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变化

第四百四十八章 变化

        就好像虱子多了不痒那样。



        槐诗发现,当你要面对的问题太多了的时候,人竟然也会奇异的淡定了起来。



        近期以来,他沉浸在对于未来的迷茫和不安之中,可当他被抛入荒野的时候,便对自己不知不觉中浮躁的心态恍然惊觉。



        不止日益膨胀的信心,也还有一路以来渐渐积累的焦躁。



        如今的苦难旅程,好像一个巴掌猛然朝着槐诗打过来。



        耳光响亮。



        用来自社会之外的毒打将他从已经没有多少意义的沉思中惊醒。



        ——傻逼,别墨迹那么多了。



        快想点你能解决的吧!



        不论过去多么的复杂和黑暗,令人无法逃避,也不论未来多么的飘渺遥远,让人无从抉择……



        这些毫无疑问都是值得人去认真面对、慎重考虑的事物。



        但更重要的应该是当下才对。



        恶劣的现实环境强行将槐诗重新按在了大地上,逼迫着他和其他人一样,使用自己的双腿开始艰难跋涉,重新找回了曾经生存的实感。



        槐诗为此而感觉到欣喜和充实。



        体会到自己的无力和极限,并没有让他沮丧,反而越发的愉快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度过了艰难的前期之后,槐诗渐渐地对这一片过于荒芜的世界变得熟悉了起来。



        那些来自澳洲边缘的污染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



        但新的麻烦渐渐凸显。



        水源。



        当第六天晚上的时候,槐诗在起床后惯例清点了一遍自己的储备,忽然发现,自己的饮水已经消耗了三分之一了。



        路程还没走到五分之一。



        水就不够了。



        反复核算了三次,并再三削减了接下来每天的饮水配额,哪怕减到仅仅足够维持生存的基准之后,依旧还有一个巨大的缺口存在着。



        槐诗的铅笔敲打着手里的本子,陷入苦恼的思索中。



        实际上哪怕再怎么减少摄入,依旧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目前摆在他面前的选择只有三个。



        第一,是立刻掉头回返,算上路上存在的风险和迷路的可能,剩下三分之二的水怎么都足够支撑他回来达尔文去,再进行一轮补给。



        幸运的是,他的钱还够。



        大不了在镇子附近找个带坏人,执法一波,什么都有了,说不定还能捞一辆车。



        第二,从现在开始起,修正方向,往东走,倘若控制摄入的话,在目前的水喝完之前,他能够到达昆士兰海湾。到时候多少水源都能够从容补充。



        但最大的问题是,昆士兰海湾到现在都是辐射区,而且还属于天文会重点监控的范围。隔了一百多年了之后,那里的辐射依旧没有回归到安全范围内,但多多少少还在山鬼的承受范围内。



        但槐诗不知道自己硬吃了辐射区的水和食物之后,究竟还能不能保持目前的体力和精力,是否还有可能再穿越面前的沙漠,抵达堪培拉。



        要赌。



        而倘若第一个最保险,第二个还能算小赌怡情的话,那么第三个选择就是大赌伤身了。



        那就是头铁向前硬莽。



        赌一波自己能够在以前城市的废墟里找到新的水源。



        赌成了那就顺利抵达堪培拉吃顿大餐,要是赌不成……他就只能坐在天文会的紧急救援队的板凳上吃冷饭了。



        这也不算性命攸关,毕竟天文会的效率摆在那里。



        但就太丢人了。



        不自量力想要挑战大自然,结果干翻了之后还要等好哥哥们来救——比业余驴友瞎几把走结果出了事儿打110还要可笑。



        三个选择。



        槐诗陷入纠结之中。



        第一个最安全,第二个最稳,第三个最快。



        可就没有一个办法能够既安全又稳又快了吗?



        乌鸦在旁边端详着他想屁吃的天真样子,终于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叹气:“你能稍微自觉一点么……你好歹是个山鬼诶?”



        “嗯?”槐诗茫然。



        “你体内那么多植物生命是白攒的么?”



        乌鸦翻了个白眼:“一路上那么多生态圈的结构是给你白看的么?理论上来说,但凡有一个能扎根的地方,你都不至于渴死饿死,你怎么就这么丢人呢?”



        “哈?”



        槐诗目瞪口呆,“还能这样么?”



        “为什么不能?”



        乌鸦反问:“阴魂都能特化成地缚灵、红衣鬼、无头鬼呢,山鬼为啥就不能调整一下自己的科属?”



