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重劫到来(1)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重劫到来(1)

        娲岛,小树林。

        普普通通的小木楼前,有一个白沙铺成的小院坝。

        一个身形矮小,大概只有十三四岁孩童高下,瘦瘦弱弱、满头白发的老主母坐在矮矮的圆木桩上,正趁着比灯烛要明亮许多的月光和星辰光芒,整理着白天采集的野菜。

        野菜分门别类的剔掉根茎,抖干净泥土,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一旁的竹篓子里。

        野生的蘑菇,则是要认真的鉴定,究竟是有毒的蘑菇,还是能吃的蘑菇……在一旁的一个小竹篮子里,老主母已经挑出来了三朵剧毒、却和寻常蘑菇生得九成相似的毒蘑菇。

        “一代不如一代,一代不如一代,如果我们人族的孩子,在山林中都找不到可以安全食用的蘑菇……我们是不是,做错了?”老主母扁着嘴,嘴里不剩下几颗牙的她,说话漏风,很难听清她在说什么。

        “我们,是不是,把他们保护得太好了一些?”

        老主母低声的念叨着。

        牺牲猎场的人族子民,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承担天外邪魔的疯狂收割。

        牺牲战场的人族子民,让他们组成坚固的防线,消耗、震慑邪魔的爪牙。

        而人族的命场,一块块广袤、肥沃、灵韵无穷、物产丰富的大陆,则是在姆大陆天地意志的庇护下,安全的、不受侵扰的维持着人族太古时期的原始状态。

        他们极少受到邪魔侵扰,一代代族人几乎都遗忘了命场之外的天地是多么的危险。

        好些年以前,已经有人族百姓高层的子女,开始穿着绫罗绸缎,开始佩戴宝珠美玉,甚至豢养-***、面首,等等骄奢淫逸之事,都开始冒头了。

        娲岛的老主母们整治了一次又一次,但是不断有人冒出来。

        渐渐地,就有了姬百劫这样的,出身卑微的人族子弟,好容易有了一点不菲的基业,还不等娲岛的老主母们给他足够的奖励,就有族中高层找上门去侵占他的基业。

        现在更好,常住娲岛,秉承了人族最古老传承的人族后裔中,居然有人上山采野菜,能把毒蘑菇当做好蘑菇才回来。

        这是人族先祖,一代一代的先祖,在山林中挣扎求存,在山林中战天斗地,维持人族薪火不灭,好容易积攒下来的求生本领。

        全都还给老祖宗了。

        老主母嘀嘀咕咕的抱怨着:“毓啊,你说,你青儿姐姐和黛儿姐姐,她们……哪一个……”

        一个温婉可人的妇人拎着一筐野菜走了过来,重重的将野菜筐放在了老主母身边:“唉,您还操心她们做什么?她们一个个手腕通天,厉害着呢。”

        轻轻的哼了一声:“一个个嫁得好,夫君出身好,儿子有能耐,背后靠山强,个个都盯着老主母们预言的那个重劫之后的人族至高宝座呢……”

        妇人双手叉腰,叹了一口气:“我们这种没本事的,就只能天天伺候着老主母们洗洗菜、种种地、养养小鸡小鸭,这辈子也就这么的了吧?”

        老主母扁着嘴,‘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臭丫头,就得了一张嘴……”

        妇人摇头:“依我说,老主母,这些事情,您让那些小丫头片子们做呗?您当您现在还是青春年少啊?这把子老骨头,能省点力气,就省点力气吧?”

        老主母沉默,她又挑出了一个毒蘑菇,随手丢在了小竹篮里。

        过了好半晌,老主母才幽幽道:“做了一辈子了,闲不下来。除非和我那姐姐一样,实在病得躺在床榻上动弹不得了,能做点,就做点吧。”

        “哎,毓啊,你说说,这些年,我们娲岛,是不是把孩儿们的锐气,都给消磨了?”老主母抬头看着天空的月轮和漫天星辰:“我们要不要,按照青儿说的,组建一支大军,和邪魔们斗上一斗呢?”

        妇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头道:“这个,我不敢说。对外征战,这是羲谷的任务吧?您,得找那群越来越嚣张跋扈的糟老头子去。”

        老主母的脸色就暗了下来:“是啊,嚣张跋扈。他们把人族的武力,当做私家所有了。偏偏我们,对他们已经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

        “如果我们……”

        老主母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眼睛里被风吹了后流出来的眼泪水,淡然道:“这几天的星月光芒,也太喧嚣了一些,那些天外邪魔,就要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喽!”

