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青柠出使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青柠出使

        巫铁召集了武国的一群年龄最长,阅历最丰的老臣,认真研究学九送来的人族高层的资料。

        人族圣地娲岛。

        人族圣地羲谷。

        人族百姓的族长,各大分支部族的首脑,以及各姓各部的长老,各部新生代最有名气的青年俊彦,他们的性格,他们的经历,他们做过的事情,他们的传说故事等等。

        “你没事,研究这些做什么?”白鹇有点不解巫铁的行为。

        她不问巫铁从哪里弄来的这些资料,她只是好奇巫铁研究这些究竟是要干什么。

        巫铁抢过朱鹮手中的酒坛子,仰面灌了一口,然后赶在朱鹮发飙之前,将酒坛子塞回了她手里。

        呼出一口酒气,巫铁沉声道:“总感觉,有用……总感觉,或许有天,我们会用上这些资料吧?”

        白鹇的声音骤然变得低沉起来:“你觉得,你会和娲岛、羲谷开战?”

        巫铁皱着眉头,沉默了许久,他才缓缓说道:“我和娲岛的一位老主母打过交道,她真的是非常宽厚、非常公正的人。但是……老主母们,真能完全把握整个人族么?”

        摇摇头,巫铁轻声道:“不见得。”

        如果老主母们真的能够把握整个人族,那么就不会有姬百劫的天庭出现。

        如果老主母们真的能够把握整个人族,那么人族各处战场、猎场的人族国朝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娲岛、羲谷当组建人族大军迎头痛击,而不是不痛不痒的派出一些所谓的前线督军。

        如果老主母们真的能够把握整个人族,人族联军,何必要转一道手,继续挂上天庭这层皮?

        总感觉,人族内部风波诡谲,有人在整事情。

        权力,是极其美妙的东西;权力,也会带来可怕的灾难。

        “或许,你想得太复杂了。”白鹇有点忧心忡忡的看着巫铁:“或许,你不需要给自己加太大的负担。你,没必要将人族的……”

        巫铁急忙摆手打断了白鹇的话:“够了,够了,不要将我说得那样的伟大。我从没觉得偌大的人族,有什么东西是需要我一个人来承担的。”

        “我只是在自保,求能够过得逍遥快活的同时,尽力做一些让自己良心过得去的事情。”

        巫铁抬起头来,看着巨大的船舱天花板上那精美的阵纹纹路,他沉声道:“我只是一个运气比较好的凡人,侥幸有了些力量和权力……仅此而已。”

        “我没想过太多,你,或者说你们,也别把我想得太伟大。”巫铁耸耸肩膀,很淡定的说道:“就好像我小时候,将我的口粮分给家里的那些小崽子……纯粹只是,求个心安。”

        白鹇抿了抿嘴,笑了。

        朱鹮则是打了个酒嗝,含含糊糊的咕哝道:“真麻烦,你们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看谁不顺眼,一拳打死,天下太平了。”

        傲然昂起头来,朱鹮骄傲的说道:“什么良心什么的,哈,只要是找我麻烦的,一拳打死,我的良心,就会变得很顺溜!”

        玱龙也在一旁笑,比起朱鹮,生于蛮荒部族的苍龙脑筋更简单。

        她真不懂,巫铁和白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烦恼。

        一如好闺蜜朱鹮所言,谁找麻烦,打死就是了……

        还研究那些人族高层的性格?研究他们的行为模式?研究他们的应激反应?

        哎哟喂,有这样的空闲功夫,喝点酒,吃点肉,找一群小牛头、小野猪崽子看他们打架,或者亲自动手和他们打一架,不是更快活么?

        “庸人自扰!”玱龙斜了巫铁一眼,丢出了她这些天刚刚从孔家的一位老夫子那里学会的成语。

        巫铁一脸狼狈的作声不得,他眯着眼,斜过头来,用一种很不屑的目光瞥着玱龙:“这词,用在这里,是不是,用错地方了?”

        “自寻苦恼!”玱龙想了想,换了个词。

        巫铁张了张嘴,被玱龙打击得说不出话来。或许,真的是吧?他真的是在自寻苦恼。

        “也对,我想这么多干什么?”巫铁咬牙道:“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咱带了亲朋好友,姆大陆这么广大,找个地方一猫,过自己的小日子去!”

