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打造超玄幻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章 ?冥土崛起,李三思的选择

第四百八十章 ?冥土崛起,李三思的选择

        五凰大陆。

        本源湖,湖心岛。

        陆番身前灵压棋盘悬浮,散发着微光,发丝飞扬,白袍宽松下,似是鼓荡着气流,犹如谪仙端坐。

        他的手指点着一颗棋子,压在棋盘正中央。

        眼眸中,似乎有星辰大海一般的画面在流转,隐隐约约间,仿佛有一道人影端坐在星空之中。

        若是仔细看,那人影并不是其他人,而是被陆番拉出来背了数次锅的古之大帝“昊”。

        灵压棋盘上,浮现出的则是冥土中的画面。

        陆番模拟出古之大帝“昊”的气机,正是在引动帝炉释放出帝威。

        两种帝威的碰撞,仿佛山崩海啸似的,整个冥土动荡不安,无数的亡魂在惊恐哀嚎。

        不过,这正是陆番的目的。

        为了让六道轮回修行法的传播,能够更加的神秘,更加的让人敬畏。

        ……

        轰轰轰!

        九狱冥土中。

        可怕的威能在动荡着,引起山河崩塌,天地塌陷似的。

        这是帝威,真正的大帝的威能。

        威能席卷,苦海的水都在倒流,可怕的帝炉中倾泻出的火焰在焚烧着,让天地都在扭曲。

        大帝之威,让人颤栗。

        然而……

        此时此刻,冥土中,发生的却并不只是一道帝威。

        却是两种帝威在互相的碰撞着。

        六面石壁,其上镌刻着迷蒙的看不太清楚的壁画。

        石壁中释放出的威能,有移山镇海的可怕威势,与古帝炉的威能互相碰撞,竟是不相上下。

        而在苦海的边缘。

        澹台玄、北宫圣主以及九位城主伫立着。

        他们望着那六面石壁上的壁画。

        没错,真的是壁画,那种古老时代才会留存的壁画,而且是用来记载大事件的壁画,随着时代在进步,如今很少人会用壁画来记载,但是比起文字,壁画这种利用图画来记载的方式,虽然呆板生硬,但是却也有着其独特的魅力。

        轰隆隆!

        当他们的视线落在了六面石壁上的时候,隐隐感觉,仿佛有画卷在他们的眼前展开。

        犹如穿越了时空一般。

        他们一阵恍然,被强横的帝威所笼罩,感觉置身于一片玄奇的画面中。

        澹台玄微微张大了眼。

        从成为人皇开始,他一直都是仙缘绝缘体,唯一得到的仙缘,或许就只有算成为了十大亡灵城的城主了。

        但是,这也是在他死后,是用他一生功绩换的。

        换而言之,澹台玄迄今为止都没有遭遇过一个像样的仙缘,而如今……

        这六面石壁出现,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仙缘的气息。

        他瞪大了眼,瞪的眼泪都快留下了,想要将壁画中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他感觉自己穿越了时空似的。

        置身于一个古老的地洞中。

        他看到了一道背影,那是一道宏伟而无上的背影,单单只是一个背影,就让他呼吸都不太平稳。

        要知道,成为了冥土的亡灵城城主之后,澹台玄的灵魂之力可是变强大了不少,特别是在最近磅礴的灵魂之力涌入后。

        可是,哪怕如此,他只是看到这背影,就感觉到压力。

        这人影在石壁上绘画着。

        有几分虔诚,有几分感慨。

        随着人影的绘画,澹台玄的目光,逐渐被吸引,开始盯着那画卷。

        第一块石壁上,并不是只有一幅画,准确说,应该是画着一个事件。

        在石壁上,利用古老的文字写着画的名称,人间道。

        尔后,澹台玄的目光落入其中,被深深吸引。

        画面中,一位修行到了至强境界的存在,一念可让天地昼夜颠倒的强者,达到了修行的瓶颈,壁画中称之为“圣人”的古老存在,偶然一瞥,观望凡尘,心有所感,封印修为,化作普通凡人,在红尘中游历,经历了生老病死,经历了岁月如刀。

