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二十章 霸道的天庭(3)

第一千零二十章 霸道的天庭(3)

        “不知死活。”所谓的荡魔司天君背起双手,站在被打得面目全非、浑身筋骨寸寸断裂的姬倵身边,低沉的说道:“废物,连这等蝼蚁都降不住?”

        姬倵浑身碎骨发出‘咔咔’脆响,一片片碎骨迅速接驳、愈合,他站起身来,低眉顺眼的站在中年男子身边,低声说道:“天君,不是属下无能,实在是对方下手狠辣,且……且……真论战场厮杀经验,我雷部将士,真不如他们。”

        中年男子呆了呆,张了张嘴,没说话。

        项飞邪浑身血肉崩碎,只剩下一具暗沉沉散发出浓郁血光的骨架向后飞射。

        项家的霸王扛鼎诀也是一等一的体修功法,最重视对筋骨、血肉的打熬,在巫铁麾下众多将门、门阀中,项家修炼出的‘霸王战体’,单论防御、力量,足以排入前三之列。

        项飞邪又是项家老祖中,实力最强悍的几位老怪之一,一身钢筋铁骨,寻常灵兵都难以伤损他的身体。

        如此强悍之躯,居然被人一拳打爆!

        极有作战经验的一众武国将领纷纷长啸出声,一群人迅速丢下正在交战的敌人,快速的向夏侯无名身边汇聚。

        项飞邪的骨架重重撞向夏侯无名的旗舰,两名武国将领轻手轻脚的接住了项飞邪,让后将几颗急救的大道宝丹捏碎,一缕缕浓郁的丹气化为肉眼可见的蛟龙状气流,迅速融入项飞邪的身体。

        项飞邪的骨架上,一层筋膜迅速滋生,然后一层薄薄的肌肉、血脉等快速的生长了出来。

        但是血肉刚刚生出了半指厚,他的骨架上残留的雷光‘轰隆’一声巨响,项飞邪闷哼一声,眼眶里两点火光闪烁了一下,他身上刚刚生出的血肉再次化为青烟飘散。

        在场的众多武国将领中,论底蕴、论实力,论凝聚道印后的修为、战力,夏侯无名毫无疑问是最强的一个。眼看项飞邪身躯上的异象,夏侯无名一个闪身到了项飞邪身边,一掌按在了他的脑袋上。

        “给本帅,滚出来。”夏侯无名身后,一尊巫族魔神虚影一闪而逝。他的头顶一枚雷印浮现,大片细碎的电光从项飞邪的骨架中喷出,被夏侯无名强行收纳在掌心。

        一团直径尺许的雷光犹如流水,悬浮在夏侯无名掌心跳动不停。

        又是几颗大道宝丹注入项飞邪的骨架,这次项飞邪浑身血肉快速的生长了出来,几个呼吸间就已经恢复了大致的模样。只是新生的血肉,显然没有之前千锤百炼过的血肉强悍,项飞邪在短时间内的战斗力,起码会滑落五成以上。

        “亏本了!”项飞邪死死的盯着中年男子,龇牙咧嘴的低声咒骂着:“迟早老子要找回场子来……嘿,等着瞧。”

        夏侯无名冷笑了一声,看向了刚刚出手重伤项飞邪的中年男子:“好手段啊,这等纯阳至刚的神雷,好手段。”

        右手五指一道道凌厉无比的先天庚金之气跳荡而出,化为一道道刺眼的庚金神雷包裹了掌心的那团雷光,银灿灿的电流飞溅,将那一团雷光瞬间消磨殆尽。

        夏侯无名有意无意的炫耀了一把自己的控雷之术,炫耀了自己登临尊级之时,彻底激活了体内的太古巫族血脉,得到的原始先天庚金魔神之力,从中又凝炼出的庚金神雷神通。

        一枚金之道印,一枚雷之道印悬浮在头顶,一阵阵凌厉的气息向四周扩散开来,夏侯无名体内血液流动的速度骤然加快,血液流动时居然隐隐发出了千百柄利剑碰撞刺击之声。

        “你也有几分本领。”中年男子看着夏侯无名头顶的两枚道印,冷声道:“庚金、辛金,先天后天金之大道,以金之大道凝聚雷霆法则……不算雷法正途,但是也算有点巧妙。”

        大袖一甩,中年男子昂起头,淡淡的说道:“本座乃天庭雷部荡魔司荡魔天君姬霆是也。”

