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北宋大丈夫在线阅读 - 第1183章 保护官家

第1183章 保护官家

        按照程序,遇到这等贪腐和灾荒的事儿,作为全权代表下去,首要是赈灾,安抚灾民的情绪。若是发现贪腐,气氛不对头时,杀一两个人也行,事后把自己的苦衷说说,没有人会说什么。

        可沈安这个却不同。

        案子已经破了,灾民的情绪也稳定了,这厮竟然在临走之前杀人。

        你说你杀就杀吧,还弄了一个造反的罪名,这话你哄鬼去吧。

        大名府是什么地方?

        那是大宋的北京,若是那里造反,北方雄兵无数,瞬间就能合围大名府,谁都跑不掉。

        所以没人相信那些人会造反。

        “这是栽赃!”

        韩琦苦笑道:“他为了杀人而搜罗的罪名,当时在场的人很多,那个傻小子,他就该悄然处置了他们,到时候说他们谋逆,谁能反驳?”

        这是搞暗箱操作,不给别人质疑的机会。

        赵曙看着韩琦,突然觉得他和沈安有一点很像,那就是为了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

        这样的臣子要看他的志向,韩琦是想千古流芳,成为大宋名相。

        沈安想什么?

        北望江山?

        还是……

        赵曙想起了沈安当年说过的话。

        ——海外很大。

        这个世界很大,大宋很小。

        大宋难道能拥有这个世界吗?

        赵曙笑了笑,觉得不可能。

        “消息应当很快就会传回来,诸卿如何看?”

        赵曙已经是头痛欲裂,就把难题抛给了宰辅们。

        “陛下,此事怕是要让沈安避避风头吧。曾公亮也有些头痛的道:“若是让他留在汴梁,怕是会被群起而攻之。”

        这是好意,但却是退缩。

        赵曙放开捂额的手,眼中多了冷色。

        欧阳修叹道:“去雄州吧,他号称雄州沈,雄州百姓也以他为荣,去了那里没人敢招惹他,过几年再回来,这事就妥了。”

        不管多愤怒的事儿,当时你恨不能杀人,觉得这个愤怒永世不会消退。可不过是几个月,最多几年,你就会淡忘了此事。

        时间才是最大的黑手。

        赵曙的嘴角翘起,却是讥讽的笑。

        包拯出班道:“沈安年轻,那些人杀之不足惜,臣以为情有可原。”

        沈安没有经过赵曙的同意就杀人,这是大错,包拯在徇私,但却无人指责。

        “杀得好!”

        韩琦抬头,眼中全是怒色,“陛下,杀了就杀了,那等人若是被臣遇到了也是一个杀,如今怕的就是那些人的围攻,且让他们来,臣去挡着。”

        韩琦躬身,起身时因为体型庞大踉跄了一下。他稳住身体,转身离去。

        那脚步有些外八字,配上庞大的身躯,看着有些跋扈。

        可在此刻赵曙的眼中,这些不是跋扈,而是担当。

        包拯不能去,他去了只会激化矛盾,徇私的指控将会笼罩皇城,得不偿失。

        韩琦去了。

        “韩卿……”

        赵曙起身伸手,可韩琦却不回头,就迈着八字步出了大殿。

        消息果然很快就传到了汴梁城。

        “外面很热闹。”

        邙山书院里,王雱端着茶杯在喝茶。

        一个教授苦笑道:“山长此次算是惹下大祸了。”

        “他干的很好,某就想这么干,只是没机会。”王雱的目光冰冷,突然问道:“可敢做大事?”

        “元泽!”

        教授才将打个寒颤,外面来了折克行。

        稍后苏轼也来了。

        “此事麻烦了。”苏轼气咻咻的道,“御史台里不少人都说安北犯了大错,当发配,发配啊!”

        屋里此刻没外人,折克行突然低声道:“某能带人出去……接了安北兄的家人,一路去北方。”

        苏轼点头,“甚好。”

        两个棒槌!

