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天庭?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天庭?

        万灵蚀空戮神舟悬浮在一座大城上空。

        琉璃佛国,并无州郡之分。

        偌大的佛国,除了都城中央琉璃净土,就是划分为四大部洲,其下各自划分了若干净土,然后每一块净土中分设一座座禅林教化、庇护子民。

        巨舰下方的这一座大城,就是琉璃佛国,南离部洲砗磲净土金光禅寺的本部所在。

        一座禅林,就是一座城池。

        只是和琉璃净土一般,这金光禅寺,或者说金光城,也已经是群妖肆虐,无数黎民犹如身陷地狱,尝尽了世间最极端的残酷和惨烈。

        如今坐镇巨舰增幅神阵核心的,是投靠巫铁的,原南方鬼国的唤魂鬼尊。

        身躯本体是一团灰白色雾气,大致凝成人形,头颅部位则是一颗晶莹剔透的黑色水晶头颅骨,散发出森森冷意的唤魂鬼尊‘咯咯’笑着。

        唤魂鬼尊的手里,捏着两根长长的黝黑发亮的长发。

        这是武国大军攻下金光禅寺后,从地牢中解救的人族,从中挑选两位年轻力壮、身体健康的青年男女,从他们头上扯下来的两根长发。

        “本尊的神通,巧妙就巧妙在这里了……若是敌人,本尊手持他一根毛发,哪怕相隔亿万里,啧,也只是一声呼唤,就能将他生魂生生拘来,为所欲为。”

        “当然喽,本尊的神通,巧妙不仅如此……这两根毛发,来自一男一女,如此本尊施展神通,除了和这两根毛发血脉相似的男女人族,其他生灵的魂魄,通通会被本尊拘来。”

        “如今这琉璃佛国土地上,除了人族,就是妖……嘿嘿。”

        唤魂鬼尊正絮絮叨叨的吹嘘自家的神通变化,站在增幅神阵旁的黄瑯冷飕飕的说道:“唤魂,你再呱噪,每时每刻都有人族被那妖族戕害……这些人命,可都算在你头上。”

        “陛下宽宏、仁德,哪怕是你们这群妖魔鬼怪投靠的尊者,对你们也是极其优渥。”

        “但是你们也该知道陛下的脾气,若是你们坏了陛下的事情……呵呵。”

        黄瑯眸子里一抹寒光闪过:“胆敢坏了陛下的事情,就算陛下不追究,我们这群追随陛下这么多年的老臣,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黄瑯昔日从大晋大泽州开始,从一个充边的小小罪臣追随巫铁,随着巫铁的发展,他也一路水涨船高,一直总掌巫铁的政务,手中权力堪称恐怖。

        如今的黄瑯,平日里站在那里不言不语,就自然而然有一股威严散发,寻常人,哪怕是黄瑯的亲孙儿都不敢胡乱和黄瑯说话。

        此刻黄瑯声色俱厉的一通呵斥,偌大的船舱内顿时气温都下降了好些,就连对温度不敏感的唤魂鬼尊,也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忙不迭的开始念诵咒语。

        两条长发浮动着,围绕着唤魂鬼尊快速的旋转飞行。

        唤魂鬼尊将自己的唤魂神通打入了增幅神阵,一千零八十名尊级高手坐在各处阵法节点上,一点点的将自己的法力融入了增幅神阵中。

        唤魂鬼尊平日里施展唤魂神通,可以隔着数亿里将人的生魂拘来。

        此刻得到增幅神阵的加持,唤魂鬼尊只觉自己的神通法力骤然飙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他的黑色水晶头颅骨牙齿‘咯咯咯’的急速撞击着,他的眼眶里两点极其深邃的幽光骤然亮起,然后化为两团炽烈的阴火喷出来一丈多长。

        “妖族的小乖乖们,来老祖这里……耍子来呀!”

