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三十章 娲岛的意志

第一千零三十章 娲岛的意志

        姬百劫顺利进入了姬氏圣地。

        是夜,姆大陆的夜空漫天星辰闪烁,一轮皓月高悬,星月生辉,无数条肉眼可见的光线丝丝缕缕倒垂而下,光线中隐隐可见一颗颗纺锤形大光如雨坠落。

        山林中,猛兽欢啸。

        高天中,猛禽长鸣。

        江河湖海各处水系中,无数生性暴虐凶猛的水族雀跃如飞。

        一座座娲岛开辟的猎场、战场上,无数沦入战火的人族子民哭喊喧天。星辰精华,洗炼肉身,对人族当即战力没有任何帮助,只是让那些腹中的胎儿,凭空增添了天赋潜力。

        这些天赋潜力,既然无法在短时间内化为战力,这些婴孩,未来也不过是成为妖魔口中更鲜美醇厚的口粮,成为某些人族叛徒手中更有价值的祭品。

        而那些妖、魔、鬼、怪,已经有了灵智的,直接吸纳星辰精华,让自身变得更加强大。

        那些还没滋生灵智的,则是在这一夜之间,受到星辰洗炼之后,顿悟,化形,凝生法力,就地化为妖魔鬼怪之属。

        这一夜的星辰洗炼,是往年规模的千倍以上。

        整个夜空都被星辰之光照得一片通明,偌大的姆大陆在缓缓的颤抖着,星辰之光照耀虚空之时,有庞大的混沌力量从虚空中涌出,被姆大陆疯狂吞噬。

        姆大陆的急速生长。

        姆大陆的边缘向四面八方急速扩散,无垠的海域上,又有数十座新的陆块在快速的滋生。

        娲岛,一座高山之巅,几个身披麻布长裙的老妇人手持木杖,呆呆的抬头看着天空。过了许久,许久,眼看着东方都露出了淡淡的红光,漫天星月光华依旧璀璨夺目,丝毫不减。

        “他们,也下了本钱了。”一个老妇人喃喃自语:“看来,这些日子,我们的族人深处水深火热之中,而这些天外邪魔,他们则是……过得滋润得很。”

        “一处处人族国朝覆灭,无数黎民沦为妖魔血食,更被疯狂献祭。”一个老妇人低声道:“死伤的子民越多,天外邪魔实力越强,我人族……”

        “静候老主母们的意思吧。”一个老妇人缓缓摇头:“镇定,镇定,乱不得。当年那等绝境,他们无法灭绝我人族苗裔,如今也灭绝不得……”

        一处洞府中,昏暗的油灯摇曳,照亮了不大的,仅仅有数丈方圆的石窟。

        一个头发呈象牙黄色,老态龙钟,背都直不起来的老妇人坐在一张石桌旁,面前放着一碟兰花豆,正慢吞吞的,用仅存的两颗门牙啃着油炸的豆儿。

        一个身穿青色布衣,生得姿容绝美,气质大方出众的青年妇人站在老妇人身边,细声细气的说道:“老主母,姬百劫果然暂时转让了天庭大天尊的权力……他现在,应该已经进了姬氏圣地了。”

        老妇人放下手中啃了一半的兰花豆,抬起头来看了那青年妇人一眼。

        老态龙钟如她,声音却和二八少女一般清脆甜美,老妇人轻轻说道:“小家伙心狠手辣,这是要借刀杀人呢……姬魁父子进了天庭,怕是就没命了。”

        摇摇头,老妇人淡然道:“不过,他们父子两这些年做过的荒唐事情也不少,死了,也是一个清净。天庭来历莫测,姬百劫也不是个安分的小子……这等力量,不能操于这毛头小子之手。”

        抓起啃了一半的兰花豆又放在嘴里,老妇人含含糊糊的说道:“也是邪门了,这些年打入天庭的人,分明都活得好好的,却一个个都断了线,再没消息传回来。”

        “邪门了……姬百劫还有这样蛊惑人心的本领?”

        “不过,不管他有多少能耐,这天庭啊,不应该让他拿去胡作非为,应该用来对付天外邪魔。”

        老妇人将一颗兰花豆磨蹭磨蹭的全部吃了下去,继续说道:“人族的一切力量,都应该由娲族统筹调配,轮不到这些毛头小子瞎折腾。”

        青衣妇人抿嘴一笑,轻声道:“可是现在,各部首领都急躁得很。老主母,您看?”

        “急躁?有什么好急躁的?”老妇人冷哼了一声:“是啊,看上去我人族情势不妙,很不妙。但是,越是危急关头,越是我人族的机会。”

        “积攒了这么多年的力量,他们心里就一点数都没有?”

