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谁的重劫?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谁的重劫?

        “小小人族!”

        煊武站在了巫铁面前,通体七彩晶光闪烁,照得巫铁全身上下一片迷离。

        晶石凝成的身躯,晶石铸成的甲胄,手中巨大的图腾柱,同样是晶石铸成。煊武全身上下,有无数三角形、四边形、五边形的切面,哪怕一丁点儿微弱的火光,都能在他体内折射出宛如太阳一般绚烂的光芒。

        巫铁肃然看着煊武,只觉得双眼隐隐刺痛。

        这厮,实在是太闪烁了一些。

        “煊武?”巫铁反问了一句。

        “你知道我的名字?啊哈,那些背叛了诸神的蠢货,是被你下的手?”煊武伸手指了指巫铁,怪笑道:“乌头,是投靠了你?”

        一旁正在和巫金对峙的炽巟低沉的咆哮了一声,回头朝这边狠狠的瞪了一眼。

        四面八方,邪魔大军和诸神军团,正在和武国的大军狠狠的杀成了一团。无数恐怖的神通法术漫天乱打,巨响声中,有一条小型戮神舟硬生生被打成了碎片。

        武国战士损失惨重。

        崩碎的戮神舟不断爆炸,同样将大片邪魔和神灵炸得粉身碎骨。

        在这个绞肉磨盘一般的战场上,稍微落了下风,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无人能够例外,哪怕是尊级存在,也无法例外。

        罗辰他们已经带着人,和众多邪魔、神灵打成了一团。

        唯有巫铁、巫金、巫银、巫铜兄弟四个,悍然对上了煊武、炽巟、幽夻、虚魄四大统领。

        混乱一片,血肉横飞的战场上,也只有他们这一小片区域,非常诡异的暂时安静了下来。

        巫铁兄弟四个身后,聚集了上千名是最强的巫家尊级。

        煊武他们身后,同样聚集了千多名最强大的神王强者。

        “乌头,不是投靠了我,而是他的生死,被我掌控在手中。”巫铁回应了煊武的问题:“嗯,他们可以活下去,作为我们人族的奴仆,他们可以活下去,而你们,要死在这里。”

        巫铁自信满满的向煊武比了个割喉的手势:“你们,这些所谓的神灵,你们会死在这里。”

        “你们将人族,当做圈养的牲口,当做地里的韭菜,你们肆意的收割了无数年。但是,够了,已经够了。”巫铁沉声道:“我们,不会再容忍这样的事情……”

        煊武举起了手中巨大的晶石图腾柱,他低沉的咆哮道:“但是,你们无能反抗!你们哪怕有滔天的怒火,你们只能承受!”

        “我们的强大,是你们这些小小的人族无法想象的。我们,可以,也应该,为所欲为,肆意胡为。我们想要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我们愿意干什么,就一定能做成!”

        煊武大声的咆哮道:“你们不仅弱小,而且卑贱,看看我们带来的诸神军团中的那些战士……哈哈哈,那些人族战士,他们是我们的走狗,我们的奴隶,他们从何而来?”

        幽夻在一旁轻笑了起来:“他们是,你们人族中某些信奉我们的……走狗,向我们献祭的祭品。”

        “我们将他们当宠物,当玩物,我们诸神当中,有人和他们***-繁衍,有了混血的半神诞生。”

        “他们相互婚配,他们的子子孙孙,从小就接受我们的教育,接受我们的熏陶,我们告诉他们,我们诸神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存在,他们是天生注定最卑贱的奴隶。”

        “这样的教育,这样的熏陶,重复一千次,一万次,一百万次,一亿次……他们就彻头彻尾的,从肉体到灵魂,都成为了我们诸神最虔诚也最卑贱的奴隶和走狗!”

        “看看,他们作战多么的勇猛,他们杀敌是多么的无畏,看看他们的表情,看看他们的动作,哈哈哈,他们仇恨人族血脉,他们仇恨自己拥有的卑贱的血脉……他们想要积攒功劳,他们想要,将自己的血脉,彻底更换成我们诸神的-精-血!”

        幽夻大声的嘲讽着:“知道么?你们人族,永远不可能反抗我们诸神。”

        虚魄在一旁阴恻恻的笑道:“知道么?太古神战之时,你们人族还没有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惨败,你们当中,已经有人将我们当做了至高无上的‘主宰’和‘造物者’来膜拜!”

        “你们人族的心底,有劣根性!”

