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打造超玄幻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忽悠惯了,差点自己都信了

第四百六十七章 ?忽悠惯了,差点自己都信了

        引黄泉,辟苦海!

        顺着黄泉而下,仿佛有一道又一道的灵魂从其中涌现而出。

        恐怖的哀嚎之声弥漫开,仿佛要让整个九狱冥土都要炸开似的。

        黄泉之中,流淌着的,在这一刻,仿佛不是水流,而是一颗又一颗的灵魂头颅。

        这些,都是来自下三重天的诸多世界中的生灵死亡后牵引而来的灵魂。

        密密麻麻的灵魂,一下子涌入,让九狱冥土变得越发阴森,每个角落都充斥着亡灵散发出的死亡气机。

        黄泉流水奔腾的声音,那是灵魂力量碰撞的声音。

        诸多灵魂顺着黄泉被引入了苦海中。

        一道道灵魂在苦海中挣扎浮沉。

        有的往上浮,有的则是不断的下沉。

        怨念,怒意,各种各样的情绪交织在苦海之间。

        澹台玄以及冥土中的九大亡灵城城主,看到这画面,神色皆是一凝。

        但是,隐隐有松一口气的迹象。

        没错……

        一开始,他们几乎要被吓坏了。

        陆少主说冥土可能会有异变,但是,怎么都想不到异变居然这么大。

        如此庞大数量的魂灵,比起凡人魂灵要强悍许多,数量还多了许多的魂灵涌入,对于冥土也是一场巨大的考验。

        澹台玄都害怕,冥土是否会被这些亡灵给撑爆!

        哪怕未曾撑爆,这么庞大的工作量分担到每一城,怕是会压垮他们。

        不过,幸好,这新出现的苦海似乎有筛选的作用。

        “麻烦北宫圣主带领一队分神境阴差,将那些逃出黄泉的魂灵,重新赶回,让他们渡入苦海,免得做孤魂野鬼。”

        澹台玄看向了身边的北宫圣主,道。

        “好。”

        北宫圣主答应下来,带着一队阴气森森的阴差,持着冰冷的锁链飞速爆射而出。

        黄泉在奔腾,不断的有魂灵在其中挣扎,但是,也有一些顽劣魂灵竟是从其中逃了出来。

        啪!

        北宫圣主抽出锁链,锁链抽在了一位亡灵的身躯之上,将这亡灵被驱赶回了黄泉之中,翻涌着,朝着黄泉而去。

        “壮观……太壮观了。”

        “如此多的灵魂涌入,冥土的未来,将会有多么可怕啊!”

        澹台玄感慨万千。

        他抬起头,看向苦海尽头的那深渊。

        看着深渊中的半镶嵌的佛像,以及那大恐怖存在的背影。

        他的身心不由一抖。

        远古时期的至强者么?

        澹台玄深深吸一口气,心中越发的忌惮,不知是好是坏。

        但是,他更多的是兴奋。

        如此多的魂灵,所提供的灵魂能量该有多庞大……

        这些灵魂能量对于阴差,以及亡灵城城主们的修行,可是有着巨大的提升。

        ……

        本源湖,湖心岛。

        陆番端坐,目光闪烁着道道光华,似是望穿了虚空。

        他不断的在棋盘上落子。

        每一颗棋子,都像是搅动虚无的可怕星辰。

        随着他棋子落下,隐隐约约之间,有银灰色的空间奥义能量在涌动。

        平阳天、血煞天和元磁天,三处天穹中,仿佛被安插下了一道道宛若接收器一般的阵法。

        使得,下三重天的无数高武世界的亡魂,会顺着接收器阵法,涌入五凰,涌入九狱冥土。

        这的确是大手笔,陆番在传道台中足足推演了三天,尝试了近千种阵法的布置方式,方是成功做到如此。

        最重要的是,这些被接收器吸引的灵魂,可不是普通凡人的灵魂。

        而是来自各大高武世界,清一色都是元婴之上,大能之下的修士死亡后的灵魂。

        一旦凝聚了元神,就与整个九重天天道有所联系。

        若是将产诞生元神后大能的亡灵拉扯入冥土,那就不是跟上界抢生意,而是跟整个九重天的天道在抢生意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如今的陆番尚且无法做到将大能及大能以上修士的亡魂吸引入冥土。

        那需要花费的心力和能量都太庞大了。

        事实上,五凰不需要那样的强者魂灵,五凰需要的,正是大能之下,元婴之上的魂灵。

        经过九狱冥土轮回转世到五凰之后,会给五凰提供不少修行天才。

        这才是陆番打的一手好算盘。

        在时间的催化下,在冥土的辅助下,五凰只会变得越来越强……

        当然,下三重天以及虚无天中诸多低武,以及中武世界,陆番也没有放过。

        他同样设计了牵引灵魂的接收阵法,但是能量稀薄,唯有低武以及中武世界中真正的顶级天才才能感受到。

        这样的苗子,如果能够借此遁入五凰轮回,转世入五凰,定然也会一鸣惊人。

        轰隆隆!

