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转变。蛊惑。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转变。蛊惑。

        “两位殿下,还有玱龙妹子,呵呵,许久不见,一切安好?”

        懒洋洋的躺在化仙池内,巫铁右手五指轻轻拨动着几枚金钱,嘻嘻笑着朝白鹇、朱鹮和玱龙打招呼。

        白鹇一如既往的清寂、冷淡,只是看到斜躺在化仙池内,犹如骷髅架一般的巫铁,她的眸光这才猛地波动了一下,骇然道:“怎弄得这般模样?”

        朱鹮打了个酒嗝,瞪着巫铁‘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你这是多久没吃肉了?瘦成这皮包骨的模样?是裴凤姐姐欺负你不成?”

        晃晃脑袋,朱鹮指了指船舱的大门:“这一路上看到好些妖魔鬼怪,里面有一头猪,生得颇为肥美,我和玱龙帮你打了来,做一锅好肉补补?”

        ‘一头猪’?

        巫铁呆了呆,然后笑了起来:“做不得,做不得,那是猪刚鬣,我武国如今压箱底的大将,吃了太可惜,太可惜了。唔,两位殿下怎么有空来这里?不应该在无上魔国接收地盘么?”

        白鹇走到了巫铁身边,低头看着躺在池水中的他,突然伸手,一把扣住了他的腕脉。

        “你这是,身体亏虚过度,你做什么了?”白鹇很是不解的看了巫铁一眼,然后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向朱鹮招了招手。

        朱鹮蹦跶着窜了过来,然后脚下猛地绊了一下,‘咚’的一声大头着地摔了一跤。她晃晃脑袋,笑了一声,很麻溜的爬了起来,窜到白鹇身边笑呵呵的问道:“作甚?”

        白鹇懒得和朱鹮多废话,她伸手握住了白鹇的手,然后轻喝了一声灵咒。

        偌大的万灵蚀空戮神舟轻轻颤抖了一下,整个占地亿万里的琉璃佛国上空,一道道天地元能化为亮晶晶的灵液,丝丝缕缕的朝着庞大的巨舰飞了过来。

        一团硕大的并蒂莲虚影裹住了白鹇和朱鹮的身影,并蒂莲的莲花茎连在了巫铁的百会穴上,丝丝缕缕压缩到极致、精纯到极致的天地元能经过白鹇和朱鹮的转化,化为澎湃的生命精华源源不断的注入巫铁体内。

        这效率,比巫铁大口大口的吞咽一鼎一鼎的琼浆玉液还要快出千百倍。

        巫铁肠胃中传来了雷鸣般巨响,他的身体机能迅速被激发,全身细胞好似感受到了庞大生命精元的不断注入,一个个都变得癫狂起来。

        那场景,就好像巫铁的每一个细胞都是一头饿鬼地狱中的饿鬼,饿得无法动弹的时候,就干脆躺在地上装死。但是当数量庞大的食物突然出现的时候,这些恶鬼同时嘶吼着,尖叫着,歇斯底里的从地上窜了起来,疯狂的抢夺这些从天而降的食材。

        巫铁的身躯,越发的干瘪了下去。

        一如黎明前的黑暗,越多的生命精元注入,他的身躯就是干瘪得越发厉害。

        一旁的老铁叹了一口气,摇头道:“顾不得这么多了,也不用榨汁了,那些宝药灵药神药什么的,直接往肚子里塞吧。哎,哎,这也太……”

        老铁喃喃道:“幸好现在咱们地盘大,否则怎么养得起这么个大肚汉?”

        数百巫族儿郎拥入了舱室,从随身的戒指、手镯中掏出堆积如山的各色药材,也顾不得榨汁、提炼、压缩、提纯什么的,直接就将这些药材和其他各色奇珍往巫铁嘴里丢去。

        巫铁深深一吸气,他的嘴巴就化为一个黑洞,将一堆一堆数量庞大的灵材吞得无影无踪。

        白鹇一边让朱鹮配合着施展灵咒,一边悠然说道:“接收地盘的事情,有皇爷爷操心呢,有武国大军配合,无上魔国和扶风神朝都乖乖的,也不用我们在那里添乱。”

        “倒是你这边,很是精彩。”白鹇深深的看了巫铁一眼:“我们这几年,在那北疆雪域中闷得很,所以过来长长见识。”

        “长见识,那就对了。”巫铁一边大口吞咽那些灵材,一边鼓动法力笑道:“正好,我算出过一阵子,有强敌来犯,你们既然来了,就帮帮手。”

        “还有,玱龙啊……老铁,赶紧带玱龙过去,趁着献祭的功夫,让玱龙也突破尊级吧。以玱龙的天赋,她的战力,估计比武国那些老将要强。”

