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绝对罪名(2)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绝对罪名(2)

        大裂谷。

        羲谷。

        人族的圣地,在羲狂口中,人族最强战力的集合点。

        对了,羲狂就是那个胳膊比巫铁腰身还要粗的狂暴汉子,以八百大道入道,激活了太古血脉‘龙伯巨神’,那是传说中天生就身高数万里,力大无比、堪称人族第一的奇异族群。

        羲狂带着巫铁一路深入羲谷,沿途胡乱介绍了一些殿堂的功能,但是他的注意力,更多的在巫铁身上。

        生平第一次,羲狂碰到了在肉体强度上远超他的怪物。

        这让羲狂对巫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询问了巫铁的大概岁数后,羲狂就强烈向巫铁推荐自家刚刚年满十六的小孙女,满口喷着口水的说巫铁和自家小孙女是绝对的天作之合。

        “只有强悍的女人,才能承受强悍的血脉,生下强悍的后裔。”羲狂很严肃的对巫铁说:“为了人族的强大,武王,你的这强悍的血脉,可不能浪费了。”

        “老子知道,现在人族的崽子们风气不好,喜欢找一些细胳膊细腿的尖锥子、小白脸的小娘儿做婆娘,但是那些娘儿老子一指头能戳死三五万个,她们怎可能生下强壮的孩儿?”

        用力拍打着胸膛,羲狂很是热情的说道:“可是咱家的小孙女就不同了,她生得膀大腰圆……”

        巫铁自动屏蔽了羲狂接下来的呱噪,自行封闭五感之一,并不是什么难事。

        背着手,随着羲狂不断的深入羲谷,巫铁越是下行,越是能感受到四周的空气都变得清新温润了许多。有一种勃勃生机充盈四周,给人的感觉异常的舒服、舒适。

        而且,越是靠近裂谷深处,虚空中诸多神族强行侵入的异类大道就越是寡淡。

        如果说地面上,混合的大道法则是一瓶墨汁,那么到了巫铁所处的这个深度,虚空中充盈的道韵,已经是比较清澈的泉水。虽然还能看到一丝丝黑色,但是起码已经纯净了许多。

        而这里,还没到底。

        跟着羲狂向地下行了近千万里,终于能看到裂谷的底部。

        巫铁下意识的抬头望了上去,长有三百多万里,宽有十几万里的大裂谷,居然深达千万里以上,这裂谷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个捏扁的漏斗。

        裂谷底部,长不过三百多里,最宽处也只有十几里地,上面建造了数十重古朴厚重的金属宫殿。每一座宫殿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岁月的洗磨,暗青色的宫殿上斑斑驳驳的,好些地方还有薄薄的一层苔藓附生。

        羲狂突然用手指头戳了戳巫铁的肩膀:“武王,听到老子的话了么?”

        巫铁打开了自己的听力,他用力点头:“听到了,不可能,我有喜欢的姑娘了。”

        羲狂一脸古怪的看着巫铁,然后摇头叹息:“强大的男人,就应该占有更多的女人,如此才能繁衍更多更优秀的血脉……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无数女人?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呢?”

        巫铁张了张嘴,他也一脸古怪的看着羲狂:“有了足够的力量,就去占据更多的异性,纯粹为了繁衍后代而去繁衍后代,这不是人,是牲口吧?”

        巫铁很认真的说道:“人,总归是有礼义廉耻的。”

        羲狂皱起了眉头:“但是,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为了人族的强大,我们都是这么干的!”

        巫铁同样皱起了眉头:“那么,现在的人族算是强大么?”

        羲狂张开了嘴,他沉默了一阵子,用力挥动右臂,带起一道恶风:“当然,现在的人族很强大。”

        巫铁立刻冷笑:“那么,看看外面的那些猎场、战场,无数人族子民被邪魔凌虐屠戮之时,你们这些强大的人族,在干什么呢?”

        巫铁目光深沉的看着瞠目结舌的羲狂:“你是,尊级强者……实实在在的,人族的尊级强者。我,还有很多人族,一直坚信,人族是不可能诞生尊级强者的,这一方天地不允许人族突破。”

        “但是你,是尊级强者。”

        “之前攻击我的那六个穿血色甲胄的家伙,也是尊级强者!”

