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八十章 女人的战争(1)

第一千零八十章 女人的战争(1)

        深夜。

        娲岛颇为宁静。

        海风微微吹拂,一条条长有千丈的巨型舰船从娲岛的丛林中腾空而起。

        所有舰船俱无武装,全都是特大型的运输舰。

        青柠站在第一条运输舰的船头,嘴角带着神秘的笑意。

        “垚儿,我的乖儿子,只要拿到战星核心,这群渣滓一般的神灵小崽子,就再无反抗之力。”

        “娘亲为你铺好了通往人皇宝座的锦绣大道,就只剩下这最后一步了。”

        “你去努力做你的,娘亲,去做我要做的事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青柠伸长了手臂,用力的舒展着腰身。

        已经为人母多年,青柠的腰肢依旧和少女一样纤细、柔韧。

        回头看看那些巨大的运输舰,青柠冷笑了一声,抬头看向了天空那一轮朗月。

        娲岛的角落里,身形缩小到只有拳头大小的老白从一个草窝里探出头来,鬼鬼祟祟的向四周张望了一阵,然后捏碎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玉珠。

        娲岛外海,一座小岛上,一个隐藏在沙土下的传送阵悄然亮起。

        淡淡的微光中,裴凤、血狱、白鹇、朱鹮、玱龙五女悄然而出。

        她们正好看到那规模庞大的舰队慢吞吞的穿破浓云,向着远处逐渐加速行驶。

        白鹇握住了朱鹮的手,两女身边一阵清风缭绕,然后裴凤、血狱、玱龙,都被一层淡淡的灵光笼罩。下一瞬间,五人的身形骤然消失。

        顷刻之后,裴凤五女进入了庞大舰队殿后的一条运输船。

        舰队的防御阵法全部开启,所有预警禁制都在开启状态,更有手持龟甲制成的侦搜秘宝的高手四处游走巡视,但是在白鹇和朱鹮的联手施为下,她们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侵入了舰队。

        就连一粒沙尘都没有惊动。

        运输船庞大的船舱内,各色灵米、药材、元晶、提炼精纯的金属锭堆积如山。更有大量炼制好的丹药,整整齐齐的装在一个个精致的玉瓶中。

        除开这些,船舱里居然还有各种丝绸锦缎,各色精美的服饰首饰,甚至镶金嵌玉的靴子、帽子、腰带、马鞍、皮鞭等等,一件件珠光宝气,数不胜数。

        “发财了!”朱鹮和玱龙看着船舱内无数的资源,不由得眼珠子发红。

        玱龙出身蛮荒部族,从小就穷怕了。

        朱鹮……她其实从小没受过什么苦,她只是犹如习惯收集财宝的母暴龙一样,看到这些东西,就有点挪不动脚。

        “嘘!”白鹇伸出手指,放在嘴唇前轻轻的吹了口气,告诫这两个莽撞野蛮的丫头闭上嘴。

        裴凤则是四处游走了一阵,她在船舱角落里,居然还找到了一大堆女人用的锦缎长裙、刺金的肚兜,以及各种花俏的、奢华的、风格极其火辣火爆的女人服饰。

        这些东西的造功极致精美,造价非常‘美丽’,使用的材料极尽珍贵。

        说句难听的,就算武国如今拥有偌大的地盘,掌控了无数子民,占据了天文数字般的资源,武国的高官显贵们,身上穿的、戴的、使的、用的,都远远不如裴凤所见的这些衣帽服侍。

        裴凤呆了呆,她走到了船舱门口,小心翼翼的拉开门,向门户上望了一眼。

        这门户上贴了一张白纸,上面写了‘羲柁’二字。

        “原来如此,这些船舱里的东西,都是按人头已经分配好的。”裴凤笑了起来,关上舱门,感慨道:“这些长老,倒也过得……滋润。”

        庞大的舰队飞离了娲岛海域,站在第一条运输舰船头的青柠袖子一挥,数百根纤细的玉柱飞出,然后迅速在空中膨胀开来。

        一座空间门冉冉开启,庞大的舰队没有丝毫减速,一头扎了进去。

        些许功夫后,舰队出现在羲谷外的大洋上,前方万里处,就是被混乱的大道道韵笼罩的羲谷。

        大队大队的羲皇一脉的战士已经列队虚空,守住了舰队飞出的这个坐标点。

        一名身披重甲,身高将近三米的魁伟壮汉上下扫了青柠一眼,右拳轻轻的向胸口敲击了一下:“娲青主母,想不到,你们这次,居然还能将物资准时送来。”

        冷哼了一声,这魁伟壮汉冷笑道:“长老们说,娲岛刚刚遭了劫,又得了所谓的潜龙小辈的支持,以后就再也不会把我羲皇一脉放在心上了。”

        青柠轻笑了起来:“哪里的话?潜龙俊彦们桀骜不驯,是靠不住的……我人族真正的底蕴,还是羲谷啊。没有了诸位长老的支持,我人族就是没有了爪牙的猛兽,如何得以生存呢?”

