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擦肩而过

第三百八十七章 擦肩而过

        寒风突如其来。

        如芒在背。

        在那一瞬间,整个候车厅都像被冰山所埋葬了一样。

        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被突如其来的寒意所冻结,紧接着,在恍惚中迸发的隐约雷鸣里头晕目眩,瘫软在了座位上。

        死亡毫无道理的降临了。

        在绝大的恐惧之中,甚至连尖叫都在肺腑中凝固,只有寒意扩散在肺腑之中,暴虐的雷鸣回荡在魂魄里。

        当他们僵硬地在严寒中回头时,便看到角落中那个伫立着的背影,好像在目视死亡本身一样,眼眸刺痛。

        艰难地合拢眼眸。

        感觉到冰冷的血从眼角流下来。

        只是幻觉,明明只是幻觉而已,可此刻的伤害却如此的真实。哪怕是手脚之上也在迅速地浮现冻结坏死的黑斑。

        魂魄中回荡着震怒的雷鸣,意识昏聩。

        只因为那个中年人微微地抬起了眼瞳,那一双灰色的眼眸就残忍地将这一切都要毁灭。

        槐诗觉得好像自己又又又又又要死了。

        但幸运的是,他早就已经开始习惯,只有死亡预感在魂魄中发疯的尖叫。

        虚无之镜一片晦暗,什么都没有映照而出。

        简单直白地告诉他一个结果。

        倘若与这个人为敌,那么毫无任何的意外出现的可能,槐诗死定了。

        沉重的负担在他的注视之下一层层地施加在了槐诗的意识中,好像按着他的脑袋,要将他溺死在无底的冰海里。

        一寸寸的下沉。

        死亡越来越近。

        自始至终,槐诗一动不动,只是看着他。

        啊嚏!

        死寂骤然被打破了,灰西装的男人哆嗦了一下,脸色苍白地打了个喷嚏。可是那足以将任何魂灵灭杀的幻觉却骤然被驱散了。

        不好意思,有纸巾么?

        他尴尬地揉了揉鼻子,仰起头来,看向中年人,直到中年人挥了挥手,他身后的随从走上前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他。

        太谢谢了。

        灰西装的男人惊喜地擤了一把鼻涕,长出了口气。

        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灰衣人,难道我犯得着欺负一个小孩子么?

        中年人嘲弄地瞥了他一眼,最后看向槐诗:原本只是打算小惩薄戒而已,不过居然没有吓的尿出来,倒是还算是有点胆魄

        说着,他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礼盒装洗发液,掂量了一下,便咧嘴露出古怪地笑容:这么多年以来,我还是头一次从天文会的人手中收到礼物不,就当做暂时放过你的’赎金’吧,风评,收起来。

        说着,将盒子丢给了身后的随从。

        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的年轻人端起了手中的盒子,端详着上面生发的两个大字,好像第一次见到一样,好奇地问:父亲,这个东西有用吗?

        当然没用啦,蠢货。

        中年人反手拍在他的后脑勺上,训斥道:我早就用过了,都是骗人的现境人的东西都是这么花里胡哨的,折腾到最后屁用都没有,害得人白白期待一场。

        那我们还要这个东西干嘛?

        这次不是要去香巴拉看你二哥么?顺手带的那一只鸭子路上就被我吃光了,两手空空的多不好。听说他最近也开始掉头发了,到时候把这个送给他,他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这么骗他不好吧?

        蠢货,这叫父爱,怎么叫骗了!而且这些年他骗我们的时候还少吗对了,你那儿还有多少钱?咱们换一班车坐。

        可车费好贵啊!

        老子怎么教出你这个死抠门的东西,看到那个丧门星你还敢跟他坐一辆车,不怕英年早逝么?

        如是训斥和争论着,两人转身走向了月台,对话声渐渐远去。

        消失不见。

        直到五分钟之后,槐诗才从呆滞中醒来,感觉到冷汗刷刷地从背后渗出来。

        听到了意识之中乌鸦充满敬佩的叹息声:

        你好勇啊,少年以你这炉火纯青的作死能力,很快我就要比不过你啦。

        啊?

        槐诗还没反应过来。

        乌鸦轻声笑了起来:你不知道刚刚跟你说话是谁吗?

        谁啊?槐诗不解,旋即猛然从椅子上跳起,不可置信:等等,刚刚他旁边的人风评?

        那不是在金陵打了自己闷棍的那孙子么!

        是啊,是他没错。

        乌鸦怜悯地瞥了他一眼,而刚刚和你说话,被你得罪了个彻底的人就是他的养父——整个现境最大的通缉犯天国陨落的元凶,被誉为七位天敌之外第八位的无冕之王,天文会的心腹大患以及,绿日的总byiss。

        妈耶!

