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功德凝印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功德凝印

        琉璃佛国,僧王陵寝所在。

        原本的苍松翠柏,还有满地的莲花、菩提树,都已经被妖群拆得粉碎。

        一座座碑林,一座座牌坊,还有那些宏伟美丽的舍利塔,也都被打得稀烂,历代僧王留下的舍利,全都被妖尊们搜刮一空,成为他们的珍藏宝贝。

        唯有陵寝正中,一块普通的花岗石碑,因为其材质普通,毫不起眼,所以幸免于难。

        这块花岗石碑,是琉璃佛国最古老的一块石碑,没有之一。

        上面用上古篆文记录了,琉璃佛国的创始人于满地荆棘、毒蛇豺狼群中,在一场场可怕的瘟疫内挣扎求存,救治族人,最终侥幸得了太古佛宗传承,铲平荆棘、诛杀豺狼毒蛇、一扫瘟疫之难,带领族人筚路蓝缕,建立琉璃佛国的功业。

        珈叶手持一柄莲花剑,一剑将这块幸存的花岗石碑斩破,露出了石碑核心处一颗拇指大小,气息并不甚强大的乳白色舍利子。

        没有圣光万丈,没有佛力奔涌,这颗舍利子蕴藏的威势很是普通。

        放在没被群妖攻破的琉璃佛国中,这颗舍利子的主人,以他的修为,最多能在最下层的村镇内当一个小小的善行头目,连村头都没资格的。

        这颗舍利的主人,就是琉璃佛国第一代僧王,那位得到了太古佛宗传承的先祖。

        他的修为,并不甚强,他临终时,也不过是半步神明境的修为。

        他留下的这颗舍利,也是因为花岗石碑中一代一代僧王加持的禁咒,这才维持了原始的模样,否则以这颗舍利的品质,早就被岁月磨得粉碎了。

        “一代一代先祖,血泪磨难,终成琉璃净土。”珈叶向那颗舍利跪拜了一番,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喃喃自语,两行清泪从他脸上潺潺而下,落在地上就荡起了一圈圈淡淡的光纹。

        “再看看今日的先祖陵寝……寒蝉,你不愧疚么?”

        脑袋上顶着一个血色的‘奴’字,后脑勺上九个血窟窿还在流血,身体一抽一抽的王叔寒蝉‘咯咯’的笑着:“愧疚?我为何愧疚?我只是为了苟全身家性命……”

        珈叶转身,一剑劈掉了寒蝉的头颅。

        他淡然道:“因为你的身家性命,所以你就卖掉了琉璃佛国所有子民的身家性命?”

        寒蝉身后,一群男女老少匍匐在地,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几个生得明秀可爱的男孩女孩声嘶力竭的哭喊着:“珈叶王叔,珈叶王叔……饶命,饶命……”

        珈叶举起了手中莲花剑,他似笑非笑、泪流满面的看着这百来个寒蝉的嫡系亲属:“可是,谁能饶了琉璃佛国亿万黎民的性命呢?”

        “身为僧王血裔,不能庇护信众黎民,反而让他们遭受滔天劫难……我们身上的罪,一辈子都洗不清的。”

        “这笔账,我来还……你们,可以解脱了。”

        剑光连闪,凄厉的呼喊声中,琉璃佛国的血裔宗室,除了珈叶一人,今日全灭于此。

        ‘当啷当’,莲花剑坠地,珈叶跪倒在地,向那颗第一代僧王的舍利拜了又拜:“放下屠刀,我不能成佛……从今日起,青灯小庙,小僧终生书写血经……忏悔……赎罪。”

        ‘咚’的一声响,珈叶磕头在地,额头碰开,血流满面。

        他伸手沾血,在面前的半截花岗石碑上,肃然的,一笔一划的写出了一篇超度亡灵、洗清罪愆的经咒。在他的佛力加持下,经咒在石碑上熠熠生辉,深深刻进了石碑里。

        远远的,猪刚鬣双手杵着钉耙,下巴搁在钉耙把柄尾部,看着这边的珈叶感慨道:“是个心狠手辣的小家伙……啧……不过,这些人啊,真是麻烦。”

        “搞得这么生离死别、毫无生趣的做什么呢?”

        “这不还剩下他这个带把儿的么?找几个俊俏小丫头,‘噼里啪啦’的生一大堆崽子,一个家族不就这么撑起来了么?”

        轻轻拍打着自己肥硕的肚皮,猪刚鬣喃喃道:“看看我们一族,打仗死了多少族人?找几头老-母-猪,噼里啪啦一胎能生十几个,一年时间就恢复元气……多大点事啊?”

