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信义

第一百七十六章 信义

        张凤府并不认识这人,同样,这人也并不认识张凤府。

        李元莆冷哼道:“说什么都是由你一张嘴,你说他是中原人他便是了?即便他是中原人,我怎么知道他就不是你的走狗?”

        张凤府对于走狗二字并不满意,这李元莆看起来也是一个火爆脾气,心道困在这里十年竟还没能将其彻底驯服,此人倒是也有几分气节。

        芊荨笑意盈盈对张凤府道:“听到没,有人叫你走狗。你怎的也不表示一下?你是我的走狗么?”

        张凤府并不搭理,只是观察这李元莆的确像是内力已经被克制,十成内力未必就能发挥出来二三层,恐怕这里所有的人都与他差不多,否则这么多高手又岂会被人关在笼子里十年?

        只是当年召集这些人的那人究竟是什么人,又要做一件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呢?

        “喂,我在跟你说话,你耳朵聋了么?”

        当着外人的面,张凤府如此不给芊荨面子,有些让芊荨恼怒。

        那狭长双目男子亦是面露不满之色。

        冷冷道:“我家小姐与你说话你没听见么?”

        张凤府这才淡淡道:“我是人,不是狗。”

        芊荨噗嗤一笑。

        “李元莆,听到没有,他说他是人,不是狗,现在你可相信了?”

        “信不信跟我有什么关系?能跟你这妖女走到一起的人又有几个是善类?”

        李元莆依旧不屑。

        芊荨不满道:“这么说来你无论如何都不答应跟我比武了?”

        李元莆道:“比也是死,不比也是死,既然如此,我又何故再专门让你戏耍一番,妖女,我就在这里。想怎么对付我尽管来就是。”

        “有骨气。”

        芊荨站起身来拍拍手,满是笑意。

        “不过骨气这种东西在这里是不能当饭吃的,你不答应比武,我就先从你的手脚开始砍,砍到你答应为止。”

        说罢便冷冷上前,那兵器架之上随意挑了一把锋利铁剑,却见张凤府一直紧随其后不愿离开太远距离。

        芊荨又如何琢磨不出来张凤府的意思?

        示意狭眼男子退下之后才撇嘴道:“你如此寸步不离跟着我,就不怕我的手下看出来什么端倪?”

        “我若是不如此跟着你,恐怕被你卖了都不一定知道。”

        张凤府冷冷一笑。

        “你要怎么对付这些人我不管,可你一但离开我一刀的距离,我都会一直跟着你,如此即便有什么突发情况,你也逃不出我的刀。”

        这般对话让手脚被镣铐锁住的李元莆一惊,他只当张凤府是芊荨的随从,可从这番话里听出来的却根本就是另外一层意思,难不成这妖女竟被这年轻人威胁住了?

        李元莆当下收起对张凤府的轻视,疑惑道:“少侠是何来历?”

        被张凤府要挟,芊荨倒也没了刁难李元莆的心思,她将铁剑负在身后笑道:“李元莆啊李元莆,你不是挺有骨气的么?你不是方才才骂这家伙是走狗么?怎的现在突然态度来了这么个大转弯?莫非是你觉得这家伙对你有用处你才如此?他对你有用处的时候便是少侠,对你没有用处的时候就是走狗,是不是如此?”

        李元莆一阵尴尬,嘴上怒道:“妖女,休要挑拨离间,方才我只是不知这位少侠底细而已。故此才多有得罪,毕竟你这妖女什么时候身边又有过如此明辨是非之人?”

        芊荨又是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笑。

        “这么快就急于辩解了?我猜你接下来肯定有许多问题要问这位少侠,甚至还有事情求他去做对不对?”

        论嘴皮子以及阴谋诡计,李元莆又如何比得过芊荨?

        张凤府见他已气的胡子乱翘,若非是手脚被锁住,恐怕立时就要芊荨血溅五步,忙低声道:“这位老前辈不必与她一般见识,她不过有意激怒你逼你出手好偷学你的剑招罢了,有什么想说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便是。”

        闻言,李元莆心怀感激,长长一声叹息,十年不见乡音,而今听了张凤府的一句话竟红了眼眶,差点老泪纵横。

        张凤府听他细细道来才知他乃是中原苍鹰门的掌门,这苍鹰门倒算不得如雷贯耳,却还是小有名气,以一手落鹰剑开宗立派,剑出则鹰落,十年之前因为受了某个大人物的召集,共同密谋大事,却不曾想一夜之间无数英雄豪杰全部中计,被擒拿到此处。

        当张凤府说起即将开展的展宝大会时候,他说也许这苍鹰门也有弟子前来参加,却被李元莆告知此番定是凶多吉少。

        张凤府问他那大人物是谁,他说连他也不知道,只晓得最上面那个大人物分别派发消息到几个掌舵龙头那里,再由掌舵龙头分别又派发下来,他倒是说了掌舵龙头的身份。

        “只不过这些昔年的掌舵之人早就成了一具具吊在那里的骸骨,究其身份也是五花八门。”

        又一一细说之后才叮嘱道:“少侠,既然你已将这妖女擒住,为何不干脆一刀杀了她?我虽不知她具体身份,可我却晓得这妖女来头大的很,连掌管这里的那家伙都对她唯命是从,只要你用她威胁这里的人打开牢笼放了我们这里所有还能动的人,再给我们一些恢复内力的时间,保管能从这里杀出去,到时候再将九重天闹个昏天黑地。”

        “听到没有……”

        被李元莆如此直言劝杀,芊荨竟全没有半点担心的意思,反而竟是笑容越发浓烈。

        “人家叫你威胁我,你还不动手?该不会是要本姑娘亲自把脖子给你送到刀下吧?要不要我借你一把剑呀!”

