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一口小酒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一口小酒

        天字甲十七号猎场。

        大地被轰破,一块块方圆数万里的岩层被大神通掀开,露出了下方黑漆漆密集如蜘蛛网的甬道。

        无数大大小小的战舰悬浮在一个个巨大的地洞上空,大群大群面容狰狞的战士身披重甲,站在战舰上朝着下方狞笑不断。

        炮火如雨,雷光如雹,呼啸着向下方轰落。

        天字甲十七号猎场,和巫铁出身的天字甲一号猎场又不同,这里的地面世界由人、妖、魔三族的宗门联盟控制,地下世界则是聚居了无数的人族苗裔,分成了数十个大小国朝。

        原本甲十七号猎场,妖、魔宗门和人族宗门相互之间大打出手,争夺资源和血食。

        与此同时,他们又相互联手,共同侵袭地下的人族王朝。

        双方僵持的局面,在一年多以前突然被打破。

        地下世界,最强大的尤王神朝突然反戈,勾结了地面世界人族最强大的十八个宗门,无数宗门弟子在尤王神朝的带领下侵入地下世界,短短两个月覆灭了地下十几个大小国朝。

        妖、魔宗门闻风而动,在背后狠狠捅了人族宗门一刀,连破人族宗门十三家。

        人族宗门震怒,裹挟从地下世界收服的奴兵战士愤然反击。

        妖魔宗门,人族宗门,地下世界,三方打得天崩地裂,为了增强实力,每日里都有规模庞大的献祭出现,大群人族子民被屠戮,每天三方势力都有新的尊级高手出现,然后不断加入战场。

        随着尊级高手的不断涌现,战事越发惨烈。

        地下世界的天然屏障,那厚厚的岩层被暴力掀开,无数地下世界的族群直接暴露在地面宗门的面前。

        一条条甬道崩碎,一个个石窟被岩浆淹没,毒气升腾,地火翻滚,一座座大大小小的祭坛悬浮在这些巨大的地洞上空,无数被杀生灵的哭喊声惊天动地。

        当代尤王站在一条巨大的骷髅战舰上,浑身散发出强大的尊级气息。

        数十名地下族群的神明境高手冲天而起,嘶吼着向尤王所在的战舰杀了过来。尤王右手轻轻一拍,他身后一尊牛头人身气息恐怖的虚影一闪而逝,数十名神明境高手顿时炸成粉碎。

        一道道光柱冲天而起,空中悬浮着的祭坛剧烈的震荡起来。

        一块块神魂结晶、一团团血脉精华闪烁着夺目的光芒,呼啸着飞进了祭坛中,然后化为一道流光朝着天空急速飞起。

        “皇后说得对……人活一世,当恣意快乐。”尤王俯瞰着下方被割草一样疯狂屠戮的生灵,突然歇斯底里的狂笑了起来:“为了这些蝼蚁,付出一辈子光阴,犹如地鼠一样藏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凭什么?”

        尤王仰面看着天空,喃喃道:“我这等天资盖世的绝代人物,当高座云端,俯瞰众生,享受无穷无尽的荣华……”

        “人族前途,人族命运?”

        “啊呸!”

        尤王沉声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来吧,来吧,诸神,享用我的祭品,然后,让我变得更加强大吧,强大到,我可以屠了……这些该死的家伙。”

        尤王鬼祟的目光朝着远处一群战舰瞥了一眼。

        他勾结的地面人族十八宗门的宗门高层,就在那一群战舰上指挥作战。

        更远的地方,大群缠绕着黑烟浓雾的战舰在疯狂攻击,这是和他们为敌的妖魔宗门联盟的战舰。

        双方狗咬狗咬得厉害,相互撕咬的同时,他们共同对付地下世界的人族苗裔。

        十七号猎场,混乱到了极点,战火如猛兽,每天吞噬的人命数以亿计。

        高空中,人族宗门‘猎魂宗’布置的一座传送空间门突然亮起,数十根晶石基座闪烁着夺目的光芒,向四周冉冉扩张开来。

        一名猎魂宗的长老发出了欢笑声:“哈哈哈,总归是我们的援军早到一步……尔等今日,个个都要死。哈哈哈,将尔等转化为祭品,才是物尽其用!”

        然后,传送空间门急速的扩张开来,原本极致不过直径千丈的空间门,居然瞬息间扩张到了二十里直径。

        “不对,不对,不是我们的人,不是我们的人!”

        一名猎魂宗的阵法师声嘶力竭的尖叫着:“是外来者,外来者……他们知晓了我们的空间坐标,他们借助我们的空间坐标,正在强行破空挪移!”

