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剑破拂晓在线阅读 - 0433 男子言语妙 门派威势深

0433 男子言语妙 门派威势深

        风波过后,一夏成功的被吸引了眼球。

        指着胭脂铺子,难得露出一副乖巧模样:“刑真哥哥,带我去看看吧。”

        刑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却也不想让本就身体不适的女童心情不愉快。

        硬着头皮一再叮嘱:“最多可以花三两轮回铁,多一文也不行。”

        一夏嘴上说着:“小气,扣门儿,都是大人了跟小孩子一样。”

        实则,粉衣女童心里乐开了花。心想终于不再像深山老林出来的野人了。

        春秋郡位于商国东北,居民多生的高大。

        店铺掌柜是一高大妇人,随当地居民一般,个头高大身材却不输于人。该高耸的地方波澜壮阔,改苗条的地方盈盈可握。

        临近黑龙河气候湿润,掌柜的自家售卖胭脂又懂的保养,毕竟有一张水嫩脸蛋,相当于一块金子招牌。

        妇人高大且丰韵,肌肤白皙水润。比之十八九岁的小姑娘,那也是不遑多让。

        然而店里的客人,看上去就很是另类了。一男子慢悠悠挑选,只是那眼睛的注意力,总是不在盛放胭脂的瓶瓶罐罐上。

        换做女顾客,即使脾气不好,掌柜的一般也会和颜悦色应承。大不了交了钱财,走之后骂上一句:“花钱就了不起了。”

        男子逛胭脂铺,能不能花钱买胭脂不说,单就那总是瞄向自己的胸脯的眼睛,掌柜的就想给他挖出来。

        此地说话多带乡音,掌柜扯开嗓门:“瞅够了没?看中了就买,不想买立刻走人,别杵这儿占地方。”

        掌柜的没给好脸色,男子也不生气,且正好找到机会和掌柜的对视。

        男子不是本地人,个头和掌柜的差不多高。相隔丈许,稍微低头正好看到想看的风光。

        眼睛盯着掌柜胸脯挪不开了,贱贱坏笑:“看不够看不够,此处风光独好,恐有错过遗憾终身。”

        掌柜的越听越来气,破口大骂道:“你个不要脸的臭流氓,来看十几天了还看不够吗?”

        “再不走,信不信我喊官府来削死你个王八羔子。”

        男子不慌不忙,“啪”得一声打开手中折扇,晃动两下气定神闲。

        他俯身弯腰半鞠躬:“小生郑正,江南郡人是也。向往北地风光,更喜欣赏北地美女。”

        “书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小生即不偷也不抢,只是正大光明的看。敢问夫人,小生何过之有?”

        名为郑正的男子,说话文绉绉颇有礼貌。换做平时,掌柜见到这样的书生,肯定会以礼待之。

        可眼下这位,委实让人没法高看一眼。掌柜的阴阳怪气道:“呦!文绉绉的冒充书生吗?你也不瞅瞅这是啥地方?老娘虽是寡妇,但不是随便的人。”

        掌柜的指向远处:“诺,那边有青楼,喜欢女子去那儿找,只要有钱就行。”

        郑正扇子摇晃脑子也摇晃:“非也非也,我观娘子芳龄不过二十有余,老娘尢过矣,应称呼姐姐。”

        但凡女子,没有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年轻的。掌柜的脸一红,情绪缓和几分:“这话不假,的确该叫姐姐。”

        郑正蹬鼻子上脸,越来越不靠谱道:“我观姐姐像待字闺中的如花妙龄女子,切不可大声喧哗自损形象。”

        说罢,郑正相当的自来熟,自顾自拎过来一条椅子。

        语气温柔:“姐姐站着容易生累,姐姐坐下来说,小生这边与您促膝长谈。”

        掌柜的半推半就,当真坐下来静等下文。

        郑正也给自己搬了条椅子,坐到了掌故的正对面。

        刑真打一开始便进入这间铺子,本就对商国语言一知半解。

        现在又是方言,又是文绉绉。苦了刑真听的稀里糊涂,需要一夏做翻译才明白。

        起初进入胭脂铺子时,掌柜正在气头上。见到一男子背着一个小丫头,也不认为是能花钱光顾生意的主。

        心底暗骂一声,又是只看不买的。便一门心思的去和郑正吵架,没搭理刑真等人。

        待得掌柜得不生气了,便投入到和郑正的长谈之中,也没顾得上搭理刑真。

        刑真并没介意,反倒是很佩服名为郑正的男子。

        勾引良家妇女可以做到光明正大,脸皮厚到无与伦比的地步了。

        也确实有本事,能说会道,知道怎么讨女人欢心。

        刑真不想这么做,也不会这么做。在一夏受意下,赶紧付了轮回铁走人。

        身材高大的掌柜的,不知和郑正俩人在说些什么。小声嘀咕,细若蚊蝇。

        相当的投入,刑真结账时,掌柜的居然摆出了不耐烦的样子。

        能让一个生意人和金钱过不去,郑正的手段当真是牛的一批。

        刑真和蒲公龄在一起时,养成了一个习惯。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要看一下当地的风景。