        陆番散去了银灰色的空间奥义。

        徐徐吐出一口气。

        陆番感受着体内空空如也的灵气和元神之力,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

        果然,开辟冥土,打造天门,都不是什么轻易的事情。

        不过,对于五凰而言,这些事情都颇为有意义。

        ……

        轰隆隆!

        九狱秘境。

        正在其中闯荡的诸多金丹天锁境的五凰修行人,皆是感觉心中恐惧。

        尔后,他们隐隐看到秘境的天穹之上,有大河奔腾而过,这些河流中,冤魂无数,这些冤魂的力量,无比的恐怖。

        更有浩大一望无际的瀚海。

        瀚海中,有一具又一具被腐蚀的骸骨。

        一艘漆黑色的竹筏在瀚海上徐徐行驶,这似乎是一艘从亘古驶来的竹筏,充满了死寂和死气。

        然而,不待这些金丹天锁看个仔细,便发现九狱秘境释放出了强大的驱散力量,将他们给驱赶了出来。

        轰隆隆!

        有破空之声不断的横亘。

        北洛城中,聂双、罗成罗岳父子飞速赶来。

        聂双入过冥土,所以明白这一切发生的是什么,他眯起眼,眼眸中不禁有精芒闪烁。

        “冥土也开始变化了。”

        “看来,真的得努力修行,破天门,否则会被人给拉开的。”

        聂双攥紧拳头,肉身轰鸣,气血翻涌,斗志昂然。

        九狱秘境的变化是巨大的。

        五凰大陆隐匿的诸多修士,全部都被惊动。

        一位又一位的修行人,飞速爆掠而来。

        在瀚海之上闭关的杜龙阳,叶守刀,倪春秋,天虚公子等人纷纷踏浪而至。

        一道刀芒横掠虚空,聂长卿负着手,御刀而至。

        景越、唐一墨等人也纷纷出现。

        远远眺望着九狱秘境。

        九扇门户耸立在卧龙岭,隐隐之间,有森森气机弥漫开来。

        每一位修行人都释放出元神探查。

        隐隐之间,竟是看到了异象,奔腾河流中枯骨蔓延,有无垠瀚海,亡魂普渡。

        “竟是没有想到……九狱秘境之内,另有乾坤!”

        “那是什么?难道是秘境中还有秘境?”

        “亡者的国度,似乎是一片死去的世界。”

        不少大修行人发出感慨。

        轰轰轰!

        有元神合一境的大能释放气机,欲要闯入九狱秘境中探查。

        然而,这么多强者,却是完全无法打破九狱秘境的规则,无法闯入其中。

        噗嗤!

        更有甚者,被反噬的力量,伤了元神,咳出了血。

        “亡者冥土,生人止步。”

        有十座城池浮现。

        十位端坐于高大椅子上的身影,释放出强绝气机。

        造化尊者?!

        这气息连绵,让不少人皆是忌惮。

        聂长卿、唐一墨等人虽然无惧,但是……却也并未擅入其中,因为,半步天人的他们,能够感受到死亡的危机。

        这一日,五凰出现天地异象。

        日月无光,天地黯淡。

        似是鬼门大开,无数的亡魂哭嚎之声遍布天地之间。

        百姓瑟瑟发抖,凡人惊悚万分,纷纷跪拜于地。

        大玄神朝新人皇,则在泰岭之巅祭祀天地,以求平安。

        ……

        古墓。

        古老的棺椁安静的坐落在古墓的深处。

        嘎吱嘎吱……

        棺盖掀开。

        躺在棺椁中的顾茫然骤然睁开眼,深深凹陷的眼窝中带着几许惊愕。

        “好浓郁的亡魂气息,很多不属于五凰的亡魂为何也被吸引而来?”

        “竟是敢吸掠下三重天的亡魂……这是要重塑九重天崩乱的死亡规则?!何人竟是有这等气魄?!”

        轰!

        瀚海浮沉,海水翻涌。

        古墓剧烈颤动。

        正在给陆长空打下手的步南行身躯一抖。

        “别怕,扶好。”

        陆长空眯着眼,凝重万分,他对于外界的一切,根本不加理会,专心致志的对两株顶级灵药进行杂交。

        步南行面皮子一抖。

        大爷果然还是你大爷,这心态……好的不能再好了。

        棺椁横掠,悬浮在瀚海之上。

        嘎吱……

        顾茫然从棺椁中坐起身。

        骨瘦如柴的他,悠悠的眼眶盯着九狱秘境的方向。

        嗯?

