我……不是我……和我无关。”

        金刚杵极其沉重,上面有极其霸道的佛门禁制,每一击都有天龙幻象迭现,每一击的力道都有万龙之力。迷雾出身的智慧神族,脑子是很好用的,但是他们的身子骨,是极脆弱的。

        金刚杵轰下,迷雾被打得骨断筋裂,五脏六腑悉数重伤。

        他一口口的呕着血,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巫铁——‘我对您忠心耿耿啊……您怎能过河拆桥,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

        这是一场何其激烈、何等惨绝人寰的殴打。

        迷雾被打得几乎不成人形后,巫铁往他嘴里塞了几颗保命的丹药,将他收回袖子里,然后将幻雾也丢了出来。

        珈叶咬着牙,扑上去又是一通毒打。

        如此,迷雾、幻雾,还有其他数十名智慧神族的族人,都被巫铁从袖子里丢出来,让珈叶挨个殴打了一通。

        到了最后,珈叶自己丢下了金刚杵,跪在了塔顶上。

        “陛下,多谢陛下……但是,就算我打死了他们,又能怎么样呢?”珈叶喃喃道:“陛下说得对,有些事情,显然是错误的。我们,应该纠正这个错误。”

        巫铁收起最后一个挨揍的倒霉蛋,沉声道:“不过,能揍他们一顿,想来你也能舒服一些。我们,该办正经事了。”

        珈叶表情骤然一紧,然后肃然点头,站起身来。

        魔至尊等人则是一脸兴奋的连连点头,同时看向了琉璃净土原本皇城的方向。

        巫铁右手一招,虚空中就有大片水汽凝聚,水汽迅速结冰,化为一片薄薄的直径数丈的冰镜悬浮在他面前。巫铁将冰镜锁定了皇城的方向,然后念诵咒语,一连吐了九口气息上去。

        冰镜中微光一闪,大片光影开始闪烁。

        巫铁快速的审视着冰镜中变幻的光影,最终变幻的图影稳定了下来。

        这是一座造型古朴,玉砖铺地、金丝楠木混合檀香木为主材料搭建,青色琉璃瓦覆顶的大殿。

        大殿宽有千丈上下,有六百多丈进深,规模颇为不小。

        大殿内的实际空间,是大殿外相的千倍左右,可见这大殿中有极其精妙的空间禁制。

        如今大殿内,十几张长案一字儿排开,上面布满了各色酒肉,地面上胡乱丢弃了无数骨头残渣等等,原本庄严洁净的大殿,被糟践得一团污糟。

        一名生得颇为俊朗的高个头中年男子,顶着一颗光溜溜的大光头,身穿一裘彩带飘飘的长衫,腰间挂着几串金铃铛,一脸笑容的在大殿中央载歌载舞。

        这中年男子举手投足之间,颇显生涩,显然他并不精通歌舞。

        但是他很卖力的,学着身边的数十名花容惨淡的美貌少女那样扭动着腰身,腰间挂着的金铃铛‘叮叮当当’的、不断发出悦耳的响声。

        大殿角落里,十几名衣衫不整的少女面无表情的,手持各色乐器,弹奏着变音变调的曲子。

        珈叶看着冰镜中的场景,不由得张大了嘴,然后他眼泪潺潺而下,无声的惨笑着:“他这是何苦?他这又是何苦?他在琉璃佛国,本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他……他……他……他卖掉了整个琉璃佛国,就是为了给这群妖魔充当……充当……”

        巫铁也骇然瞪大了眼睛。

        这个正在载歌载舞,跳得满头大汗的俊朗中年,就是那个出卖了琉璃佛国的……珈叶的王叔?

        巫铁喃喃道:“我本来以为,他当有多好的待遇?”

        “嚇,奴隶而已。”魔至尊很不屑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那正在歌舞的中年男子,他的脑袋刮得和镜子一样溜光,在他的脑袋正中间,被人烙印了一个深深的血色‘奴’字!

        这是侮辱。

        极大的侮辱。

        但是这位,居然还在很卖力的跳着舞,吟诵着歌谣,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他的笑容是如此的真挚,看不出半点儿不情愿,半点儿难堪。

        珈叶闭上眼,静静的诵读经文。

        他无法再直视这一幕,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放声嘶吼询问自己的王叔——你做这些,到底是图一个什么?就为了活下去么?

        以那中年男子的修为,如果仅仅是为了活下去,他完全可以逃亡海外,外海无数的大小岛屿,他完全可以挑选一个岛屿苟全性命,无边无际的海域,谁又能找到他?那些妖魔,谁又愿意花费数百年、数千年、数万年时间去搜寻一个逃跑的人?

        你出卖了整个琉璃佛国,究竟是求什么?

        一道黄风从南边翻滚而来,一头体型极其庞大的九头黄狮惊慌失措的闯入了琉璃净土,急速朝着皇城的方向飞去。距离皇城越近,这九头黄狮的身躯就逐渐的缩小,等他闯到那座大殿的门口,他的身躯已经缩小到十几丈长短,然后就地一个翻滚,变成了人形。

        平天老祖终于是一路逃回了琉璃净土。

        只是巫铁遁行的速度远比平天老祖快,巫铁带着人,提前赶在平天老祖之前赶到了这里。

        ‘咚’的一声巨响,平天老祖一脚踢开了大殿的大门,仓皇的闯进了大殿中。

        “祸事了,祸事了……黑龙尊呢?吞天尊呢?还有其他兄弟呢?”平天老祖浑身哆嗦着,朝着十几张长案后坐着的那些妖尊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

        十几个正在大吃大喝、‘欣赏’歌舞的妖尊忙不迭的站了起来。

        这些留守琉璃净土的妖尊,他们的修为在弥天妖盟都是垫底的存在,修为远不如平天老祖。

        妖族是一个讲究实力的族群,力强者胜,拳头大的就是大爷。平天老祖的拳头比他们大了很多倍,所以平天老祖就是大爷中的大爷。

        “平天老哥,怎么了?其他人呢?您不是带着兄弟们,盯梢跟着翻天老哥去了么?”一名人身、虎头,身高二十丈开外的妖尊丢下手中的一条大腿,诧然的问平天老祖。

        “阴沟里翻船了……赶紧传讯给所有兄弟,让他们带着所有的精锐赶来这里汇合。”平天老祖阴沉着脸冷声道:“这次,搞不好我们弥天妖盟,嘿嘿……”

        巫铁大袖一甩,之前被暴力收服的那些降临神族们,合计二十几万神灵,就翻滚着从他袖子里爬了出来。

        “乌头,你带着你的兄弟们做督战队……让他们攻打琉璃净土。”巫铁冷声道:“迷雾、幻雾带着智慧神族的人出谋划策,其他各大神族充当主力攻打。”

        “谁敢怠慢,乌头,你只管斩了他们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