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联系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联系

        大白天的,一轮红日高悬虚空,居然依旧能看到满天星辰璀璨。

        一颗颗拳头大小的星辰悬挂在高空,无数缕在白日里依旧清晰可见的星光犹如璎珞垂下,洒遍整个姆大陆。

        “这是,下了血本啊。”琉璃净土内,一座秀丽的小山之巅,迷雾、幻雾等一众智慧神族的族人,很是逍遥的或坐或立,仰头看着天空垂下的星光。

        一声轻微的鸣叫传来,一只拳头大小的蟋蟀暴躁的从一个泥洞里钻了出来,然后发出一声宛如雄鸡打鸣般嘹亮的嘶吼声。

        拳头大小的蟋蟀身体一抖,‘嘭’的一下就膨胀到了水缸大小。

        一股淡淡的妖气冲天而起,迷雾从靴子筒里拔出一柄纯金匕首,不等这头蟋蟀完成妖化,就一刀将它扎在了地上。

        蟋蟀剧烈的颤抖着,不断发出尖锐的鸣叫声。

        “啧,人族的日子,要难过了。”迷雾轻声道:“煊武他们不惜成本,打开天幕,降落这么多的星辰精华……他们这些天,究竟收到了多少祭品?”

        幻雾有点垂涎的舔了舔嘴角:“不用想,一定是个天文数字……真是……好肉都被狗吃了。”

        一群投靠了巫铁的智慧神族正在这里絮絮叨叨,突然间,他们所有人的脸色同时惨变,七窍中不断流出粘稠的血水,一个个嘶声尖叫着倒在了地上。

        ‘哇’的一声,迷雾吐出了一大口血,智慧之杖散发出迷离的神光出现在他手中,然后迅速放出一道飘忽不定的光罩将在场的族人统统笼罩在内。

        “有人杀死了我们留在神殿的分身……是谁,居然看破了我们留下的分身不是我们本尊?”幻雾气急败坏的尖叫着,他嘶吼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同时对我们……下手?”

        幻雾飞快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众多族人。

        没错,智慧神族留守观察前哨的所有王族血脉的族人,全都在场,而且全都是找借口降临的本尊,没有一具是精血分身或者智慧神族最常用的幻象分身。

        因为相互坑害,相互算计的关系,智慧神族留守观察前哨的王族血脉,就在他们的相互算计,相互出卖中被巫铁一网打尽。

        所有人都整整齐齐的,全都在这里。

        那么,不可能有人看破他们留在神殿的分身伪装……这一点,他们是有自信的,他们智慧神族的天赋就是这样。哪怕是实力比他们强出许多的强大神灵,也不可能看破他们的伪装。

        能够看破智慧神族伪装的,唯有血脉更高级、实力更强的智慧神族。

        “而且我们受到的攻击,来自谋杀之匕……”迷雾擦了擦嘴角流出的血水,仔细鉴别了一下血水中蕴藏的那一丝黯淡的残留力量。

        “谋杀之匕,智慧神族唯一的一件直接攻击性的至尊神器。”迷雾喃喃道:“它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幻雾大声念诵了一声咒语,从嘴里吐出了一枚灰蒙蒙的神符。

        迷雾和其他一众王族血脉的智慧神族同时点头,他们纷纷念诵神咒,从嘴里吐出了自身精血和神力混合凝成的神符。

        近百道神符同时落在了智慧之杖上,一道神光从杖头上喷出,大片光影在神光中浮现。

        光影中,是智慧神族在无垠虚空中的驻地智慧神殿内的即时影像,造型华丽精巧,陈设过于精巧,各种设施过于巧思过头的大殿,给人一种莫名的诡谲莫测的感觉。

        大殿光滑如镜的地面上满是鲜血,横七竖八的不知道多少智慧神族的族人倒在了血泊中。

        大队大队的天晶神族、蛮神一族手持利器,站在大殿中,挨个检查审视地面上那些智慧神族的尸体。他们时不时的怪笑一声,在那些倒霉蛋的身上补上七八刀,刺上十几剑。

        大殿中,唯有最高处那张精巧精美的王座前,勉强有一块干净的地面。

        一名身穿青色长裙,生得天香国色,气质落落大方,给人一种温婉之感的绝美妇人,正把玩着一柄黑漆漆的匕首,笑容可掬的站在那里,看着大殿内补刀的天晶神族和蛮神一族。

        “该死的……”迷雾等人眼珠发直,直勾勾的看着那柄黑漆漆的匕首。

        “她是……”幻雾的嗓音有点哆嗦:“我见过她的画像,她是沉沦之书的执掌者,智慧神族第三神帝寞啝的妹妹青柠大殿下……她,她,她……据说,她在某次降临之战中,陨落了。”

