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在线阅读 - 第1182章 沈安胆大包天

第1182章 沈安胆大包天

        靠近年底的汴梁多了几分喜气,今年虽然大宋几处天灾,可朝中却丝毫不慌。按照泼皮们的说法,就是大宋如今有钱有粮了,怕啥灾荒?直接拨了钱粮去就是了。

        这种论点很有市场,也是朝中乐于见到的气氛。

        为何?

        大宋在崛起,这个概念渐渐深入人心,可崛起的大宋面临着无数问题,有内部的,有外部的。

        如今外部问题因为几次大胜得到了缓解,可内部呢?

        大宋内部的问题很多,而且越来越明显。

        那么去解决它们吧。

        这个愿望更难。

        “沈安说对内下手就是割自己的腐肉,这个腐肉用得好啊!”

        赵曙不喜欢太大的房间,大殿更是不喜欢,觉得空旷的孤独难受。

        所以没事他就在偏殿里坐着,有人在给他按摩头部,却是昭君。

        昭君的手……好歹还算是白嫩,至少比飞燕好多了。

        高滔滔很放心哼哈二将,她看了边上的飞燕一眼,觉得夫君是看不上的,若是看上了她也不管。

        “官家,腐肉说的有些恶心人呢,不过想来却是最恰当不过了。”高滔滔捂嘴轻笑着。

        赵曙闭着眼睛,觉得浑身轻松,“他为何说是腐肉?因为腐肉要割,就如同人受了伤,伤口灌脓发臭,怎么办?唯有割去了腐肉,这人才有康健的希望。大宋的腐肉太多,朕一一数来就觉着头疼。”

        高滔滔笑道:“那就慢慢割。”

        “慢慢割,是啊!大郎还年轻,我不能急。”赵曙摆摆手,昭君退后。

        “此次大名府之事让我本想让曾公亮去……”

        赵曙坐直了身体,讥诮的道:“可你知道的,曾公亮去了,那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皆大欢喜啊!”

        高滔滔捂嘴诧异的道:“那岂不是放纵了他们?”

        “是啊!放纵了他们!”

        赵曙显得有些无奈,“我想动手,可却不好动,至少如今不能动。”

        高滔滔觉得自家夫君很可怜,“臣妾想着……若是能直抒胸臆该多好?可这个大宋得慢慢来啊!先帝当年就是急躁了,后来……”

        “现在不好动,但以后可说不好。”

        赵曙微笑道:“大宋怕什么?以前最怕辽人,有辽人在外威胁着,内部反而不好革新,否则一旦起了波折,辽人就会趁机南下,所以先帝当年的隐忍未必是怕了那些人。”

        “竟然是这样吗?”高滔滔不禁讶然。

        她仔细回想了一下当年的事儿,但终究影响不深,“记得当年……那些人来势汹汹,范文正无可奈何……先帝也是无可奈何……”

        “范文正能做什么?”赵曙冷笑道:“当时天下汹汹,那些人恨不能弄死他。他能做什么?调兵去镇压吗?那辽人会如何?辽人定然会大军南下,顺势灭了大宋。”

        “此事的决心在先帝,他能如何?”

        赵曙摇头叹息,“他不能怎么样。除非是外部没了威胁,他方能慢慢的革新大宋。可他心太急,太操切,结果就被那些人围攻……措手不及之下,他只能隐忍。”

        关于庆历新政时赵祯退缩的猜测有许多,沈安甚至猜测是那次宫中谋逆事件让他下定了决心。

        可赵曙并不这么看。

        “可我不同!”

