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打造超玄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皇朝龙气,帝京归属

第二百一十二章 皇朝龙气,帝京归属

        陆番平静的看着眼前悬浮的龙珠金丹和龙魂。

        万千银刃和凤翎剑在他的身后凝聚出千刃椅,陆番徐徐坐下,黑衫便化作了白袍。

        陆番抬起手,那颗龙珠金丹便漂浮到了他的手中。

        这是一颗假丹,并不是真正的金丹。

        对于黑龙的处理,除了让黑龙回炉重造以外,陆番还打算,将黑龙的龙魂化作龙气,成为影响王朝更迭的气运手段。

        人间帝皇可以聚龙气修行,做到震慑邪秽。

        使得人间帝皇不容易被邪秽所影响。

        这也算是一种修行之道。

        陆番端坐千刃椅,龙珠金丹安静的漂浮在陆番的面前,金丹中不断的有冤魂在哭嚎着,在咆哮着。

        这些都是被黑龙吞吃后,所诞生的冤魂,黑龙以此淬炼了金丹,但是,正是因为这些冤魂,使得黑龙无法跨入真正的金丹,只能成为假丹。

        心神一动。

        灵压棋盘顿时浮现而出,悬在陆番的身躯之前。

        龙珠金丹漂浮。

        陆番则是摆局对弈。

        这一次,他没有下《山河局》,也不曾下《风雨局》,而是选择了《奕天势》第三局,《人间局》。

        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

        陆番面容平静,落子摆盘棋子。

        黑白棋子仿佛重若万钧,携子落棋盘,就像是在横移山岳似的。

        随着落子。

        隐隐之间,龙珠金丹上的冤魂的怨气和不甘在净化,悄然间化作了黑芒,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龙魂缠绕在龙珠之上,在棋局的影响下,也变得越来越纯粹。

        小应龙看了一会儿棋盘,百无聊赖,拍打着肉翼飞走了。

        他飞到了高空中。

        肉翼一夹,化作了一颗炮弹,从高空俯冲而下。

        咚的一声,扎入了湖水中。

        惊起湖中游鱼四溅,惊起一滩鸥鹭群飞。

        小应龙兴奋的在湖中游荡,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很快,他龙爪子一样,捏住了一头黑鲤,黑鲤吓坏了,不断的拍打着尾巴。

        小应龙兴致缺缺的将这头黑鳞给抛开,继续寻找。

        然而,找寻了一圈,却也找不到心目中的那头黑鳞。

        小应龙从湖中冒出了脑袋,趴在了龙门上,嘟着嘴,滋出一条水箭,继续与天机鸽愉快的玩耍。

        ……

        大周覆灭了。

        曾经的大周百官,没有反抗,他们也没有抗争,没有逃遁,皆是跪伏在了走出紫金宫的澹台玄的面前。

        澹台玄扫视了一眼底下的大周百官,眉头微微一簇。

        尔后,视线落在了远处,倚靠在宫门前,一身银铠的江漓。

        霸王也从紫金宫出来,他对于底下跪伏的百官,漠然无视。

        有马蹄声徐响。

        一架马车在皇城前停滞。

        从北洛城赶赴而来的墨北客掀开了布帘,徐徐从马车中走了出来。

        他看到了江漓,也看到了跪伏满地的百官,以及伫立着的霸王和澹台玄。

        墨北客情绪有些复杂的看着霸王。

        霸王却是对墨北客没有多热切,只是扫了一眼,便背负着干戚,率领着项家军,走出了皇城。

        路过墨北客身边的时候,墨北客微微躬身。

        霸王颔首,两人便擦肩而过。

        两人宛若最熟悉的陌生人。

        对于这些大周的群臣和百官,霸王此时此刻根本懒得处理,甚至,他故意留下这些百官。

        “巨子,您可回来了啊。”

        澹台玄则是从台阶上,一路奔走而下,来到了墨北客的身边,搀扶着墨北客。

        墨北客厚重的眼袋抖了抖,轻笑道:“老夫这一趟走北洛,与陆少主聊了不少,倒是错过了一些事情。”

        “因为事态紧急,就顾不得等待巨子归来,便发动了攻伐,幸而这一战,胜了。”