        “我们耗费那么大力气,浪费那么多资源,动用太古圣兵残片,护送他们一次次轮回转世,积攒的那么些力量,都是白费的么?”

        “告诉他们,戒-急-用-忍,马上就有机会了。”

        “人族越是到危难之时,即刻就会有机会了。”

        青衣妇人微微一笑,她轻声道:“那么……姬百劫那边?”

        老妇人沉默了一阵子,过了好久好久,她才慢吞吞的说道:“他想要作甚,老婆子大致想得出来。他也是害怕我们插手罢?”

        “他大概也想到了,姬魁父子,是被我们送过去故意折腾他的。”

        “所以,想要示人以弱,同时借刀杀人,紧接着就是鸩占鹊巢……你信不信,由得他折腾下去,用不了半年时间,整个姬氏的高层会死得干干净净,整个姬氏上下,会被他收编?”

        “若是整个姬氏都加入了天庭……哼。”

        “天庭的底蕴还是太差了一些,人手,物资,人脉,各方面都太差了一些。这小家伙,在顺势借力,借我们势来补全他的短板。”

        老妇人抬起头来,昏黄的眼眸很是浑浊,一点儿光亮都没有。

        她幽幽道:“不过,他毕竟还是太年轻……这样冲动妄为的毛头小子,弄不好,又是一个当年的豢龙氏。”

        青衣妇人叹了一口气:“当年的豢龙氏,可是真正养出了几个尊级的大能。”

        老妇人冷笑了一声:“那又如何?犯了我人族戒律,违逆了我人族底线,有了尊级大能的豢龙氏,不也是被族灭了么?”

        “祖宗定下的规矩,丝毫变动不得。”老妇人喃喃道:“不能变,变了,人族还是人族么?”

        “一切人族的力量,都应该由娲岛统一调配。一切人族的族人,都应该遵循老祖宗们定下来的规矩。”老妇人沉声道:“不许有任何的偏离,这是底线。”

        青衣妇人急忙道:“那,姬百劫那边?咱们到底要不要……直接……”

        老妇人沉默了一阵子,轻轻摆了摆手:“总要有个借口吧?等着看看,看姬魁父子他们的下场,找到借口了再说。”

        青衣妇人轻轻应了一声,向老妇人行了一礼。

        老妇人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摆了摆手:“倦了,睡了,你下去吧。”

        再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老妇人轻轻捶打着腰杆,喃喃道:“老了,老了,仗着祖地圣兵残片的庇护,熬过了那寿命极限,但是也老得不成样子了……这肉身啊,支撑不住了,看样子,极限还是要到了。”

        “等老婆子我这肉身散了,老婆子也要去祖灵空间蹲着了,青儿,人族以后,要靠你们掌舵了。”

        老妇人深沉的看着青衣妇人:“谨记,谨记,其他什么都好说,唯有老祖宗的规矩变不得,懂么?”

        青衣妇人肃然向老妇人行了一礼,搀扶着老妇人到了石窟角落里的石榻上,扶着老妇人慢慢的躺了下去,这才吹灭了油灯,缓步走了出去。

        老妇人的呼吸变得悠长而轻微。

        青衣妇人站在老妇人的洞府门口静静的呆了一小会儿,然后这才快步离开,很快她脚下一朵流云腾空而起,带着她化为一道青影直冲云霄。

        高空中,几条身影藏在云层中,静静的等着青衣妇人。

        青衣妇人来到几人身边,带着她们快速飞向娲岛上某处深谷,一边急速飞行,青衣妇人一边笑道:“到了这个时候,还死守着祖宗的规矩?我喜欢这种做法。”

        “喏,那天庭总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让人下手,在姬氏圣地,刺杀姬百劫。”

        “同时动用我们在姬氏、妫氏、姚氏等大族内部的力量,挑选精锐,加入天庭……这可是老主母自己说的,天庭这支力量,必须掌握在娲岛手中……那就,掌握在我手中吧。”

        “哎,不知道,这些‘神机妙算’,操控人族命运的老主母们,哪天被我背后一刀捅死的时候,她们会不会,很吃惊,很震惊,很惊骇,很绝望呢?”

        青衣妇人‘嗤嗤’的笑着,她轻叹了一口气,慢条斯理的说道:“去,白菏山那边的雪松鸡不坏,去打两只去,这些天垚儿辛苦得很,给他熬碗鸡汤,好好的补一补。”

        两条人影当即化为狂风,呼啸着向远处席卷而去。

        一道人影轻声说道:“尊敬的主人,您是尊贵的……”

        青衣妇人的语气骤然变得阴冷无情:“你想要说什么?考虑清楚了再说出口!”