        一声极其尖锐难听,古怪扭曲,让人心魂震荡,心脏里一阵阵发酸、刺痛的怪异嚎叫声冲天而起。

        增幅神阵主控枢纽所在的舱室外,无数守卫在外的天武军精锐将士身体一晃,‘哇’的一声统统呕吐了起来。虽然这神通不是冲着他们来的,他们受到这怪异呼唤声的余波波及,依旧从身躯到神魂,都起了极大的不适。

        整个琉璃佛国的南离部洲,数十座净土,数千万大小禅林内,无数正在欢天喜地啃食猎物,甚至是猎杀人族取乐的大小妖族,他们的身体骤然一僵。

        这个范围内,无数人族同时尖叫,他们的耳膜剧痛,好似有人用锥子捅进了他们的耳朵一样。

        他们纷纷蹲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就看到,他们的满头长发无风自动,一缕缕长发散发出淡淡的磷光,长发相互摩擦,磷火‘啪啪’作响,溅起了无数细小的火星。

        那些正在虐待他们,追杀他们,或者活生生的抓着他们的肢体生啃的大妖小妖,他们的动作同时僵硬。

        ‘啪啪啪’无数爆裂声响起,上至神明境七八重天,下至感玄境刚刚滋生一丝法力,无数大妖小妖的头颅同时炸开,一缕缕妖魂发出凄厉的哀嚎声,身不由得腾空飞起。

        整个南离部洲,天知道有多少万亿的妖族。

        他们的头颅炸开后,一缕缕妖魂化为大大小小的荧光冲天飞起,带起一缕缕细细的妖风飞向了万灵蚀空戮神舟的方向。

        一道妖云就是一缕清风,十道妖魂就是一股微风,一百道、一千道、一万道妖魂凑在一起,天地间就掀起了一道狂风。

        不知道多少万亿的妖族齐齐爆头而亡,他们的妖魂腾空飞起,顿时天地间风沙大作,好些地方同时掀起了一根根黑色的羊角飓风,卷飞了无数大小树木。

        好些琉璃佛国的子民,本来已经到了生死边缘。

        妖族的爪子和兵器,本来已经到了他们的致命要害处;好些人已经被洗扒干净,只等着丢进汤锅;好些人已经被浑身抹上了香料,只等着被架上篝火……

        更有好些人,被那些妖族肆意的凌辱,都已经准备了自尽而亡……

        然后这些妖,瞬间暴毙。

        无数的人族子民哆哆嗦嗦的跪倒在地,同时念诵起了往日里学习的经文,朝着那些妖魂飞走的方向五体投地的顶礼膜拜。

        虚空中,一缕缕、一丝丝肉眼可见的金光紫气倒卷而下。

        五成的金光紫气没入了唤魂鬼尊的身体,四成的金光紫气分成一千零八十份,平均注入了增幅神阵节点上的尊级高手体内,最后的一成金光紫气,则是融入了参加铸造万灵蚀空戮神舟的墨家还有其他几大门阀的族人体内。

        唤魂鬼尊浑身僵硬的看着自己逐渐涌出丝丝金光的身躯,灰白色的鬼气消失了,那阴冷刺骨的气息消失了,他的身躯变得金光灿灿,一具近乎实质的身躯正在缓缓生成。

        “这……老子也有今天?”唤魂鬼尊手足无措的嘶声尖叫:“老子也有今天?”

        “哈,哈,哈,舍利骨尊,黄泉尸尊,你们这群老鬼……你们来看,来看啊……老子这是,这是逆天造化,这是要凝聚……凝聚一具新的,血肉之躯!”

        “老子这算是,这算是要,要,要重新做人了么?呵呵,呵呵,可是,老子本质还是……还是……”

        唤魂鬼尊手舞足蹈,差点就满地打滚了。

        ‘咚’的一声响,唤魂鬼尊的心口处,一声沉重有力的心跳声传来。唤魂鬼尊骤然全身僵硬的趴在了地上,他双手捂着心口,眼眶里两行泪水突然就喷了出来。

        这是有多少年了?

        心跳……血流……泪水……

        唤魂鬼尊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尸山血海,以为他已经习惯了鬼火漫天,以为他已经习惯了手下那些小鬼的‘啾啾’怪叫,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冷漠无情、杀伐果断……

        “原来,还是有血有肉的好。”唤魂鬼尊喃喃笑着:“也不知道,老子现在算是人,还是什么……但是,这种感觉,不坏啊……气死你们这群老鬼,嚯嚯,羡慕死你们这群老鬼!”