        众多甲士登上了运输舰,很蛮横的推开了一处处舱室打量着。

        拢共将近十万条运输舰,每一条运输舰上,只有寥寥百名操控舰船和四处巡视的战士,整个舰队加起来的战士总数不过百万人。

        青柠叹了一口气:“诸位也太小心了些,我娲岛,还能埋伏大军,和羲谷开战不成?”

        负责迎接的战士首领顿时笑了起来:“主母说的什么话?嘿嘿,我们只是害怕,船上藏了邪魔党羽……开战,哈哈,我们可不是怕开战!”

        青柠轻笑不语。

        一众甲士粗略的检查了一下这些运输舰,发现船上的确是装满了各种生活物资、修炼资源后,他们纷纷发出尖锐的口哨声。庞大的舰队这才重新启动,向着羲谷飞了过去。

        一刻钟后,青柠站在了一座圆形的大殿中。

        庞大的圆形大殿,四周是一层层阶梯状的白玉台,上面错落有致的摆放了近千张美玉雕成的高背宝座。

        羲谷所有的长老,除开被巫铁斩杀的那些,其他的所有长老,哪怕那些活得无聊,已经常年沉睡闭关的老古董们,今天全都穿戴得整整齐齐、打扮得油光水亮的,坐在了这些宝座上。

        青柠站在大殿正中,近千名羲皇一脉的长老端坐在宝座上,居高临下的,犹如一只只食腐的秃鹫,贪婪而凶狞的俯瞰着青柠。

        圆形大殿外,羲谷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尊级大能,一个个身披重甲,排着整齐的队列,将大殿围得水泄不通。

        让人惊骇的是,当日羲翯对巫铁说,天道窟要积攒百万年的‘纯净道韵’,才能让一名人族精英突破尊级。

        但是今日,围在大殿外的尊级大能,数量超过二十万!

        很显然,羲翯对巫铁撒谎了。

        天道窟想要积攒足够的道韵,让一个人族精英凝聚道印、突破尊级,绝对不需要百万年时间。

        或许,只要百年?

        总之,羲谷聚集在这里的尊级大能,数量是不正常的。

        要么没被巫铁摧毁的天道窟有古怪,要么是这些尊级大能突破的方式有古怪。

        青柠笑了:“羲皇一脉,军势果然雄壮无比。哪怕和天外邪魔正面交锋,也有胜算了吧?”

        羲皇一脉,排名第一的长老羲樽叹了一口气:“怎可能呢?仅仅是尊级,尊级之上,还有准圣,准圣之上,还有圣级,圣级之上,还有不朽……哎,人族底蕴,还是差了太多太多。”

        青柠叹了一口气,她摇摇头,轻叹道:“已经不差了,不差了,众多长老已经是尊级高阶、大圆满的修为,殿外的这些英雄豪杰,也都是尊级三四重天以上的实力……昔日人族先祖迎来灭绝战争第一次冲击的时候,可是连一个重楼境都没有呢。”

        “灭绝战争第一次冲击之后的第三年,人族先祖才出现第一个重楼境。”

        “第一次冲击之后的第九年,人族先祖才出现第一个命池境。”

        “第一次冲击之后的第十二年,人族先祖中,第一个胎藏境出现。”

        “让人惊骇的是,第一次冲击之后的第十二年又九个月,人族先祖当中,涌现了第一个神明境。”

        青柠感慨道:“至于,第一个尊级,也就是神王级的存在,是第一次冲击之后第十五年涌现的。”

        “不过,一直到灭绝战争的终幕,人族丧失所有殖民领地,全员退缩母星,由当时最强大的九位人族准圣制定了姆大陆复苏计划之时,人族拥有过的所有神王级高手,总数不过三万人!”