        王雱冷笑道:“能去哪里?去府州?那是找死,你信不信,若是去了府州,令叔折继祖会把你们全数拿下……家族啊!”

        这个年头家族就是一切,折继祖若是面临这样的选择,只有两种方式:第一造反,第二拿下他们,算是污点证人。

        折克行想了想,摇头道:“你小看了折家。”

        “某不懂折家,但某知道你这个想法不妥。”王雱是这个小团体里最聪明的人,他说不妥,折克行也只得闭嘴。

        王雱放下茶杯,说道:“外面现在如何?”

        “群情鼎沸。”苏轼擦了一把汗,“皇城外又被人堵了,奏疏无数,都是弹劾安北的。”

        “他破了规矩,那些人当然要恨他。”

        王雱敬佩的道:“大宋不杀士大夫,那是谎言,可确实是不怎么杀,杀几个就算是稀奇事。可安北兄在大名府一次就杀了三十人,那些人慌了……”

        “他们担心自己以后犯事了也会有此遭遇,所以慌作一团,唯一的办法就弹劾,把安北兄弄下去。”

        “兔死狐悲?”

        折克行的话让王雱第一次赞许:“这话说得好,就是这个意思。兔死狐悲!”

        苏轼焦急的道:“某告假出来,马上就得回去,怎么办,要某怎么出力只管说,大不了某一把火烧掉御史台!”

        “淡定。”王雱摇摇头,吩咐道,“让那些教授来。”

        稍后一群教授来了,王雱起身拱手道:“外间事你等应当也有耳闻,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邙山书院不支持优待士大夫,你等可认同?”

        这是沈安的观点,并作为邙山书院的座右铭之一。

        “是。”

        不认同这个理念的人都滚蛋了。

        王雱微笑道:“去把学生们叫出来。”

        稍后的校场上,王雱大声的喊道:“那些人慌了,他们担心自己以后贪腐会被处置,可贪腐为何不被处置?为何杀不得?看看千年以来的……哪朝哪代不杀贪官污吏?就大宋!”

        学生们的怒气起来了。

        “某觉着元泽和安北有相通之处,那就是蛊惑人心。”

        苏轼的话让折克行点头又摇头,“不,安北兄是为了大宋,元泽却是为了抱负。”

        一个是为国,一个是为了私,没法比。

        “这个大宋到了如今的地步,谁的错?”

        王雱苍白的脸上浮起了红晕,喊道:“那些贪官污吏为何被人庇护?他们想干什么?他们想为所欲为,想弄死山长,咱们能答应吗?”

        “不能!”

        学生们的气势起来了。

        王雱指着外面喊道:“那些人如今堵在了皇城外,他们在逼迫官家,他们在逼迫宰辅,咱们能坐视吗?”

        “不能!”

        学生们的血气都被激发出来了。

        王雱嘶喊道:“那就出发,保护官家!”

        “保护官家!”

        书院的学生们排着整齐的队列出发了。

        邙山书院的邻居有宗室书院,还有太学。

        两家书院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邙山书院的学生去了,他们说要保护官家。”

        宗室书院的大多都是聪明人,有人说道:“那些人哪里敢冲进皇城去?王雱多半是要硬扛那些人呢。好气魄!”

        “那咱们怎么办?”

        一阵沉寂之后,有人摇头,“咱们不能去,否则官家只会忌惮,而不会有半分高兴。”

        “为何?”一个懵懂的宗室子问道。

        “咱们是宗室,涉足政事就有图谋不轨的嫌疑,甚至会被那些人利用,所以老实些,就呆在书院里。”

        这边还好,可太学那边却暴动了。

        郭谦带着一群人在阻拦群情激昂的学生,可哪里挡得住。

        “我们要去保护官家!”

        “官家不要你等保护,有禁军!”

        陈本拼命拦截着,最后被一把推开,跌坐在边上。

        “冲啊!”

        学生们冲了出去,郭谦跺脚道:“都回来啊!”