        最终,这位古老的圣人,寿终正寝,以极其平凡的方式走完了凡人的一生,圣人在死亡的刹那,心有感悟,创建出了一种观想法。

        将一生记录下来,通过观想,可以得到大造化。

        圣人记载,此道为,人间道。

        澹台玄浑身颤栗,心神回归,继续往下望,他看到了人影在山洞中绘画第二幅壁画,记录第二个大事件。

        还是那位神秘的圣人,那是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行走在时间长河中,不死不灭,这是一位伟大的存在,而第二幅画,讲的便是这位圣人从凡人开始修行,成为天人的故事,同样是一种观想法,神秘深奥,仿佛直冲灵魂。

        圣人称之为天人道。

        澹台玄不敢观想,虽然他隐隐明白这是大造化。

        但是他强迫自己挪移开了目光,他随着那人影的继续作画,看完了第三幅,第四幅……

        看完第四幅,澹台玄已经感觉到了极其疲惫。

        冷汗涔涔,感觉脑袋随时要炸开,可是他依旧坚持看下去。

        第五幅,第六幅……

        终于,澹台玄身躯踉踉跄跄。

        而那作画之人,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此法,便名……六道轮回吧。”

        “净化众生执念,得无上业力。”

        轰隆隆!

        神秘的存在开口了,澹台玄坚信,这位存在定然就是那神秘无比的,可以在时间长河中行走的,古老的“圣人”。

        这壁画,记录的便是“圣人”创造的修行法。

        虽然这位神秘存在是圣人,而那与陆少主一战的圣族大佬叫做圣祖。

        同样都有圣。

        可是,澹台玄清楚,那圣祖……给眼前这位绘画壁画的圣人提鞋都不配。

        这是一种直觉!

        轰!

        澹台玄退出了那种玄之又玄的状态。

        深渊中。

        两股帝威已经开始逐渐的消退。

        但是在澹台玄狂热的眼中,觉得应该是六面石壁的帝威镇压了帝炉的帝威。

        “净化众生执念……这观想法不就是给冥土准备的么?”

        “或者说……这修行法乃是冥土曾经衰落留下的!”

        澹台玄兴奋无比。

        “城主,快看那佛像!”

        蓦地,北宫圣主有几分虚弱的话语声传来,澹台玄目光横移,看向了那深渊壁的方向,发现深渊壁上,那尊庞大的佛像,原本指天的一手,却是指着深渊之底。

        最重要的是……那佛像指着深渊的手臂上,竟是出现了一条险峻的石梯!

        “这是通往深渊之下的石梯?”

        澹台玄一脸诡异。

        这佛像难道还活着?

        “不,难道这是‘古圣人’给我等的指引?”

        不仅仅是澹台玄,周围的身影,皆是发出了这般的惊叹。

        一行人很快飞掠而出,横跨深渊。

        很快,他们落在了石梯上,事实上,他们想要端详佛像,获得一些蛛丝马迹,可是,佛像太神异了,那托着的身影,依旧背对着他们,充斥着诡异。

        佛像那笑容,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这是什么佛像?”

        北宫圣主问道。

        然而,一群活在冥土中的存在,又如何能道出这佛像的来历,皆是摇头不知。

        一行人顺着险峻的石梯往下走。

        他们走了很久。

        深渊深不见底,这佛像的手臂也无比的漫长,石梯无数。

        终于。

        他们伫立在石梯上,看到了一块悬浮着的古老石壁。

        石壁上,壁画栩栩如生!

        “这是……第一幅壁画!”

        澹台玄道。

        众人想要望向下走,可是根本做不到。

        底下,浩浩荡荡的帝威弥漫着,若是往下走,会被帝威给撕扯成碎片!

        “帝兵被镇压了!定然是因为帝兵的陷落,引起了这古老的壁画的复苏!”