        感受着乌鸦‘全家对你都很失望’的眼神,槐诗将信将疑的闭上了眼睛。



        尝试着……将自己变成植物人。



        好吧,他本来就是植物人了,但这一次,他要将自己从原本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气候地区’的套娃型混合植物人进行再次修正。



        暂时先封存掉其他没有必要的种类和科属,然后特化为‘热带沙漠性气候’的单一型生存类植物人。



        最大程度上降低自身水分的消耗,并提升消化的效率,以适应沙漠里高温和高寒交替的恶劣环境。



        主要组成种群——景天科、仙人掌科、番杏科、百合科等等……



        肉眼可见的,槐诗身上的源质波动开始飞速的下降,好像跳水一样。



        他本来就没有怎么储存过相关的深渊植物,如今将其他的科类生态从自己的体内剥离封存之后,他就感觉到自身的实力开始跳水一样的下降。



        山鬼的圣痕在迅速的收缩和干瘪,到最后,仅存的植物种类只足够他胸前裂口中蔓延出来的繁复根系撑起四寸左右的领域,甚至难以覆盖全身。



        可不可思议的是,槐诗竟然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轻快起来。难得的感受到了……空气中游离的那么一丝丝细微的水汽。



        变弱了,可是却又体会到难得的畅快。



        困扰着自己的燥热和干涸在迅速的削弱,虽然没有彻底离去,但却稳稳维持在了只是稍微有点热和干的程度。



        而他本身的忍耐阈值却在飞速的上升,往日难以忍受的口渴如今也变得微不足道。



        当槐诗睁开眼睛的时候,便感觉到了不对。



        他的头发在迅速的收缩,变短!



        在槐诗惊骇的神情中,原本齐腰的长发已经收缩到连发绳都扎不住的程度,变成了久违的简短。



        自己脱发了!



        “你见过哪个沙漠里的植物枝繁叶茂的?”乌鸦无奈摇头:“慌什么?你以为变得只是头发么?”



        然后,槐诗就注意到了。



        自己的皮肤在迅速的粗糙,不复往日的韧性和柔软,而是迅速的硬化,变得坚硬起来,色泽枯黄。



        而浑身的毛孔也在迅速收缩,到极限之后,一层根本难以察觉的细碎绒毛就从毛孔中延伸出来,随着槐诗的动作微微在空气里做出肉眼难见的摇摆。



        灵活的捕捉着每一缕的水分。



        槐诗拿起勺子,倒了一点水在自己的手背上。



        便看到那一滴水在无数小绒毛的吸收之下迅速的变少,到最后彻底被他的皮肤所吸收。



        耐性翻倍之后,对于水分的吸收和储备能力也得到了惊人的提升。



        虽然受限于人体本身的极限,无法真正的像是胡杨那种渴到假死之后等几年再浇点水还能生龙活虎的程度。



        但对于饮水的消耗需求已经降低到原本的五分之一左右。



        这还是因为槐诗这一类型所储备的所有植物生机都是一般货色,如果能够多来点深渊里的沙漠植物,恐怕他现在自己便能就地生根,连水都不用。



        实际上,槐诗也可以强行掠夺其他植物的生机和水分来供养自己。



        只不过做了这么久的山鬼之后,槐诗实在不想对那些一直以来对自己多有帮助的植物们动手。



        足够槐诗喝一口的水,它们能活半年以上。



        哪怕是再怎么排斥外地植物人的沙漠植物,也并没有彻底拒绝为槐诗服务。



        山鬼本身依托植物生态而存,倘若生态被破坏了的话,山鬼也没有任何立足之地。除非是死到临头,不抽不行,否则槐诗一般都不会考虑这么残忍的方法。



        经过了先后三次调整,槐诗体内崭新的沙漠生态圈终于构建完成。



        而此刻,镜子里的槐诗已经变得脸色枯黄,皮肤粗糙的短发少年,就连嘴唇也隐隐透出一丝棕色。



        他的眼瞳之上,又覆盖了一层全新的膜状物,最大程度的缩住了水分的流失。



        特化完成。



        他成功的将自己变成了热带沙漠植物人。



        而山鬼圣痕也不复往日的迟钝和缓慢,而是再度顺畅的运转起来,完全完成了沙漠环境的适应。



        槐诗忍不住开始反思。



        自己是不是头铁的有点惯了?



        习惯了凡事拼一波之后,竟然到现在,才领会到这几种寻常山鬼们最常用的技巧。



        每一种圣痕都有其长处,尤其是天文会穷搜了全境的神话源典所打造出的天国谱系,每一条道路的每一个圣痕早在诞生之前,就已经被赋予了诸多的特点。



        可以说每一个都有其独当一面的领域。



        倘若不是乌鸦提醒,槐诗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竟然可以调整自己体内的生态圈,反过来去适应外界的环境。



        “知道氪金的好处了吧?”



        乌鸦瞥了他一眼:“想想一般山鬼的承受范围多大,再对比一下你的。平民版的能够装下三种生态圈就已经算是计划周详了。哪里能有人像你一样见草就捋,毫不节制,一路狂摸到体内足够模拟现境所有生态环境的?”



        “氪金玩家这么厉害的吗?”槐诗目瞪口呆。



        “不然呢?那种被无氪海豹吊打的丢人货色,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氪的还不够多。”



        乌鸦摇头,扑打着小翅膀,踩在槐诗的头顶上:“行了,别臭美了,走着走着,路还长着呢。”



        槐诗收拾好了东西,再度扛起了马鞍包,感觉脚下一沉。



        自身的肌力竟然也有所退化?



        幸好,虚弱的并不算多,还在承受范围内。



        伴随着暮色渐渐升起,槐诗再度踏上了旅途。



        不知道为何,他回过头的时候,总能听见天空尽头回荡的隐约声响。



        那是仿佛幻觉一样的雷鸣。



        “要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