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岁月(7)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岁月(7)

        时间匆匆,一晃百年。

        巫铁三子出世,出而武国震惊。

        三子一如巫家的老祖们所言,真正有圣人之姿,刚刚降生就能满地乱跑,赫然凝聚道印,有初入尊级的实力。

        一众巫族老祖欣喜若狂,一番争抢之后,最终还是巫铁父亲巫战,获得了三位孙子的命名权——一如他给巫铁兄弟四个起名,这三位亲孙子的名字,也颇有特色。

        巫大山,巫大海,巫大河……对这三个名字,包括巫铁在内,武国上下的臣子,只能感慨,这三个名字颇接地气,好,好得很!

        巫铁从此就在武都,亲自教训三子。

        一岁而启蒙,拜孔成蹊、孟不言为师,从《三字经》、《千字文》开始,学习各色经典。

        二岁而劳作,巫铁亲自带着他们,耕地,种田,放牧,渔猎。

        六岁而游学,巫铁带领他们,行走天下,体悟人生,游学兼游侠,隐藏了身份、打抱不平,更采药、制药,一路救治伤病百姓,于田间地头和老农、蚕娘谈天说地,明悟民间疾苦。

        十六岁,巫铁带他们混入人族百姓的战场,亲眼目睹那血肉横飞的战争。父子四人化身普通医护小卒子,炼丹、炼药,救死扶伤,同时巫铁向他们剖析人族百姓战争的由来,解释其中隐藏的利益之争。

        十八岁,巫铁划出三块曾经的人族猎场,分交给三子实习、治理。

        三子天资聪颖,自幼随着巫铁见过了人间红尘、经历了百姓民生,他们轻徭役、减赋税、蓄民力,将自己辖地治理得人烟繁茂、蒸蒸日上。

        三子实习之时,裴凤、白鹇、朱鹮三女再次有孕。

        由此开始,巫铁安心留在武都,生儿育女,教训儿女,整个武国也都人心安定,民生太平,国力一点点的积蓄,颇有日新月异之感。

        又百年后,人族百姓大战持续,武国军中,千夫长之职都有了尊级修为。

        在过百年,人族百姓大战继续,武国军中,百夫长之职都有了尊级修为。

        再又百年,人族百姓大战依旧,武国军中,十夫长的小军官,也都有了尊级的修为。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人族百姓占据的那些条件最好,面积最广袤,物产最丰富,人烟最繁茂的人族命场,已经被打得一团糟,好些地方民不聊生,百姓黎民日夜哭嚎。

        而武国无论是军队,还是衙门,或者民间,无不实力飙升,民仓官仓尽皆爆满,军中的军械、战具,已经更新换代了数次,各地军库中,储备的军械物资堆积如山。

        巫铁的第九子、第十子诞生之时,巫狱等巫族长老秘密出访巫家本宗。

        一番厉害劝说后,已经损失了大量精英族人的巫家本宗大族长和一众长老下令,将所有巫家战士从战场上撤退。

        巫家本宗所有族人,彻底撤离人族命场,进入武国领地休养生息。

        巫家撤退得极其干净,他们就连自家的宗庙祖祠都给连根拔出,安置在了武都城外一座壮丽大山之中。

        巫家,成了人族顶级大势力中,第一个退出战乱的大氏族。

        距离青柠所说的,诸神重新降临,大概还有五百年时,武都皇宫内,巫铁斜靠在莲花池的护栏上,右手不断抓起鱼粮,一把一把的撒进池塘。

        无数锦鲤摇头摆尾,疯狂的争抢鱼粮,鱼儿重重叠叠的堆积在一起,好些鱼甚至被挤出了水面,在其他鱼儿的脊背上乱蹦哒。

        巫铁长子巫大山站在巫铁身后,静静的看了一阵池塘中的鱼儿,问巫铁:“人族百姓,战事越发狂热……父亲真不管么?”

        巫铁抓起一大把鱼粮撒了出去,头也不回的问他:“怎么管?用什么名义管?凭什么,要我管?”

        不等巫大山开口,巫铁淡然道:“要管,很简单,我出手,将那人族百姓所有族长、长老杀个干干净净,不过两三天的功夫,这事也就压下去了。我能出手,屠掉人族百姓的族长、长老么?”

        巫大山摇头。

        “我,区区一个出身巫族支系的小子,也就几百岁的年纪,我又怎么去管那些活了几万年、十几万年的太古人皇嫡系后裔?他们是天潢贵胄,出身尊贵,我用什么名义去管他们?”

        “我若是去管他们……你信不信,人族百姓立刻联手,攻击武国?”