        金睛妖尊蹲在一旁的屋檐上,双手抱着一个硕大的桃子大口啃着。

        听了猪刚鬣的话,金睛妖尊不由得冷笑连连:“老-母-猪?你怎么不去找母蟑螂呢?人家一胎能生几千几万个,这才是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猪刚鬣眼珠子一亮:“有道理嘿?咱们妖国以前的那几只最强的-母-蟑螂,化为人形后,其实也省得颇为眉清目秀的……”

        ‘吭吭’几声咳嗽,老疙瘩几个老妖从不远处慢悠悠的滑翔而过。

        老疙瘩斜睨了猪刚鬣一眼,低声咕哝道:“嘴脸,嘴脸,收拾起来……不要让人笑话,不要让人笑话……啧,老子的脸都被你们这群蠢货丢尽了。”

        琉璃净土上空,庞大的万灵蚀空戮神舟在无数战舰的簇拥下,静静的悬浮在离地百里的高空。

        巫铁端坐在船头的王座上,皱着眉看着手中的报告。

        万灵蚀空戮神舟通体不断闪烁着瑰丽的神光,被击杀、被生擒的那些妖尊,还有神明境的巨妖们,他们正被大道熔炉熔炼,不断的炼入庞大的船体内。

        每一具神明境巨妖的本命妖骨融入巨舰,都能让巨舰强大一小节。

        而一尊妖尊的本命妖骨被融入后,庞大的巨舰综合性能就能迅速飙升一大截。

        加上墨家、李家、袁家等几大门阀的高手,正在按照巫铁给的图纸,不断的在船体内部各处铭刻阵法、加持禁制,不断的完善这条巨舰的功能,每时每刻,伴随着一道道流光闪烁,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巨舰的气息在不断的提升。

        巫铁手指轻轻敲打着黑铁王座的扶手,他面前的报告,实在是触目惊心。

        琉璃佛国,所有的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悉数被杀。

        偌大的国土上,所有十岁以下的孩童,悉数被杀。

        按照几个熬不过酷刑,终于开口的巨妖的口供,群妖收到了所谓的妖族圣祖的谕令,让他们屠戮琉璃佛国的子民献祭。

        按照谕令的要求,琉璃佛国的万万亿子民中,百万人才能活下一人!

        妖尊们奸诈狡猾,他们将六十岁以上、十岁以下的孩童悉数斩杀,如此偌大的琉璃佛国几乎被屠掉了六成的人口。这是何其庞大的数字,他们相信这足以瞒过那些圣祖,让圣祖们满意。

        而剩下来的那些十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青壮,则足以在此番劫难后,迅速的恢复人口,恢复生产,成为群妖的奴隶,世世代代为他们提供血食和各种精美的人族工艺品。

        妖群的计划堪称‘完美’。

        只是可怜琉璃佛国的子民,家家户户的老人、孩童都被斩杀,更有大量青壮被当做血食丢进了汤锅。

        天庭退却,武国的大军及时的剿灭了妖群,但是琉璃佛国家家户户都挂出了白幡,家家户户都能听到凄厉惨绝的哭声,整个琉璃佛国上空怨气升腾,宛如人间地狱。

        整个佛国的秩序,还有社会结构,已然崩溃。

        黄瑯冲着巫铁轻声道:“陛下,那些投靠群妖,在群妖攻伐之时,为他们提供方便、打开城门的人族叛徒,此刻正在严苛的鉴别中。”

        巫铁点了点头,丢下了手中的报告,低沉的说道:“触目惊心,简直丧尽天良……这些叛徒,满门绝灭,这是不用说的。那些生擒的妖族么……”

        向着东震部洲的方向望了一眼,巫铁想起了那些诡异的天庭大军。

        “生擒的妖族数量如斯庞大,连带着那些生擒的妖尊,一并献祭一次罢……我们,需要快速的提升武国的综合实力。那个天庭,来者不善,不好对付。”

        黄瑯等人已经见过了夏侯无名汇报的战场记录。

        那些气息诡异,万亿人犹如一人的天庭精锐,还有不断复生、每一次复生都比之前更强大的天庭将士,都给他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再一次献祭,武国各大将门、门阀,总的尊级老祖人数,可到三千。”巫铁看了一眼在场的各大家族的老祖们:“之前一共是一千人,还有两千名额,你们每家,都自己挑选之前名额的两倍人选,报给黄瑯。”

        群妖的数量庞大,妖尊们被打垮后,跪地投降的群妖数量,是之前献祭的魔国魔军的十倍以上。

        虽然这些群妖的综合品质不如魔军,但是数量足以密布品质上的差距。

        巫铁盘算了一下,这一次不做任何保留的话,武国的尊级人数,应该可以突破一万人。三千留给武国各大将门、门阀,其他七千人,大头留给巫族,其他一部分名额,可以考虑留给来自伏羲神国地下世界的那些分支异族的首脑。