        赵曙笑了笑,眉间多了傲然,“我不急,真的不急。一步步的来,慢慢的磨,把那些人磨得忘乎所以,一步步的把他们拉下来。”

        “沈安喜欢弄这个,宰辅们都喜欢,可怎么做才好?这些都得要我来掌握……”

        这种改变一个国家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振奋了,赵曙起身走到了外面,深吸一口气,说道:“等沈安回来,我会让他多接触些朝政……”

        高滔滔跟在后面,看着自己夫君的背影,只觉得心神迷醉。

        “为何?”她觉得沈安还年轻。

        “这个年轻人有远见,他一直在盯着辽人,但还盯着海外,这等眼光的年轻人多年未见了。我在想……等以后我去了,大郎接任……沈安便是极好的宰辅人选……”

        身后的高滔滔抱住了他,“您可别说这个,不说万岁,百岁吧,啊!”

        “怕什么。”赵曙觉得精神很好,难得的放松,“大郎看似不吭声,可却极有主见,沈安有眼界,做事还沉稳,此后他们二人……”

        “有人来了。”

        陈忠珩见一个内侍奔跑而来,就迎了过去。

        “何事?”

        内侍气喘吁吁的止步,拿出了一份文书,“皇城司急报。”

        陈忠珩接了过来,仔细检查无误,回身就跑。

        “是什么?”

        赵曙的兴致被打断了,顷刻间眉间多了冷肃,帝王的身份回归。

        陈忠珩拆开密报,看了一眼就呆住了。

        嗯?

        赵曙见他的模样就知道是大事,伸手一把抢过密报,看了一眼,身体不禁摇晃了一下。

        “官家!”

        高滔滔赶紧扶住了他,问道:“可是身体不适吗?”

        赵曙捂着抬头,微微摇头道:“我没事,你且去吧。”

        高滔滔知道是国事,就看了一眼奏报。

        ——沈安杀人……

        她只看到了这四个字,然后告退。

        不知怎地,先前赵曙的那句话又浮上心头。

        ——沈安沉稳。

        沉稳到杀人吗?

        不消说,这是沈安下去赈灾时闹的事。

        “三十二人!”

        赵曙仰头看着天空,天空灰暗。

        一场大雪已经覆盖了汴梁内外,白茫茫一片,很是壮观。

        可赵曙此刻心中全是怒火,他转着圈在低声说话,脚下越来越快。

        没人敢去听这些话,那些内侍宫女都刻意避开了些,唯有陈忠珩离不得,只能低头装作没听到。

        “……胆大妄为,胆大妄为!”

        “此事一出,天下由此多事了!”

        “杀得好啊!可为何莽撞?”

        赵曙觉得脑袋后面又出现了麻木感,他止步道:‘取了唢呐来。’

        唢呐声回荡在宫中时,陈忠珩悄然去了政事堂。

        “官家召见。”

        他的神色太过凝重,近似于沉重,让宰辅们都有些慌。

        出了政事堂后,温暖的身体被冷风一吹,曾公亮打了个哆嗦,“官家不会……”

        这个……

        韩琦脚步骤然加快,欧阳修眼神不好,伸手就拉住了包拯,“这是怎么了?”

        包拯神色凝重,“不好说,到了再说。”

        韩琦突然放缓了脚步,陈忠珩回身疑惑的道:“韩相……”

        “宫中可有人谋逆?”韩琦盯着陈忠珩,“你但凡有半句假话,老夫……”

        他左右寻索着,可没找到武器,“老夫就让你生死两难!”

        陈忠珩这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禁满头黑线,“官家在等着呢。”

        曾公亮别过脸去,突然就笑了起来。

        这韩琦以为官家驾崩了,竟然在准备稳住局势。

        这反应也真是没谁了,只是赵曙得知后,不知道会不会膈应。

        等看到赵曙时,韩琦这才松了一口气。

        赵曙冷冷的坐在那里,“皇城司急报,大名府之事已经办好了。”

        “好!”

        韩琦右手握拳砸在左手手心里,赞道:“臣就知道沈安是个做事利落的,这不两下就解决了此事,算是大功啊!”