        “嗯,血狱大姐也来了?正好的事情,这万灵蚀空戮神舟,能够增幅各种神通秘术。血狱大姐你的血狱绝灭神光,在战场上最是利索不过,这次可要借用你的手段了。”

        一身血色甲胄,长发、剑眉、瞳孔都是一片猩红的血狱双手抱在胸前,站在化仙池旁,目光隐隐不善的在白鹇和巫铁之间看来看去。

        过了一会儿,血狱的声音突然在巫铁耳朵里响起:“巫铁小子,你们男人说什么大丈夫三妻四妾之类的……你若是敢对不起裴凤妹子,呵呵,姑奶奶我能搅和得你一辈子不安宁。”

        昂起头来,血狱继续传音:“裴凤妹子倒是个心胸宽广的,她倒是不介意这个白鹇……但是我可告诉你,裴凤妹子必须是正宫娘娘,这白鹇、朱鹮,最多是个贵妃,你可别弄拧巴了。”

        巫铁被血狱的话吓了一大跳,一大团高度压缩的灵材猛地卡在了喉咙里。

        ‘阿卡’一声咳嗽,巫铁咳得血都喷出来了一大碗。

        此刻的巫铁亏虚到了极致,这一口血内蕴藏了庞大的生命精元,巫铁可舍不得浪费。他急忙一吸气,又将这口血和那一团灵材重新吞了回去。

        他就这么,用一种极其见鬼的眼神,很是深邃、很是幽深,甚至带着点凶残的盯着血狱。

        这位从小在妖魔窝里长大的傻大姐,脑子里在想什么呢?

        巫铁很想对血狱说,他和白鹇是清白的。

        但是当着白鹇和朱鹮的面,他不能这么说……是吧,大家毕竟是朋友,说这话太伤人了!

        血狱耸耸肩膀,双手抱在胸前,犹如一只斗败了所有竞争对手的大公鸡,昂首挺胸的,很是骄傲的吹着响亮的口哨声,一步三摇摆的走出了船舱。

        几个巫族儿郎扛着大鼎,带着玉液琼浆跑了进来,一不小心撞向了血狱。

        血狱一巴掌抢过一口大鼎,一口灌了下去,然后一脚将那几个跑得飞快的巫族儿郎踹倒在地:“嚇,没长眼睛啊?敢吃你家姑奶奶的-豆-腐!”

        几个巫族儿郎被踹得在地上乱滚。

        他们摸摸脑袋,看看一脸骄傲走出船舱的血狱,恨不得仰天喊冤——神经病啊?咱们这一群巫族儿郎,如今都是尊级存在,个个相貌堂堂、威武不凡,族内无数大姑娘小妹儿哭天喊地的求嫁呢……

        只不过,血狱这大姐和裴凤感情深厚犹如亲生姐妹,招惹不得,招惹不得啊!

        抽取天地元能,为巫铁急速补充生命精华,一切都是白鹇在施为,朱鹮只是作为一个神通秘术的辅助挂件坐在一旁发呆。

        呆了一会儿,朱鹮拍了拍巫铁的脑袋:“要喝酒不?嚇,那个红毛老女人好生古怪,一路上对俺吹鼻子瞪眼的,好想和玱龙一起敲她闷棍……”

        巫铁干巴巴的笑了起来:“有好酒么?来两口。”

        朱鹮就笑了,她得意洋洋的掏出一个大酒坛子,往巫铁嘴里灌了两口:“病成这样还能喝酒,嗯,是条好汉子!”

        白鹇在一旁翻了个白眼。

        自家这傻妹子,能平安无事长到这么大没被人拐走,也算是她这个做姐姐的操碎了心了。

        轻叹了一口气,白鹇沉声道:“昨夜,漫天星辰大放光华,那所谓的诸神,想来在犒赏功臣了……不知道巫铁你,有何打算?”

        巫铁沉默了一阵,他眯起了眼睛:“犒赏功臣么?我怕他们会乐极生悲。嗯,暂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等等,再等等……”

        巫铁心里有点犹豫。

        他并不想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人物,他只想占住一块地盘,让自家的亲朋好友安居乐业。

        但是,但是啊……

        联想到琉璃佛国之前的惨状,再想想昨夜的漫天星光,所谓的诸神犒赏功臣,他们凭什么犒赏功臣?

        因为他们杀戮人族得力么?

        巫铁闷声问自己——他,能视若无睹,能够当做不知道么?

        那些被人,当做猪羊一样屠戮,甚至是被人族中的叛徒,当做猪羊一样献祭的……人啊!

        和巫铁的父亲,母亲,兄弟们一样,和他的那些朋友一样,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啊!