        澹台玄扶着墨北客,宇文秀的结局,让澹台玄明白,好的辅臣是有多重要。

        就像大周,若是夫子未亡,那又是另一番局势了。

        霸王让许楚带着项家军坐镇在皇城之内。

        而他自己,则是伫立战车,来到了城门前,让西凉大军入皇城。

        大军入城之后,黑压压的西凉大军顿时发出了震天的欢呼。

        霸王下了战车,将干戚交给了身边的侍从,飞速接近那架他翘首以盼的马车。

        马车中,倩影浮现。

        洛茗桑款款从马车中而出,眼眸中带着柔意看着霸王。

        霸王没有提及那封信的事情。

        他扶着洛茗桑,缓缓的行走在帝京长街之上。

        他曾许她江山如画,而如今……这个承诺,快了。

        ……

        紫金宫前,大周群臣跪伏着。

        他们不敢动,不敢有任何的异动,作为亡国之臣,他们能等待的唯有命运对他们的判决。

        澹台玄搀扶着墨北客,缓缓行走着。

        “巨子,接下来,该如何?”

        澹台玄问道。

        “对于这些大周百官,又该如何处理?”

        墨北客眼袋厚重,他看了一眼,落满了大雪的皇城,又看了眼跪伏满地的大周百官,笑着摇了摇头。

        “王上,老臣建议,您如今唯一要做的,便是率领着大军,退出皇城。”

        “帝京之事,莫要插手。”

        “这些百官,莫理会。”

        墨北客道。

        澹台玄一愣。

        似乎没有料到,墨北客居然会给出这样的建议。

        “这还是老臣对霸王比较了解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若是谨慎如墨矩,可能在宇文秀自刎的瞬间,便让王上率军退出皇城了。”

        墨北客脸上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权力掌握在有力量的人手中,大玄虽然不弱,但是,在力量上比之西凉,尚有不如。”

        “若是王上沉迷于帝京的繁华和权力,认为有与西凉争夺权力的资格……那王上便错了。”

        墨北客,道。

        “我大玄,可没有能够与霸王一战的存在……如今若是一旦爆发战斗,战败的可能性高达八成,王上若是沦为阶下囚,任何的宏图霸业都只能成为过往云烟。”

        远处。

        摘了头盔的江漓,握着银枪也走了过来。

        “王上,巨子说的有理。”

        “微臣建议,立刻整兵退出皇城。”

        江漓道。

        虽然江漓很清楚,这个决定有多艰难,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澹台玄如今唯有这一条路。

        “打下这皇城,可也有我大玄国大军诸多将士的性命和鲜血……就这般退走,当真是不甘啊!”

        澹台玄咬着牙。

        可是,他明白,江漓和墨北客说的都对。

        他想起御花园中,霸王回首与他平静对视的那一幕。

        背后不由的冒腾出了冷汗。

        力量啊……

        澹台玄心中感慨了一番。

        尔后,目光望向了身后的玄武卫,咬了咬牙:“整军,退出皇城!”

        墨北客目光闪烁,笑了笑。

        江漓也是深深的看了眼澹台玄,或许澹台玄不是最英明的君主,但是……他会听劝,能够采纳臣子提出的建议,并对建议分析后作出决策。

        这点,难能可贵。

        若是换了霸王,哪怕是力量弱,霸王也不可能做出退出皇城的决定。

        该干就是干。

        毕竟,攻下皇城,西凉国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以霸王的脾性,是不可能放弃和退走。

        “当然……在临走前,我等还得去个地方。”

        墨北客道。

        澹台玄一愣。

        墨北客望向了飘雪的紫金宫,深吸一口气:“大周藏书阁。”

        他怕不走一趟藏书阁,很有可能会留下遗憾。

        ……

        大玄国大军退走了。

        在退走前,从大周的藏书阁中,搬走了一箱又一箱的竹简和藏书。

        当然,因为大周藏书阁内的东西太多了,澹台玄只是整理抬走了三分之一左右。

        尔后,玄武卫以及大玄军队,便纷纷撤出了皇城。

        虽然大玄国的士兵很不甘,诸多武将很不忿。

        特别是在西凉国武将嗤笑般的目光下,大玄国的士兵和武将都有种屈辱的感觉。

        可是,王上做出的决定,他们莫敢不从。

        百官依旧跪伏在皇城前的空地前,澹台玄没有对百官做出任何的处理,积雪落了厚厚的一层。

        霸王负手而来,他安置洛茗桑去休息了。

        他需要处理一些皇城中的事情。

        澹台玄退出皇城,他虽然意外,但是却也在预料之中。

        墨北客的归来,倒是给了澹台玄做出最正确的决定,墨北客太了解霸王了。

        若是澹台玄不退,等霸王腾出手,定然会对澹台玄的大军做出攻伐,将大玄的主力军全部留下。

        “他们带走了什么?”