        他看到了黄泉,看到了苦海……

        也看到了深渊。

        他的元神无比的强大,比起聂长卿、唐一墨等人的元神要强大的多。

        所以,他看到了更多。

        他看到苦海的水流仿佛无尽,像是飞流直下的瀑布,汹涌入深渊,惊起可怕的浪花。

        而浪花中,有一道又一道哀嚎的缠绕着罪孽的亡魂。

        深渊似是无底。

        但是,在深渊的对面石壁上,却是镶嵌着一尊巨佛雕像。

        那是什么佛啊……

        顾茫然只感觉,自己的心神遭受到了冲击。

        最重要的是……

        他看到了那巨佛雕像的手掌心中托着一道背影。

        那雄浑,深邃,仿佛捉摸不透的气机,与天门之后,他惊鸿一瞥的那背影竟是相同的可怕!

        “难道……又是一尊古之大帝?!”

        “掌管生死亡魂,莫非是……死亡大帝?!”

        顾茫然深凹的眼窝中光华四溢。

        下一刻,逐渐沉寂了下去。

        “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

        “帝踪现世,帝兵的线索怕是马上也要浮出水面,吾得抓紧恢复了。”

        顾茫然似笑非笑的嘀咕了一句。

        刷的一声,似是滑入了棺椁中。

        棺盖也陡然闭合。

        重新回到了古墓深处的宫阙中。

        ……

        而此时此刻。

        平阳天,元磁天和血煞天。

        下三重天中,则是彻底的掀起了风暴。

        无数死去修士的亲人,故友们似乎都感受到了不同的气机,仿佛有一条河,从天而降,卷走了一道道亡魂。

        这些亡魂顺着河流,卷入了浩瀚海洋中……

        这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一位又一位的修士睁开了眼。

        小雷音佛界,欢喜尊者睁眼,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

        “这是……出现了死亡的归宿?”

        曾经的死亡,那便是灵魂消散于天地之间,反哺于九重天。

        可是,如今修士死亡,似乎被奇异的力量牵引走。

        欢喜尊者看向了虚无天的方向。

        蓦地,他的瞳孔不由一缩,因为……他发现,不知不觉,五凰大陆竟是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

        占据了十分之一个虚无天。

        虽然虚无天自从远古一场大战被割据之后,面积变小了许多,可比较是孕育了许许多多世界的一重天。

        五凰占据十分之一,足以说明其庞大程度。

        “快要逼近衍四级高武了……”

        欢喜尊者呢喃。

        曾经的弱小高武,如今……一转眼就成为了庞然大物。

        小雷音佛界在五凰面前,仿佛……就是个弟弟。

        “阿弥陀佛……”

        “大尊飞升了,如今小雷音佛界群佛无首……贫僧要不要跑去投靠五凰?”欢喜尊者眼眸中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当然,除了欢喜尊者这古怪的想法以外,其他诸多强者都是骇然。

        “出现新的飞升之地,如今又开辟死亡的归宿,这种种预兆,难道曾经消失的那些远古大帝,要回归了么?”

        不少强者思索着。

        不过,不管是飞升地,亦或者是重整秩序后的死亡归宿,对于下三重天而言,都是有好处的。

        虽然,世人皆是充斥着好奇。

        但却并未出手试探和阻拦。

        当然,他们想要阻拦也阻拦不了。

        ……

        浩瀚上界。

        连绵起伏的山峦之间。

        一道身影飞速爆掠而过,落在了巨大的深坑之前,那仿佛撕裂出一个黑磁大陆一般巨大的深坑,充满了震撼感。

        隐隐之间,深坑内,仿佛有云层在漂浮似的。

        此人伫立着,望着深坑,眼眸中满是回忆,当然……这一切都是不太好的回忆。

        “五凰……一个虚无天中诞生的高武,没有想到,竟是能施展出这等杀伐。”

        “难怪能够被齐六甲倾注如此多的信心。”

        此人正是齐六甲的徒弟,夜北,掌握了“行”字阵言的一位仙宿境强者。

        “屈辱……吾明明掌握着真正的‘行’字阵言,却是被那五凰陆平安给诓骗!险些觉得自己所持有的阵言是假的……”

        摇了摇头,夜北心中憋着一股气。

        若非道族中圣祖告知他手中的“行”字阵言,乃是真的,他差点就剥离阵言了。

        “圣祖的判断,绝对不可能出错……”

        但是,越是如此,他心中便是越气。

        “陆平安……假的终究是假的!”

        在深坑周围踱步许久。

        夜北盘坐而下,凝聚天地间的能量,化作一道仙气如龙般缠绕周身。

        “嗯?”

