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掌控和排斥(5)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掌控和排斥(5)

        煊武没有炼化战星核心。

        一如他手中的那件威能庞大的晶石王冠,那只是他暂时掌管之物。

        一代一代的天晶神族殿下来观察前哨历练,天晶战星也只是他们暂时执掌之物。他们暂时保管战星核心,能够发号施令,发挥天晶战星的正常功能就足以。

        让一个历练的殿下,真正的、彻底的掌控整个天晶战星,这是整个天晶神族都无法容忍的事情。

        这和至尊神器还不同。

        天晶战星这样的战略级巨型神器,不属于任何一个神王,而是属于整个天晶神族。

        所以,在晶九这个天晶战星的设计者之一、建造者之一,同时还是如今的唯一维护者的帮助下,巫铁很轻松的就完全炼化了整个战星核心。

        滴血,融入血脉。

        扫描眼睛,扫描指纹,扫描唇纹,烙印神魂波动,再小心的分出一丝先天神魂本源,融入战星核心。

        整个过程繁琐,但是其实速度很快。

        当整个战星核心被巫铁炼化的一瞬间,一道奇异的波动从战星核心中喷出,瞬间传遍了整个天晶战星。

        然后,这颗天晶神族铸造的,不可思议的战争利器,整个就活了过来。

        以前的天晶战星,就好像一具巨大的傀儡。

        晶九站在它的脑袋里发号施令,而主控舱室的天晶神族们就操控一条条无形的绳索,让这具巨大的傀儡这里挪动一根手指,那里晃动一下脚趾。

        但是这一刻,这颗天晶战星,这巨大的傀儡,活了。

        巫铁成为了他的灵魂,巫铁能轻松感应到这颗天晶战星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空间结构,每一处巨大的、微小的功能模块。

        无数阵法,无数禁制,无数神纹,无数符箓……

        一座座内嵌的强大器械有机的融为整体,一条条巨龙一样的能量甬道贯穿全身。

        天晶战星的核心位置,一个巨大的直径数万里的空间中,一百零八个黑洞被庞大的元磁力场禁锢在这里。黑洞直接连通了外界的鸿蒙混沌,每一弹指间,都有相当于数万座、数十万座巨型山脉的物质被这些黑洞吞噬。

        物质在黑洞中塌缩,湮灭,释放出恐怖的,足以摧毁一切的辐射洪流。

        这些肉眼不可见的辐射洪流从黑洞中涌出,被这个直径数万里的巨型空间的晶石外壁吞噬,一座座质能转换神阵疯狂的运转,将这些辐射洪流转化为磅礴、精纯的能量,顺着能量甬道传到天晶战星的每一个角落。

        在巨大的天晶战星中,还分布着三百六十座巨大的元晶熔炉。

        黑洞转换神阵,为战星提供了持久、稳定的庞大能量供应。但是在天晶战星需要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极端的能量供应时,这些元晶熔炉就能发挥巨大的作用。

        瞬间燃烧天地元能凝聚的元晶,在弹指间将能量输出功率提升到可怖的水准。

        巫铁注意到了好似一根主轴一样,贯穿了大半个天晶战星的主炮。这座可怕的巨大杀器,在重叠的空间结构中总长度超过了上千万里。

        无数座重叠的能量叠加神阵密密麻麻的充斥在炮管中,用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方式挤压在一起,那种疯狂的、孤注一掷的阵法结构,让巫铁不由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庞大的信息从战星核心中涌出,巫铁额头上青筋凸起,艰难的吸收、储存这些信息。

        这是关于天晶战星的全部信息,全部资料,全部操控的法门……

        这门几乎横贯整个天晶战星的巨炮,名曰‘腐朽者’!

        它设计的初衷,是一炮能够摧毁一尊‘不朽者’,故而名曰‘腐朽者’!

        而‘不朽’境界的存在……

        按照诸神的能阶划分,巫铁现在是神王境,在神王之上是神帝,神帝之上是古神,古神之上还有沉睡的老怪物……唯有突破一切神灵的能阶,真正永生不朽、万劫不毁者,才是‘不朽者’。

        ‘不朽’境界,这是诸神所能追求的最高极致状态。

        这门‘腐朽者’,设计的目标就是直接击杀‘不朽者’!

