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重劫到来(2)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重劫到来(2)

        古城,飞檐之上,庞大的戮神舟静静悬浮。

        这是武国的第三条全尺寸万灵蚀空戮神舟,长有六千四百里的庞大船体悬浮在古城上空,阴影将古城的核心区域彻底淹没。

        一名身穿帝皇袍服的中年男子,带着无数王公大臣诚惶诚恐的跪倒在地,向站在戮神舟船头的巫铁和老铁跪拜致礼。

        如果不是巫铁和老铁的大军救援及时,下方这名为开元的神国,已经被邪魔彻底抹掉。

        俯瞰着下方的开元神国君臣,巫铁挥挥手,正要说话,他的袖子剧烈的震荡了起来。巫铁呆了呆,急忙从中袖子里取出了一块玉珏。

        巫铁记得这块玉珏。

        这是他第一次因为羲繇和他母亲的事情,惊动了娲岛,娲岛的一位老主母带着人赶来,为巫铁解决了羲繇这个麻烦,然后赐下了这块玉珏。

        这块玉珏,可以直接联系那位老主母。

        只是巫铁,极少动用这块玉珏。巫铁有点小骄傲,孩童们自己内部能够解决的问题,何必去惊动大人,何必去告状呢?

        一如之前的姬百劫,一如之前的羲谷等,拳头能解决的麻烦,何必去找娲岛告状?

        但是玉珏主动跳动了起来,巫铁心脏骤然开始高速跳动,热血一波波的袭上脑门,一股浓浓的危险阴云蒙在心头,刺激得巫铁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一道灵光打在玉珏上,巫铁低沉的喝道:“何事?”

        那位老主母极其微弱的声音从玉珏中传来:“娲岛沦陷……救……”

        一声刺耳的尖笑声从玉珏内传来,随之而来的是巫铁极其熟悉的,锋利的刀刃切开血肉和骨骼,随后高压血水失去了压制,从细小的血管中高速喷出的‘簌簌’声。

        那声响,就好像风吹过沉甸甸的麦地。

        又好像,狂风吹着小雨,打在了树上。

        给巫铁发来求救信息的老主母,悍然已经被人一刀斩杀。

        巫铁的身体晃了晃。

        脑子里无数的念头翻滚着,搅动着,让他五脏六腑好似被烧滚的烈油煎熬一样,烧得他的那一团先天灵光都剧烈的翻滚震荡起来。

        悬浮在先天灵光上的舍利塔放出万丈金光,迅速定住了巫铁的心神。

        这些天,巫铁东奔西走,借助修复如初的昊天镜,他找到了好几块舍利塔的大型残片,他将这些大型残片和舍利塔重新熔炼为一,舍利塔的威能比在羲谷时更是飙升了近百倍。

        按照舍利塔传回来的信息,哪怕不再融入新的残片,只要巫铁能够源源不断的提供无量功德,他就能遵循冥冥中的功德法则,一点点的修复如初。

        这件至宝,本来就是由无量功德凝聚而成,功德之力才是他的本源根本。

        此刻,他镇定了巫铁心神,让他从无数驳杂的念头中,迅速挑选出了最紧急、最重要的几条。

        “老铁,传令,所有武国分舰队收缩成防御姿态。”

        “传令,将我父母,还有伏羲神国的巫族本家,以及娲谷的娲族族人,用最快的速度,接到万灵蚀空戮神舟一号舰内。让裴凤,将武国的文武大臣班子,但凡三品以上的文武大臣,还有所有文臣武将的亲眷族人,全部搬去一号舰。”

        “让大铁,不惜耗费,不惜成本,舍弃未来一切进化潜力,以‘一次性消耗品’的标准,加速炼制巨神兵。半个月内,我要武国的巨神兵军团……数量增长十倍!”

        “老铁,军队收缩,防御,一切指挥,你和夏侯商议着来。正面交战,你领军;运筹帷幄,听他的。”巫铁咬着牙,沉声道:“计算一下,在最极端的情况下,保证最低的生存标准……将如今我们掌控的领地中的人族子民,收缩到尽可能少的大陆上。”

        “压缩地盘,收缩防守。快!”