        曾公亮笑道:“那些权贵怕是又要怕他一阵子了,想来就好笑。”

        包拯沉着脸道:“沈安做事本就沉稳,而且手段多,这等年轻人可不多见。此次他北上大名府,臣就觉着官家您的决定再英明不过了……”

        包拯从不喜欢颂圣,可为了沈安却很是自然的拍了赵曙的马屁。

        可赵曙的神色却没有半点改动,依旧是冷冰冰的。

        这个不对啊!

        韩琦干咳一声,包拯止住了拍马屁,可欧阳修眼神不好,却没看到,就以为该自己表态了,就顺口说道:“那个年轻人历来出色,臣以前见到他时,就觉着是个可造之材,臣觉着该避路,让他好出头……咦!”

        欧阳修觉得太安静了些,就仔细看看。

        赵曙冷着脸坐在那里,突然笑了一下,却是冷笑。

        “自大名府知府刘贤开始,官吏,粮商,共计三十五人,这些人合谋贪腐了十万贯钱粮……”

        嘶!

        韩琦不禁震惊了,“从刘贤开始?那大名府岂不是都烂了?”

        “都烂了!”赵曙的眼中多了杀机,“若是可以,朕恨不能亲手杀了他们!”

        精神病患者的戾气一旦起来,想压住很难。

        但理智依旧占据了上风。

        韩琦倒吸一口凉气,“如此……沈安怎地查的那么快?”

        曾公亮也有些诧异,“按照脚程来算,他到大名府不过数日就查清了这些,堪称是神速啊!臣想想往日……从未见过谁破案那么快过。”

        欧阳修也夸赞道:“那些官吏定然会沆瀣一气,这等时候很难查,沈安却能神速如此,可见有做推官的天赋!”

        推官负责审案子!

        包拯没说话,他觉得不对劲。

        官家不对劲。

        “他查的很快。”赵曙一直在回想着沈安的破局过程,堪称是无懈可击,“他先鲁莽行事,这是示弱,就在刘贤等人以为他无谋时,沈安突然借着粮食耗尽的机会悍然动手,一举封了大名府囤积居奇的大粮商……”

        “好!”韩琦面色微红,赞道:“先是鲁莽骄敌,随后粮食耗尽再出手,这是破釜沉舟,刘贤他们不敢和此时的沈安硬顶,于是他顺利拿下了那些大粮商,稳住了局势,好啊!”

        老韩在家里琢磨了多年兵法,对这些招数很熟悉,他叹道:“臣对着些手段都熟,只是临战时却想不起来……否则……”

        否则老夫就是名将了。

        赵曙嗤笑了一声,“若说此事,到了此时他办的无懈可击,朕都要为他叫好。随后他撬开了那些粮商的嘴,拿到了口供,可却找不到证据……”

        “账簿呢?”欧阳修觉得这是个突破口。

        天可怜见,大宋的吏治实际上并不好,比如说人浮于事……但唯有一条,那就是贪腐案发生的频率很低,所以大家少有查这等贪腐案的经验。

        “账簿?”赵曙摇头,“账簿无懈可击。”

        “那他是怎么查到的?”这次连包拯都有些好奇了。

        “他?”赵曙笑了一下,“他令人拿下了府衙的记账小吏,用刑拷打……”

        这个……真是够猛啊!

        谁会这么做?

        谁敢那么做!

        宰辅们面面相觑,只有包拯傲立在那里。

        老夫敢这么做!

        赵曙丢下了终极炸弹,“随后他得了证据……”

        “干得好!”

        韩琦赞道:“那些贪官污吏就不能让他们逃脱责罚,回头……臣建议全数发配到琼州去,官家觉着可行?官家,官家……”

        赵曙呆呆的看着虚空,突然叹息一声,“除去刘贤等三人之外,沈安以造反的罪名,斩杀了三十人……”

        “三十人?”

        宰辅们呆若木鸡,连包拯都傻眼了。

        开国时不论,可从先帝到现在为止,谁下去杀过那么多人?

        沈安……他胆大包天啊!

        这事儿,不好办了。

        ……

        月初,求保底月票。

        感谢书友‘我家乐乐最可爱’的盟主打赏,下午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