        在诸神发动的灭绝战争中,这门主炮曾经顺利激发过,目标正是人族反抗大军中出现的一名半步不朽者。

        只是一击,那名半步不朽者就彻底化为飞灰。

        只是一击,‘腐朽者’也只是发动过一次攻击。

        那一击后,人族的反抗大军士气崩毁,从此节节败退,天晶战星再也没有全力作战过。

        煊武蜷缩在一旁,他被巫铁一剑从腰身附近斩成了两段,他看着悬浮在巫铁面前的战星核心,不由得喃喃念叨:“叛逆,你这个叛逆……你……你怎么能帮助人族?”

        晶九歪着脑袋看着煊武,然后,他嫣然一笑:“可是,尊敬的、高贵的殿下,是您主动献出了战星核心……我的确背叛了天晶神族,而您何尝不是?”

        昂起头来,晶九骄傲的说道:“我为了爱情,背叛了我的族群,虽然我的行为同样卑劣……但是和我相比,因为贪生怕死,而献出至宝保命的你,不仅仅是卑劣,更显得卑贱了!”

        煊武闭上了嘴,只是无比怨毒的看着晶九。

        偶尔,煊武的目光会从正在接受庞大数据的巫铁身上扫过。

        但是很奇怪的就是,煊武的目光扫过巫铁的时候,会立刻从那种刻骨铭心的怨毒,变得谨慎而小心、甚至有点低声下气、奴颜婢膝,唯恐自己的目光激怒了巫铁,引来巫铁的杀心。

        同样被巫铁重伤的燚尊、炽巟蜷缩在煊武庞大的身躯后方,他们心头忐忑,同样小心翼翼的看着巫铁。

        他们,同样不想死。

        他们,同样期望着能够逃出生天。

        他们,希望他们能够带着强大的力量返回祖地,用他们的力量获取应有的荣誉和权柄。

        至于观察前哨会是什么情况,至于观察前哨的这些族人会是什么下场……去他-妈-的,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无比欣赏人族某位先贤说过的那句话——‘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观察前哨的局势再崩毁,只要他们能够安全的回去,以他们如今的实力,他们一定能够在族中拥有应有的权位。

        无非是找几个替死鬼,将罪名全扣在他们头上。

        燚尊和炽巟坚信,只要他们能回去,他们的长辈可以找到足够的证据和人证,证明他们这辈子都没来过观察前哨。这里的一切罪过和责任,都和他们没有半点儿关系!

        至于背黑锅的倒霉蛋是谁……这和他们有一根毛的关系么?

        巫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战星核心悄无声息的融入了他的身体,最终出现在他的脑海,出现在了他凝炼的那一团先天灵光下。

        整个天晶战星,每一处空间结构,每一个大型构件,每一座殿堂,每一个舱室,每一处神阵,每一道禁制、神符、神纹,都闪烁着淡淡的、充满了灵性的光芒波动。

        整个天晶战星,活了。

        巫铁独有的灵魂气息,充斥着整个天晶战星。

        巫铁剥夺了天晶战星内几个主控舱室的全部职权,动用空间禁制,将里面正在疯狂查找战星失控原因额天晶神族挪移到了其他的殿堂。

        然后,巫铁彻底封死了这几个主控舱室,断绝了主控台和天晶战星的一切联系。

        紧接着,巫铁找到了正顺着一条宽敞甬道大踏步、大胆无畏前进的公孙垚等人。

        天晶战星微微颤抖着,庞大的空间之力碾压了过去,公孙垚等人悚然一惊,然后不等他们开口,一个空间漩涡将他们挪移到了他们来时的传送大殿。

        战星表面,一根长有数万里的纤细晶锥飞速探出。

        不多时后,一道七彩神光喷涌而出,传送大殿中的公孙垚等人就直接被发射了出去,笔直的轰向了娲岛上空。

        天晶战星的气息爆发开来,姆大陆上,一些可怕的,从上古时代存留至今的存在猛地惊醒。

        他们拖着残破的身躯,从沉睡之处艰难的挣扎而出,怒视着天空,就要发动攻击。

        巫铁头顶一道金光冲出,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旁门左道凝成的道印悬浮在天晶战星表面,将整个天晶战星照耀得光怪陆离、美轮美奂。