        “本座,不追究你是如何凝聚道印,以人族之身踏足尊级……不过,不问可知,定然是邪魔手段,犯下了无数罪孽。”

        “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拜我为主,加入我荡魔司……我荡魔司内,还有不少职司有缺口。比如说,本座身边,就缺少一尊典军司马,位在一百零八位统领之上,想来也配得上你的身份。”

        夏侯无名呆了呆,然后‘哈哈哈’的狂笑了起来。

        之前,他在燧朝,掌控燧朝亿万大军,在燧朝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后来结识了巫铁,大家都是源自巫族的血脉兄弟,所以燧朝被武国取而代之,巫铁又聘他做了武相。

        他和老铁共掌武国军务,地位仅比老铁差了些许。

        但是老铁的心思全用在了巨神兵军团上,偌大的武国,庞大的天武军,无数猛将,亿万雄兵,远超当年燧朝百倍的庞大军力,实际上都在他夏侯无名一手掌控中。

        武国夏侯氏族人,如今更有近千精锐出仕,个个位高权重,家族势力堪称鼎盛,在武国绝对是最顶尖的门阀之一。甚至因为巫族血脉的关系,夏侯氏被武国众多将门、门阀直接视为武国的半个宗亲家族!

        夏侯无名脑壳坏掉了,舍弃武国的一切,去认姬霆为主?

        “你配么?”夏侯无名指着姬霆狂笑:“你以为,你是我武国的陛下么?”

        “愚昧。”姬霆冷冷的扫了夏侯无名一眼,冷然道:“既然如此,本座以天庭雷部荡魔司荡魔天君的名义,宣判你……死罪!”

        “你罪无可赦,连同你的党羽,全都要受天雷炼魂之刑,直到你们的神魂被天雷劈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姬霆的两颗眼珠亮起,一丝丝电光犹如流水,无声无息的从他眼眸中流荡了出来,迅速在他身边化为一层刺眼的流光飞旋。

        夏侯无名呆了呆。

        已经汇聚在夏侯无名身边的一众武国将领同时冷笑。

        “大帅,此等狂人,也不用和他们多做废话……直接,屠了。”出自武国将门伍氏的一尊大将厉声呵斥:“简直莫名其妙,什么狗-屁-天庭,什么狗-屁-雷部,什么破烂荡魔司?听都没听说过的玩意儿,把自己当成个人物,在这里耀武扬威来了?”

        另外一尊出自项氏的大将冷笑道:“然也,吾等战场厮杀何止千万场,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在这里装模作样,真以为能吓唬到谁呢?”

        巫铁麾下的这些将门将领,大半出自三国将门,小半出自燧朝门阀,无论是当年的三国乱战,还是燧朝和四方敌国无数年来的征伐厮杀,他们这些将领个个身经百战,都是从血雨腥风中熬炼出来的。

        这都是一群老军汉,一群老杀胚。

        一如他们所言,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姬霆在他们面前摆谱装样,自以为是的宣判他们死罪,在这群老军汉看来,简直就是一个小丑在这里丢人现眼。

        姬霆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他沉声道:“放肆,焉敢无视我天庭天威?今日,你们一个个都要死,而且本座一定会追索尔等亲眷族人,将你们……”

        ‘噗嗤’一声,正在嘶声呵斥夏侯无名等人的姬霆只顾骂着慷慨激昂,他完全忽视了对自己的防护。

        盗七杀犹如鬼魅一样从他身后突然闪现,一剑洞穿了姬霆的后脑勺,剑锋狠戾无比的从他眉心刺出。

        姬倵、姬命等人嘶声惊呼怒骂。

        姬霆身体剧烈的抽搐着,无数条雷光疯狂的从他毛孔内喷出。

        盗七杀的声音一闪即逝,下一瞬间他已经回到了夏侯无名的旗舰上。藏在一尊武国大将身后,用那大将魁梧的身躯挡住了自己的身体,盗七杀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

        “哪里来的小菜鸟?战场上,随时要死人的事情,你还有力气在这里废话?嚇!”

        姬倵一声不吭的,抓起浑身电浆奔涌的姬霆转身就走。

        盗七杀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晚了,小子,老祖宗给你教个乖,老祖宗用的是‘碎魂式’,那一剑,绝对已经破碎了他的先天灵光,救不回来了。”

        “你干脆打碎他的脑袋,让他早死早投胎,不要挣扎受苦。”

        “嚇,救不回来的,救不回来的……就算勉强保持他的身躯完好,那也是一尊活僵尸,还有什么意思呢?”

