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五十章 绝对罪名(1)

第一千零五十章 绝对罪名(1)

        ‘呼哈’!

        ‘呼哈’!

        ‘呼哈’!

        雄浑,透着一股子滔天怒意的战吼声响起。

        那悬浮在半空的伏羲氏虚影微微一晃,裂谷中十几道血色狼烟冲起来了老高老高。

        大队大队身披重甲,手持大刀阔斧,背负标枪、强弩的精壮战士,一个个蹦跃如飞的从裂谷中冲了出来,然后迅速在半空中列成了整齐的军阵。

        第一批大汉十几人,第二批大汉数千人,此刻第三次从裂谷中冲出的汉子,足足有三万六千人。

        他们六千人为一阵,摆成了一朵花一样的圆阵向巫铁围了上来。

        巫铁眯了眯眼睛:“诸位,我并无恶意,只是来找这昊天镜的残片……诸位若是有意,可以和我商量商量,大家公平交换如何?”

        巫铁想到了从镜面中见到的景象。

        那么大的一块残片,被一重重神阵镇压着,好似起到了某种大阵能量枢纽的作用。想要得到那块残片,不付出一点代价,势必要和这些精锐的甲士交手。

        但是巫铁,还真不想无缘无故的和对方卯上。

        如果不是刚才那些汉子下手就是杀手,巫铁也不会将他们打得吐血。

        所以在巫铁看来,能够和平的、用公平交易的方式,得到他想要的那一块残片,这才是最合适的手段。

        “敌袭,杀!”三万六千人的军阵,六千人为一阵,每一阵的统军大将,都身披一件血色甲胄,和身后的甲士们通体漆黑的甲胄有着鲜明的色彩对比。

        六位统军大将手持几乎有身高的重剑,头顶一道血气冲起,顿时虚空中混乱不堪的大道道韵急速的波动着,一条条形如恶龙毒蟒的道纹蜿蜒而下,带起了无数条刺目的闪电雷霆。

        发作的,是来自诸大神族的异类大道。

        这六位统军大将散发出的气息,是纯正的姆大陆原始大道的道韵。

        但是他们的气息,过于强大,他们分明已经凝聚了道印,全都是实打实的尊级存在。

        虽然境界不高,只是刚刚凝聚尊级道印,可是他们的确凝聚了道印。

        那些异类大道就好像闻到了血腥味的毒虫恶兽,贪婪的扑杀了下来。

        “速战速决!”一名血甲大汉手中重剑荡起一抹寒芒,一剑劈向了巫铁的脖颈。他本身是刚刚凝聚道印的实力,得到六千名神明境高阶实力的下属法力加持,这一剑荡起的剑芒,威力直追尊级二重天的威能。

        巫铁举起右手,‘嘭’的一声巨响,大汉当面斩下的重剑,被他一掌死死握住。

        剑芒疯狂切割巫铁的手掌,溅起了无数火星。巫铁的手掌纹丝不动,就连油皮都没伤损丝毫。他随手一掰,就听碎裂声不断,大汉手中的重剑直接被巫铁捏成了粉碎。

        然后一拳。

        大汉胸膛上浮雕的龙头护心镜顿时粉碎,上半身的血色甲胄随之炸成了无数碎片,大汉的胸膛凹陷了下去,身体如流星向后飞退,将他身后密集的军阵撞开了一条笔直的通道。

        数百名黑甲精锐浑身甲胄被巫铁这一拳附着的阴柔潜劲震得粉碎,一个个肋骨折断,口吐鲜血,随着他们的统领一起摔在了地面上。

        高空中乌云缭绕,被惊动的异类大道的道韵卷起了一条条龙卷风一般的黑云,内有无数条色泽诡异的雷光闪烁,五条黑云呼啸着,朝着剩下的五名全力散发气息的血甲大汉轰了过去。

        那场景,一如他们触怒了上天,苍天降下了雷劫想要将他们抹杀!

        当然,巫铁看得清清楚楚,姆大陆的原始大道道纹没有丝毫动弹。

        发动攻击的,完全来自于诸神加持的,侵入了姆大陆天地大道体系的异类大道。这些黑云中附着的雷光,杀伤力极其恐怖,每一条雷光都拥有尊级一二重天全力一击的威能。

        而巫铁,显然没有受到这些异类大道的攻击。

        “献祭么?”巫铁喃喃自语:“因为我是通过献祭,获取了异类大道的允许,所以才凝聚的道印。所以,我获取了自由通行的权力,而他们……他们被那些异类大道敌视。”