        青柠看着羲樽笑道:“现在的人族,其实,比起当年落败的人族先祖,已经强大太多太多太多了。”

        “只是,现在的人族,对当年的历史已经遗忘了太多,对未知的敌人过于恐惧,高筑墙,广积粮,这种观念已经铭刻在了你们的骨子里。”

        “墙壁越修越高,粮食越攒越多,你们就好像万年的缩头乌龟一样,甲壳越来越厚,胆子却越来越小。”

        摊开手,青柠笑道:“不说娲岛有多少底蕴,就说羲谷,二十几万尊级强者……换成当年的人族领袖,他们早就掀桌子拔刀子,不管不顾的开战了。”

        羲樽皱起了眉头:“娲青,你这次来,除了送物资,还有其他的话要说么?我们这些长老,一个个日理万机忙碌得很,能够全员聚集在这里,可不是听你讲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的。”

        青柠轻轻的拍了拍额头,恍然大悟般笑了起来:“哦,对了,对了,是的……嗯,这次娲岛遭逢大劫,老主母们全员陨落,娲岛需要新的……大主母。整个娲族,需要新的大主母。”

        青柠轻笑道:“诸位长老觉得,娲族是有数十个和你们不对劲的大主母联合统治的好呢,还是由一个和你们同心同德、联手协作的大主母独立领导的好呢?”

        一众羲族长老同时笑了起来,一个个都露出了不出我所料的表情。

        羲樽笑着点了点头:“娲青,我们喜欢开门见山的直率人……这个问题,也正是我们这几天在思索的。”

        羲樽眯着眼,上下审视着青柠:“你,要扶持你的儿子……不用狡辩,我们这些糟老头子也不蠢,我们都看得出来。”

        “娲岛被天外邪魔血洗,然后天外邪魔被聚而歼之,这件事情的真相……我们心知肚明……但是没人关心。”

        “那些糟老婆子,死了也就死了,我们……不会追究真相。”

        “你要扶持你的儿子,可以……我们赞同……我们,不反对……当然,你看看大殿外的这些儿郎,如果我们羲谷反对你和你的儿子,你的儿子,就一定坐不上人皇宝座!”

        “甚至,丑话说在前面,如果我们不开心,如果我们不顺气,那么我们随时可以一把捏死你和你的儿子,一把捏死整个公孙氏!”

        “问题就在这里,我们既然掌握了这么强大的、足以主宰一切的力量……我们这些老家伙,今天专门在这里等着你,就是为了这个问题——我们如果支持你的儿子,我们能得到什么?”

        青柠微微皱着眉头,近千个羲皇一脉的长老咧嘴笑着,丝毫不掩饰自己从骨子里散发出的贪婪、凶狞、霸道和狠戾。

        羲谷一直以来,都隐藏了自己的实力。

        甭管大殿外那些尊级大能是怎么来的。

        反正,羲谷就是有这么强的力量……而这股力量,足以掀翻人族内部一切不服气的人!

        让羲谷的长老们恼火的就是,他们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内部分成了数十个大小团伙,每个团伙都掌控了一部分尊级精英。

        如果羲谷真是铁板一块的话,哪里轮得到青柠今天在他们面前呱噪?

        更让人恼火的是,羲谷的长老们突然发现,这么多年了,羲谷已经习惯了娲岛养猪一般的供奉方式。

        羲谷的高层,对如今人族内部的情况是一窍不通。

        他们除了打打杀杀,他们似乎已经失去了其他一切能力。

        经济,物资,情报,传承……他们对人族内部的情况几乎是一片空白。

        所以,娲岛覆灭之后,经过了几天几夜的内部争吵,他们容忍青柠在今天,这个每年娲岛向羲谷运送生活物资、修炼资源的日子里,容忍青柠站在他们面前。

        若不然的话,羲谷自己推选一个直接的代言人,让他坐上人皇宝座,岂不是美滋滋?

        当然喽,如果青柠和公孙垚懂事,如果青柠愿意给出足够的利益,那么反正都是代言人而已,人皇宝座谁坐不是坐?

        只要手中掌控了绝对的力量,谁坐上那张位置,对他们这些老家伙来说,算什么?

        他们只需要一言九鼎的实权!

        人皇的虚名,根本不算什么!

        青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我能给你们的,只有死亡!”

        然后,圆形大殿内外。

        近千羲皇一脉的长老,二十万出头的羲皇一脉尊级大能,七窍中同时有淡淡的黑色血水流淌出来。

        青柠笑得很开心:“最近一千多年,每年羲谷的生活用具,都是妾身给诸位大老爷送来的……嘻嘻,那么好的粮食,那么好的酒,那么多精致的糕点点心,那么多精良的丹药……”

        “老娘劳心劳力孝顺你们一千多年,老娘的便宜,是这么好占的么?”

        “你们啊,对太古的事情,一无所知!”

        “所以,你们死得一点都不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