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要做阎罗在线阅读 - 第956章:太阳金字塔(一)

第956章:太阳金字塔(一)

        烟雾镜吞了口唾沫,一字一句地说道:“弑神之枪.朗基努斯。”

        原来是它!

        脑海中,无数线索已经如同积木一样上升,堆积成一座绚烂的城堡。而这句话,让这座城堡细节更加丰富。

        基督教圣物,目前必定在教廷。以共济会和教廷既合作又敌对的复杂关系,能借出这件东西,他们付出的代价绝对沉重无比。远比捐赠一百座大教堂更多,甚至……可能打开了一些国家的传教权,这才有可能。

        他曾经听二代说过,这个世界上,普通神器众多,但都在创造级神器之下。不过,每一把神器,都有它自己的特性。其中最为特殊的,就是朗基努斯之枪。

        它为弑神而生,只要刺入对方的身躯,对方如果不是阎罗之上,必死无疑。无论天界,地界的死神都不例外。所幸,这把不详的长枪,目前存放在人间。不在任何死神手中。

        “那么……这次是死神第一次握住这把枪了。”他缓缓闭上眼睛,所有的一切,都在脑海中飞快呈现,成为一个完整的圆。

        加勒比海三位死神不满于自己的地位,他们想成为真正的死神,想登临神位。所以,找不知道是谁编写了这次死神剧本。

        对于这个撰写者,秦夜有所猜测……他觉得有可能是羽蛇神。

        除了他,谁能把阿兹特克神话了解这么清楚?

        谁能定下引诱克拉肯大闹费城,再以救世主的姿态击杀它的计划?没人想主动挑衅六王!

        除了他,谁会把烟雾镜也书写进去?这么恨对方?

        不过没有证据……暂且不提书写者这个迷。接下来,三位死神开始寻找投资者,他们找到了共济会,双方都有需求,可谓一拍即合。于是……共济会拿着三位死神给的剧本,开始找教会交易朗基努斯之枪。

        有了圣枪之后,他们前往阿空加瓜峰,打碎了烟雾镜的封印雕塑,将这位古神抓了出来——秦夜搓着下巴,这就是自己曾经听说过的:美洲有不少神明沉睡的来由。

        这些事情可能发生在百年前或者更早。抓住烟雾镜之后,他们开始剥离对方的力量,用人骨造就的教堂,建筑在阴气裂缝之上,引来大量阴气汇聚,以镇压对方。而为了彻底掩盖这件事,第一美利坚银行必须消失。

        所以……就有了马修.康恩的出现。

        当然,他是一个特例,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个岔子,也正是因为这一个岔子,让秦夜摸索出了整个剧本的脉络。

        接下来……如果没有意外,这一个月内,朗基努斯圣枪会到达费城,然后……对方会引诱克拉肯顺着达拉维尔河冲入这座曾经的美国首都,再让三位死神用朗基努斯长枪,在万众瞩目下射杀克拉肯——当然,这一切都必须在阳间发生。

        这就是整个剧本的原貌。

        “呵……”秦夜舒了口气,看向烟雾镜:“最后一个问题。”

        “教廷……实力如何?”

        “不怎么样。”没想到,烟雾镜的回答让秦夜大出意外。

        秦夜斟酌道:“虽然本王不管阳间事务,但是听说教廷七位枢机主教都是公爵。”

        烟雾镜淡淡道:“那您一定没有看过……七位主教,都只是教皇的化身而已。”

        “教皇……已经活了数百年。据说是公爵高阶,距离公爵之上也只差一步而已。他通过神的赐予,分化七个化身并不难。至于缺陷……我没有太了解过。应该不小。您可以这样想……如果他们实力真的强,那就不会答应交易朗基努斯之枪。”

        秦夜微微颔首。到时候,教廷一定会派人来监视。

        他们不可能容忍对方拿走朗基努斯之枪。甚至……朗基努斯之枪应该并不在共济会手上。而是到时候教廷自己的人启动。

        这把枪在共济会和三位死神手上,和借给他们用,连碰都不让碰,差别太大了。

        这里面有太多地方可以斟酌!

        “费南戈……”秦夜目光微微眯起,沉吟道:“他来费城……恐怕不单单是为了费城的局势。更是为了启动朗基努斯之枪而来……很好,起码……算是个熟人。”

        所有的东西都拉通了,但还是那句话。

        做不做?

        怎么做?

        一旦决定要做,前方的势力如同黑云漩涡,似高山仰止。而他……没有一个盟友。

        教廷虽然只来了一位枢机主教。但是,他们的猎魔人,神职者太多了。要从他们手中夺走隆基努斯之枪,难如登天。

        更不要提……共济会,三位死神必定倾巢出动,自己势单力孤,凭什么在众目睽睽下射杀克拉肯?

        是时候召唤真正的爸爸了!

        他干咳一声拿出命运,轻轻抚摸着:“命运啊命运,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猛的男人?”

        “你把他叫过来天神下凡,你看……有没有这个可能性?”