        “邪魔外道,杀!”五名身披血甲的统领手持重剑,带着军阵化为流光,飞速冲向了巫铁。

        巫铁干净利落的挥出了五拳。

        五柄重剑粉碎,五个血甲统领吐血坠地,他们身上气息骤然消散,然后天空的黑云龙卷犹豫了一阵,这才爆炸开来,重新化为混乱不堪的元能潮汐在高空中胡乱冲撞。

        “大家,有话好说。”巫铁背着手,沉声道:“我来找昊天镜的残片,无意与你们为敌。”

        地面上,横七竖八躺了数千吐血的甲士。

        空中,三万出头点的甲士完好无损,但是他们看看背着手的巫铁,再看看地面上躺着的同伴,三万多甲士齐声怒吼,迅速拼凑成了一座简单纯粹的锥形突击阵,汇聚了三万多人的法力灌注一个神明境十重天的甲士身上,朝着巫铁全力一击。

        巫铁抬起脚,一脚踏了下去。

        那得到所有同伴法力灌注的甲士,这一击俨然达到了尊级的水准。

        一道枪芒撕裂虚空,狠狠轰向了巫铁的心口。

        巫铁一只脚踏了下来,踏碎了枪芒,踏碎了点钢枪,一道罡风轰在了突击阵上,将三万多甲士震得口吐鲜血,一个个法力运转不灵,怒吼叫骂着从空中纷纷坠落。

        “邪魔外道,胆敢侵犯我人族圣地,杀无赦!”远处裂谷中,一条身高两丈五六尺,体型壮硕犹如山地金刚大猩猩,两条手臂比巫铁腰身还粗一倍有余,更是几乎和自己身高一般长的魁梧巨汉飞扑而来。

        这巨汉散发的气息更加强横恐怖,分明达到了尊级四重天的水准。

        高空中异类大道凝成的雷云龙卷飞扑而下,一道道雷光狠狠的轰在他身上,炸得他皮肤上出现了一小块一小块的黑色焦糊,让他全身披挂上了无数条细小的电光,却无法真个击伤他。

        雷云龙卷疯狂了,整个陆块上空的元能潮汐疯狂了。

        累晕龙卷在急速的膨胀,内部的雷霆之力在快速的飙升,而那大汉的体型则是从两丈五六尺,直接膨胀到了七八丈高下。

        一条极其粗壮的胳膊膨胀开来,比水缸还要大了数倍的重拳带起一道恶风直劈巫铁的脑袋。

        “力之极致!杀!”壮汉浑身喷吐着不可思议的狂暴血气,一拳在空中打出了一条真空的甬道,四周虚空都在扭曲、崩裂,化为一条漆黑的拳罡轰在了巫铁的胸膛上。

        巫铁挺起胸膛,硬碰硬的吃下了这一拳。

        一声巨响,巫铁悬浮在空中纹丝不动,胸膛微微凹陷了下去,胸膛内传来了巨钟般的轰鸣声。这大汉的这一拳实在是威猛狂暴,巫铁的每一根肋骨都被打得震荡不休,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不过,也仅仅是受到震荡,没有受到任何真正的伤害。

        反而是巫铁的肋骨高频震荡,狂暴的反震力轰在了大汉的拳头上,一阵骨骼碎裂声传来,大汉的拳头内的骨骼寸寸碎裂,连带着他整条胳膊的骨头同时粉碎。

        巨力反震,大汉右肩上大片皮肉崩碎,数十块大小不一的碎骨犹如飞镖,带着刺耳的啸声从皮肉粉碎出飞向后方。

        大汉怒吼一声,身体狠狠一晃,向后急速喷溅的碎骨、血肉同时凝滞,然后‘哗’的一下飞回他的身体。庞大的精血气息一冲,大汉的骨骼纷纷自行拼凑在一起,瞬间伤势愈合。

        “好硬的骨头!”大汉惊骇的看着丝毫无损的巫铁,怒吼道:“越是强大的妖魔,越是该死!”

        巫铁眯起了眼睛,高空中无数条雷龙犹如流水一样轰在了大汉的身上,炸得大汉皮开肉绽,然后伤口又在急速的愈合。大汉硬顶着异类大道的疯狂攻击,双眼死死的盯着巫铁,一副势必将巫铁斩杀当场的架势。

        “人族,圣地?”巫铁咕哝道:“我只知道娲岛是人族圣地!”

        “这里是羲谷,也称之为圣谷!”大汉咧嘴狂笑:“人族最强大的,真正强大的战士,全都在这里……除了羲谷,其他地方的人族男人,全都他-娘-的是软蛋,娘们!”