        巫铁火急火燎的丢下了几句话,也懒得管下方的开元神国的君臣了,身体一晃,直接按照玉珏中的空间坐标,撕裂虚空瞬移而去。

        如今巫铁的修为堪称恐怖,尤其是空间大道凝聚的道印已经到了巅峰水准,虚空于他而言,就好似大海于龙鲸一般,自由穿梭,毫无压力。

        一次瞬移,巫铁可以挪移出普通神明境耗费十几年才能飞过的距离。

        如此循着直线破空瞬移了数百次,巫铁直接来到了被大片混乱的大道道韵包裹,被浓厚阴云裹得结结实实水泄不通的娲岛外。

        和羲谷不同。

        羲谷只是囤积了人族的高端武装,是人族准备撕扯敌人的爪牙。

        而这一支高端武装,他们分明已经丧失了为人族利益而战的初衷,他们溟灭了初心,所以巫铁对他们不抱任何希望,他们哪怕是全部消亡,对巫铁而言……关他-鸟-事?

        但是娲岛。

        娲岛是娲族的大本营,无数年来,一直默默的引领着人族繁衍生息、挣扎求存。

        甚至巫铁的母亲娲姆,也是娲岛的一部分,甚至娲姆更是得到了娲岛的册封,拥有了登记造册的部落封号,自身也名列娲岛主母之列。

        羲谷亡了就亡了,他们对人族有过任何作用么?

        可是娲岛……娲岛亡不得。

        无论是从实际功能上,还是感情上,娲岛都亡不得。

        人族百姓,就是通过娲族的勾连纵横,相互通婚,以血脉为纽带,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有了娲岛,人族才是一个完整的族群,失去了娲岛,人族百姓就是一盘散沙。

        巫铁坚决不相信,没有了娲岛的润滑作用、引领之功,人族百姓那群高层,就能一心一意的为人族打算?

        为了权力,为了资源,为了各种利益,他们不把狗脑子给打出来才怪。

        看看姬百劫,看看姬魁、姬无良父子,如今的人族高层,可真没几个伟光正的正人君子!

        或许,唯有娲岛的老主母们,她们或许守旧了一些,或许迂腐了一点,或许保守、怯弱了一点点……可是少了她们,还真不行!

        无数条异类大道凝成的大道锁链纵横虚空,化为肉眼可见的光龙在阴云中疯狂的穿梭扭动。无数尊级邪魔悬浮在半空中,站在这座恐怖的大阵内嘶声狂笑。

        潮水一样的星辰精华从高空洒落,被这座恐怖的大阵大口大口的吞噬。

        这些通过传送阵赶来娲岛的尊级邪魔,他们贪婪的吞噬着大阵反馈回来的星月精华。他们身上无数条道韵在闪烁,他们头顶一枚接一枚的道印在不断的凝聚。

        “圣祖啊,带领吾等,屠光人族!”一名羊头、人身、羊蹄、手持双刀的妖尊欢快地吐着舌头,浑身哆嗦着仰天长嘶:“愿吾等苗裔,成为天地之主,让这一方天地,彻底成为我族的乐园!”

        一旁,一尊狼头、人身、狼脚拐、手持一柄大砍刀的妖尊偷偷摸摸的,一刀就将这羊头妖尊的脑袋划拉了下来。

        这狼头妖尊欢快的仰面朝天,嘶声尖啸:“圣族在上,唯有强有力的妖族,才能成为这一方天地之主……让姆大陆,成为我狼族的牧场,让所有孱弱的族群,都成为我们的血食!”

        就在巫铁面前,就在大阵中,这些侵入娲岛的妖尊,一个个犹如疯魔一样,将他们骨子里的煞气、狠戾全都爆发了出来。他们偷偷摸摸的相互袭杀,为未来独自掌控姆大陆而排斥异己!

        这就是乌合之众,一群彻头彻尾的乌合之众。

        但是就是这样的乌合之众,他们毫无规则,他们突破一切规则的约束,他们对娲岛造成的损害……实在惨烈、恐怖到了极点。

        隔着厚厚的阴云,巫铁能看到一群战士簇拥着数十名老幼狼狈逃窜。

        数十名妖尊、魔尊带着大群神明境的下属,犹如疯狗一样呼啸而来,顷刻间将这些战士和他们保护的人撕成了粉碎。

        白发苍苍的老人,还在襁褓中的婴孩,在一瞬间被撕成了碎片,被一群妖魔鬼怪吞得一根头发都不剩。

        “圣祖有令……今日,尔等杀戮的,尽是尔等血食,不用献祭,不用献祭,记住了不用献祭!”一个粗暴的声音响彻云霄:“杀光人族,吃光他们!”

        随后一个尖细的声音远远传来:“速来娲皇庙,速来娲皇庙……娲岛祖灵空间的入口在这里,速来,速来……斩破娲皇祭坛,破碎祖灵空间,从此人族再无反抗之力!”

        那尖细的声音嘶声欢笑道:“娲族的祖灵,只要能够吞噬,足以保证你们修为飙升……尔等,还等什么?”