        白鹇在一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高个子?现在这天下,比你高的人可没几个了……带着亲朋好友逃走?你的亲朋好友,未免太多了一些。巫族不算,你现在手下那些文臣武将,还有他们的妻儿老小,你甩得开么?”

        心情刚刚灿烂一点的巫铁,立刻被白鹇的话再次弄得郁闷起来。

        阴沉着脸,巫铁一把抢过了朱鹮手中的酒坛子,不顾朱鹮愤怒的大吼,拎着酒坛子就往船舱外走。

        一边走,一边灌酒,巫铁一边大声嚷嚷:“别来烦我,谁都别来烦我……唔,一个时辰后,将各部的征战情况送过来。还有,询问前方的斥候,天庭各部都在干什么,最新的军报呢?一个时辰后,我要看到最新的军情汇总!”

        白鹇摊开手,摇了摇头:“侥幸,皇爷爷重建的大晋,地盘只有这么一点点。”

        朱鹮气鼓鼓的看着走出去的巫铁,手一挥,又掏出了一坛没开封的烈酒:“自寻烦恼,真是。”

        巫铁走到了戮神舟的船头,跳过围栏,坐在了船头巨大而狰狞的魔神头船头像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着远处的风景。

        蓝天白云,海天一色,大群海鸥在起起落落,争相捕食鱼儿。

        右前方,有一座极大的岛屿。

        这岛上的黎民,得了武国大军的救护,刚刚从妖魔手中解救出来,刚刚回复了一定的秩序。

        岛屿的外海,已经有点点白矾出没。

        人族的韧性,真的是无比的强大,不管发生了什么,生活总是要继续。这座岛被武国大军恢复的时候,岛上黎民百不存一。

        可是这才几天功夫,海边的渔民已经开始出海捕鱼。

        生活,总是要继续的。

        更远一些的地方,上千条武国战舰在空中游弋,就好像一群恶鲨在巡猎。

        一道雷光突然闪过,一条雷神舟凭空出现在这群战舰的附近。大群战舰立刻朝着这条雷神舟涌了过去,一道道强大的神魂波动在空中扩散开来,向对方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

        雷神舟上,身穿青色长裙的青柠俏生生的走了出来。

        她温和、澄净的声音远远扩散开:“敢问前方武国陛下可在?妾身青柠,忝为娲岛总务,今日,特为人族前途事,来和武国陛下商议呢。”

        “退开!”巫铁挥了挥手。

        已经围住了雷神舟的大群战舰迅速向左右散开,更远的地方,正朝着这边赶来的十几条小型戮神舟、大群的战舰也开始降低速度,然后掉头远离。

        青柠微笑着,脚踏一团流云,不紧不慢的来到了巫铁面前。

        “初次相见,陛下比妾身所想的,还要年轻有为呢。”青柠笑盈盈的向巫铁福了一福:“妾身,还要感谢前些日子,陛下替妾身教训了那个不懂事的儿子。”

        巫铁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看向了青柠:“公孙垚,是你儿子?”

        青柠叹了一口气,摇头道:“垚儿自诩有几分资质,从小就有几分骄傲,看不起天下俊才,如此下去,迟早要吃亏。陛下能够当头棒喝将他惊醒,这些日子他也勤勉努力了许多,妾身真要对陛下说一声谢谢。”

        巫铁摆了摆手:“好听的话,不要说了……这么说起来,是你们谋夺了天庭的基业?”

        青柠的脸一僵——巫铁这话说得怎么这么难听呢?

        轻咳了一声,青柠轻声道:“人族危难之时,我人族当合力以抗……这天庭,颇有几分玄妙,各色战舰、尤其是那大型浮云战具,远超我人族如今水平,故而,在妾身的主持下,直接顶用了……”

        巫铁打断了青柠的话:“嗯,漂亮话不要说了,我们说直接的,为什么之前天庭和我武国冲突,你们不用化仙池?还有,你们和邪魔作战,好些战士是实实在在的战死了……你们不知道,天庭的将士,哪怕是战死,都能无限制的在化仙池中重生的么?”