        巫铁的神魂气息——属于人类的神魂气息经过天晶战星的增幅、放大,化为一道高有百万里的巨型人影悬浮在战星上空。更有一轮巨大的功德金光,静静的在这人影身后缓缓旋转。

        姆大陆上,几条高有千里,遍体鳞伤的身影一脸呆滞、茫然的看着天空。

        良久,良久,感应着虚空中纹丝不动的天晶战星,这几条庞大的身影同时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他们身上那股子凝聚了无数年的凶煞、悍勇之气,一丝丝的悄然流逝。

        摇了摇头,他们转身走向了他们沉睡的巨型棺椁,然后静静的躺了进去。

        ——人族的后辈,已经做到了这个程度么?

        ——邪魔战星被人族后辈掌控了……实在是,太有趣了。

        巫铁完成了这一切,然后用天晶神族的语言,向战星内的天晶神族发布了一条让所有人安静待命的命令。

        紧接着,无数天晶战星的内部防御禁制开启,锁死了战星内的所有神族。

        巫铁给他们发去了通牒,所有人各安其位,不许乱蹦哒,否则一律击杀。

        “现在,晶九?天晶战星的主设计师,主建造者,天晶神族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大造物师’,因为勾结人族、腐化沉沦而被贬为奴隶?”

        “说出你的故事,让我考虑如何处置你。”巫铁微笑看着一脸期待的晶九:“我从战星的记忆库中,找到了一些关于你的记载,但是信息极其不全,我想听听你的故事。”

        耸耸肩,巫铁看向了一脸期待的煊武、炽巟、燚尊三人。

        “你们三个,尊贵、骄傲、地位崇高的殿下……为了生存,你们应该,可以做出一点点小小的,屈服吧?”巫铁微笑着,犹如一个功成名就的老屠夫看着小羊羔一样,微笑着看着他们。

        “比如说,为了你们的生存权,你们,将你们的本源烙印交给我,然后为我服务一亿年,怎么样?”

        “一亿年而已,不算多长的时间。”

        “为了生存嘛,自由什么的,都是狗屁不是?想想看,晶九在这里,在这个小小的圆形囚牢中,被囚禁了多少个一亿年?”

        “不要拒绝我的善意,比如说幽夻和虚魄,他们可没有这个机会。杀鸡给猴看,两只可怜的小鸡,他们就是两只可怜的小鸡。”

        “我讨厌聪明人,所以幽夻和虚魄,他们完全没有一点儿机会。”

        “我喜欢你们这种高大魁梧,英勇善战,但是又没什么脑子的。”

        巫铁拔出了金色圣剑,一脸微笑的看着他们:“现在,我数三个数,你们……”

        “为您效劳,是我的荣耀!”煊武三人同时做出了回应,一脸是笑的看着巫铁:“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得到,和我们的身份、地位相匹配的……”

        巫铁大笑,然后,一剑劈下。

        三颗硕大的头颅飞滚,他们脸上的表情彻底的凝固,那样的扭曲、纠结、不可置信。

        为什么?

        为什么?

        巫铁冷然看着三颗翻滚的头颅:“嗯,我只是纯粹为了戏耍你们而已。能够让你们死不瞑目,这才是最好的惩罚。”

        “唯有死掉的神灵,才是最好的神灵,不是么?”

        巫铁笑看着晶九:“死掉的神灵,才是最好的神灵,您觉得呢?”

        晶九的脸骤然抽搐,在他晶石凝成的坚硬面皮上,能够出现这样惊骇不可思议的表情,巫铁都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奇迹。

        “你,你,你,你不是青柠所说的那个人!”晶九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你不是契约中的那个人!”

        巫铁的剑,放在了晶九的脖颈上:“说出你的故事,然后,说出契约相关的一切……抱歉,我的确不是那个人……那个人,已经被我,‘呼’的一下,喷出去了!”

        巫铁笑得,极其的灿烂,极其的容颜焕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