        巫铁眉心法眼张开,迅速透过厚重的乌云,将整个娲岛扫描了一遍。

        娲岛到处都是滔天的烈焰,有人用恐怖的大神通,将娲岛一大半的土地变成了岩浆,无数宫殿楼阁已经被岩浆彻底摧毁。在剩下的一小半土地上,某些禁地、秘境前,还有人族战士在疯狂反抗。

        但是,围攻他们的敌人,是他们的百倍以上。

        任凭这些人族战士如何浴血厮杀,哪怕他们斩杀了百倍于己的敌人,还有更多的强悍敌人源源不绝的杀来。

        驻守娲岛的人族战士,基本上都修炼了《元始经》,他们都以数百门大道入道,他们以神明境巅峰之力,几乎能爆发出堪比初入尊级的战力。

        但是,他们毕竟不是真正的尊级战力。

        当那些妖尊、魔尊、鬼尊、怪尊怪笑着加入战场,一个个拼死反抗的人族战士就被他们无情的击杀。

        整个娲岛,没有一个地方能形成有效的防线,没有一个地方能形成有效的反抗力量。

        娲岛所有的阵法、禁制,完全被入侵的敌人破开。

        巫铁身边,百里外,虚空骤然震荡了一下,一名光着上半身,身躯雄壮,气息可怕的青年带着大群精锐甲士大踏步的破空走出。

        那青年,悍然是尊级的气息。

        他远远的看了巫铁一眼,巫铁也远远的看了他一眼。

        巫铁举起了手中的玉珏,那青年绷紧的面皮微微松动了一下,他同样举起了手中玉珏,然后冷厉的喝道:“联手?攻进去?你怎么只来了一人?你的部属呢?”

        巫铁点点头,他一拍后脑勺,沧海道人、阴阳道人、五行道人就闪身而出,沧海道人一挥手,一百零八颗沧海神珠膨胀到百里直径,一百零八颗蔚蓝色的圆月在娲岛的外海上冉冉升起。

        然后,数十条小型戮神舟从沧海神珠中无声的冲了出来,紧接着就是乌云一样的巨神兵迅速布满了虚空。

        刚来的青年面皮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高高举起了手中一枚五龙缠绕的青色大印。

        “崆峒印,老祖宗,不要误我!”这青年浑身气息奔涌,他手中大印骤然放大到万里大小,犹如一块大陆重重的平拍了下去,狠狠轰在了笼罩娲岛的大阵上。

        一声巨响,大阵被生生砸得凹陷下去上百里,聚集在大阵中,镇压各处阵眼的妖魔鬼怪嘶声惨嚎。

        这一击,起码将上万名神明境的妖魔鬼怪震得粉身碎骨,有十几名尊级妖魔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一个个骇然回头,看向了站在半空中的巫铁等人。

        巫铁同样一声长啸,他手持金黄色、散发出无穷天地威严的人族圣剑,袖子里四柄绝世凶兵喷涌而出,化为四色剑芒狠狠的朝着大阵劈下。

        黑色、血色、惨白色、混沌色,四色凶光长有数万里,瞬息间在笼罩娲岛的大阵上连劈了数万剑。

        剑光如雨,大阵中无数妖魔鬼怪被剑芒劈得粉身碎骨,全身精血、神魂、先天元灵,全都被凶剑吞得干干净净。凡是被这四柄凶兵斩杀的妖魔鬼怪,他们残留在世间的,唯有一抹不起眼的灰尘。

        巫铁面前,大阵被劈开了一条通衢大道。

        巫铁大踏步的闯入了一片狼藉的娲岛,沧海道人、阴阳道人、五行道人紧随其后,各种威力极大的神通犹如暴雨一样的四处倾泻,五行神光乱卷,阴阳二气乱扫,沧海神珠犹如漫天流星乱砸……

        更有四色凶煞的剑光乱劈乱砍,巫铁所过之处,妖魔鬼怪尸横遍野,短短十个呼吸后,巫铁面前再无妖魔胆敢挡路。

        手持崆峒印的青年呆了一呆,惊呼道:“这位兄弟,是哪家养出来的怪物?如斯,恐怖!”

        虚空中,又有空间涟漪荡起,又是一名气息达到了尊级的青年带着大群精锐甲士冲杀了出来。

        随后,一处处空间涟漪在娲岛四周不断闪烁,大量来历莫名、在人族百姓中也寂寂无名的尊级强者,带着大队精锐无比的甲士冲杀而出。

        他们每人手上都有着太古至宝残片炼制的强大宝物,好些强大宝物上萦绕着庞大的人道功德,虽然是后天残宝,但是威能已经不弱于至宝本尊。

        这些人纷纷破开大阵,强势闯入了大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