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深渊谱系第一阶段圣痕之黄金收藏威力加强版V2.0!

第八十一章 深渊谱系第一阶段圣痕之黄金收藏威力加强版V2.0!

        “这特么是个啥!”

        槐诗吓了一跳,扯开了破碎的领子,惊恐地抚摸着自己的胸前。

        在他的胸口正中的地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足足有马克杯那么大的圆形缺口,可偏偏透过那个缺口却看不见里面的肺腑和五脏。

        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就好像是通往深渊的裂隙一样。

        他鼓起勇气伸手进去摸了摸,就好像从内侧摸到了自己的身体一样,只不过却摸不到内脏和骨骼的存在。

        他好像变成了一个空心的人。

        而那一层黑暗却冰冷的像是液氨一样,带着森冷且厚重地质感,充斥了裂隙之后的每一个角落。

        “来,喝杯水压压惊。”

        旁边的人递过来一杯还冒着冷气儿的可乐,上面还贴心地插着一根吸管。

        “哦,谢谢。”槐诗下意识撮了两口,才反应过来,怒视向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变回鸟类的乌鸦:“是你搞的鬼!”

        “你不是都同意了么?”

        乌鸦无辜地看着他:“我都问了,钥匙你配不配,你说我配我配,我不就给你了吗……况且,你要对自己的圣痕习惯一些,否则日子还过不过了?”

        “圣痕?”

        槐诗愕然,指着胸前那么大一个洞,“这缺心眼儿的玩意儿就是你跟我说的圣痕?”

        “对啊。”

        乌鸦展开翅膀,得意地介绍着:“深渊谱系第一阶段圣痕·阴魂之黄金收藏威力加强版v20!”

        “什么深渊什么阴魂什么黄金收藏?”

        槐诗被她绕晕了,过了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深渊谱系是哪个国家的谱系?阴魂?不就是鬼的意思么!”

        “对啊,所以要等你凉透了才好操作啊,要不我喂你嗑那么多毒药干嘛?”

        乌鸦一脸忧心地看着他,就好像他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实在让人太操心了以后怎么放心让你出去闯荡江湖的样子。

        槐诗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把抓起她,召出斧子架在她的脖子上:“我再给你一个机会重新组织一下词汇,这玩意儿究竟是个啥?”

        “呃……”乌鸦眼珠子乱转,“这个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简单来说就是针对边境生存和深渊探索所特化的圣痕,采用了各国通行广泛的鬼魂传说和最经典的结构所专门为你替身定制的圣痕,简直和你是天作之合!”

        “合在哪里?”槐诗瞪着她。

        “你看,你以前不是一台负能量制造机么?”

        乌鸦抬起一只翅膀极其卡通地比划了一个数字:“现在是两台了!”

        槐诗悲愤:“这特么还不是和过去一样么!”

        “可是你功率大了啊!输出高了你懂不懂?”

        乌鸦反问:“鸟qiāng换炮了能一样么?你都直接从黑白屏一步跨到智能机了,你还想怎样?上天么?

        姐姐为了你这圣痕不眠不休多长时间,好不容易做好了给你送过来,还费心费力救你狗命,结果你装上之后连句谢谢都不说,良心真是被狗吃了!”

        她怒视着槐诗,槐诗顿时有些心虚地低下头,旋即反应过来这货又晃自己,说话的时候嘴里还一股子披萨味呢!

        自己别不是给她当了试验品吧?

        “算了,我原谅你了,毕竟大家都不容易。”

        趁着槐诗一愣,她从槐诗嘴里跳出来,大度地挥了挥翅膀:“你道个歉,这事儿就当过去了。”

        我道个屁!

        槐诗翻了个白眼,低头检看着胸前的大洞,总觉得会从里面钻出一个了不得的玩意儿出来,

        “放心,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乌鸦甩过来一本厚厚的册子:“诺,给你准备的使用说明书和接下来的规划,虽然不在目前公开的谱系上,但可是我的心血呐,不说其他,它的通用性我绝对可以保证。

        不像有的偏门圣痕甚至就只有一种晋升方式和上位圣痕,甚至一开始就只有一条路,搞不好路中间还是断的。而好一点的也就两种和三种,顶多能够在同一个谱系里辗转挪腾。

        而的对应领域绝对是最广泛的一种,甚至比这种鸡肋白板还要广,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任何谱系内的负面属性圣痕你都可以进阶,想要往什么方向发展都无所谓……”

        槐诗恍然,“那岂不就是万能插头咯?”

        “我就不能从你嘴里听到一个好词儿是不是?”乌鸦白了他一眼:“这时候就要感谢姐姐我的大恩大德,最好跪下来磕几个响头,然后哭着喊着要做我一辈子的舔狗才对吧?”

        槐诗没理她。

        她的意思自己大概懂了。

        光是泛用性这一点来说,某种程度上简直称得上无价之宝。

        毕竟虽然都叫做圣痕,可有时候不同的圣痕谱系之间的差别简直跟斑马和猴子一样。除非狠下辣手砍掉和自己灵魂都合二为一地分支,还要支付巨大的代价才有成功的可能。

        同样是巨人,百眼巨人和泰坦巨人就完全不是一个种类,同样都是不死鸟,菲尼克斯和凤凰之间也完全不同。

        别说跨谱系进阶,同谱系之内转换进阶路线的代价都夸张的吓人——毕竟转换路线进行进阶这种方法只适合那些无路可走的人,真正的大谱系从来都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

        有一条通天大路不走,谁闲着没事儿半路上找死路往里钻?