        “你们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你们应该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你们应该可以,也能够去庇护那些孱弱的人族,让他们生活得更好,让他们像一个真正的人一样,像人族先祖应有的生活那样,在日月星辰的照耀下,自由自在的生活!”

        “而你们,藏在这羲谷中……自诩为人族圣地……自诩为人族最强战力的聚集地?”

        “呵呵,你们如此疯狂繁衍血脉的意义,在哪里?”

        羲狂说不出话来,他两条胳膊上无数条细小的血管隆起,他狠狠的盯着巫铁,沉声道:“我很想一拳打爆你的脑袋……你的这些话,不中听!”

        “恼羞成怒了?”巫铁讥诮的冷笑:“那也要你能打赢我才行!”

        摇摇头,巫铁叹息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所以,让你口中的那些人族长老出来吧。”

        羲狂低沉的咆哮了一声,大踏步的向第一重大殿走去。

        巫铁跟在羲狂身后,走过一重一重的大殿。

        到了最后,他们来到羲谷最底部数十重大殿的最后一进殿堂内。这里的殿堂同样施展了须弥纳芥子的手段,外观不大的殿堂内,空间绵延百万里,浓郁如实质的天地元能充斥其中,化为肉眼可见的各色浓雾四处滚荡。

        这里的大道道韵,已经变得很是纯粹。

        基本上就是姆大陆原始的大道道韵应有的味道,那些异类大道的道韵,已经被驱散了九成九。

        而大殿的核心位置,一座三十三重黄金玲珑舍利塔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塔座放出一道纯正的金光照住大殿核心处一个垂直向下的洞口。

        这座舍利塔散发出的气息恢弘、洪荒、极其的古老、无比的强大。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功德金光化为游龙飞凤,绕着舍利塔缓慢的盘旋飞舞,带起各色奇光异彩,照耀得偌大的大殿空间光怪陆离、美不胜收。

        就在这舍利塔的下方,一排儿花岗岩雕成的宝座一字儿排开,近百张宝座上,此刻只坐了十二个身穿长袍,身形魁梧的壮硕老人。

        这些老人说是坐在宝座上,实则也能说他们是盘踞在宝座上。

        他们上半身为人,下半身则是一条粗壮的蛇尾。虽然是蛇尾,但是上面生长的鳞片却是实实在在的龙鳞形状,蛇尾外显的气息不显阴邪、阴森,反而给人一种极其神圣、威严、光明伟大的感觉。

        羲狂走进了大殿,然后肃然向这些老人跪拜行礼。

        巫铁则是静静的站在距离这些老人三里地的地方,冷眼打量着这些老人。

        强大,极其的强大。

        这些老人全都是千门以上的大道入道,而且,一水儿的尊级修为。他们全都凝聚的道印,而且凝聚的道印气息凝实、强大,他们当中最弱的一名老人,他最强大的一枚道印,也已经能调动七成以上的大道威压。

        尊级七重天以上的修为!

        千门大道入道!

        这些老人的实力放在外界,每一人都足以镇守一方。

        若是他们当年能够去燧朝走一趟,什么老疙瘩,什么舍利骨尊,什么沙君,什么六欲魔尊,他估计都能一指头将他们全都碾死。

        如果,他们能够去燧朝去走一趟,燧朝周边的妖魔鬼怪四国,早就灰飞烟灭,燧朝的亿万子民,也不用遭受那些邪魔侵扰之苦。

        甚至,如果他们能够去巫铁出身的伏羲神国走一圈,地面上的三大神国早就被推翻,伏羲神国无数居住在地下的部族……早就可以踏上地面,沐浴阳光雨露,沐浴日月光华,不会相互掠食,不会饥饿干渴……

        但是,这十二位老人就这么静静的坐在花岗岩雕成的魁伟神座上。

        他们的屁股好像和宝座黏在了一起,纹丝不动。

        他们的脸就好像万年僵尸一样,彻底的干涸了,同样纹丝不动。

        甚至他们的目光,天知道他们这群老怪物活了多少年,天知道他们活了多少年,他们的眸子里,已经没有人族,尤其是那些弱小的人族那种机敏而灵动的光芒。

        他们的目光,一如高高在上的神灵。

        古老、威严、冷漠、无情,充满了绝对的理智感和掌控感。

        二十四只眼睛凝视着巫铁,巫铁没能在他们的眼眸中感受到任何的情绪波动。

        羲狂回过头来,小声的招呼巫铁:“快快向诸位长老行礼!”

