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开天录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不朽者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不朽者

        武都,皇城。

        碧水如兰,湖边百花开得极好。

        巫铁携一家老小,连同巫战、娲姆、巫金等兄长,还有巫金兄弟几个这些年生的孩儿等,齐聚于此。

        高空中,混沌剑光无声的滚过虚空。

        剑阵之外,近百名神族的太古神圣,正慵懒的等待着巫铁的回信。

        他们给了巫铁三天时间,让他考虑究竟是硬扛,还是彻底的投降。

        巫铁大致判断出了这些神圣的心思——现在,不是为了他们自己的族裔在拼杀,而是被三个老怪物逼着来拼命。

        就算收割了如今的姆大陆的人族资源,也会被三个老怪物用来修复自身,疗养伤势,甚至用来让自己更进一步。

        三个被打得重伤濒死的不朽神祖,天知道他们回复伤势要多少人族资源?

        那就是三个无底洞!

        而且现在三个老怪物已经把他们贬为奴隶,等三个老怪物回复了巅峰全盛状态,等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出手……

        甚至等他们利用人族的神魂结晶和血脉精华,以自身精血为种子,培育繁衍出了足够多的族人、血裔……天知道三个老怪物会对他们做什么?

        因为是奴隶的身份,因为怕秋后算账,所以这些太古神圣一个个没精打采、有气无力的,对姆大陆的攻击也是死气沉沉,没有一点儿精气神儿……

        如果不是姬明德这样的人族叛徒太卖力,巫铁估计着,姬弘德和蚩尤,很有可能和这些神族的太古神圣们打成默契牌,将战事无限期的拖延下去……

        甚至更有可能,只要战事拖延下去,智慧神族的那群阴胚,还不知道对三个老怪物做什么手脚!

        可惜,因为三个老怪物的存在,这些死气沉沉,没有半点儿战意的太古神圣,也只能给巫铁三天时间,让他用三天时间来权衡厉害。

        太古神圣,能够粉碎法则,他们就是姆大陆太古神话传说中的混元圣人。

        而巫铁,如今只是在‘道变’阶段,他只是能够小幅度的扭曲、变化天地大道、天地法则。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圣人,在诸神那边,就是普通的‘古神’修为!

        人家有上百混元。

        整个人族,只有巫铁这全须全尾的圣人……至于有熊部和九黎部那边的十七个圣人,如今活着的几个,也都个个重伤,战力十不存一!

        更不要说,诸神那边的‘古神’级的战力,起码有上千之数!

        巫铁端起了酒杯,向坐在身边的白鹇敬了一杯酒。

        “当初,我还记得,你说过,在打破天幕之后,想要去天幕之外看看。”巫铁深沉的看着白鹇:“抱歉,我是没办法陪你去天外一游了。”

        白鹇微笑,举起酒杯,和巫铁对饮而尽。

        “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好看的……这姆大陆广袤无边,无数风景还没看遍。”白鹇悠悠说道:“等我将姆大陆的好山好水看个干净了,再去天外也不迟。”

        巫铁点了点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向裴凤敬了一杯:“这些年,辛苦你……”

        裴凤抓起酒杯,重重的和巫铁碰了一下,微微蹙眉道:“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的事情,说这么沉重严肃做什么?嚇,什么辛苦?你比我们辛苦多了不是?”

        冷哼一声,裴凤抓起酒杯,‘咕咚’一口将酒水喝得干干净净。

        巫铁笑了,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看向了朱鹮。

        已经身为人母,为巫铁诞下了三子二女的朱鹮已经拎着酒坛子,‘咕咚咕咚’的干掉了半坛子烈酒。看到巫铁手中的酒杯,朱鹮一撇嘴,手中酒坛子狠狠的和巫铁手中酒杯对撞了一下。

        “娘们才用酒杯……”朱鹮叽叽咕咕的咕哝着。

        声音虽然轻微,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哪个不是实力强悍的人物?

        巫战、娲姆仰面看天,作声不得。

        朱鹮的三子二女,以受封为辅政亲王的巫大河为首,一个个捂着脸,面红耳赤的说不出话来。

        这么多年了,朱鹮依旧是当年在大泽州蛮荒山林中的朱鹮,一点儿都没变过!

        不过也好,这样才是巫铁心中的朱鹮啊。

        有些人可以变得成熟,有些人可以变得稳重,有些人可以变得油滑、世故……但是在这个世上,总有一些人,他从来没有任何变化,他一直就是那个模样。

        这些不变的人,也很好。

        你说他老顽童,或者说他有一颗赤子之心……反正,不变,总比变坏了强!

        巫铁又端起了酒杯,他站起身来,走到巫战和娲姆身边,轻声道:“说起来,是我坏了规矩,应该先给父亲和母亲敬酒……不过,此时此景,想到哪里是哪里,孩儿也顾不得这些俗理了。”

        眯了眯眼睛,巫铁向巫战和娲姆分别敬酒,然后低声咕哝道:“想办法,赶紧把娲小兮嫁出去吧……大山他们的孙子都满地乱跑了,她这做姑姑的,哎!”

        巫战和娲姆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

        让后,巫铁向巫金等兄弟一一敬酒,分别叮嘱了几句。

        未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巫铁也不确定会有多长的一段时间,一切都需要巫金他们辅助扶持,巫铁免不得和巫金他们多说了几句。

        兄弟几个正在说话的时候,那厢里已经灌了五六坛子烈酒下去的朱鹮突然大叫了起来。

        “哪,哪,我说,凭什么啊?”

        “巫铁,咱们又不想做那什么破人皇……你凭什么管这么多事情?”

        “我们学那学九,带着我们的亲近族人、心腹下属,直接遁走鸿蒙混沌,有那么多戮神舟,我们到哪里不能逍遥快活?”

        “那些人,庸庸无为了无数年,全靠你,才屠光了观察前哨的诸神,打破了天幕……你已经做得够多了!他们不感恩也就罢了,他们还抛开你,争夺所谓的人皇宝座!”

        “你做了这么多,咱们武国做了这么多,凭什么啊?”

        “我们和那些妖魔鬼怪作战,我们没死人么?武国的将门、门阀,哪一家没有子弟战死?”

        “他们要做人皇,要抢人皇,他们就顶上去嘛……凭什么,还要你给他们出头?”

        “凭什么?”

        “他们又没有跪在地上,求你去当这个人皇……凭什么都是你,都是我们,去承受这些破事?”

        朱鹮红着眼睛大吼。

        白鹇、裴凤,还有巫铁,以及巫战、娲姆等人,全都愕然看着朱鹮。

        这从小就疯疯癫癫的憨直丫头……

        感情,她心里什么都明白!

        她什么,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