        “那些上界圣族的圣祖可真是好人啊。”

        澹台玄感慨道。

        众人伫立在石梯上,开始观想壁画。

        随着壁画的观想,他们吸收的过多的灵魂力量,竟是在这一刻,得到了净化。

        无数的执念在观想之下,犹如沸水蒸发,消失在了冥土之中。

        一股奇异的力量涌荡在澹台玄等人的四肢百骸。

        这股力量很强大,游走在经脉中,化作能量打出,拥有毁天灭地之威。

        因为这是精纯的业力,也就是精纯的不含杂念的灵魂之力!

        “好……好强……”

        澹台玄面色涨红,身上威严大盛。

        他的身边,其余九大城主也皆是如此,他们所吸纳的下三重天的诸多亡魂之力,在这一刻,缓缓化作了业力。

        这些业力可以直接攻击灵魂,无比恐怖。

        北宫圣主也是激动万分,他的提升虽然不及城主们那么多。

        可是,如今的他比起以前强大太多了,哪怕是上界的仙宿在他面前,他都无所畏惧,敢上前拼杀!

        这冥土……当真是他的机缘之地啊。

        “哈哈哈……好一个六道轮回!此乃冥土之幸啊!”

        澹台玄大笑起来。

        他让北宫圣主拟刻了第一幅壁画,传到所有冥土阴差手中,从今日起,冥土全面修行“六道轮回观想法”。

        有了这修行法,冥土定能诞生至强者!

        轰隆隆!

        澹台玄的头顶之上,庞大的灵魂力量疯狂的涌入,像是漏斗状似的。

        其他九位城主也是如此。

        原本让冥土无比头疼,甚至危及到冥土平衡的灵魂之力,就这样被解决了,甚至成为了冥土崛起的重要因素!

        ……

        五凰大陆。

        白玉京楼阁。

        陆番徐徐松开了一口气,结束了引导。

        六道轮回观想法已经传播出去了,而且,以他的忽悠手段,澹台玄等人怕是都不会猜到这观想法乃是他传授的。

        “你们观想的越深刻,业力增加的越多,本公子的元神就越强。”

        陆番笑了笑。

        解决了完了冥土的忧患,陆番稍稍感觉到轻松。

        至于天门的修行法,陆番就暂时不急着推演。

        “先处理一下帝兵。”

        陆番呢喃。

        帝兵,毕竟是古之大帝留下的东西,冥土和天门都是陆番创造的世界,两件帝兵留在自己创造的世界中,总是很不安心,如鲠在喉。

        因此,陆番要提早解决。

        心神一动。

        进入传道台,陆番尝试模拟出帝兵,进行拆解。

        对于传道台能否模拟出帝兵,陆番也只是稍稍尝试,毕竟,帝兵乃是古之大帝的兵器,蕴含着大帝的感悟,交织着道与理。

        所以,陆番也不确定传道台是否有这威能模拟出来。

        尝试过之后,陆番却是不由微微吸了一口气。

        因为,在传道台内,帝炉轻轻松松便被模拟出来了。

        也就是说,系统,亦或者是传道台的层次,是要比古之大帝要高上一些的。

        “也是……”

        “这些都是高武接触到的,而高武之上……还有仙武呢。”

        陆番笑了笑。

        目光逐渐锋锐,开始在传道台内推演,关于如何拆解帝兵的一百零八种方式。

        ……

        不周峰下。

        一座茅庐建着。

        小栅栏围住,茅庐中,一位裹在黑袍中的身影,徐徐走出。

        给药田中的灵药浇灌着肥料。

        回首望一眼高耸入云,宛若仙地一般的不周峰轻轻笑了笑。

        黑袍下,若是陆番在这儿,定然会诧异,因为这面孔不是别人,正是李三思。

        齐六甲曾经评价过李三思,虽然李三思拥有特殊体质,藤妖体,但是,这个体质事实上有瓶颈,如今,李三思的确是卡在了瓶颈上,因为藤妖体的修行限制太多了。

        再加上,自从李三岁飞升之后,他就归隐在了不周峰下,虽然修行依旧刻苦,但是碍于体质,收效甚微。

        如今,几百年过去了,同辈之人都已经飞升入了天门。

        而李三思却仍旧无法引动天门,当然,他也没有很着急,因为着急也无用,他的修为如今是造化尊者,但是距离成为天人,还远着。

        藤妖体前期给了他很大的助力,但是,越是往后,限制越大,修行速度越慢。

        李三思曾经想过,去海外寻找陆少主,来解决体质的问题。

        但是想到陆少主对他的态度,李三思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因而,他前往了古墓,寻找顾茫然。