        巫铁背着手,毫不示弱的,锋利的目光挨个扫过这些长老。

        大殿内的气氛变得极其的僵硬,羲狂粗犷的脸上,一滴滴冷汗就不断的滴了下来。

        巫铁过了许久,许久,这才幽幽说道:“可是,凭什么向他们跪拜呢?他们,有恩泽于我?他们,是我长辈?或者,单纯因为,他们活得够长了?”

        羲狂没敢吭声了,他只是趴在地上,额头紧紧的碰触地面。

        坐在比较靠中的一名老人深沉的看了巫铁半天,他突然开口:“小儿辈,犯下滔天罪孽,不知悔改,该死!”

        巫铁愕然看着这老人:“滔天罪孽?”

        巫铁手一挥,他脑后一轮金光大饼就无比刺眼的冒了出来。

        “你们老眼昏花,我能理解,但是我积攒了无量功德,你们说我犯下了滔天罪孽?”

        巫铁冷笑不断。

        开口的老人冷然道:“功德?此方天地已经被邪魔污染,天地有亏,天地不公,天地所行业已偏颇,天地认准的,已然错误。”

        老人冷冰冰的说道:“唯有我等,恪守人族祖训,恪守人族祖规,我们所言所行,代表了人族正统,代表了人族意志……天地有错,我们不错……我们说你有滔天罪恶,你就是犯下了滔天罪孽。”

        巫铁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这说话的老人。

        还能有这种说法?

        天地被污染了,天地大道都会错,唯有你们不会错?

        哈,真是……

        巫铁一时间,还真的找不到还口的话。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巫铁冷笑道:“好得很,好得很,你们不会错,你们是正确的,我无意和你们争辩……我来这里,是为了昊天镜的残片。交出残片,我转身就走……”

        顿了顿,巫铁沉声道:“我听闻,还有一柄人族圣剑被打碎后,人族用它的碎片铸造了三柄圣兵?我手中有两柄,最后一柄,也交给我吧。”

        巫铁淡然道:“我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开个价,把我要的东西给我,我转身就走,再也不和你们见面……”

        说话的老人冷然道:“你,走不了。不奉诏令,擅闯圣地,该死。更不要说,你罪孽滔天,你更该死。”

        巫铁眯起了眼睛,眼神变得极其冰冷和危险:“好,好,好,说说看,我究竟犯下了何等滔天罪孽?”

        老人冷然道:“你的修为,是怎么回事?这一方天地,除了我羲谷,除了我等身后的这一处耗费无量心力、无量资源布置的‘天道窟’,再无一处能让人族凝聚道印,突破尊级。”

        “饶是集我人族阖族之力,这天道窟中的底蕴,每百万年,才能有一尊新晋尊级强者出世。”

        “你修为强横如斯,却又从未进入天道窟,所以……你走了邪魔之路,用邪魔手段突破。”

        “所以,你该死……不仅是你,你的九族,你的亲朋,你的所有部属,所有和你相关之人,必须死。”老人粗壮的蛇尾微微一动,他的上半身就这么离开了宝座。

        手中酒坛粗、三长多长的金属拐杖重重的向地上一杵,整个大殿都微微摇晃了一下。

        这长老单手挥动拐杖,‘呼’的一杖就朝着巫铁头顶砸了下来。

        “当年,娲岛授意豢龙氏,妄图突破人族底线,用邪魔手段晋升尊级……豢龙氏被我羲谷连夜派兵剿灭干净。提出这个计划的娲岛大主母,也被我等联手击杀,彻底魂飞魄散。”

        “我等,绝对不允许……再有第二个豢龙氏出现。”

        这长老说话的声音极快,拐杖砸下来的一瞬间,他已经‘啪啪啪’的说了一长串的话。

        面对砸下来的拐杖,巫铁拔剑,黑色的杀戮圣兵带起一道尖锐的剑鸣声,一剑刺向了长老的心口——巫铁不闪不避,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就这么一剑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