        家大业大就是这么爽快。

        譬如如今公认底蕴最为充沛的谱系之一的东夏谱系,其中甚至可以再细分为若干个分支谱系,如今公开在外的完整的晋升之路就足足有十四条以上。

        要能打的有能打的,要能抗的有能抗的,要辅助有辅助,要后勤有后勤。

        也就是说,只要你入伙,天赋够,能力足,潜力说得过去,上面会给你从一阶到五阶统统安排的明明白白。

        十四条不同的晋升路线,总有一款适合你。

        这才是大谱系所具有的凝聚力和向心力,而有些小谱系,自己的晋升路线都不全,大猫小猫两三只,更别说专门地为了补全谱系进行地狱开拓和研究了,没钱没地没人,做梦呢。

        大部分‘野人’没有组织的力量支撑,恐怕就只能自己瞎鸡儿买圣痕头铁硬试,或者去大组织买会员充值了。一步走错,前进无路,后退无门,卡在中间饱受折磨,再一不小心,就全村吃饭了。

        而如今乌鸦所炼制的阴魂,不仅补足了槐诗急需的战斗力,而且还为他接下来的路线流出了足够规划的余地,不论是他继续在天文会里干活儿,或者干脆跳槽到社保局,亦或是厌倦了给别人卖命,自己单干,都不至于后进无路。

        只要是阴属性的圣痕,他都能完美衔接。

        就是这植入方式坑爹了不止一点……

        “当然,有机会的话,还是希望你能继续在深渊谱系里进阶来着。”乌鸦建议道:“毕竟胡乱选一个进阶的话也太浪费你的潜力了。”

        槐诗假装没听见,心里果断打算过一段时间等自己适应圣痕之后,好好挑一个听起来比较正经的进阶努力一下。

        深渊谱系,一听就不是什么名门正派……一旦暴露了怕不是要人人喊打,回头可得好好查一查。

        不过,虽然听着渗人,但感觉却非常不错。

        他试着活动活动了身体,在如今堪称苍白的皮肤之下,肌腱伸缩,迸发出他始料未及的力量。

        在结束发育期之后,他本来以为自己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极限,可没想到,植入圣痕之后,自己的力量再度暴涨。

        简直鸟qiāng换炮。

        伴随着他活动着身体,就听见浑身骨骼一阵摩擦,发出噼啪的清脆声响。

        槐诗大喜过望:“我这境界,是不是距离虎豹雷音不远了?”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

        乌鸦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你睡得时间太久,背僵了,早点换个好床垫吧。虽然体质进阶了确实没错。”

        “……”

        槐诗无语。

        “总之,先恭喜你一下吧,槐诗,进阶成功,可喜可贺。”

        乌鸦歪头看着他,认真地说道:“从一开始,人类就渴求力量。有理由的人渴望力量,没有理由的人也会去渴望。

        归根结底,力量就好像金钱一样,是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而必不可少的通货之一。那么,你现在拥有力量了,你打算怎么做呢?”

        “什么怎么做?”槐诗茫然。

        “要说的话,大概是人生理想什么的吧。”乌鸦回答,“虽然大家寻求力量的理由各有不同,可拥有力量之后的生活就好像是成语接龙一样,不论你怎么样开始,到最后都会变成‘为所欲为’、‘为所欲为’、‘为所欲为’这样的无趣幅度。

        那么,你打算如何使用这一份力量呢?”

        槐诗认真地想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金钱美女行不行?”

        “哈!”乌鸦被逗笑了,大力拍打着槐诗的肩膀,发自内心地赞赏:“你真是一个知足的人。”

        “那……统治世界?”

        乌鸦颔首,“这个就需要努力了。”

        “长生不死呢?”

        “那也太辛苦了吧?”乌鸦说:“不止是寻求不死的道路,还有得到不死之后的慢慢生活,你看当年的神灵们哪怕只有一千年的寿命,不也疯的疯死的死么?寿终正寝地压根就没有几个……”

        从头到尾,对于槐诗所提出的目的,乌鸦似乎都并不抵触,甚至没有表露出任何‘你想多了这根本没有实现可能’的意思。

        就好像‘做不到’这种事情根本不存在一样。

        槐诗思考了许久,轻声问:“那,幸福的度过一生呢?”

        乌鸦沉默了。

        许久,她怜悯地发出叹息。

        “很难,”她说,“槐诗,那会很难。”

        比长生不死更加艰辛,比统治世界更加麻烦,比金钱美女更加的奢侈,所谓的幸福人生本来就是这么一个只存在于梦中的东西。

        “那我试试呗。”

        槐诗笑了起来,“有难度的话,不是才有去努力的价值么?”

        不过,目前的当务之急却不是这些。

        而是怎么解决如今发生在新海的dòng    luàn和砍死戚元那个王八蛋出一口恶气。

        倾听着远处传来的轰鸣声,还有此刻隐隐笼罩了整个城市的阴暗波动,槐诗的扭了扭脖子,挥了挥手臂,把斧子抡起来扛在肩膀上。

        “好了,等我去砍死戚元和归净之民那帮神经病,再回来慢慢想怎么过幸福的人生吧。”他环顾着四周,问道,“你看到那孙子去哪儿了吗?”

        “看到了啊。”

        乌鸦露出一种让他有些不安地笑容:“我送你一程怎么样?”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