        双手高高举起,巨大的拳头往空中一挥,直接将膨胀到了千里直径的黑云雷卷轰得破碎了大半,大汉嘶声吼道:“敢顶着天劫杀敌的真汉子,才是人族真正的战士!”

        大汉张开嘴,一条猩红的舌头在口腔里高频震荡着,伴随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他声嘶力竭的朝着巫铁喊出了一声:“杀!”

        滔天战意扑面袭来,震得巫铁都不由得瞳孔缩小。

        这股战意,这股杀意,这股可怕的凝聚得几乎成为实质的仇恨之意……巫铁麾下,包括最疯狂善战的魔至尊等人,都无一人比得上眼前的大汉。

        这是一个,在心里已经把自己当做死人,每一次战斗要么杀敌敌人,要么和敌人同归于尽,从未考虑自己生死荣辱的暴徒!

        纯粹的暴徒!

        被他身上的杀意、杀念一冲,巫铁咬着牙,向后倒退了数十步,每一步都后退了上百里,顷刻间就退出了数千里外。

        如此暴徒,却是如此好汉,巫铁有点……无法出手。

        “向你们的顶头上司说,人族,武国,武王巫铁,携无量人道功德来访!”巫铁挥了挥手,身后直径三万多里,明亮亮足以刺瞎人眼的功德金饼子就冒了出来。

        金光万里,紫气升腾,醇厚浓郁的人道功德之力漫天席卷,四周的元能潮汐都骤然变得温和温顺了一些。

        正要豁出去和巫铁拼命的大汉骤然呆住了,他用力的揉了揉自己酒坛子大小的眼珠,骇然瞪着巫铁破口就骂:“哪里来的孙子,在这里调戏你大爷?无量人道功德……你,你,你……我和你打个啥?打个啥?你等着,等着罢!”

        大汉咬咬牙,朝着巫铁狠狠的指了指,然后低头看了看沙漠上横七竖八躺着的那数万甲士,气急败坏的咆哮了一声:“谁他-娘-的乱发警讯?啊?谁干的好事?等会自己去领棒子去……丢人现眼,你们丢脸不?你们丢脸不要紧,害得爷爷跟你们一起丢脸……”

        “今年剩下的大半年,所有人的日常操练,加三倍!”

        “不操练死你们这群兔崽子,你们一个个都目中无人,狂上天了!”

        大汉化为流光,飞向了大裂谷,一个闪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巫铁扛着偌大的一个大金饼子,就这么无比招摇的悬浮在空中,静静的等待着。

        大裂谷中又有数万壮汉飞了出来,将沙漠上躺着的那些汉子搀扶了回去。所有人都带着一丝羞愧,一丝好奇的盯着巫铁看了又看,九成九的人都是满脸的不服气,他们一个个桀骜不驯的朝着巫铁指指点点,一副随时可能再次挑衅的架势。

        很快,沙漠上就干干净净的,就连残破的甲胄碎片都被全部清理一空。

        巫铁静静的等待着。

        如此,过了足足一个时辰,刚才那拳力恐怖的魁伟壮汉才拖着两条几乎和他身高等长的粗壮胳膊,大踏步的从裂谷中踏空而来。

        “武王,巫铁?来吧,诸位长老要见你。”大汉远远的朝着巫铁勾了勾手指:“这里是羲谷,羲皇一脉掌控下,人族最强战士、最强武力聚集之地。”

        “这里是人族圣地,几位长老地位尊崇,活了无数岁月。你小子有几手,但是在长老们面前,怕是还不够看。所以,进去了乖乖的,不要惹是非。”

        大汉等到巫铁飞到了自己身边,这才压低了声音:“你能硬扛老子一拳,老子最钦佩有本事的好汉子……所以,警告你一声,不要以为你有几分手段,你就真有什么了不起的。”

        “羲谷中的长老们,哪一个没有通天彻地的本领?镇压我们这些小辈,就是一指头的事情!”

        “进去了,乖乖的,客客气气的,听话,不要乱说话,乱惹事,否则招惹了祸事……娲岛的老太太们也救不了你!”

        大汉斜睨了一眼挂在巫铁脑后的宝镜,低声咕哝道:“昊天镜,不是被娲岛的那小娘儿前些日子弄走了么?怎么会在你手里?你抢过来的?”

        “哎,哎,那小娘儿还有几分味道,如果不是有娃娃了,老子真想和她勾搭勾搭!”

        巫铁干咳了一声,没吭声。

        两人修为强横,很快就来到了羲谷内。

        羲谷深入地下,两侧岩壁上,一座座宫殿楼阁依托岩壁一层层向下延伸,每一座宫殿楼阁中,都有无数的甲士双手抱拳,带着一丝凶煞之气狠狠盯着巫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