        妇人抬起头来,目光清冷的看着漫天的月星光芒,轻轻叹道:“是么?有老主母们坐镇娲岛,我们心里都很安心呢。没有了老主母们,我们,整个人族,可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老主母笑了起来:“或许,没有我们这群老太婆,人族……”

        老主母的眼睛骤然爆发出夺目的神光,她猛地站起身来,一股可怕的灵力波动她体内扩散开来。

        她的两条腿迅速合拢,顷刻间就变成了一条纯金色的颀长蛇尾。

        她的上半身微微摇晃着,一层死皮快速的崩解,脱落,露出了苍老的躯壳下青春年少的容貌,俨然二八少女一般,充满了生机活力。

        一股勃然生机从异变的老主母体内扩散开来,这股生机是如此的浓郁,以至于四周的小树林内,无数树木‘哗啦啦’的快速长粗、长高,生出了无数碧绿水嫩的枝条。

        “不对,不对,今夜的星光、月光太古怪了……娲岛的气息变得太古怪了……娲岛的道韵,娲岛的地脉灵韵,还有,娲岛上亿万孩儿们的气运,还有他们的生机命运……”

        娲族,秉承人族文明传承之责,她们掌握了祭祀天地的权柄,她们拥有各种神异的力量。

        此刻在老主母的眼中,原本被灵动的各色神光灵韵包裹的娲岛,突然间变得日月无光、风云惨淡,一层浓郁的黑气包裹了娲岛,各种死气、病气、霉气、祸气等等不吉之气急速的滋生,顷刻间就席卷了娲岛的一草一木、每一个人……

        老主母嘶声道:“传警讯,备战,备战……娲岛面临灭顶之灾!”

        老主母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头顶,一股浓郁至极,让她的神魂几乎崩碎的黑色死气正当头碾压了下来。这股死气中蕴藏了数千种不吉的灾祸气息,那等恶毒、险恶的气息,让生命悠长、见多识广的老主母都不由得脸色惨变。

        “不!”

        老主母下意识的向小木楼内望了过去。

        几个贴身的妇人、丫头,她们头顶全都是一股股死气不断落下,她们的身躯都几乎被死气彻底染成了黑色。

        唯独……老主母身边最贴心、最能干的娲毓,她周身灵光隐隐,气机灵动,一股子气运化为三千丈的紫气直冲高空,比往日里更浓郁了千百倍!

        “毓啊!”

        老主母刚要说什么,站在她身边的娲毓右手轻轻一动,一柄犹如虚影,通体漆黑,造型奇诡的匕首,已经悄无声息的从老主母后心刺了进去。

        智慧神族,至尊神器,堪称智慧神族唯一的杀戮神器的‘谋杀之匕’,虽然只是一具分身投影,但是刺进老主母后心的一瞬间,就抹杀了她的全部生机。

        娲族的老主母们,精通各种秘术,但是她们并不一定肉身坚固、生命力强大而见长。

        谋杀之匕的分身,或许只能重伤羲皇一脉的长老们,但是对娲族的老主母们来说,那就是绝对致命的攻击。

        “你一定有很多疑问,但是让你们带着疑问死去,这是多么让人赏心悦目的快乐啊!”

        “当你们凝视深渊之时,深渊也在凝视你们。”

        “嘻……当你们妄图用人力干扰六道轮回之时,六道轮回自然就会反噬尔等。”娲毓轻轻的扭动着身体,从老主母的腰间解下了一块玉质令牌。

        “哪……顶着人的身份,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有点不习惯了。”娲毓轻叹了一声:“尤其是……还要为青柠大殿下奔波卖命,这可真让人不舒服!”

        木楼内,几个妇人、小丫头没有寻常妇人那样歇斯底里的尖叫呼救,而是迅速的施展秘术向四周遁逃。

        她们逃了没有几步,遁光就停了下来。

        她们的嘴里、鼻子里、眼睛里,不断的有血水流淌出来。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几个妇人、丫头来不及发出任何警讯,就被剧毒抹杀了生命。

        “毒蘑菇,当然也是好蘑菇。”娲毓看着那几个往昔的同伴,轻轻的笑了起来:“在太古之时,人族的先祖就研究出了极其可怕的毒术,在降临之战中,多少神灵死于那些可怕而邪诡的剧毒之下?”