        “你们人族当中,有无数卑贱的存在,他们鄙夷自己的族群,轻视自己的血脉,践踏自身的文明,污蔑自己血脉传承的文化和道德……他们坚信,我们诸神的,才是最好的;他们坚信,你们人族的,都是卑贱、肮脏、落后、腐朽的……”

        “所以,煊武说得没错。”虚魄‘咯咯咯’的诡笑着:“煊武说得没错,你们或许很愤怒,你们当中,或许隔三差五的会有勇者、智者、王者,甚至是圣贤涌现。”

        “你们人族,总会有一段时间,爆发出惊才绝艳的光芒,但是因为你们的劣根性,你们崛起之后,始终会继续沦陷。”

        “娲族救不了你们,羲族同样是……甚至是,羲族已经沦陷成为了你们内部最大的毒瘤!”

        虚魄幽幽叹道:“你们愤怒,你们反抗,你们觉悟,你们坚信你们人族足以伟大到和我们诸神平起平坐……但是最终,你们会衰弱,你们会因为内部的纠葛和分歧,继续衰弱下去。”

        “任凭我们收割,任凭我们享用……你们想要反抗,却始终都反抗不了!”

        虚魄轻笑道:“你们能想象么?你们人族当中,有多少神国的君王,多少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他们会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作为祭品,献给我们诸神?”

        “你们以为,这一次,我们诸神的走狗,那些妖魔鬼怪们,能够这么快、这么迅速的攻破这么多人族国朝,真的是他们太厉害?”

        “不,不,不……你们想得太简单,你们实在是太单纯!”

        “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开始瓦解。你们人族的劣根性,这么多年,一直未变!”

        虚魄笑得很灿烂。

        巫铁也很灿烂的笑了起来:“我记得你,你就是那位,实力还没多强的时候,就眼巴巴的给我送上三件至尊神器的……蠢货吧?”

        “你的声音,你的模样,还有你这猥琐而下流的,将身躯藏在黑雾中的表现。”巫铁很认真的向虚魄拱手行了一礼:“你那三件至尊神器,在我早期的崛起过程中,帮了我很大的的忙,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拥有大道熔炉这么一件绝强的至宝!”

        “谢谢你……我是真心的!”

        巫铁笑得很灿烂。

        这一小片战场内的气氛,顿时变得越发的诡异。

        煊武、幽夻、炽巟同时看向了虚魄,幽夻轻声道:“虚魄殿下,难怪这几年,你在我们当中的存在感越来越弱小,你从来不用你的至尊神器炫耀武力……原来……是这样啊!”

        炽巟的大手摩擦着自己的下巴,他低声的咕哝道:“失去了至尊神器,那么,你闇魂神族,在观察前哨的地位,唔……我们蛮神一族向来直接,有什么就说什么,唔,这个……虚魄,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占领天晶战星中的一张宝座么?”

        虚魄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他声嘶力竭的嘶吼道:“现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先摧毁这些人族的反抗么?”

        虚魄嘶声吼道:“你们的脑子里面,在想什么?”

        煊武低沉的说道:“人族的反抗,如此的虚弱,我们一定能彻底的摧毁人族的一切反抗……可是我们内部的问题,我觉得……”

        巫金、巫银、巫铜张大了嘴,半天没回过神来。

        这群神族的大佬们,刚刚口若悬河的抨击了一通人族的劣根性,将人族贬低到那等程度,将自身提高到那样的水平——可是,这就当面窝里反了啊?

        这就是,一点情面都不讲,直接撕破脸?

        争权夺利到如此地步,内部混乱到如此水平,你们……也敢抨击,也有资格抨击人族的劣根性?

        ‘呵,呵呵’!

        巫金兄弟几个,还有后面的大群巫族战士同时冷笑了起来。

        巫铁干脆收起了手中长剑,他向后退了几步,沉声道:“诸位,继续,继续……没错,我承认,我们人族的反抗就是一团稀粥,没有任何力量可言。”

        “没错,羲族已经成长为我们人族内部的一颗毒瘤,娲岛的老太太们,也已经老糊涂了……嗯,娲族、羲族,都不足以领导我们人族前进,无法领导我们人族壮大了。”

        “所以,我们人族完蛋了,我们愿意放弃抵抗,你们继续……动手啊,不要瞎嚷嚷不动手啊!”