        武国并非一个纯粹的人族国家,还有很多盘古人族的分支异族聚居。

        这些分支异族,也需要有巅峰强者坐镇,否则未来他们的族群在武国内部定然会逐渐失去地位,甚至沦为被人欺凌的对象,这就完全辜负了巫铁的本意。

        所以,一碗水要端平了。

        巫铁自觉自己做不到绝对公平,但是起码不会有太大的偏斜。

        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就足够了。

        黄瑯等人分散忙碌去了。

        准备一次大规模的献祭,乌头等人蛮神还要准备一次拦截祭品的仪式。

        偌大的琉璃佛国,人口死伤惨重,财富损失无法统计,各层官吏衙门被群妖清扫一空,所有官员都沦为群妖第一批血食,偌大的佛国,完全是一团散沙的局面。

        为了安置好这些劫后余生的佛国子民,不让他们当中滋生祸患,黄瑯他们这些文臣有得忙乎了。

        幸好琉璃佛国的子民笃行佛门经典,天性宽厚温和,就算在大劫之后,他们也多维持了最后一丝理性,巫铁暂时不担心他们会爆发什么巨大的动荡。

        如果换成无上魔国的话,巫铁就没这么放心了。

        一条条战舰飞向四面八方,黄瑯等文臣出发了。

        巫铁端坐在王座上,随着他的命令在琉璃佛国各处禅林一一当众颁布,巫铁的名字开始为琉璃佛国的百姓所知。

        高空中,一道亮晶晶的紫气金光宛如天河倒卷,呼啸着冲了下来。

        快要落地的时候,这条宽达百里的紫气金光骤然分开,其中四成落在了巫铁身上,三成落在了参战的众多尊级高手的身上,三成则是平均分布给了所有参战的武国将士。

        就连那些巨神兵,身躯都有一丝丝金光紫气融入。

        巫铁也不知道,这些金属疙瘩得了这些功德之力有什么用,但是想来应该是好事。

        “天庭啊,强敌……当增强实力。”巫铁身后,一轮硕大无朋,完全凝成了实质的功德金饼子浮现,庞大的金饼子缓缓旋转着,随着天空降下的功德金光的不断融入,金饼子的直径还在快速的增加。

        “这些功德之力……”巫铁沉吟了一阵子,他抓起了身边悬浮着的黄剑,一剑划拉了下去。

        庞大的功德金饼子‘嗤啦’一声被分成了两块,其中三成大小的一块化为一道浓郁的金紫色长虹,‘哗啦啦’带着海潮般巨响没入了巫铁眉心。

        巫铁脑海中那团先天灵光剧烈的震荡着,庞大的功德金光不断注入先天灵光中,滋养得先天灵光越来越庞大,越来越凝实。

        “道,我,归,一!”巫铁默运《元始经》上功法,他体表一道道犹如神龙飞凤的华美道纹不断浮现。

        虚空中一道雷光闪过,巫铁已经膨胀到百丈大小的先天灵光骤然分解,其中一团硬生生回归到了水缸大小。

        一股让人懒洋洋不想动弹的慵懒感袭来,巫铁强打精神,强壮的身躯骤然干瘪、缩水。

        庞大的精血气息冲进脑海,和那一团团分裂开的先天灵光融为一体。

        虚空震荡,巫铁头顶一道道奇异的道纹若隐若现,然后一枚枚闪耀着奇异光辉的道纹悄然浮现。在庞大的功德之力的支撑下,这些道印原本还处于半虚半实之间,如今正在快速的夯实。

        《元始经》中,三千大道道印在庞大的功德之力的支撑下,化腐朽为神奇,顷刻间凝聚而成。

        巫铁浑身血肉几乎干涸,王座上就看到只剩下一具干瘪的骷髅架子般的人形物事坐在那里。

        凝聚道印,不仅仅损耗先天灵光,损耗神魂本源,更是对自身精血能量损耗巨大。

        同时凝聚三千道印,巫铁本尊的精血差点就被抽空。

        三尸分身、六道分身同时闪现,他们一个个龇牙咧嘴的连连摇头,然后迅速抽取自身精气神,迅速注入巫铁体内。

        巫铁干瘪如骷髅的身躯开始恢复,一丝丝血肉快速丰盈。

        巫铁沉声道:“将那些妖尊的心脏全部取来,借他们本命精血一用。”

        剩下的七成功德之力也轰入了巫铁脑门,巫铁幽幽说道:“天庭么?我现在,有本钱如此奢靡浪费,倒是想知道,你们究竟有什么底气,作出如此狂妄猖獗之事。”

        ‘嗡’的一声,八万四千旁门一一对应的道纹,在巫铁的体表同时浮现。

        “我的天……”沧海道人等人齐声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