        “我根本没资格去管他们,他们,还有他们的子民,在心里也都是这般想的。”

        巫铁再次撒出了一大把鱼粮,他沉声道:“最后,我,你的老子,巫铁,不过是一个幸运的普通人。靠着几分运道,苟全性命到了今日。一路行来,杀了无数人……不想再杀了。”

        “我归根到底,只是巫族一个旁支部族,一个微不足道的分支小家族的庶子……我聪明么?我不聪明……我睿智么?我不睿智……我没有气吞万里如虎的雄心壮志,也没有敢教日月换新天的宏图霸气!”

        “人族百姓,那些大族长、大长老,他们的事情……凭什么要我来管?”

        “我只管我的妻儿老小,我的亲人朋友活得开心自在,只管我的子民能够逍遥快活……眼下武国的局面,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致。”

        巫铁举起装鱼粮的大麻袋,将满口袋的鱼粮‘哗啦’一下撒进了池塘。

        抖了抖大麻袋,将空荡荡的麻袋折叠好,递给了身边跟着的一个后宫女官,巫铁淡然道:“你们,都以为我的修为冠绝人族,就一定能为所欲为?”

        “错了,错了,错了,大错特错……”巫铁冷然道:“我现在,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我和武国不动,则起码武国还是太平的。我一动,呵呵,武国立刻遍地狼烟,无数黎民都会殒命。”

        巫铁想起了,当年那个替青柠来传信,已经从骨子里,将自己当做诸神虔诚走狗的青年。

        这样的人,天知道在人族百姓中,在武国内部还有多少。

        他们不显山不露水,静静的混在人族内部,巫铁若是胆敢插手人族命场的战争,那么他们有足够的力量,让武国彻底陷入战乱的泥潭。

        摇摇头,巫铁喃喃道:“我倒是不怕,不过是杀戮而已……但是我不敢确保,真个武国全面参战,你们能平安无事。”

        “人族太古遗留下来的神功秘术无穷无尽,你们就确定……你们三个做兄长的,能从那些太古巫咒的攻击下活命?”

        巫大山的脸色微微一变。

        他想起了,最近一些年,巫家的老祖宗们,向他们兄弟传授的类似钉头七箭书之类的恶毒神通。

        他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巫铁也就点了点头,他低头盯着池塘里游来游去的锦鲤,突然指了指其中极其肥大,足足有四尺长短的一条锦鲤:“好肥的大家伙,捞起来,拿去做一份酸辣鱼汤……”

        巫大山卷起袖子,一个腾空,大头朝下,双手往水面一拍,就将那条大锦鲤捞了起来,然后借势轻轻松松的窜回到了巫铁身边。

        巫铁满意的笑着:“好了,事情就这么定了,你娘这些年辛苦,这武国的宝座,让给你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你多听夏侯老叔和黄瑯他们的……做得好,多奖励你几房媳妇。做坏了,我揍死你!”

        巫大山的脸剧烈的抽了抽,一脸的生无可恋。

        巫铁背着手,慢悠悠的顺着池塘上的游廊,朝远处一大片宫殿走去。巫大山拎着那条乱蹦哒的锦鲤,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这些年,你娘辛苦了,我也辛苦啊,整日里要操心你们这群小混蛋变成纨绔子弟。”巫铁喃喃道:“好多次,我都在盘算,如果你们当中出了一个欺男霸女的纨绔混蛋,我该用什么刑罚来平息天下的怒气……还好,你们还算争气。”

        巫大山干笑。

        “我会带着你娘,还有你两位姨娘,歇一歇,到处去逛逛。武国疆域广袤,好山水、好风光无数。啧,也该去到处看看了。尤其是,她们三个的修为,必须要加紧提起来了。”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呵。”

        巫铁抬头看了看天空。

        巫大山抬头看了看天空。

        父子两的脸色,都变得严肃起来。

        半个月后,巫铁宣布,将皇位让给自己的嫡长子巫大山继承,而二子巫大海、三子巫大河,则是以武国亲王的身份参政辅政。

        巫铁带着裴凤、白鹇、朱鹮三人,游历天下,逍遥修炼去了。

        武国在巫大山的治理下,依旧是风平浪静的发展着,唯一不同的是,在巫大山的谕令下,武国的军团,逐渐增加编制,后备兵役的数量,也在不动声色中增加了十倍有余。

        人族百姓,还在鏖战。

        只是原本参战的人族百姓,逐渐有实力不够的大氏族,一如提前撤离的巫族一般,提前退出了这一场乱战。

        只是和及时抽身,没有伤筋动骨的巫族相比,这后来才撤离的氏族,无不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在巫大山继位五十年后,人族百姓的大战,已经演变成了有熊部、九黎部、神农氏、颛顼氏的四方大战。四方势力都纠集了无数的追随者,堂堂皇皇的打出了人族正统的旗号。

        人族的内乱,终于演变成了毫不掩饰的‘人皇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