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九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后山废人

第三十九章 后山废人

        “方贵师弟,你选了哪道传承?”

        在传功殿外焦急等着的阿苦师兄,一见到方贵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立时神色紧张的上来发问,方贵一脸的苦恼,摆了摆手,道:“别提了,阿苦师兄,我觉得我快被人收拾了,我本想学那金光神御法,与人打架很是厉害,没想到张忡山居然提前学了去,这下完了,将来若是与他打架,我肯定得吃大亏……”

        “额……”

        阿苦师兄过了一会,才明白方贵居然是因为张忡山提前学了金光神御法而担忧,哭笑不得,定了定神,压低了声音问道:“那长老没有因为你擅长飞剑,而给你些建议吗?”

        “建议?”

        方贵一脸懵,道:“哪有什么建议?”

        “别人都会给建议的啊……”

        阿苦师兄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有些想不明白。

        “什么建议不建议的,我都要挨收拾了还管他什么建议?”

        方贵也不知道阿苦在担心个啥,只是一想到自己的命运,便悲从中来,唉声叹气:“想我方贵方大爷,堂堂仙人后代,三岁会爬树,五岁会抓鱼……七岁就能翻花寡妇家的窗户偷看她洗澡,英雄寂寞从未输过,谁曾想进了这破仙门,居然被别人给欺负啦?”

        一边沉沉叹息着,一边背着手往自己的洞府走去,背影十分落寞。

        “没道理啊,方贵师弟这么好的天赋……”

        跟在了方贵身后的阿苦,也是一脸的疑惑,苦苦的琢磨了一会,不得其解,但眼见得方贵即将走远,忽然狠了狠心,快步赶了上来,道:“方贵师弟,我有话对你说!”

        方贵落寞的转过了身来,道:“说吧,再不说下次只能去我坟头说了……”

        “这个……真不至于……”

        阿苦师兄调整了一下情绪才继续严肃的看着方贵,道:“你当真想学最强的功法?”

        方贵撇了撇嘴,道:“最强的功法让张忡山那厮抢了……”

        阿苦师兄摇头道:“太白门下功法何其之多,金光神御法如何能当得最强二字,前五都够呛,只是有些功法不会轻易传给红叶谷的弟子罢了,只有清溪谷弟子才能接触到,不过你倘若真想学这最强功法的话,我倒知道一个人,他晓得太白门下,最强的本事……”

        方贵怔了怔,定定看着阿苦师兄,道:“当真是最强?”

        阿苦师兄正色道:“当然最强,比清溪谷那些人学的还要厉害!”

        方贵脸色正经了些,认真的看着阿苦师兄。

        阿苦师兄这时候也一脸认真,很少能看到他这么严肃的时候。

        方贵很快做下了决定,道:“我信你,带我过去看看!”

        阿苦师兄见得方贵答应,神色很是欣慰,但脸上却忽又多了些担忧之色,犹豫了一下,道:“方贵师弟,你能信我,我很是感激,但师兄我还是必须提前告诉你,那道功法虽然很强,但却也非常的难,你若修炼得好了,便可技压同门,但若是修炼不好……”

        “难怕什么,我只是不够厉害!”

        方贵心里的自信又野火一般升腾了起来,大笑一声,道:“带路!”

        阿苦师兄见了他这模样,脸色欣慰,松了口气,道:“跟我来!”

        两人离了红叶谷,却向着太白宗后山而来,行了大半天功夫,渐渐远离了山前的殿宇与建筑群,两侧荒草萋萋,道路难行,方贵想要御剑而行,阿苦却告诉他此去求法,定要心诚,不能御剑,因此方贵也只好忍着,只想着最好这道法门不要让自己失望了……

        他们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绕过了庞大的太白山脉,来到了山后的一片幽谷之间,方贵定睛一看,只见这山谷与山前不同,居然没有道殿楼宇,反而座落着几亩良田,田边核桃树下,筑了一间小小的草屋,远远的看去,还能看到不远处的林间,有野猪晃来晃去。

        这哪里像是太白仙门,倒像是回到了牛头村一般。

        “你说的法,就在这里?”

        方贵眼神也不由得狐疑了起来,看了阿苦一眼。

        “对,方贵师弟不要大声……”

        阿苦师兄小声的说着,率先向草屋走去。

        他似乎对这里甚是熟络,远远的野猪看到了阿苦,便带了一溜儿小野猪狂奔了过来,声势甚是惊人,尤其是当首一只,那身量居然比阿苦师兄还要高大,刚毛如针,小山也似,挺着两杆獠牙,阿苦师兄倒是不怕,顺手将背篓里沿途割来的嫩草喂给它吃。

        方贵也是这才想到,阿苦师兄经常入山割草,一去大半天,难道就是过来喂猪的?