        迷雾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阴森,他咬着牙冷声道:“这个该死的老-贱人……她没有陨落,她偷偷留在了观察前哨……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她成功了。”

        “她揭穿了我们,她重伤了我们,她现在是留在驻地唯一的王族血脉拥有者……她和煊武、炽巟他们勾搭上了……那些没脑子的家伙,会很快被她玩弄于掌心……我们,有麻烦了。”

        “谋杀之匕,怎么会在她手上?”莲影歇斯底里的尖叫着:“煊武那些蠢货,他们认不出谋杀之匕么?”

        莲影用力的挥动着双手:“和一个掌握了谋杀之匕的智慧神族的女人合作……他们的脑浆都被狗吃掉了么?”

        迷雾大吼了起来:“闭嘴,女人!”

        幻雾幽幽说道:“谋杀之匕,就连我们的族人,都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件至尊神器的名字……何况是煊武他们呢?”

        冷笑了一声,幻雾沉声道:“那么,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按照我们族人的本性,这位尊贵的、年老的大殿下,她想要做什么呢?”

        山顶上,所有在场的智慧神族的族人异口同声的怒骂:“该死的,她想要吃独食!独占观察前哨的所有好处!她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

        迷雾用力的拍了拍手掌:“那么,我们肯定不能让她成功……是吧?宁可我们得不到任何好处,我们也不能让她成功。所以,发动你们的智慧,开动你们的脑筋,让我们和这位尊贵的大殿下,好好的玩一玩!”

        莲影突然问道:“可是,她为什么会留下来?隐姓埋名这么久?还冒充战陨?”

        幻雾站起身来,轻佻的冷笑着:“总不至于是,因为爱情吧?嚯嚯嚯!”

        迷雾、莲影等人就同时笑了起来……智慧神族,和他们谈‘爱情’?

        真是个不好笑的冷笑话。

        一群神色诡异的智慧神族摇摇摆摆的站起身来,狼狈的擦干净身上的血迹,稍稍整理了一下满是沙尘的衣裳,踉跄着飞上了高空,朝着东北方向高空中悬挂着的一座空间门飞去。

        琉璃佛国所在的大陆东北,深海中,摩罗群岛。

        狂风呼啸,怒涛拍岸,庞大的万灵蚀空戮神舟悬浮在距离海面不过数百丈的低空,庞然的舰体上散发出尊级的恐怖气息,压制得下方一座座岛屿上飞禽不飞、走兽不走,海里的鱼虾之类都蜷缩在海底沙土中,不敢动弹丝毫。

        从武国新增援来了一大批战舰,数十万条百五十丈长短的战舰整齐的排在巨舰两侧,就好像两座黑漆漆的城墙,封死了通往琉璃佛国的通道。

        巨舰内,增幅神阵的核心处,血狱很豪放的坐在一张交椅上,双手抱着一坛子烈酒,一口一口的灌着。

        她和坐在她对面的玱龙一样,两个人身上都满是刺鼻的酒气。

        但是和喝得昏昏糊糊的玱龙不同,血狱越是多喝,她的眼睛就越亮。等到一坛子烈酒见底,她的眼珠已经亮得和夜里的猫头鹰一样,锃亮锃亮的在放光。

        尤其她身上一缕冷冽的杀气升腾而起,萦绕在庞大的船舱内,让坐镇增幅神阵的一千零八十名武国尊级高手一个个后颈发凉,没一个人敢直视她的。

        “那些死鬼,怎么还不来?”血狱将一个空酒坛在地上拍得粉碎,咬着牙又拎起了一坛烈酒:“姑奶奶,等不及了,好想放手大杀一阵……这玩意,真能将姑奶奶的本命神通放大千倍?万倍?”

        摇摇头,不等负责维护增幅神阵的墨家族人回答,血狱低声笑道:“你们人族就是会这些奇技淫巧、偷奸耍滑的玩意儿……不过,姑奶奶我的本命神通放大万倍?”

        血狱微红的面皮上一阵奇光闪烁,她神采飞扬的大声笑道:“什么天庭?看姑奶奶直接打爆了他们!”

