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哭泣的公孙垚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哭泣的公孙垚

        妙音神国,皇都天籁城。

        这是一个以女子为主,每一任神皇都为女子的人族国朝。其国和娲岛关系极其密切,与人族几处命场大陆多有交流,国力极其雄厚。

        故此,妙音神国虽然也受到了邪魔侵扰,那些邪魔反而被妙音神国悉数斩杀。

        妙音神国当代神皇娲清溪手持一张五弦琴,盘坐在一朵白云上,身后莺莺燕燕站着数百名妙音神国的女子大臣,四周有百万神国精锐列阵。

        “那就是武国的国主巫铁?怎么像是没吃饱似的?”娲清溪登上皇位也没有几年,作为一国神皇来说,娲清溪的年龄偏小,性格也是飞扬跳脱,故而当众冲着远处戮神舟船头站着的巫铁评头论脚。

        “这么瘦……哎,一国之主,怎么也不可能亏待了他自己吧?想来不是饿的,而是酒色之徒,身体都亏耗了才对。”娲清溪黑白分明的眼眸一旋,很促狭的和身边几个内侍女官‘嗤嗤’笑了起来。

        武国大军在虚空列阵。

        一排三百六十条小型戮神舟一字儿排开,后方更有百万新式战舰列阵,无数的巨神兵犹如乌云,密密麻麻的排列在半空中,下方数万里方圆的地面不见丝毫光线,阳光都被武国庞大的军阵遮挡得严严实实。

        远处数万里外,天庭的军阵越发庞大,单单从舰船数量、士卒人数来说,起码是武国军队的三十倍以上。

        毕竟人族百姓,数百个顶级氏族无数分支部族积累了这么多年的实力,每个部族稍微拿出一点资源和战士,就足以将天庭堆砌成一头恐怖的巨兽。

        一片片浮云翻卷,浮云中有雷光闪烁,有火光缭绕,有水汽冲天,更有星辰光芒斑斑点点,犹如无数萤火虫在闪烁。

        公孙垚虽然没有继用姬百劫的天庭九部、诸天洞府的组织架构,但是他使用了姬百劫留下的各种锻造图纸,故而锻造出的战舰、浮云等军械,带着浓郁的天庭风格。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等五大军团,都有大量精锐聚集在这里。

        公孙垚已经给各部长老、各部将领下了死命令——一旦他获胜,他会当场重伤巫铁,将其生擒活捉,而各部将士要做的事情就是趁势掩杀,全歼武国大军。

        故此,天庭的浮云军阵上空,十几头三足金乌虚影若隐若现,数十团燧火火种盈盈摇晃,更有烛龙、应龙、麒麟、凤凰等太古神兽灵禽的虚影盘旋缭绕。

        在数片浮云上空,更有钟、鼎、塔、剑、旗等器物闪烁,一道道灵光瑞气喷涌开来,虚空都因为这些强大器具散发出的波动在蠕动、在摇晃。

        “小心些!”白鹇拉了一下巫铁的袖子。

        巫铁笑着向白鹇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朱鹮:“那边的小娘儿胡诌诌呢,我没回来,不许去捣乱……你的棍子太重,人家怎么也是一国之主,你一家伙打死了人,不好收场。”

        朱鹮和玱龙刚刚一直在偷偷摸摸的斜眼瞥着娲清溪。

        朱鹮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只等巫铁出去应约和公孙垚决斗,她就带着玱龙突袭娲清溪,好好的整治一下这个满口胡柴的丫头片子。

        听了巫铁的警告,朱鹮呆了呆,顿时有气无力的蹲在了地上,‘呼’的一下掏出了一个硕大的酒缸。

        ‘咕咚’几声响,巫铁麾下武将群中,大半武将生生吞了口吐沫。

        武国军纪森严,夏侯无名兼任了武国大军的军法官一职,军中是不许饮酒的。唯有朱鹮,她也不算武国军人,最多算是巫铁的私人小伙伴,她每每在军阵前酗酒,不知道馋死了多少武国大将。

        一道雷光呼啸,公孙垚身穿一套华美至极的帝王冕服,脚踏雷光来到了两军正中的位置。

        背着手,身形魁梧的公孙垚大声喝道:“武国国主巫铁何在?”

        巫铁笑呵呵的走了出去,他脚踏虚空,一步一步的走向公孙垚。

        步行看似缓慢,巫铁一步也能迈出数千里,不过是七八步的功夫,他就到了公孙垚面前。身披一裘普通青衫,巫铁向公孙垚点头道:“我就是巫铁,你就是这一任的天庭之主公孙垚?”