        尤王本能的感觉到了一阵毛骨悚然,他身体剧烈的哆嗦这,一股寒气从他的尾椎骨直冲后脑勺。

        这是他的天赋神通,一种极其敏锐的危机识别。

        这种天赋,曾经数十次在必死的危境救过他,让他一次次的险死还生。

        恐怖的危机正在袭来,危险,危险,危险……

        绝大的恐怖,绝大的危险……

        在场的所有人……不,不是所有人,是尤王的下属,还有人、妖、魔宗门联盟的人,都会死,都会死!

        “关上这该死的门!”尤王声嘶力竭的吼叫起来:“该死的,关上你这座破门!”

        猎魂宗的几个阵法师声嘶力竭的念诵咒语,一道道手印不断打向空中急速扩张的空间门。但是任凭他们如何努力,空间门依旧在坚定的打开。

        ‘轰’的一声巨响,空间门最终稳定在了直径五十里的规模。

        猎魂宗的一众阵法师一个个口吐鲜血,五脏六腑悉数迸裂,无力的软在了战舰的甲板上。

        一条长有百里,宽有三十六里,高有十二里的巨型战舰犹如一头巨大的海鹞鱼,因为过于庞大的身躯,以至于飞行时看似缓慢,实则风驰电掣般从空间门中一跃而出。

        ‘嗡’的一声响。

        巨型战舰两侧的船舷装甲板缓缓滑开,一条条长有百五十丈,形如恶鲨的黑色战舰就从巨大的船舱中一跃而出,犹如冲出蜂巢的疯狂马蜂一样冲了出来。

        更多的,身高两丈左右,形如人类,通体漆黑没有丝毫光泽,唯有眼眶里闪烁着两团猩红色幽光的巨神兵从船舱中飞出。

        密密麻麻的巨神兵迅速在高空中组成了巨大的方阵,他们的眸子里猩红色的光芒化为一张张巨大的光网,迅速的在地面上扫过。

        一声凄厉惨绝的嚎叫声从那巨舰内传来。

        方圆千万里内,所有生灵,无论地下世界的诸多族群,还是地面的宗门联盟,所有人都只觉得神魂剧痛,然后齐齐瘫痪倒地,再无作战之力。

        一个冷酷的声音从那条巨舰中传来:“仔细鉴别,不得误伤一个人族苗裔,诸神的走狗……悉数斩杀!”

        深邃的坑道中,几个浑身是血、身负重伤的神明境牛头壮汉呆了呆,然后他们犹如打了鸡血一样一跃而起,手舞足蹈的朝着天空的巨舰嘶吼起来。

        “他们……他们是邪魔的走狗!”

        “尤王神朝,是叛徒……叛徒……他们勾结……勾结……”

        猎魂宗,还有其他几个宗门,连同来袭的妖魔宗门联盟中,将近三十道尊级气息冲天而起。

        这些尊级高手在之前的战斗中相互对峙,没能顾得上去击杀地下世界的战士。此刻他们突然惊醒,这条巨舰中的来袭者,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撤退!”尤王低声的发布命令。

        “来者何人?焉敢如此猖狂?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猎魂宗在场的几位长老齐声嘶吼。

        整整一百道尊级气息从巨舰中传来,一百名身披重甲的尊级高手化身流光,呼啸着从巨舰中冲出,朝着下方俯冲而来。

        但是比这些尊级高手更快的,是高空中已经排成了军阵的巨神兵。

        整整一亿巨神兵,双眼中闪烁着猩红的幽光,足足一亿巨神兵同时喷出细细的高温红光,集火攒射,打在了一尊向天空急速飞起的魔尊的头顶。

        根据这些巨神兵的计算,这尊魔尊是二十几位尊级敌人中最弱的一个。

        两亿道极细的红光,打在这魔尊的额头上,只有黄豆般大小的一点光斑。细细的光斑落下,就听一声脆响,这魔尊的护体魔气被洞穿,头颅瞬间汽化,连同一点先天灵光都被打得烟消云散。

        ‘嗤嗤嗤’!

        一个呼吸间,一亿巨神兵攒射三次。

        一妖尊、两魔尊,就在天空落下的红光中彻底陨落。

        天空、地下,无数战士的眼里残留着密集的猩红色光焰痕迹,他们一个个呆滞的看着天空。

        这些巨神兵的气息并不强大,但是他们怎么能够……他们怎么可能,用这么诡异的方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击杀尊级强者?

        那可是……寿命无穷,法力无边的尊级啊!

        “撤退!”看着高空俯冲下来的,整整一百名尊级敌人,猎魂宗的几位长老吓得魂飞天外,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

        “全军进攻!”巨舰内,冷酷的声音传来:“地下的兄弟,速速派出斥候,引领我们作战!”