        巫铁还躺在化仙池中。

        白鹇、朱鹮姐妹两还在联手施为,吞吐天地元能,化为磅礴的生命精元,不断的补充给巫铁。

        一鼎一鼎的玉液琼浆依旧被巫家儿郎不断送来,一鼎一鼎的不断灌进巫铁的嘴里。

        比起之前几天,巫铁如今好看了许多。不再是骷髅架子的模样,薄薄的、散发出淡淡琉璃色泽的皮肤下,多少有了一层肌肉。

        身体还是无法自由行动,巫铁双手握着一个龟壳,‘丁铃当啷’的折腾着里面的几个金钱。

        ‘哗啦啦’,金钱洒在化仙池边,巫铁认真的辨识了一阵,喃喃道:“有变化……迷雾他们吃亏了?嗯,似乎,和我也有点关碍?娲岛?怎么和娲岛还有那些所谓的神灵,同时扯上了关系?”

        脑海中的星云漩涡中,几粒细小的星光闪烁着。

        这是和卜算、预测相关的旁门左道凝聚的道印。

        巫铁掐指计算着,随着他的计算,化仙池内的灵液消耗速度又在快速提升。

        巨舰船头,老铁蹲在护栏上,眼巴巴的看着东北方向:“总有点心血不宁,奇怪,我又不是巫铁那小子,我没修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啊?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嗯,总觉得……”

        ‘嗤嗤’声中,东北方向,三千里外,高空中一片浮云突然崩碎,一点雷光炸开,直接在虚空中炸出了一个直径百丈的缺口。

        一条细长的流云从那虚空裂口中喷出,带着尖锐的破空声朝着老铁的方向飞来。

        这条流云向前飞了十几里地,然后通体被幽蓝色的雷光笼罩,‘噼啪’一声脆响,整条数里长短的流云骤然一个腾空跳跃,直接来到了万灵蚀空戮神舟前。

        流云上,一条雷神舟通体闪烁着淡淡的电光,数十名身披重甲的天庭雷部战士站在船头,目光略有点呆滞的看着老铁。

        老铁站起身来,‘铿’的一声拔出了水火神枪,轻轻的朝着那些天庭雷部战士指了指。

        “就这么几个人?听说,你们上次折腾出了老大的动静,怎么这次就这么点人来找场子了?”

        老铁身后,数十尊身形格外高大的巨神兵悄无声息的走了上来,他们眸子里闪烁着淡淡的猩红色幽光,直勾勾的盯着那些面色呆滞的天庭战士。

        一名天庭战士突然上前了几步,低沉的咕哝道:“怒修罗?”

        老铁身体一僵。

        他,除了在很早之前,在巫铁面前报出过一次自己的名字外,‘怒修罗’三个字,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听说过、没有提起过了。

        甚至,老铁自己都快忘了这个名字。

        他眯着眼,看着那天庭战士,冷声道:“爷爷在此,谁找你家爷爷?”

        那天庭战士眸子里的雷光骤然亮起:“混沌变?你完成了?”

        老铁眉头一挑:“看来,是老熟人了?敢问哪位?这天庭,是你弄出的玄虚?”

        那天庭战士无声的咧嘴一笑,手掌一翻,一块通体透明、流光溢彩的四方玉板就出现在他手中:“我是……我的编号……学九。”

        天庭战士将玉板丢向了老铁。

        老铁向后退了一步,一尊巨神兵接住了玉板,他的腹腔上两块厚重的装甲板左右滑开,露出了一个深深的凹槽。这尊巨神兵将那玉板塞进了凹槽中,恰好严丝合缝,没有丝毫误差。

        巨神兵的眸子里,猩红色的幽光骤然亮起,然后急速的跳动起来。

        “天庭主力,就在后方,还有一个时辰,进入战场。”

        说话的天庭战士沉声道:“一切前因后果,我给你的信息中有。这一次,天庭大军会不战而溃,你们只要配合他们击杀一批被算计的倒霉蛋就可以了。”

        “从此刻起,我编入你的作战序列,服从你的指挥。”天庭战士向老铁欠身行了一礼,然后雷神舟就迅速调头,带着流云向后飞掠。

        老铁突然怪叫了起来:“编号学九?你是不是……那个死不要脸的,给自己起名诸葛孔明的?”

        ‘噼啪’一声,雷神舟向东北方向狠狠一个跳跃,颇有点狼狈的跑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