        公孙垚上下打量着巫铁,脸色颇为不快。

        一如之前所言,巫铁神躯大成,淬炼出了完美神躯,他的身高在不施展神通秘术的时候,就恒定在了一丈六尺这个高度,不高一分,也不矮一分。

        虽然因为之前亏损了巨量精血,导致现在依旧看上去皮包骨的模样,可是巫铁通体气息浑然一体,好似隐隐和天地相通,莫名就有一股无形的威严和天地威压笼罩全身。

        公孙垚也算是魁梧的身形,无论是身高,还是在气势上,都比巫铁弱了一筹。

        公孙垚轻咳了一声,他身体一晃,小小的施展了一个小神通,身躯就变成了三丈六尺高下。于是乎,巫铁就只有他腰身不到的高度,他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巫铁,很是得意的笑了起来。

        巫铁撇了撇嘴。

        巫铁麾下的文武臣子、无数老成一点的将士全都冷笑摇头。

        人族百姓的一众长老、将领一个个面面相觑,作声不得——堂堂天庭之主,在场的人族势力公认的领袖,当着这么多底层士卒的面,作出这么‘孩子气’的举动……

        丢人现眼,没有比这更丢人的了。

        巫铁微笑道:“想不到,大天尊还有一颗赤子之心。”

        公孙垚呆了呆,他隐隐听出了巫铁这不是一句好话,但是他硬是没能听出来,巫铁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巫铁是在说他‘幼稚’,可是公孙垚没听懂啊!

        冷哼了一声,故作威严的轻咳了几下,公孙垚反手指了指身后规模庞大,军械和士卒数量起码是武国大军三十倍以上的天庭大军,傲然道:“巫铁,我天庭雄兵,可还威武?”

        巫铁看了看那些士卒。

        怎么能不威武呢?看着那些天庭的将士,巫铁都有点流口水。

        如今的武国大军,除了尊级高手的数量每日膨胀之外,除了巨神兵悍不畏死、战力超群之外,其实武国的常规军力非常一般。

        无论是天武军,又或者五行精灵,又或者这两年整编的那些被救下的人族军队,他们没一个修炼《元始经》的,他们当中的神明境,绝大部分都是以一门大道甚至是一门旁门左道入道。

        在武国的将领中,除开巫族儿郎,其他的各大将门、各大门阀的将领,也少有能够以一百条大道入道的神明境。

        而眼前的天庭大军中,人族百姓的将士内,几乎一成的将领,修炼了《元始经》。

        那一条条凝成龙形光影的道纹道痕,那些动辄就是以三五百条大道入道的将领。

        巫铁馋得流口水!

        更不要说,天庭大军中的普通士卒,他们都来自人族命场,都是人族各大部族精心培养的精锐之士。他们基本上都激活了一种甚至好几种血脉,他们的战力远超武国从各大战场、猎场整编的人族战士。

        “威武,绝对威武……”巫铁缓缓点头:“堪称天下无敌的第一强军,我武国的常规军团,不如你们……远远不如。嗯,若是让普通将士正面对战,你们完全能够以一敌百击溃我武国大军。”

        公孙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巫铁的话,让他浑身舒畅。

        他微笑,志得意满的问巫铁:“既然如此,你承认我天庭之师堪称无敌,为何还有胆量挑衅我天庭呢?”

        巫铁背着手,沉默了一会儿,他问公孙垚:“你饿过肚子么?”

        公孙垚呆了呆,他茫然看着巫铁:“我问你,我天庭之师……”

        巫铁冷声道:“见过刚刚出生的小孩儿,因为他母亲一胎生了两三个孩儿,只能留下最强壮的那一个,剩下的两个全部丢弃在石窟中,被蛇虫啃食么?”

        公孙垚有点手足无措,他沉声道:“巫铁,这次,是我向你挑战……是我天庭向你武国正面挑战。”

        巫铁背着手,曼声道:“你见过,一个个大着肚子的孕妇,为了让肚子里的孩儿能够拥有更好一点的修炼资质,不惜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潜入地面世界,沐浴星辰光华的么?”

        不等公孙垚开口,巫铁继续问道:“你见过,为了削减人口,让出生存空间,那些老弱病弱的地下子民,向着每一块砖石都武装起来的战堡,发动自杀攻击的么?”

        “你见过,为了一个神明境的名额,就让数千万、数亿战士浴血厮杀,用血和肉,填满一块一块天神令的么?”

        “你见过……为了私利,掳掠人族天赋卓越的少年男女,将其献祭,换取力量的么?”

        “你,可曾见过人族一个个神国边疆的白骨皑皑?”

        “你,可曾见过邪魔疆域中那一座座的尸山血海?”