        命运安静如鸡。

        法克!

        关键时候屁用没有!

        秦夜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放过这一票,他实在不甘心!但是要在如此繁杂的势力中找到射杀克拉肯的机会,他起码需要数千人帮忙分散注意力!

        “加上百鬼夜行,我也只有十几个……不,不能算上他们,他们必须用作瞬移的工具,这是我做这一票的底牌!”

        不知不觉,他的心态已经悄悄朝着“做”偏移。

        放过了……太过可惜。

        就在他烦躁不已的时候,忽然间,他猛然抬起头,愕然看向通道的前方。

        召唤……有人在召唤他?

        “这怎么可能?”他惊讶地说了一句,烟雾镜也感觉到了,那股召唤的声音,如同水波一样划过虚空,荡起层层涟漪。

        声音开始还模糊,但很快,就清晰了起来,而且海潮一样的回荡在耳边。

        “……尊敬的,伟大的华国阴差!请您响应我的号召!您忠诚的仆人在乞求您的帮助……”

        这到底什么鬼?

        “从幽冥界发出的召唤?”烟雾镜若有所思地看向无尽虚空:“不定向召唤,也就是说,召唤者也不知道会召唤出谁来……贵国在新大陆有信徒?”

        秦夜茫然摇了摇头。随后收敛思维,看向烟雾镜。

        “您要回应。”他的态度说明一切。烟雾镜立刻说道:“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别?”

        “可以。”秦夜抬了抬眉,似笑非笑地说道:“期待和你再次相会。”

        烟雾镜目光刷的一亮,但什么都没有说,化为无数光芒,消失在兽骨上。  他不太敢接自己的橄榄枝……

        秦夜微微一笑,这很正常,自己目前是和羽蛇神合作。不过……

        他接不接有什么关系?

        死了就死了。不死,自己这步闲棋说不定数百年后就能发挥作用。留着他,比杀了他用处大得多。

        一个力量都几乎完全失去的初代太阳神,杀了有什么意义?

        “那么……现在我就来看看,是谁在召唤本王。”他朝着虚空深处看了一眼,身形诡异地拉长,最后化为一道黑光,没入黑暗之中。

        ………………………………………

        四面八方都是石头。雕刻着极具阿兹特克风的花纹。还有诸多图腾柱。每一根柱子顶端,都飘扬着燃烧的鬼火。

        这是一间四四方方的石屋,地面贴满了黄金。最前方的祭坛上,赫然是四个太阳的标记。就在中央,放着一个白纸剪成的小人。此刻,这个小人在周围阴灵的念诵中,已经在祭坛上翩翩起舞。

        五分钟,十分钟……祭坛前方,有三位穿着印第安服饰的男女。十二分钟后,中央的老者长叹一声站了起来,苦涩地摇了摇头。

        他看起来已经很老了,浑身布满老年斑,带着一顶彩色毛线缝制的帽子,穿着以绿色基调为主,缝满了羽毛的长裙,赤裸上身。身边两位年轻的男女立刻扶住了他。一位皮肤黝黑的阴灵眼眶中鬼火闪了闪,低声道:“大祭司……没有回应吗?”

        大祭司仿佛想笑一笑,却最终没有笑得出来。只是慈祥地摸了摸他们的头。率先走了出去。

        “大祭司!”黝黑男子身边的,是一位银发女子,她咬着嘴唇道:“神放弃我们了吗?”

        “神有没有放弃,我们难道看不出来吗?”大祭司终于停住了脚,大门打开,外面的光芒投射出他长长的影子,他佝偻着身子,在满地黄金的光华中,显得圣洁非凡,沙哑道:“我们的城市,村落,已经被雄鹰战士清扫一空,活着的鬼民全部被押往米克特兰地狱……这不算放弃吗?”

        “但是……”他转过身,拐杖在地面上一顿一顿,哒哒作响:“起码我们不能放弃自己……”

        “通灵其他地府的阴差,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那可是冥王冥后啊……哪怕招过来一位伯爵,又有什么用呢?”

        男子咬了咬牙,低声道:“起码……可以让我们逃亡阳间……”

        大祭司笑了:“逃亡阳间之后呢?”

        “没有纯粹的阴气,杀戮欲望高涨,开始对活人下手。成为厉鬼,怨灵。然后,被教廷和人间的猎魔人绞杀?”

        “那我们就没有活路了吗?!”银发少女几乎哭泣地说道:“冥王冥后疯了!疯了!我再也不想待下去了!!”

        “每一天,每一秒,都提心吊胆的生活,我……我还不如去死!”

        “你已经死过了。”大祭司淡淡道。摇了摇头往外走。但就在此刻!

        轰——!!!

        那只已经趴下的纸人,忽然间站了起来。身上燃烧起数米高的鬼火!

        紧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强大阴气在房间中轰然炸裂!数秒之内,形成一个三米高大的漩涡。而一道人影,在其中若隐若现。

        下一秒,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是谁……在召唤本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