        “我早就看这个浑身蒙在黑气里的家伙不顺眼了,弄死他……你们不愿意亲自动手,不如,你们退后几步,我们帮你们下手?”

        巫铁笑得越发灿烂了。

        虚魄急得直跳脚:“煊武、幽夻、炽巟,你们真的蠢到这种程度么?”

        巫铁立刻打断了虚魄的话:“这位,虚魄殿下,您可想好了,今天他们要对你动手,呵呵……你干脆,和我合作如何?你我里应外合,干掉他们三个……然后,我放你离开?”

        “当然,我们可以签署公平的盟友契约嘛。”

        “你想清楚了,你遗失了三件至尊神器,你的力量比他们弱小了一大截……弱小就是原罪啊,失去了至尊神器的庇护,你们闇魂神族在观察前哨的日子,不好过哦!”

        “你,还有你的族人,会死的!”

        巫铁绘声绘色的向虚魄描绘了闇魂神族未来可能的悲惨命运。

        虚魄和他身后的闇魂神族的神王级高手骤然一个闪烁,已经跑到了数十里外。

        “哦!明智的选择!”巫铁鼓掌笑道:“虚魄殿下,你就在一旁观望吧,我希望,你能够在正确的时刻,作出正确的抉择。他们已经对你生出了杀意,而我,我对你们,其实并无实际的仇恨,我们有合作的空间和余地,不是么?”

        这一刻,巫铁已经不再是一个英勇无畏的战士,他已经变得和人族百姓的某些老奸巨猾的族长、长老没什么两样了。

        虚魄和他身后的族人们,身上的黑雾、灰雾在急速的涌动。

        煊武、炽巟、幽夻三人则是一脸茫然的看着遁走的虚魄,幽夻喃喃自语:“这个蠢货……他怎么能够同时弄丢三件至尊神器……这个蠢货,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幽夻三人真个陷入了极端的矛盾中。

        该怎么办?

        如果和巫铁动手,虚魄和他的族人,随时可能反噬他们。

        如果对虚魄下手,那么巫铁肯定不会旁观。

        甚至是,虚魄的本体还在天晶战星中,他还有大量的族人在天晶战星中随时准备增援降临的军队。

        如果那些在天晶战星中的闇魂神族,突然出手的话,一个镇压不及时,如果天晶战星内部受到任何损伤,对整个观察前哨来说,那无疑都是一场灾难。

        诸神在观察前哨的一切布置,所有的神阵、禁制,甚至是笼罩整个姆大陆的包围圈,都是依托天晶战星来实现啊!

        巫铁微笑,现在他也不着急动手了。

        他气定神闲的双手抱胸,镇定自若的看着站在面前的煊武。

        “选择障碍啊,没错,我能理解你们心里的纠结和矛盾。”巫铁很认真的点头道:“所以,不着急,不着急,慢慢想,我相信,你们一定能作出最恰当的抉择。”

        巫铁不着急啊。

        诸神就是以煊武他们四个为首,失去了他们的指挥,诸神大军就是一团散沙。

        而武国大军这边,有裴凤、老铁、夏侯无名等文臣武将运筹帷幄,武国大军是一个坚强、团结的整体,在战场上虽然武国大军也有损失,但是损失远比对面的诸神和邪魔们小得多。

        只要牵制住了煊武他们四个,一团散沙的诸神军团,哪里是武国大军的对手?

        娲皇庙外,山头上,抚摸着谋杀之匕的青柠幽幽的笑了起来:“如果,我能帮助人族全歼入侵的神灵大军……这份功劳放在垚儿身上,比起巫铁那小子,也丝毫不弱了吧?”

        “加上这些热血的青年‘潜龙’的帮助……人皇之位,唾手可得呢!”

        青柠微笑着,她的头顶,一缕缕灵光闪烁。

        她开始沟通娲族的祖灵空间,沟通了祖灵空间中一团团犹如煌煌大日一般高悬在那里,散发出恐怖气息的娲族祖灵。

        一道道狂暴而恐怖的神魂之力呼啸着冲进了青柠的身体。

        她的身躯猛地炸开。

        然后循着冥冥中的五条神魂通道,祖灵空间中的娲族祖灵们,那足以毁灭一切的庞大神魂力量,迅速轰在了煊武、炽巟、燚尊、虚魄、幽夻的神魂本源烙印上。

        一声惨嚎,娲岛上的玄武、炽巟、虚魄、幽夻的身躯直接炸开,彻底消泯于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