        霸王询问身后的许楚。

        “从大周藏书阁中,带走了大量的记载了诸子百家想法和思想的气血修行法和理念书籍,还有一些是大周的律法典籍等等,共五车。”

        霸王闻言,不由笑了笑。

        “看来是澹台玄那老东西做出的主意吧。”

        “还真是了解本王。”

        霸王道。

        “大周藏书阁中还剩多少典籍都整理出来,关于诸子百家的……”

        霸王说到这儿,顿了顿。

        许楚疑惑的看了过来。

        尔后,霸王才是看向了底下跪伏的百官群臣,道:“都烧了吧。”

        许楚呆了呆,没有想到霸王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

        “无妨,墨北客带走了不少典籍,剩下的烧了,便是给世人一个表态,本王曾说过要罢黜百家,这个承诺……本王做到了。”

        “另外,藏书阁内的书籍全部改成修行法,黑龙龙门也要开始开发。”

        “实力才是根本,唯有掌握了强大的实力,皇朝才能屹立不倒。”

        “知道大玄国的军力为什么退走皇城吗?”

        霸王笑了笑。

        “因为他们的力量太弱。”

        许楚挠了挠脑袋,颔首。

        这些事,太绕脑了,还是打打杀杀来的简单。

        “王上,那这些大周的百官该如何?”

        许楚问道。

        霸王扫了百官一眼,那犀利而冰冷的眸子,让跪伏的百官,身躯瑟瑟发抖。

        “你命人好好查,若是有贪官污吏,便杀了。”

        “若是身家清白,便流放了。”

        许楚闻言,顿时蹙了蹙眉:“王上,不留些文臣谋士,替陛下出谋划策么?”

        霸王一听,嘴角一撇:“本王不用,再说……他们若是能出谋划策,大周还会败么?”

        许楚闻言,觉得霸王说的好有道理,顿时颔首。

        “喏。”

        底下的百官听后,则是身躯冰凉。

        “陛下,饶命啊……”

        “饶命啊陛下!”

        “我们愿意臣服,愿意臣服呐!”

        百官们哭嚎。

        然而,霸王却是丝毫不加理会,负着手,转身离去,魁梧的身躯在漫天风雪中消失不见。

        他踏入了紫金宫,望着那高高的龙椅。

        微微蹙眉,便转身,越过了紫金宫往御花园中的黑龙龙门而去。

        比起龙门,这象征着皇权的龙椅,对他而言,吸引力并不大。

        ……

        大玄国的大军退出了皇城,退到了六大护城之一的原赤城,与帝京遥遥相望,两相对峙着。

        实际上,大玄国的军队都憋着一股气。

        同样是入主皇城,凭什么他们大玄国的大军要退出,而西凉国的军队则是能够占据皇城?

        他们大玄国退出,不就等于放弃了争夺,让那些世家和豪强,支持西凉了么?

        可是,澹台玄做出的决定,士卒们却不敢说什么。

        当然,一些脑子灵光些的武将猜到了什么。

        这个消息传开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原本应该支持入主皇城势力的世家豪强居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

        反而选择了继续观望。

        没有任何一个世家是傻子,他们似乎嗅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

        果然。

        一则惊动天下的消息从南郡传开,让不少世家都炸开了锅。

        南郡唐显生不仅没有选择立国,反而,隐隐散播出站位大玄国一方的消息。

        原本天下世家,都以为大周覆灭后,会形成三方争霸的局势。

        结果……

        南郡放弃了争夺,局面变成了西凉和大玄的争霸。

        这让不少世家有些错愕。

        原赤城中。

        澹台玄正在翻阅墨北客从大周藏书阁中带回来的书籍,这些典籍中记载的不仅仅有诸子百家的思想和文化,更有大周关于治国的记载,以及律法等等,价值巨大。

        澹台玄不得不佩服墨北客,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这些典籍。

        也幸而,霸王对这些典籍并不看重。

        江漓尚未褪去一身银铠,从外行走而来。

        墨北客坐在椅子上,正喝着热茶,看到江漓进来,微微一愣,尔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朝着江漓笑了笑。

        站起身,捧着茶杯,佝偻着背,踏出了门外。

        将空间留给了澹台玄和江漓。

        澹台玄这时候也察觉到了什么,赶忙放下了手中的书籍,看向了江漓。

        “江将军,怎不去休息?这一战可是辛苦将军了。”

        江漓很平静,他望着澹台玄,吐出了一口气。

        抱拳,微微躬身,道:“承蒙王上一直以来的信任和厚爱。”

        “如今大周覆灭,臣感身心疲惫。”

        “臣也该……卸甲归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