        心口被穿透一个透明窟窿,体内五脏六腑都被蒸发汽化的姬命嘶声尖叫着:“荡魔司所属,杀!杀光这群邪魔外道……我天庭之尊严,绝对不能折在这里!”

        之前姬霆在垂钓时,向他传递军情的男子咬着牙,猛地举起一块流光溢彩、雷光四射的印玺。

        “荡魔司所属,杀!”

        ‘轰’的一声响,一片片浮云上,过亿重甲甲士整齐划一的站起身来,然后组成了一座座四四方方的万人方阵,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向夏侯无名的舰队冲杀了过来。

        姬倵、姬命带来的百万甲士,也组成军阵融入了正式,重伤的姬命和其他数十名将领,则是龇牙咧嘴的冲杀在了最前方。

        “愚蠢!”夏侯无名和一众武国将领同时摇了摇头,对方的军阵如此密集,简直就是送上来的活靶子!

        看看他们人挨人、人挤人的密集军阵,不好好的冲着他们最密集的军阵正中轰上一通,真是对不起武国花费这么大成本打造的这些新式战舰。

        夏侯无名的旗舰打横,千多条战舰一字儿横排开来,船舷一块块厚重的装甲板滑开,露出了里面密密麻麻的多棱晶体炮管。

        下一瞬间,一道道刺目的流光撕裂了虚空,重重撞在了荡魔司甲士密集的军阵中。

        一道道刺目的光焰喷涌,大片大片的甲士直接在炮火的攒射中化为飞灰,爆炸的气浪撕开了密集的军阵,将冲锋的荡魔司大军冲得东摇西晃、狼狈不堪。

        地面上,数万巨神兵胸口的装甲板滑开,近百万拇指粗细的混沌火弩呼啸着冲上天空。

        夏侯无名带来的战舰上,数十万巨神兵同样放出了密密麻麻的混沌火弩,犹如疯狂的马蜂群,这些混沌火弩一头闯入了荡魔司大军的军阵中,然后猛烈的爆发开来。

        这些混沌火弩单发的威力只相当于胎藏境巅峰的修士一击,但是数十枚混沌火弩叠加在一起,威力就堪比神明境二三重天的高手全力一击。

        数千枚、数万枚、数十万、数百万枚混沌火弩的爆炸力叠加在一起,那等景象犹如天崩地裂,夏侯无名等人面前方圆数百里的虚空都被火焰笼罩,无数荡魔司甲士的身影在火光中彻底消散。

        “加一把力!”夏侯无名大吼了一声。

        在场的近百名武国尊级高手同时调动法力,朝着那一团翻滚蠕动的火光中释放了自己威力最强的神通、秘术。

        一道道雷光呼啸,一道道火光升腾,更有长达千里的刀影、剑气横扫虚空,密集的箭芒犹如暴雨呼啸而去……

        足足过了一盏茶时间,武国大军发动的这一次可怕的联合攻击造成的余波才平息下来。

        半空中,就看到无数重装甲士密密麻麻的拼凑在一起,他们结成了一座圆球状军阵,甲士们相互之间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的气机连为一体,化为一层厚重的光幢,将他们结结实实的护在了里面。

        夏侯无名等人颇有战场经验,他们一看这个圆球状的军阵,就大致判断出,刚刚数量上亿的荡魔司大军,在之前的疯狂攻击中,起码有七成士卒烟消云散,只有三成左右的士卒借助阵法之力活了下来。

        “狂妄之辈……口口声声天庭尊严,口口声声降妖除魔,口口声声定罪、审判……本帅还以为他们有多厉害……原来除了人数众多,他们……不过如此。”夏侯无名抚须长笑:“诸位将军,可有发现,他们似乎……从未真个上过战场,根本就没有什么战场经验?”

        项飞邪用力点头:“大帅说得没错,这些家伙,战力和他们的修为完全不匹配……刚刚叫姬倵的那厮,他的力量比老夫更强,却被老夫压着暴揍,他们是哪里冒出来的?”

        夏侯无名摇头,然后朝着那光幢中的圆球军阵狠狠一指:“全歼之……留下为首一二人,严刑拷打,询问他们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