        那人影当即闭嘴。

        青衣妇人冷声道:“考虑清楚了么?我现在允许你开口说话。”

        那人影没有开口。

        青衣妇人冷笑了一声,抬起头来,看了看漫天璀璨夺目,把东方刚刚升起的朝阳光芒都彻底压制下去的星月光辉,轻轻的摇了摇头:“蠢货……我是说,你们,还有上面的那群家伙,都是一群蠢货。”

        娲岛,一条深谷。

        古木参天,兰芝飘香,一条溪流潺潺流过,一座精巧的庄园静静的卧在溪林之间。

        庄园外,飞瀑下,一块突出的鹰嘴岩上,一名生得身材魁梧、面容俊朗的少年袒露上身,盘坐在鹰嘴岩上纹丝不动。

        他身后,三千条白气升腾而起,如蛟龙一般盘旋舒展。

        十几件灵动的神光围绕着这少年,不断放出一道道大道道韵直透他神魂,将他身躯和神魂滋养得无比强大。

        在这少年的身上,隐隐可见数十种顶级体修功法的特征。

        琉璃色,宝珠光,玉骨金肌,莲花护体……

        若是巫铁在此,他当能发现,这少年修炼的根本功法,同样是《元始经》。

        但是这少年修炼《元始经》所得到的资源,可比当年巫铁要丰厚千万倍。

        他身边环绕的十几团神光,每一件的气息都古朴神异,不在巫铁掌握的沧海神珠、阴阳二气瓶、太初冕、大道熔炉、黑剑、黄剑等至宝之下。

        青衣妇人脚踏云光,悬浮在深谷上空,俯瞰着下方鹰嘴岩上盘坐的少年,满意的笑了起来。

        “这《元始经》固然神妙,也是平白浪费多少工夫、简直是画蛇添足。”

        “盘古遗泽,三千大道就是根本,掌控了三千大道,就足以横扫一切。”

        “那八万四千旁门左道,什么卜卦、风水、抽填、外丹之类,简直是邪门歪道,不堪入目。”

        “垚儿有了这三千大道为基础,呵呵,一旦凝聚道印……”

        青衣妇人轻声道:“乱吧,乱吧,越乱越好……老虔婆们说得没错,人族不到沦丧之境,不到灭绝的极限,如何显得出我垚儿力挽狂澜的本事?”

        “到时候积攒人族无量功德,登顶成为人族人皇……再将那群乱杂杂瞎折腾的小崽子给灭杀了,以人族的潜力和底蕴,呵呵。”

        “所谓的高高在上的诸神呵,我是选择灭绝你们,还是让你们跪在我的脚下,成为我的奴隶呢?”

        青衣妇人嫣然一笑,眼波流转,顿时万般风-情浮动,让她身边的几个人影都不由得一呆。

        一声轻咳传来,一名身躯魁梧,面容俊朗、硬朗,气息如山一般雄浑的中年男子背着手,从那精巧的庄园中走了出来。

        他抬头看了看,朝那青衣妇人招了招手:“青儿,又去老主母那边伺候了一晚上?”

        青衣妇人嫣然一笑,带起一道微风落了下去:“儁哥,没什么大事呢,一切都在老主母们掌控之中,你放心就是了。嗯,我让人去抓两只白菏山的雪松鸡,熬了鸡汤,你和垚儿一人一只。”

        洞府中,被青衣妇人吹灭的油灯重新亮起。

        已经睡熟的老妇人石榻旁,无声无息的多了十几条同样苍老的老妇人。

        石榻上的老妇人睁开眼睛,有点艰难的撑起了身体,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基本能确定了么?”老妇人看着身边这些朝夕相处无数年的老姐妹们。

        “一一排除了,就是她了。”一个老妇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数月之间,九成猎场、七成战场的人族势力,都因为内奸勾结外敌,短短时间内悉数破灭。”

        “就算是我们亲自下令,怕是都做不到如此地步。”另一个老妇人沉声道:“整个娲岛,能够做到如此的,没有几个人……更不要说,祖灵空间都被侵染,大半祖灵的先天灵光隐隐向着天外邪魔转化……”

        “我们,要加快速度了。”坐在石榻上的老妇人沉声道:“一线生机,如今在地字乙九号战场。全力扶植吧。”

        “可是那个小家伙,他……同样突破了底线。”一个老妇人有点犹豫。

        坐在石榻上的老妇人-风-情-万种的朝自家老姐妹望了一眼:“妹妹呵,是否突破底线,还不是我们说了算么?你们说,那小家伙,算是违逆了先祖戒律么?”

        十几个老妇人沉默了一阵子,然后同时摇头。

        “当然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