        刚刚站起来,槐诗就感觉到双腿一软,几乎坐倒在地上。

        瑟瑟发抖。

        这感觉就好像习惯性地反复横跳了一波,结果特么的一不小心跳到了霸王龙的脸上,而且还在他嘴里跳了一整首新宝岛之后又踩着小碎步载歌载舞的离去。

        等反应过来之后,才知道自己距离死亡究竟有多近的距离。

        你要往好处想。

        乌鸦安慰道:这姑且也算是一重劫数,这么多年以来,天文会的人可没几个能够从他的手里活着离开的你相当于在这里把自己的坏运气甩掉了一半!嘛,虽然至少还有一半就是了。

        这还不是你搞得鬼么!

        槐诗大怒,顾不上跟她生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你干啥?

        举报啊。槐诗震声回答:举报恐怖分子可是每一位天文会成员义不容辞的责任好么

        省省吧,没用的。

        乌鸦嘲笑:如果真这么好搞定,他还算得上天文会的心腹大患么?只要他不进入现境,天文会根本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不,现在看来,那个家伙已经从现境晃了一圈出来了——原来如此,我懂了!

        嗯?你怎么又懂了?

        槐诗瞪大眼睛,看着她,不知道她究竟又在琢磨什么。

        懂了你赃物的来源啊这么一想的话我就明白了,原来如此,哈哈哈,傻仔,你这次黑吃黑可算是吃对了,你吞的是绿日的货啊!

        乌鸦乐不可支:丁南柯那个家伙,应该就是绿日在现境的代理人之一了,哈哈,表面上是走私贩子,实际上暗地里是给绿日的成员这新仇旧恨算起来,你在绿日那里的声望恐怕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了吧?说不定再过几年,就连天文会都要给你颁发一个’绿日克星’的头衔了啊。

        槐诗的脸已经绿了。

        和绿日一样绿。

        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未来惨死在某个犄角旮旯里的惨状,连动都不想动了。

        我现在回家还来得及么?

        你票都买了。乌鸦怜悯地怕了拍他的头:人家可不退的。

        槐诗沉默了片刻,痛下决心:也就是五十万,咬咬牙,当丢水里算了。

        等等,怎么是五十万?

        乌鸦察觉到不对:不是三不是呢?

        槐诗羞涩地别过头,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虽然对这一点表示赞同,但他也知道,虽然自己什么都好,但唯一的缺点就是脸皮太薄,不太经夸。

        但被吓了这么一场之后,他实在是有点受不了了。

        发自内心的不想上车。

        哪怕五十万美金打了水漂都不想。

        眼看着候车厅里的人一个个的都这么凶神恶煞,甚至还有绿日的byiss来了又走了,他实在害怕这又是一次什么全员恶人的生存游戏。

        这破车,该不会有那种只能有一个活着到目的地的隐藏设定吧?槐诗发自内心地对此表示怀疑。

        乌鸦无奈叹息:我说,你是不是被迫害的次数太多了?导致产生了ptsd和妄想症什么的?

        不,我只是有一点大型载具恐惧症,你能理解吧?万一有什么幺蛾子,什么东方快车谋杀案,南方快车屠杀案之类的,我岂不是要遭?到时候来个炸弹,轰那么一下,我跑都跑不了。

        这时候你倒是给我把以前头铁的风格拿出来啊!

        乌鸦恨其不争的瞪了他一眼,算了,给你一个建议好了。

        嗯?

        看到这个好像快要过劳死的社畜了么?

        在只经过了短暂一瞬的意识对话之后,乌鸦抬起翅膀,指了指旁边一脸苍白的灰西装男人,被称为灰衣人的中年社畜:只要你一路待在他旁边,哪怕是整个车都炸了,你都不会掉一根毛。

        这么厉害?槐诗有些不可置信。

        乌鸦点头,对,就是这么厉害。

        可,他究竟是什么人?

        用脚后跟想想都知道,能够和绿日的byiss谈笑风生的绝对不是一般角色吧?

        emmm

        乌鸦促狭地瞥了他一眼,你真得想知道?

        呃

        槐诗犹豫了起来。

        而注意到槐诗看过来的好奇目光,等待许久的灰衣人愣了一下,努力地挤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但却掩盖不住满满社畜疲惫之下的咸鱼气息。

        这一副随时都会过劳死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绝世高手的样子啊!

        所以啊,别纠结了,也不用知道太多,只要知道他对你无害就够了。

        乌鸦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实话跟你讲,这个家伙虽然不吉利了一点,但实际上是比谁都无害的那种类型。

        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乌鸦断然地下达了结论:唯独他是不会去试图伤害任何人的。

        罕见地得到了乌鸦如此严肃的保证。

        这令槐诗安心的同时也再次狐疑了起来。

        你真的没有瞒着我什么吧?

        没有没有。

        乌鸦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种事情我瞒你干什么?这次我可是足够尊重你的意见咯,把所有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了。

        真的?

        真的真的!

        乌鸦瞪大眼睛,水汪汪的眼神里写满了诚挚:我可以发誓。

        于是,槐诗终于放下心来,做好了上车的准备。

        没有注意到,肩膀上的乌鸦悄悄地松了口气。

        关于灰衣人,她确实是把需要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槐诗了没错。

        嗯,除了他其实是一个毁灭要素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