        春秋郡最出名的黑龙河,河水并不黑,清可见底。传闻水底住着一条黑龙,故而才有此名称。

        黑龙河名声在外,不过来到了河畔,并没有见到可震撼人心的景色。

        倒是这里乌央乌央聚集大片人群,让得刑真等人知道了两件将要发生在春秋郡的大事。

        一个是春秋郡明天有一场比武招亲,听说招亲女子美若天仙。

        另一件大事,是有人可逼出黑龙河中的河神,决意与河神大战一场。

        一夏听闻,死活不肯走了,一定要见识见识所谓的美女,到底有多美。

        也要看一看到底有没有河神,更加想见识一下敢于挑战河神的英雄。

        说道挑战河神的人,只知是一新来的外乡人。因为何故,有何目的无人得知。

        也是因这两件大事将要发生,郡城内客栈全部住满。

        没得地方住,所以这些人选择了在黑龙河边。原因无他,相距三里地的河畔上下游,有两座水神娘娘的祠庙。

        刑真也有意想多看看这方世界,故而半推半就的,也就答应了一夏的请求、

        至于同行的公子文轩,非常有做一夏跟班儿的觉悟。

        粉衣女童说什么,青衣小童便照做。粉衣女童提出的意见,青衣小童无条件支持。

        刑真很是庆幸,没在春秋郡城找客栈,避免了碰一鼻子灰的尴尬境遇。

        或许是水神娘娘的祠庙人多嘈杂,加之夏季闷热,多人聚集在一起更加的沉闷。

        大多数来到河畔的人,选择了在外度过一夜。即凉快又宽敞,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因有一夏和文轩两个孩童在,刑真千万般不愿,还是花高价在青瓷水神娘娘庙中,买了一小片空地。

        价格贵的要死,比郡城里的客栈还要高昂。

        地方也不大,看看够一夏和文轩蒲两床被褥。

        位置倒还不错,靠墙边临近窗户。不用担心人多通风不好,刑真和小狗崽儿也有个依靠的地方。

        放眼青瓷庙,有资格躺下横着的人,除却刑真外还有三人。

        三人是一起的,据说地盘是用拳头打出来的,没像刑真那般出钱来买。

        一夏和文轩这边,是刑真在被褥当中扣出的棉花,给两个小家伙堵住耳朵。

        饶是这样,还是经过良久的挣扎,一夏和文轩方才入睡。

        打出地盘的三人,是三位彪形大汉。衣衫算不得整洁,因为这三个家伙,各自只穿了条短裤。

        直接躺在干草上,在嘈杂的氛围当中鼾声如雷。

        且不是像一夏和文轩一般,熬到下半夜,实在困的不行才入睡。

        这三人,天色明亮时,盯着水神娘娘,也就是水神的老婆。看的眼睛发直,恨不得上去摸两下子。

        这位水神的娘子,据传名为青瓷,青瓷庙也是以她本人名字命名。

        铜柌金身,境界算不得高,应是处于下五境的修为。

        经小狗崽儿的鉴定后,此地的确有神奇存在,只不过现在不在庙中。

        这也是刑真肯留下来的主要原因,否则黑龙河里真的没有河神,所谓的约架也就只是玩笑罢了。

        说回三位壮硕男子,看够了水神娘娘的祠像后倒头就睡,鼾声到子夜时分居然戛然而止。

        约好了一般相继醒来,然后三位着装不讲究的家伙,所作所为也同样不讲究。

        其中腰悬弯刀的男子瓮声瓮气:“特娘的鬼天气,大晚上能热出尿来。”

        身后悬挂一对交叉板斧的男子声音沙哑:“渴不渴,我沉入黑龙河两坛子酒,现在正好凉爽。”

        另外一名佩剑男子性子就要急的多,催促道:“战老彪,有酒不拿出来,你是想偷摸留下自己喝吧。”

        “快去快去快去,现在拿出来正好透心凉,给哥几个解解渴。”

        “说啥呢,我老彪是那种人吗?”被质疑的男子满脸不忿。

        拎出身后板斧大声吆喝:“让开让开,小心老子心情不好,一板斧劈死你们这些不开眼的家伙。”

        这三人的确是打出来的地盘,人群被这人一声吆喝,立时让出一条可供战老彪通行的过道儿。

        有几个昏昏欲睡的人,反应速度稍微慢了点。结果被叫做战老彪的男子,很不客气的一脚踢开一个。

        三人毫不忌讳在场众人的感受,自然惹得人群愤怒。一个两个人会畏惧三人威势,但是很多人聚在一起,自然有多底气。

        先是祠庙人群中,有人小声嘀咕:“什么东西,仗势欺人作威作福的奴才而已。”

        说话人显然是知道三位大汉的跟脚,不敢明说,混在人群中煽风点火。

        怒气人人都有,有第一人开口说话,便有第二人附和:“不错,忒不是东西。”

        同样是混迹在人群中,不敢明目张胆的跳出来。

        见前两次有人呈嘴上威风,没被抓出来暴揍一顿。逐渐有些不服气者,胆子开始大了起来。

        各种各样不和善的声音相继传出,随着说话人越来越多,胆子也越来越大。

        谩骂声越来越大,也愈发的难听。甚至有人公然站出来,指着剩下两名汉子的脑门儿开骂。

        眼看局势一发不可收拾,腰悬弯刀的男子自报家门:“我乃春秋郡弯刀门弯二楞子,受弯刀门命令前来办事。”

        “你们一个个聒噪的没完没了,是想和弯刀门过不去吗?”

        弯刀门名头不小,春秋郡三大武林门派之一。小门小派的确不敢与之抗衡,但是现在只有三人,并没有太大的震慑力。

        谩骂声音减弱几分,不过还是有断断续续传出。

        佩剑男子冷笑一声:“加上迎风门呢?分量够不够。”

        “如果不够的话,还有战王堡。春秋郡三大门派齐出,你们还有意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