        ……

        此刻的皇城前,气氛肃然。

        韩琦站在大门外,对面是数百人。

        “……从祖宗以来,从未有人如此屠戮士大夫,从未有人这般大胆,没有官家的命令就下手杀人,这是僭越,这样的行径,这样的人能容忍吗?”

        一个年轻人在前方大声疾呼,身后的数百人喊道:“不能!”

        这是一个庞大的团体,当年的范仲淹都败在了他们的手下。后来的王安石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苦心孤诣的新政同样惨败……

        如今他们来了。

        而当前只有韩琦一人。

        韩琦站在那里,想起了当年……

        他想起了庆历新政,想起了范仲淹。

        当年我们惨败啊!

        今日他们再度来袭,老夫怕了吗?

        韩琦抬头,嘶吼道:“那些人该死!杀得好!”

        气氛骤然一紧。

        这是来自于大宋首相的嘶吼,代表着政事堂的态度。

        怎么办?

        当年的范仲淹被抹黑,那些人说他结党。

        结党是大宋政坛最忌讳的事儿,被这个借口攻击,几乎很难幸免。

        随后富弼被污蔑想行兴废事,也就是当做伊尹霍光那种人物,能以臣子的身份决断帝王宝座的归属。

        这个黑锅砸的富弼晕头转向。

        败了。

        哪怕赵祯知道这些抹黑都是假的,可他依旧不能挽回局势。

        原因是什么?

        范仲淹的新政是要动刀子,从大宋的身上割腐肉。

        新政中的一条叫做抑侥幸。

        什么叫做侥幸?

        权贵子弟从出生没多久就能有官职,这叫做荫恩,也叫做侥幸。抑制侥幸,就是割腐肉。大宋的三冗,冗官、冗费,两冗与此有关,范仲淹这一刀砍的很准。

        但这动了权贵们的饭碗,后果可想而知。

        而今日这些人来这里闹腾是为了什么?

        沈安杀了官吏,这破坏了不杀士大夫的潜规则。

        咱们犯错了没事,顶多是下放到地方为官罢了。就算是再进一步,那就发配吧。

        发配就发配,命保住了,以后寻机还能回来,多美?

        这个潜规则很美,美滋滋。

        可如今被沈安的屠刀给触动了。

        你让这些人如何能不怒火中烧?

        人群中有人嘶喊道:“韩琦老贼,你蛊惑君王,结党营私,今日我等在此,你还想故技重施吗?”

        草泥马!

        韩琦想这么骂一句,但他捋捋长发,觉得这会影响自己的俊朗形象。

        “谁在故技重施?”韩琦冷笑道:“你等当年说老夫等人结党营私,今日还是这一套,这是什么?这才是故技重施!来,老夫今日在此,你等可敢来吗?”

        人群躁动了起来,然后缓缓逼近。

        那些军士慌了。

        “韩相,怎么办?”

        动手是不能动手的,否则会惹出更大的祸患来。

        韩琦也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敢来,他站在那里,握紧双拳。

        老夫今日要雪耻!

        雪庆历年间的耻辱!

        他双目圆瞪,气势瞬间攀升到了顶峰。

        “保护官家!”

        就在此时,右边传来了一声呼喊,接着脚步声传来。

        无数人在奔跑,可却很有节奏,丝毫不乱。

        脚步声震动着大地,那些人纷纷侧身看去。

        韩琦也是如此,他觉得应当是另一帮子不要脸的家伙来了。

        当那些年轻的面孔出现时,当看到那在奔跑中依旧整齐的阵列时,有人惊呼道:“是书院的学生。”

        但凡是沈安教授过的地方,只要不改他留下的规矩,那就很好认。

        整齐!

        哪怕是奔跑之中也得保持住阵型。

        “他们来做什么?”

        众人在疑惑,学生中有人喊道:“打逆贼!”

        “打逆贼!”

        学生们蜂拥而来……

        ……

        感谢书友“正版风随行”的五万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