        野猪吃完了嫩草,便领着一溜儿小野猪扬长而去,看都没看方贵一眼。

        阿苦师兄则是向方贵示意,让他悄悄跟了上来。

        到得了草屋跟前,阿苦便已放轻了脚步,只见这草屋前面,藤椅上正睡着一个男子,草帽遮在了脸上,看不清他的模样,阿苦也不打招呼,先轻手轻脚钻进了草屋之中,过不多时,却是泡了一壶茶水出来,放在这男子手边,静静等着他醒来。

        方贵不解何意,但也只能耐心等着。

        悄悄的打量,却只能看得出那男子身材修长,虽是农夫模样,但双手纤细,没有干过农活的痕迹,而且身上的衣袍虽然有些破烂,却明显看得出,都是些质地精良的布料。

        这一等,便是一柱香功夫,男子仍是悄无声息,像是在沉睡。

        阿苦似是习惯了,方贵却忍不住想,怎么连鼾声也听不见,这是睡着了还是死了?

        眼见得茶水都已凉了,阿苦师兄便起了身,悄悄的去换热水。

        一只大手,忽然按在了茶壶之上,阿苦师兄登时惊喜的抬起了头来,只见那藤椅之上的男子伸手摸过了茶壶,慢慢坐起身来,脸上的草帽滑落,却见他是个一脸寂寥的男子,他摸起茶壶,向嘴里灌了起来,没有分毫仪表,当阿苦和方贵两个人都不存在也似。

        阿苦见他醒了,已是欣喜万分,认真的看着他。

        那男子灌够了茶水,才看了阿苦一眼,道:“你又来给我这个废人介绍弟子了?”

        阿苦忙跪拜了下来,道:“先生,我没天赋,但方贵师弟很厉害,或许能继承你的剑道!”

        那男子放下了茶壶,看了阿苦一眼,脸色更显得有些寂寥,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道:“你若没有天赋,这太白宗里也没有几个人算有天赋了,你只是命苦罢了……”

        阿苦师兄摇着头,眼眶似乎有些湿润。

        那男子这时候才看向了方贵,道:“你又有何能耐,阿苦居然如此推崇你?”

        方贵张了张嘴,心想我能耐这么多,从哪个开始说起啊?

        阿苦师兄在这时候已经急忙帮他回答,道:“先生,方贵师弟,人称鬼影子,他才入门半年,便已空破养息中境,最重要的是,他在我教了他御剑之法后,前后只用了一个月,便可以将飞剑驾御的身剑合一,灵动异常,还凭着这一手御剑本领,在十里谷试炼之中,技压同门,夺得了前十之席……”

        “哦?”

        那男子听了,也不觉什么,只是轻轻点头,道:“也算不错!”

        说罢了这话之后,他便呆呆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整个人神游物外了一般,阿苦早就习惯了,但方贵却是等着有些焦躁,过了许久,那男子才像是缓过了神来,转头看了阿苦一眼,淡淡道:“你这孩子,一心想着帮我这个废人,已经失败了几回,还不死心?”

        阿苦猛得抬起了头来,咬牙道:“您不是废人,我见过……”

        “你见过的只是以前的我罢了……”

        那男子摇了摇头,似乎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谈,转头看了方贵一眼。

        那眼神很古怪,那男子看起来也很普通,但就是那么一眼,方贵一时间,似乎有种完全被他看透了的感觉,迎着那个眼神,他好像有那么一瞬,成了透明的……

        眼见得这男子似乎又在发呆,阿苦咬了咬牙,忽然从背篓里取出了一物。

        方贵看到了,顿时微微一怔,却见阿苦手里捧着的,居然是自己当初从法器阁里买来的黑色石剑,自从买回来了之后,自己便一直在苦练鬼灵剑,还从来没有碰过这柄剑,之前一直在小楼里扔着,却不知道阿苦何时将这柄剑取了出来,还藏在背篓里,一路背来。

        “先生……”

        阿苦将那黑色石剑双手捧着,高举过顶,道:“这便是方贵师弟第一次入法器阁选的剑!”

        那男子转头看向了黑色石剑,眼神仿佛深了很多。

        过了许久,他才忽然轻轻叹了一声,看向了方贵:“这孩子资质还不错,只是将来的修行之路……”

        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看着方贵道:“我也不知道你是谁,不过想必是个有来历的,太白宗传承众多,你选择哪道,都比来找我的好,阿苦照应我这个废人很久,我得承他的情,他既然介绍你过来了,那我便会教你,只是丑话说在头里,我的法不好学,之前阿苦也介绍过几个人过来,他们都没学会,最后反倒以为阿苦害他们,与他反目成仇,不得不躲到乌山谷去了,所以在传法之前我需问你,你自己确实要学么?”

        方贵这时候还一头的雾水,好好想了想,觉得还是稳妥些好。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的传承厉害么?”

        “我的剑道没什么用……”

        那男子寂寥的开口,道:“最多也就是压一压天下群雄,争一争无敌之名罢了!”

        方贵一听就乐了:“牛还能这么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