        “可爱的老太太们,你们居然说,毒术过于邪恶和狠毒,严禁人族钻研这些禁忌的学问?”

        “天哪,只要能够杀死敌人,那就是最有用的知识,你们居然……”

        “不过,你们的智慧结晶,我们并不嫌弃。”

        “你们,的确是老糊涂了。人族的底线,人族的伦理,人族的道德,人族的戒律……或许,这些东西很重要,但是在战争状态下,在族群生死关头,你们根本没有资格讲究这些!”

        “唯有强者才有资格讲底线,讲伦理,讲道德,讲戒律……”

        “人族,有资格么?”

        有火在娲岛上燃起。

        不是一处两处,而是数千处,数万处,数百数千万处……

        娲岛的防御洞开,虚空禁制彻底消失,一座座传送阵在娲岛各处亮起,大群大群尊级邪魔带着无数的神明境的妖魔鬼怪从传送阵中冲了出来。

        在青柠决定对娲岛绝杀前,诸神的神谕已经传给了姆大陆上各处妖魔鬼怪的头领。

        他们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按照神谕中提供的图纸,提前锻造了无数的传送阵。

        他们接到讯号,他们开启传送阵,他们统辖早就准备妥当的精锐军团,浩浩荡荡的通过传送阵杀进了娲岛。

        短短一刻钟时间,娲岛上的人族子民还没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娲岛上的妖魔鬼怪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人族数量的百倍以上。

        地面、高空、四周海域上,密布无数的邪魔。

        漫天月光和星辰之光洒落下来,这些邪魔动用秘术,接引星辰之力,将娲岛封锁得密不透风,一条消息、一个人影都别想逃出去。

        无数人在邪魔的围攻下陨落。

        无数宫殿楼阁燃起了熊熊大火。

        一处处秘境和禁地被攻破,无数悍勇的人族战士被百倍于自己的敌人耗尽了力量,然后被斩杀当场。

        凶残的妖魔们浑身是血,他们站在废墟上嘶吼欢呼,嘴里叼着一块块敌人的尸骸。

        娲黛带着数百名家族战士,死死守在一处洞府的门前,她声嘶力竭的尖叫着:“速速请动祖灵空间的祖灵之力,灭杀这些该死的邪魔。”

        娲黛已经是满身大汗,她目光绝望的看着四周无边无际的邪魔。

        “他们是怎么进来的?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娲岛的坐标如此隐秘,更有姆大陆的天地意志帮助掩盖,无数年来,娲岛的位置从未泄露过。”

        “哪怕是人族百姓的高层,他们往来娲岛也是通过传送阵。”

        “谁,泄露了娲岛的所在?”

        “谁,让娲岛变得不设防?”

        “是谁,是谁?”

        百来名妇人聚集在洞府中,她们盘坐在地上,疯狂的念诵咒语,沟通祖灵空间的娲族先祖的元灵,想要借助这些元灵的庞大力量灭杀敌人。

        祖灵空间中的娲族元灵,每一个元灵都被无数人族子民供奉了无数年,无数的娲族主母,时时刻刻的为她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

        每一个娲族元灵,她们的力量都足以轻松的重创尊级存在。

        如果不是缺少肉身,无法自由的在外界行走,这些娲族的元灵,会是人族最可怕的巅峰武力!

        百来个妇人,沟通了娲族元灵,她们感受到了那浩瀚无边的力量,感受到了那些娲族先祖们疯狂的怒火。她们欣喜的引动这些力量,将这些力量加持自身!

        然后,百来个妇人同时爆体而亡。

        恐怖的自爆威力,将这座洞府炸得粉碎,将守在洞府门外的娲黛等人整个炸飞了出去。

        无数邪魔,瞬间淹没了娲黛等人。

        同样的自爆在娲岛各处不断响起,到处都有娲族的族女想要借用祖灵的力量杀伤敌人。

        但是这一次,疯狂涌来的祖灵之力过于庞大,轻轻松松的就挤爆了她们的身躯。她们就好像一个个脆弱的玻璃瓶,拳头大小的玻璃瓶内瞬间填充了一座海洋,除了爆炸,别无其他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