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四八四、群玉山头风光

四八四、群玉山头风光

        王崇在十万大山陪了朱红袖几日,朱红袖也不说要出山,王崇自然也不提,反正他最近也没得什么事儿,除了惦记梁漱玉身上的土系灵物,唯一线索还在朱红袖身上,还要去哪里?

        反正朱红袖选的这出山坳,风景也颇秀丽,她又开凿了数十个洞室,住的地方也宽敞。

        在这里每日闭关修行,还有美人相伴,说什么不好?

        这一日,王崇正在陪朱红袖看雪景,从飞凰洞眺望下去,当真有群玉山头现之感慨。

        远远的见得有两条黑线,在远处的山头上兜转,两道遁光都极慢,一个时辰百余里的模样。

        王崇也就许久没见过这么慢的遁光了,不由得笑道:“这边是你的邻居?”

        朱红袖懒洋洋的靠在王崇的肩头,说道:“有个旁门散修,为了躲避仇家,就逃入了十万大山深处,在数百里外寻了一个洞府,这是他门下的两个童子。我平时都封闭的洞府,他们也不知道我在这边居住。”

        王崇微微一笑,心道:“也不知道他招惹了什么仇家?”

        小贼魔虽然好奇,可也就是一闪念而过,并没有探问究竟的兴趣。

        毕竟不过是一个旁门散修,就算有什么故事,也也跟他没有干系。

        王崇瞧着那两道黑线十分吃力的跟天上罡风搏斗,飞了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不得不落下去休息,过得一会儿又复腾空,起起落落,好生辛苦。

        就不由得问了一句:“他们在干什么?”

        朱红袖答道:“也许是采药吧!”

        王崇心道:“这般酷寒的山峰上,还有什么灵药出产么?”

        他对灵药什么的,也不甚有兴趣,毕竟他凌虚葫芦内有大小三四十块灵田,大者百余亩,小者二三亩,种植了不知多少奇花异草,珍贵灵药。

        王崇话锋一转,笑道:“红袖儿在这般苦寒之地闭关,日子也颇清苦,我见喝的茶都不如当年。恰好我这里有些灵茶,乃是朋友所赠,你让手下魔女烹煮了,趁着雪景品茗如何?”

        王崇把龙苔金鳞取了一小葫芦,足够二三斤,随手递给身边随侍的魔女。

        朱红袖虽然出行,都有随侍的魔女,一应用度也极奢华,但却不是安于享乐,而是从小就如此生活,养成了习惯而已。

        所以离开万魔堂稍久,身边的用度自然就差了些,她也没怎么在意,将就着也就过了。

        王崇取出的龙苔金鳞,她瞧了一眼,不由得笑道:“居然是南土所产的灵茶,这东西培植不易,万魔堂也少有出产。”

        王崇笑道:“只是需要一些龙属灵兽,哪里有甚不易?”

        朱红袖吃吃一笑,说道:“就是那些龙属灵兽,经常被门中俗人拿去做菜,所以这茶就经常养死了。”

        王崇咳嗽一声,脸上有些红,心道:“太上魔宗的奢侈繁华,果然非是我这等穷酸可比。那八条小龙,我养的还算金贵,换作人家,就只是杀了吃肉。”

        魔女们烹煮了新茶,朱红袖瞧着小龙蜿蜒,一口啜尽,也没有特别赞赏的意思,显然这般灵茶,还值不得她夸赞。

        王崇凭这些凌虚洞天出产的好物,在毒龙寺和李象等人面前,挣了极大脸面,但在朱红袖面前,却用错了力,不由得有些讪讪。

        朱红袖和王崇这边正饮茶,就见得更远处,足有数千里之外,有数道光华掣动,还有一团黑云翻翻滚滚,不知谁人在斗法。

        那两个童子眼力不济,还没有看到这般场景,仍旧在努力采药,但却有一道遁光飞出来,往王崇和朱红袖这边瞧了一眼,就急忙抓住了两个童子,遁回藏身处了。

        显然这位旁门散修也见得远处的斗法,生怕殃及池鱼,故而抢了两个童子,回去洞府藏身。

        王崇笑道:“这里倒是热闹!”

        朱红袖轻笑一声,说道:“哪里是热闹,便是在东土的人烟繁盛之地,也长有仙真来往,妖魔斗法,只是大家都看不到,不关注罢了。”

        她伸出纤纤玉指一点,说道:“那两家都是大派的旁支,也算有些真传,都看重了一座山峰,想要在这里开宗立派,故而为了门户相争。”

        王崇笑道:“这里山峰尽多,何苦为了一座争斗?另选一峰不就是了。”

        朱红袖笑道:“那座山峰有一道灵脉,我等修行,也用不着,但对他们来说,若有这道灵脉,可以节省七八分的功夫。本来要一百三四十年才能修成天罡,有了灵脉,五六十年也就能成了。”

        王崇惊道:“还有人要一百多年才能修成天罡?岂不是早就老死了?”

        朱红袖噗嗤笑道:“你当世上都是你我么?便是三四百年修成天罡的也不稀罕,吃些延寿的灵丹便是。也就是这些三四流的门派,惯常见这种人,咱们太上魔宗不能在五十年踏入天罡的弟子,不用老死,也要被师门给弄死了,师父同门都会嫌弃他们丢人。”

        王崇想了一想,点头道:“也是!若是那些名门正派,根本就不会收资质这般差的门人。”

        王崇想起来王相杨尧,还有当年那个熊宝宝莫虎儿,这些人若是正经来说,已经是百中选一的聪明孩童,但若不是有大机缘,仙道中人当面见得,也不会生出收徒之念。

        比他们还优秀一些,那些三四流的门派,旁门杂修见了,就会考虑收徒了,但这些孩童想要道入天罡都是数十年起步。

        比如燕北人,尚文礼,若是能回转幼年,便是此种才俊。

        至于更高一层的天才,三十年内能入天罡,已经是好多门派争抢着要的传人了。

        这也是为什么世家修行,会越来越差,徒弟会挑选好的,孩子生下来,难道资质不够,父母就舍得扔掉?资质差些,也要传授道法,也要揠苗助长,如何能保持传承?

        王崇想起来,自己的凌虚葫芦里,还有三个老徒弟,不由得颇嗟吁,至于赵剑龙,都快给他忘了,此时才顺便想起来。

        王崇心头暗忖道:“回头把它们送去大罗岛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