        顾茫然乃是圣祖级强者,应该会有解决他体质的方法。

        西门仙芝与李三思是旧识,因而,顾茫然看在西门仙芝乃是剑王后人的面子上,教导了李三思破解之法。

        “藤妖体的特性乃是寄生,你可以寻找一株真正的宝树,借此寄生,不过,这样的宝树很难寻得。”

        “哪怕寻得了,你一旦选择寄生,意志未必抗衡的了宝树的意志,只会被宝树所掌控,终身困在宝树之中。”

        顾茫然告知了李三思。

        但是也告诫了李三思。

        哗啦。

        放下了葫芦瓢子,李三思摘下了斗笠,随着踏入造化尊者,他的模样恢复了正常。

        但是一旦交手,施展大手段,又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宝树……这世间宝树,有什么比得上天道树。”

        李三思望向不周峰远处,一株耸入天穹的天道树,目光有些深邃。

        轰隆隆!

        感受着不周峰上恐怖的气机,还有那仿佛星辰降下的可怕异象。

        李三思闭上了眼眸。

        “差距……越来越大了啊。”

        他呢喃着。

        他闭着眼,转身,尝试着朝不周峰的登山石梯迈步。

        然而,刚准备踏上石梯。

        轰!

        不周峰上,恐怖的威压骤然降临,那威压……犹如隐隐中蕴含着天道的气机!

        让李三思几乎要趴在地上。

        噗嗤!

        威压很无情和冷漠。

        气息变得让他十分的陌生。

        李三思踉跄后退数步,睁开了眼,眼眸中刹那黯淡无光。

        扑哧扑哧……

        他的血肉之下,一根根藤蔓生长而出,帮助他挡住威压。

        差距太大,一个九霄之上,一个九幽之下。

        握起了拳头。

        他还在为飞升入天门而努力,可如今的竹珑,或许一巴掌便能拍死一位天人,达到了他无法想象的境界。

        “也许,我该放弃追逐了。”

        李三岁目光黯淡。

        不过,想起当初拄着木剑,一瘸一拐离去的誓言。

        他咬着牙,有几分不甘心。

        他后退,退出了不周峰,徐徐吐气。

        尔后,重新罩上了兜帽,转身,朝着天道树方向走去。

        他不愿放弃追逐。

        或许,他别无选择。

        ……

        天道树下。

        一道道身影盘坐着。

        李三思缓缓而至。

        不过,李三思不曾掩盖自己的气息,毕竟是造化尊者,如今在五凰凡间,造化尊者的实力和地位都是至高无上。

        在天人选择飞升的时代,造化尊者的实力,便是顶级。

        诸多修行人给李三思让路,李三思盘坐在了距离天道树最近的位置。

        他裹在黑袍中,让人看不清面容。

        李三思望着天道树,高耸入云,仿佛和不周峰遥遥相对的天道树。

        他眼眸似乎有星光。

        或许,等他与天道树融为一体,他就能平视不周峰了吧。

        盘坐着。

        李三思闭上眼,元神涌动,身下,一根根藤蔓洞穿了泥土,悄无声息的朝着天道树逼近……

        轰轰轰!

        蓦地!

        泥土炸开。

        一根根藤蔓如地龙一般冲向天道树。

        这异象,一下子惊醒了盘坐在天道树周围的修行人。

        “此人要毁坏天道树!”

        “拦阻他!”

        “该死……天道树乃五凰大机缘,此人心思怎么如此歹毒!”