        说完她真的将手中铁剑亲自交到了张凤府手中,此时这平台之上除她三人再无其他人,李元莆瞪大独眼,心道此时正是最好机会。

        “少侠,你还在等什么?趁她手下不在,也趁那个家伙还没回来,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难道你就忍心见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继续过这种连狗都不如的日子?”

        芊荨亦是添油加醋道:“看到没有,只要你威胁我然后放了他们你可就是他们的大英雄啦,到时候铁定高高在上声名大噪,说不定到时候还推举你做个什么武林盟主,到时候可千万别忘了小女子我哟?”

        “玩儿够了没有。”

        张凤府将那把铁剑狠狠插在平台之上,在李元莆诧异以及愤怒的情绪之下冷冷瞪了芊荨一眼。

        “我没功夫陪你瞎胡闹。”

        芊荨咯咯笑道:“看到没?李元莆,我都将剑亲自送到他手里了他都不动手,这可怪不得我,要说我肯定是这家伙觉得本姑娘美若天仙又贤良淑德故此舍不得杀我。”

        张凤府嘴角动了动,但到底还是没多说什么,倒是李元莆已从之前感激彻底成了愤怒。

        “年轻人。你可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张凤府先前还有些为李元莆被困十年而不屈服的气节敬佩,此刻听他话里意思却是不由得心中一阵不快。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轻声道:“我当然清楚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李元莆沉声道:“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怎的如此不识大体?难道你不知这妖女心狠手辣心肠歹毒,我们这里的人最起码有一半是死在她的手下吗?”

        “知道,我当然知道。”

        张凤府眉毛一挑。

        “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十年前召集你们的人不是我,也不是我将你们困在这黄泉路之中,倘若我今日没来,你这番火气又打算对谁发?”

        张凤府本是心怀怜悯之人,但心有怜悯,却也有个度,最起码他知道对于有些太过自以为是的人,一味的给他好脸色并非是什么好事,说不定别人非但不感激,反而会顺着杆子往上爬,最后将自己踩到脚底下。

        李元莆咬牙切齿道:“好,好,年轻人,我真没想到你是如此贪生怕死之辈,你不配资格做我们中原人,今日全当我看走了眼,早知如此,我又何必收回我的话?照我看来你跟这妖女分明就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

        张凤府冷笑不已。

        “难道如同你这样自己做不了的事情强迫一个不过跟你只是同样来自中原的年轻人去做就算是你的本事了?真是滑稽,我曾答应过只需要她将我带到黄泉路来我便不伤她性命,你又要我威胁她,岂非让我出尔反尔?为了你自己的私心你就要我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老前辈啊老前辈,看来还是九重天给你们准备的伙食太过丰盛了,才让你吃饱喝足之后连脑子都出问题了。”

        “后生,你好大的胆子,跟妖女需要讲什么信义?她又何曾对我们讲过信义……”

        李元莆一双拳头已捏的咯吱咯吱作响,奈何根本挣不脱那铁链。

        张凤府淡然道:“老前辈,你还是省省吧,有空在这里冲我发火倒不如安心回去静静等待时机,她对你们讲不讲信义是她的事情,我对她讲不讲信义却是我的事情,即便有朝一日我与她注定要分个你死我活,那也是在做到这次承诺之后。”

        “等等。”

        芊荨突然冷笑。

        “李元莆,你这么能说会道,一口一个妖女,叫的好生畅快,不如我送你一份礼物。”

        李元莆一愣,本能觉得哪里不对,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候只觉得耳根处一阵凉嗖嗖,被芊荨削下来一只耳朵。

        李元莆捂住伤口痛苦无比,却紧咬牙关不发出一点声音。

        芊荨笑道:“你都说了我这妖女不讲信义,那我就干脆再妖女一点咯,你不会生气吧?咯咯。”

        张凤府见她举手投足之间取了李元莆的耳朵竟好像做了一件根本不足为奇的事情一般,不禁心中叹道,恐怕这十年来关押在这里的人几乎不会有谁落下,从这一点上来看。也不知芊荨究竟秘密得到了多少门派的武功,有了这些门派的精粹,也难怪九重天能无声无息之间造就出这么多的高手,只是,那单独关押又区别对待的人究竟会是什么身份呢。

        正思索间,芊荨已冷喝道:“邪眉,将这老东西带下去,吊起来,每日里荆棘抽打,直到他什么时候肯求饶为止。”

        那狭长双目男子迅速跃上来,将李元莆单手拎住,恭敬道:“小姐又要挑谁?”

        “老是面对这些老东西我都看烦了,今日换个口味,把那个什么笑什么刀带出来。”

        “笑里藏刀?”

        张凤府眉头一皱。

        芊荨立马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点头道:“对对对,就是那家伙。”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