        “人族薪火,绵绵不绝!”低沉的声音犹如雷鸣,瞬间传遍了整个战场。

        破碎的坑道中,燃烧的石窟内,无数地下世界的族群战士哆嗦着站起身来,莫名的,他们响应巨舰中的战号,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人族薪火,绵绵不绝!”

        尤王舍弃了战舰,孤身一人用最快的速度逃窜。

        但是他刚刚飞出没多远,头顶一片乌云中,一柄九齿钉耙悄无声息的砸了下来。

        尤王闷哼一声,后脑勺上多了九个细细的伤口,‘咔嚓’一声,一道道降魔神雷轰入了他的脑袋,直接将他轰得七窍喷血昏厥了过去。

        琉璃净土上空,庞大的万灵蚀空戮神舟内,巫铁盘坐,太初冕在他头顶缓缓旋转,放出庞大的时间洪流,在他面前凝成了一个直径数百里的时间结界。

        在这时间结界中,外界一天一夜的时间,内里已经过去了近千年。

        源源不断的有各色妖魔的身躯送进来,神明境甚至是尊级的身躯被丢进时间结界中,更有堆积如山的珍稀金属不断投入其中。

        每隔半个时辰,就有一条小型的,长有百里的万灵蚀空戮神舟从时间结界中飞出。

        小型戮神舟直接飞出巨大的船舱,一队队天武军精锐,一队队五行精灵和其他族群的辅助战士,大队大队的巨神兵立刻络绎有序的登上舰船。

        堆积如山的元晶迅速填满了小型戮神舟的船舱,数百名武国军部的文职官员往来奔走,声嘶力竭的吼出一个又一个空间坐标。

        小型戮神舟的船头喷出灰色的空间涟漪,耗费最多半个时辰的时间,小型戮神舟就锁死了对面的空间坐标,然后寻找现成的空间门等跳跃点,强行破开虚空穿梭过去。

        小山一样的元晶急速蒸发,坐镇其上的尊级强者的法力也在疯狂消耗。

        一条条小型戮神舟搭载着武国的精锐军队,不断的开赴附近的战场、猎场,极尽可能的打击那些疯狂的妖魔实力,尽可能的救援人族子民。

        天武军的规模,在急速的扩张。

        每在那些战场、猎场上救下一城,天武军就会增加数十万到数百万的军队。

        在那些战场、猎场上每救下一州,天武军就会疯狂扩编数千万到数亿的军队。

        没到那些战场、猎场上救下一国,天武军的扩编规模,就会引起武国那些文职官员和所有负责后勤供应的文臣们歇斯底里的咒骂。

        粮食,军械……军械,粮食……

        这是这些天武国上下无数官吏口中疯狂重复的两个词。

        统筹一切的黄瑯已经一个月没有休息,他犹如疯魔的上蹦下蹿,疯狂的调集他能征集的一切资源。

        疯魔的黄瑯,将武国上下的文职官员们也都逼得疯魔了,一个个双眼通红,犹如恶鬼一样四处蹦跶。

        巫铁静静的催动太初冕。

        白鹇和朱鹮坐在他身边,不断牵引天地元能,化为庞大的生命精元注入巫铁体内,帮助他恢复元气。

        瘦得皮包骨的巫铁,如今皮肤下面,总算是能见到一层薄薄的肌肉了。

        白鹇只是静静的做她该做的事情,朱鹮则是百无聊赖的看着四周乱糟糟忙碌的人群,突然叹了一口气:“巫铁,你们这样忙碌,为什么呢?你现在拥有的国土、子民,已经足够大了啊。”

        巫铁微微一笑。

        他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在山风城,面临无上魔国的疯狂威逼,眼看就要遭受灭顶之灾的山风城中,那几个下了夜班后,在路口宵夜摊上吃吃喝喝、聊聊八卦的小吏。

        他们弱小,他们卑微,甚至他们没多少见识……

        那黯淡的灯光,朦胧的蒸汽,还有那有点掺水的劣酒……

        巫铁轻声道:“不是为了什么国土和子民,我其实很容易知足的。”

        “我只是觉得,我们人族的每一个子民,都有资格,也有这个权利,在每天的闲暇时间,邀约三五好友,喝上一口小酒,吃上一口猪头肉,不用担心明天就白刃加身,不用担心妻女被人凌辱,不用担心父母无人供养……”

        “仅此而已。”

        白鹇目光闪动,深深的看了巫铁一眼。

        朱鹮呆了呆,打了个酒嗝,用力的拍了巫铁一巴掌:“哎,人人都能喝酒吃肉……这话,我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