        一位位修行人震怒。

        轰轰轰!

        有造化尊者动手了,天道树乃是五凰崛起的根基,是他们成天人的根本,他们岂能容李三思轻易破坏。

        李三思站起身,黑袍下的他,完全化作了藤蔓。

        随手一招。

        无数的藤蔓化作了冲天而起的墙壁,阻拦造化尊者们。

        轰轰!

        攻伐落下,藤蔓四散飞溅。

        不断的炸开。

        李三思则是没有回头,脚下无数的藤蔓蠕动着,带着他往天道树方向而去。

        诸多造化尊者被藤蔓阻拦,面色微变。

        “半步天人?”

        “阁下有这等修为,何须破坏天道树?好好参悟道蕴,不日便可飞升!”

        有造化尊者怒吼,想要阻止李三思。

        然而,李三思只是笑了笑。

        “你们不懂。”

        轰!

        蓦地!

        一股恐怖的爆炸顿生。

        李三思的身形被一股强大的,无法抗拒的力量给轰击中,刹那间半边身子炸碎,无数的藤蔓四散飞散。

        原地,一根长笛扎在地面。

        “阿爸让我保护天道树,说了,破坏天道树者,杀。”

        淡淡的声音犹如平地起惊雷。

        李三思翻身而起,藤蔓堆叠出了损毁的身躯,眼眸一缩,他看了竹笛一眼。

        尔后,毫不犹豫,施展极致速度,冲向了天道树。

        竹珑居然在保护天道树?

        这是他万万不曾想到的。

        蓦地。

        虚空似乎都被撕裂。

        可怕的轰鸣犹如浪潮一般从不周峰方向刹那间席卷而来。

        天道树周围。

        一位位修行人,皆是被吹动的前仰后翻,哪怕是造化尊者都感受到了极大的恐怖,跌坐在地上。

        李三思感受着可怕的压力,速度越来越快了。

        最后化作了万千藤蔓,冲起,撞击向了天道树。

        轰!

        一道曼妙的身影浮现,握着拳头,拳头停滞在了天道树的树干前一寸,劲气轰出,竟是在坚不可摧的天道树树干上砸出了拳印。

        而李三思的身形早已经消失,只留下了满地的枯藤,看来是融入了天道树中。

        竹珑闭着眼,长长的睫毛轻颤。

        她抬起手,抚了抚额。

        “完了……这下子阿爸要生气了。”

        竹珑闭着眼,道。

        她刚才在借五凰天道修行,稍稍不注意,竟是让李三思给钻了空子。

        而周围。

        一群五凰修行人,惶恐无比的看着少女模样的竹珑。

        “是……是不周峰魔女!”

        “好恐怖,宛若天威……”

        “哪怕是飞升天门的天人怕是都抵不过一拳吧!”

        这是诸多修行人,数百年来第一次见到不周峰魔女。

        竹珑闭着眼,听着身后的叽叽喳喳声,微微蹙眉,她有些小生气

        不过,阿爸说了,女孩子要有好脾气。

        所以,她在想着,要不要全杀了。

        毕竟,阿爸说,杀光他们,就没有人知道她脾气不好了。

        想了想,竹珑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抬起手,姣好的手指,点了点天道树,发现天道树没什么反应后,就抓起竹笛,重新回到了不周峰。

        她回到峰顶,老老实实等待阿爸的责骂。

        天道树周围的修行人,还在惊叹着不周峰魔女的绝代风姿。

        却是不知道,他们一行人,已经在冥土门前走了一遭。

        竹珑回到了不周峰。

        五凰天道已经重新消失。

        竹珑闭着眼,盘坐在青石上,开始徐徐吹奏。

        悠悠笛声萦绕在不周峰峰顶,笛音中,带着几分即将挨阿爸怒骂的淡淡的哀伤。

        而不周峰的正方。

        高高耸立的天道树上。

        隐隐约约之间,随着笛音的萦绕,天道树的树叶在轻轻的摇曳着。

        ps:第二更到,六千字大章,求推荐票,求月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