        忽然,他似是想起了什么。

        “上界斩断了下界的飞升路,平阳天、血煞天和元磁天的化仙境和仙宿将无法凝练仙气……前些日子,吾来此总能听到下界传来的不甘的哀嚎,为何这次来竟是这般安静?”

        夜北思索了一阵。

        下一刻,元神震动。

        “行”字阵言在他的头顶盘旋,大放异彩,流光闪烁。

        尔后,银灰色的空间奥义撕裂出一道口子。

        此人顺着口子钻出。

        夜北来到了元磁天外。

        背负着手,漂浮在虚空中。

        他出现的无比的隐晦。

        然而,很快,他便骇然了,因为元神释放而出,他竟是发现……

        下三重天中的化仙境和仙宿境……竟是凭空消失了许多!

        “这……这些化仙境和仙宿,难道因为被断了飞升路,绝望自尽了?”

        夜北深吸一口气。

        元神扫荡而过。

        蓦地……

        他发现了血煞天中的一个衍六级高武。

        一位化仙境在酝酿的气机!

        轰隆隆!

        这位化仙境眼眸满是血丝,已经孤注一掷的疯狂,冲天而起,元神之花与金身之花绽放,像是两道星光在黑暗中绽放!

        震耳欲聋的雷鸣之声让夜北身躯一抖。

        尔后,让他不可置信的画面出现了!

        一座万丈青铜门浮现而出。

        青铜门上镌刻着一头头异兽,仿佛活过来似的异兽,栩栩如生,隐隐间,夜北感觉这些巨兽在朝着他咆哮。

        “这是什么啊?!”

        夜北震骇万分。

        下三重天何时出现了这样一扇门户,为何上界竟是一无所知?!

        最让夜北震骇的是。

        随着这位化仙境抵抗雷罚,被雷霆轰的外焦里嫩,血流如柱,险些濒死之时,终是推开了门户。

        门户之后,仿佛有悠远的气机释放而出。

        一道如龙般的仙气,自门户之后窜出。

        夜北顿时身躯似是被雷劈似的,僵住了。

        “仙气?!”

        “那门户之后……到底是何处?为何酝酿着仙气?下三重天消失的化仙境和仙宿,难道都是入了这扇门户?!”

        夜北赶忙撕裂出一道银芒。

        下一刻,出现在了血煞天。

        他盯着那巨大的门户,感觉仿佛有山岳压迫着他的身躯。

        “上界斩断飞升路,然而……下三重天的修士竟是寻得了另外的飞升方式!那门户后是什么?仙气如此浓郁……”

        夜北感觉出大事了。

        上界封闭的这段时间,下界发生了什么啊?!

        这些化仙和仙宿境,虽然上界看不上,但是,若是能够牵引飞升,也是不小的力量。

        “上界这是……被撬墙角了!”

        夜北吞了一口唾沫。

        他连续撕裂银芒,趁着那化仙境飞升天门之际。

        飞速的靠近。

        轰!

        当门户缓缓闭合之时。

        夜北惊鸿一瞥,隐隐看到了那门户之后的浩瀚世界,仙气翻涌。

        更是看到黑色山岳间,有无比伟岸的背影盘坐着。

        夜北脸上神色大变,作为掌握“行”字阵言的修士,他岂能不知道这背影是谁!

        “我的天啊!”

        “这这这……”

        夜北惶恐,赶忙挪开视线。

        “咦?上界中人?”

        蓦地。

        有声波扩散。

        下一刻。

        夜北感觉周围的虚空,被一道道交错纵横的棋盘纹路给笼罩。

        隐隐,有一道庞大的身影,似是在棋盘外,执子观望着他。

        “是陆平安!”

        夜北毛骨悚然。

        他当然不怕陆平安,他怕的是血衣顾茫然!

        陆平安既然出现,顾茫然怕是也不远。

        血衣将军顾茫然可是能够与圣祖对抗的存在,他区区仙宿,怕是要被瞬间碾死。

        心神一动,“行”字阵言悬浮头顶,在他的头顶之上不断的盘旋。

        然而,夜北可能是心绪不宁,又或者是被吓到了,连续催动了好几次,都无法施展空间奥义。

        幸而,最后还是催动。

        像是过街老鼠一般,钻入其中,遁走消失。

        轰!

        在夜北消失的刹那。

        十万倍灵压所形成的光束骤然砸下。

        这片区域陡然扭曲,轰隆隆不断崩塌。

        “唔,感应到了假‘行’字阵言气机……”

        “不对,我的阵言才是假的。”

        忽悠惯了,差点自己都信了。

        灵压光柱散去,交织纵横的棋盘也缓缓消失,虚空在崩塌轰鸣,陆番幽幽的声音夹杂着轰鸣也渐渐逸散。

        ps:第二更到,求推荐票,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