        “你,可曾闻到过,沸腾的汤水中,那些无辜孩儿的血肉气味?”

        “你,可曾想过,你的父母,你的长辈,因为老朽无用,被人割麦子一样的砍杀后,丢垃圾一样的丢进海里?”

        公孙垚茫然,他嘶声道:“说这些干什么?我是来……”

        巫铁身形一闪,骤然到了公孙垚面前,一耳光劈头盖脸的扑在了公孙垚的脸上。

        公孙垚措手不及,巫铁这一掌速度太快,他根本没来得及反应。但是巫铁这一掌没用多大力气,也没有任何的杀意煞气泄露,他身上的好几件护身灵宝也没有半点儿反应。

        一耳光,一声脆响,公孙垚的面皮微微红肿了起来。

        巫铁看着公孙垚冷笑:“你有脸在我面前炫耀你天庭的武功,炫耀你无敌的军团……这些武功,这些军团,还有,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族大人物们,那些三足金乌的精魄,那些燧火的火种,那些神兽神禽的遗泽,那些太古传承的秘宝……”

        “你们如此强大,可是你们这些年,你们做了什么?”

        公孙垚气急败坏的指着巫铁想要怒声喝骂,但是巫铁右手向着远处轻轻一抓,三万里外,天籁城外的一片旷野剧烈的摇晃了一下。

        长宽三百里的一片旷野整整齐齐的腾空飞起,厚达百里的土层、岩层被巫铁一手抓开。

        一层层泥沙、土壤纷纷扬扬的洒落,露出了下面无数的骨骼。

        有人,有兽,有禽,有花鸟虫鱼诸般大妖的骸骨。

        但是九成以上都是人骨。

        白色带着血迹的,死亡年限不过十年。

        惨白色带着一丝丝土气水汽的,死亡年限大概在二三十年左右。

        更多的是微微泛黄,甚至有点发黑的骨骼,这些人骨大概已经死了百年左右。

        还有更多更多的碎骨片,骨渣子……那是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尸骨,骨骼化掉了,已经和泥土融为一体。

        ‘啪’!

        巫铁又是一耳光抽在了公孙垚的脸上。

        “看看,看看,数一数,妙音神国了不起啊,面对邪魔侵袭,她们毫发无伤啊……但是看看,看看,你把这妙音神国的每一块地都挖起来看看,看看下面有多少尸骨,有多少人族子民被屠戮!”

        “你们天庭强大啊,强悍啊,无敌啊,堂堂大天尊,不想着怎么去降服邪魔、救援百姓,你有这闲工夫来和我单打独斗啊!”

        “呵呵,你觉得你是英雄?”

        “你觉得你很了不起?”

        “你觉得你战胜了我巫铁,你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杰、领袖,就能成为人族响当当的大人物了么?”

        巫铁又是一耳光抽在了公孙垚脸上。

        公孙垚气急败坏,握紧拳头朝着巫铁怒吼:“巫铁,我警告你,我是天庭大天尊,我今天来……”

        巫铁一脚踹在了公孙垚的肚子上,将他踹飞了数十里地。

        用力一拍自己的后脑勺,一轮直径三万里的功德金光厚厚重重、凝成了实质,犹如一块金饼子一样悬浮在巫铁的脑后。

        温煦的功德金光照亮了天地,震得对面的天庭所属说不出话来。

        为了强行凝聚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左道的道印,巫铁之前积攒的功德之力耗费了八成左右。但是这一年多快两年时间,武国大军扫荡群魔,救下了无数人族百姓。

        巫铁渐渐地,哪怕大半功德之力都被武国上下臣属、将士分润了,巫铁的功德之力依旧恢复到了比之前更盛的程度。

        “你修为高?”

        “你资质好?”

        “你出身强?”

        “你手下多?”

        “全都他-妈-的是虚的!”

        巫铁极其傲慢的指了指自己身后那一块静静悬浮的功德金饼子,傲然道:“什么时候,你为人族作出的贡献,积攒的功德之力超过了本王,再来向本王挑战!”

        “否则,你这种说话都不会说的小崽子,回家吃你-娘-的-奶-去吧!”

        大袖一甩,巫铁转身就走。

        军阵中,黄瑯、老铁、夏侯无名等武国臣属、武国将士齐声呐喊,他们纷纷施展秘术,放出了自己积攒的功德之力。

        数以亿计的武国将士脑后,大小不一、明暗不等的功德金光熠熠生辉。

        包括好多巨神兵的脑袋后面都挂着一轮数尺直径、颇为显眼的金圈圈。

        公孙垚呆了呆,然后两行泪水喷涌而出,‘嗷’的一声哭喊了起来:“你,你,你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