        巫铁闭上眼。

        从无上魔国赶赴琉璃佛国,这一路上,他见到的,那些被击杀的,被烹食的……人!

        一股滔天的怨气从血脉深处涌出,巫铁紧闭双眼,他的眼珠已经是一片通红。一股让人窒息的恐怖压力从巫铁体内扩散开来,压得船舱内的白鹇、朱鹮、巫族儿郎们喘不过气来。

        “等我回复……能救多少,救多少。”巫铁喃喃道:“然后,他们当自食苦果。”

        “哪怕我们卑贱如野草,总有几根草能挺直了腰身,在他们的脚底板上,捅一个血淋淋的窟窿出来!”

        虽然,巫铁依旧维持着心中那小小的微薄的幸福期待,但是暂时的,他将那不起眼的微小的幸福期待放在了一旁。他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伟大的人,他也不会想着自己能做什么伟大的事情。

        可是,当一些血淋淋的惨事就在眼前发生的时候。

        他不能视若无睹。

        他不能故作不闻。

        “传令……对琉璃佛国的所有矿脉,突击性、灭绝性的开采。所有开采出的矿石,用最快的速度提炼后,交给大铁……三个月内,大铁的产能提升十倍,一年后,我要大铁的产能提升百倍!”

        “去吧。”

        巫铁轻喝了一声。

        几个巫族儿郎狂奔离开了船舱。

        他们兴奋得面皮通红,浑身血液都在疯狂滚动——巫铁下令让大铁疯狂提升产能,这只意味着一件事情。

        备战。

        准备开战。

        巫族儿郎从来不问敌人是谁,他们只问敌人在哪里。

        问清敌人在哪里,然后扑上去,剁碎他们,或者被敌人剁碎。

        无垠虚空,晶石战星。

        五大神族之间的矛盾冲突,因为这些天来急骤增加的收获被迅速的压制了下去。

        利益,庞大的利益,让人疯狂的利益,足以掩盖一切的矛盾。

        庞大的晶石大殿中,神魂结晶和血脉精华堆积如山,煊武等人坐在王座上,看着几乎堆到天花板的战利品,一个个笑得无比癫狂、笑得无比的歇斯底里。

        和以往小打小闹的收获不同。

        放开天地法则的禁制后,如今收获的神魂结晶和血脉精华,七成以上来自神明境的人族,只有三成不到点,是来自胎藏境以及更弱的猎物。

        眼前的这些战利品,足以让煊武等五位统领将自身血脉推演到突破神王境的巅峰,然后突破神王境的血脉瓶颈,达到更高的境界。

        更强大的实力,意味着更漫长的寿命,更意味着未来一旦返回神域世界,他们就能获取更大的权力、更高的地位、更无上的荣耀。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盘算盘算,如何支配这些战利品了。”幽夻很是快活的笑着:“除开我们五个,下面的兄弟们,也必须好好提升一下……毕竟嘛……呵呵,未来他们都是我们的忠心下属,回归祖地之后,干什么都要他们出力。”

        炽巟满意的点着头:“说得没错,我们先注重提升自己,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下面的兄弟们,也必须得到足够的战利品,否则谁还会给我们卖命?”

        几个人正笑呵呵的说这话,一个轻悠悠的声音从大殿外传了进来:“五位殿下如此开心,可知道有人勾结人族,背叛了我们诸神么?”

        煊武等人脸色一变,他们同时大喝一声,满大殿的神魂结晶和血脉精华顿时消失一空。

        大殿的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推开,一条身穿青色长裙,披散长发,生得绝美,气质大方雍容、落落大方的妇人正俏生生的站在门外。

        “你是?”幽夻重重的抽了抽鼻子:“阴谋神族的味道……该死的,我讨厌你们……而且,你是谁?”

        青衣妇人慢悠悠的走进了大殿,她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带来了对五位殿下很有用的消息。”

        不等煊武等人开口,青衣妇人轻声道:“迷雾、幻雾、莲影他们,都已经背叛了诸神……他们和人族联手,正图谋颠覆五大神族在观察前哨的统治呢。”

        “五位殿下若是不信,现在就去我族的驻地,只要抓住他们严刑拷打,不难发现他们留在驻地中的,全部是分身,没有一个是本尊!”

        青衣妇人笑得很和蔼:“等五位殿下查明了真相,就将他们的分身交给我,好么?”

        燚尊沉闷的吼道:“你出卖你的族人,你想要得到什么。”

        青衣妇人轻轻一笑:“我族出卖同族,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我要什么……嗯,一部分战利品的支配权,以及应有的话语权,我觉得这是对我应有的报酬。”

        幽夻等人相互望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如果他们留在驻地中的,的确都是分身,那么,你能够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