        青柠的脸,彻底的僵住了。

        她眸子里的温和之意消失得无影无踪,变得寒彻心骨,哪怕是巫铁,猛不丁的见到她的眸光,都隐隐觉得心头发寒。

        后方船楼上,迷雾等一众紧跟在巫铁身边寻求庇护的智慧神族的族人,则是鬼祟无比的用秘术窥视这边的动静——他们在琉璃净土的时候,受到了青柠的攻击,但是他们……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实打实的告诉巫铁。

        他们,隐瞒了青柠的存在。

        他们也没想到,青柠居然会如此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巫铁面前。

        甚至名字都不改一个,甚至模样都不变一点儿!

        啧啧,智慧神族的青柠大殿下,如今居然是人族圣地娲岛的总务?

        迷雾他们激动得浑身直哆嗦——阴谋的气息,是如此的甜美;阴谋得逞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

        他们咬着牙,强行控制着自己的冲动。

        他们想看看青柠究竟想要做什么……哪怕是粉身碎骨,能够看到一场巨大的阴谋在展开,这就是他们存在的意义啊!

        “天庭?化仙池?天庭将士无限重生?”青柠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陛下,您知道您在说什么?”

        巫铁肃然看着青柠:“看样子,你,还有其他的一些人族高层,被姬百劫晃点了?呃……”

        黄玉拎着一份公文,大踏步的冲了过来,嘶声道:“陛下,囚禁在罗摩群岛的天庭俘虏突发内乱,有大概四成俘虏被同伴突下杀手悉数击杀,其他六成俘虏……全部自尽而亡!”

        “自尽者……全部身化光雨融入天地之间。”

        黄玉将公文递给了巫铁:“这是俘虏营的统领传过来的军情。”

        青柠的身体晃了晃,面皮变得一片通红:“好,好,好,好得很,姑奶奶聪明了一辈子,被你姬三狗子这个打柴人生下的-贱-种给瞒了过去!”

        “你想要干什么?你想要干什么?”

        “哈,亏姑奶奶这些日子,给天庭填充实力,补充物资……原来,原来,全都是便宜了你!”

        “打了一辈子大雁,反而被大雁啄了眼睛!”

        “姑奶奶我想吃独食,反而被你将肥肉先叼了一口?”

        青柠头顶隐隐有黑气升腾而起,显然她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巫铁看着陷入魔化边缘的青柠,轻声道:“青柠夫人,您是娲岛的总务,是不是意味着,娲岛老主母们平日里不出现的时候,娲岛的事情,都是你说了算啊?”

        “如此,你还真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嗯,你找本王,有什么事么?你看看,本王都将化仙池这样的极端机密说给了你听……”

        青柠通红的面皮迅速回复了正常,依旧是那等白皙水润的模样。她头顶的黑气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本在她体内凝聚的一股让巫铁都隐隐有点心慌的恐怖力量,也好似从未存在过一样,就这么烟消云散。

        微微一笑,青柠依旧温柔如水的笑道:“陛下,一时失态,让陛下见笑了。妾身此次前来……”

        青柠袖子里发出一声脆响,她皱了皱眉头,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枚裂开的玉佩。她轻声道:“哦,垚儿受了重伤?还好,还好,还活着就好……”

        摇摇头,青柠很歉然的向巫铁笑道:“垚儿危急,妾身要赶去救援……下次,我们再详谈吧。”

        抿嘴一笑,青柠看着巫铁悠然说道:“妾身此次前来,其实是想要和陛下说说,未来人族的前途,武国的前景……嗯,还请陛下,仔细思量思量,我人族此次灾劫之后,当何去何从呢?”

        巫铁顺着青柠的话往下走:“此次灾劫过后又如何?只要我人族依旧困于天穹之下,怕是……”

        青柠点了点头,很认真的对巫铁说道:“所以,陛下当想想,如果我们能,彻底解决人族面临的危机呢?如果,我们能彻底的消灭,那些天外邪魔呢?”

        船楼内,迷雾等人激动得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阴谋,阴谋啊,青柠的阴谋就要出现了……

        青柠向巫铁笑了笑,然后一把捏碎了手中的玉佩。一抹极强的灵光从玉佩中喷出,裹着青柠瞬间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