        整个南离部洲,神明境七八重天以下的妖族瞬间暴毙。

        那些神明境九重天、十重天的妖族,他们修为强横,或者手上有强大妖器护体,唤魂鬼尊又是在如此大的范围内施展神通,杀伤力未免有点削弱。

        这些巨妖只是七窍喷血,神魂受到重创,一个个昏天黑地的,半天没回过神来。

        等到他们从那一声怪声怪气的呼喊声中回过神来,这些巨妖齐声怪叫,一个个失魂落魄的朝着琉璃净土的方向逃窜,用最快的速度逃离了南离部洲。

        黄瑯的命令声响彻云霄:“这些丧家之犬,让他们去,我们没空去追杀他们。”

        “传吾号令,万灵蚀空戮神舟,前往琉璃佛国西兑部洲,劳烦唤魂鬼尊再次出手,先剿灭了那些害人的小妖再说其他。”老铁的声音随之响起。

        “传吾号令,其他一应战舰,由老夫亲自统辖,全速赶去东震部洲,逐次收复各大禅林,救援无辜黎民。”夏侯无名的声音也随之响起:“老铁大人,万灵蚀空戮神舟速度更快,收复西兑部洲之后,北艮部洲也交由你负责……你我大军,且去琉璃净土和陛下汇合。”

        老铁应了一声:“善……留下一支人马,那些被击杀的神明境的妖物,他们的尸骸全部收集起来,万万不可浪费了。”

        留下了一支一万战舰组成的舰队在南离部洲收集妖族尸骸,庞大的万灵蚀空戮神舟破开虚空,全速向着琉璃佛国的西兑部洲方向疾驰而去。

        夏侯无名乘坐一条千丈长短的旗舰,统辖随行的所有制式战舰,全速飞向了东震部洲。

        如今的琉璃佛国,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黎民百姓被妖族虐杀、吞噬,他们必须分兵两路,全速救援,才有可能救活更多的无辜百姓。

        就在老铁、夏侯无名分兵的时候,琉璃佛国所在大陆的东北面,极深海域中,一道紫色狂雷呼啸而下。

        一头正在海面上喷吐水柱,懒洋洋打着呵欠的巨鲸被那狂雷一击,硕大的脑袋轰然粉碎,雷光顺着巨鲸长有近百里的身躯一通乱打,将这巨鲸彻底打成了一团血雾。

        海面被染红了一大片,高空中,一个冷淡的声音传来:“打得这么碎了,我们还怎么吃?”

        另外一个带着几分轻佻的声音响起:“哪,再换一条大家伙不是?嚇,多少年没出手了,总是憋在营中,唯恐被那群老虔婆给发现了……一时间掌握不住轻重不是?”

        高空一片云团上,一面面灵光缭绕的旗帜迎风飘荡,旗面上分明是一个雷光凝成的‘雷’字。

        大群大群身躯魁梧,气息强横,身披雷光重甲的精锐士卒盘坐在云团上,一个个紧闭双眼,气息深沉的在吞吐四周的天地元能。

        数十名甲胄更加华丽,身上气息更加庞大,双眸中不时有一丝丝雷光迸溅的男子,则是站在云团边缘,俯瞰着下方无边无际的海面。

        其中一名青年的右手食指上,一丝紫色的电光跳动不停,显然刚才出手击杀那条巨鲸的正是他。

        流云的最前方,一张雷光凝成的大椅上,一名眉心生了一只竖目的虬髯壮汉冷声道:“够了,你们如今哪里还要吃这些血肉之物?”

        “另外,都管好自己的嘴……娲岛上的那些老太婆,固然一个个迂腐守旧,但是她们掌握的实力非同小可,就连大天尊当面都得对他们唯唯诺诺,你们几个小小的雷部战将,也敢对她们不敬?”

        “固然,她们的确是一群老虔婆……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不许再说出口。”

        虬髯壮汉冷哼了一声,右手用力向前一挥:“全速前进,此次邪魔作乱,天下人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吾等天庭,无数年来第一次出动,一定要解救黎民于水火倒悬,打下我天庭的赫赫声名。”

        “呵呵,等到天下人族,人人心中都只有大天尊,再无人遵从娲岛之时……”

        数十名重甲男子齐声笑了起来。

        他们同时大喝一声,体表有一道道雷光闪烁,整团绵延百里的流云骤然被雷霆包裹,就听一声震耳欲聋的雷暴响起,流云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数十万里之外。

        流云上那些盘坐不动的将士数以千万计,能够带着这么多一动不动的将士,顷刻间瞬移数十万里,这些重甲男子的修为可想而知。

        琉璃净土内,巫铁突然一阵心跳加速。

        他呆了呆,伸出右手,五指快速的掐动:“这是什么?又有人来找我的麻烦?”

        一声低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麻烦?没错,你们是有麻烦了……”

        百多道尊级气息从四面八方冲天而起,将巫铁等人包围在了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