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其他小说 - 神疆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推测

第十八章:推测

        又一次观看脑海中的这一幕画面,即便已经过去了三年之久,楚昊依旧被画面中气吞山河,崩天灭地的大战震惊,感叹。

        不过楚昊一直有一些疑惑萦绕心头。画面中的两方,其中一方为段老,也就是最后自爆而亡的段鸿,另外一方则是段老的仇家寒冥和神秘人。

        寒冥和神秘人最后联合的攻击画面,那毁天灭地的威势深深的印刻在楚昊的脑海,不过寒冥好几次打出的那道黑色巨光,楚昊却莫名的感觉到熟悉,这个模样……这种气息……好像自己从哪里见过的样子。

        画面依旧演变,直到寒冥和神秘人最后联合打出那道黑光后,楚昊才猛然惊醒。

        “乖乖,这气息……”

        “这小样子……”

        这道气息和黑光的模样楚昊太熟悉了,简直熟悉到了骨子里。这可是拿自己上一世的小命换回来的熟悉感。

        回想自己上一世身陨情景,那熟悉的地貌,令人恐惧的黑光,还有暗无天日的灭神崖底,这不正是当时画面中段老大战的地方吗。

        楚昊内心震动不已,联想到神断山脉下的灭神崖竟然是由大战形成,内心就不免一阵心悸。这群人的实力得达到什么程度,要知道神断山脉里的山石即便是人王境强者也不能摧毁,顶多让一些巨石翻滚而已,而段老和那位寒姓武者的战斗,楚昊可看的清清楚楚,那可是巨石横飞,碎石遍地的场面,更令人恐惧的是,段老最后的自爆竟然将平整的土地炸裂成一个深渊,由此看来,灭神崖的形成就是段老自爆所致。

        都是一群恐怖的人,楚昊心中暗想,但是让楚昊疑惑的是,这群人到底来自何方,从段老和寒冥的讲话中,“神州”一词让楚昊记忆深刻。

        “不应该是九州吗?难道九州以前叫做神州?”

        为什么从九州史书记载上没有发现,难道九州之外还有地方不成?楚昊内心疑惑不已。

        而更让楚昊疑惑的是段老,画面中的他不是自爆了吗?怎么最后还存活下来并且出现在自

        己的脑海中,这一切透露着诡异。

        初次看到段老时,那时的楚昊一直沉浸在震惊和惊慌失措中,没有心思细瞅段老的状态,而三年来,每当楚昊浏览这段画面和回想段老当时的形态时都对段老当时的形态惊奇不已。

        武者的体内修魂,体外修身。一个肉身一个命魂是一名武者的基础。肉身强大,体内便可以储存更多的灵气,抗击打能力也强。而命魂的存在则是玄妙无比的,他涉及的层次甚至比肉身更深更广一些。武者的感悟,记忆、天赋都与命魂有着深密的关系。

        再一次回想当时段老出现的场景,楚昊察觉出明显的异样,九州所有武者的命魂都是有些虚淡脆弱的,经不起任何打击,毕竟命魂一旦受损,那么命魂的伤势可不是等闲灵药可以修复的,而那天段老的出现,他的命魂状态和楚昊所见过的命魂有明显的不同。

        段老的命魂仿若真正的肉身一般,凝实感十足。并且有淡淡神圣气息从其命魂散发而出,让当时的楚昊内心莫名产生一股敬意和畏惧。

        命魂独有的气息让楚昊认定段老那天是以命魂的形态出现,但是为什么段老命魂的气息怎么如此神圣浩大,犹如神灵般气势恢宏。

        “难道,命魂也可以修炼?”楚昊内心暗暗自语,对段老这个人也愈加的好奇。

        回想起段老刚出现时,目光看向自己的那一丝怀念和伤痛,楚昊也不禁对段老的经历有些感慨,在那个血战连连,气势震天的日子里,在战场的边缘也曾经有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昂首观看着一切,但是作为旁观者的他最终也没能逃脱的了灭亡的命运。

        “或许段老出现时把我当做他了吧。”楚昊内心悲叹。

        结合段老最后给自己遗留下来的光团画面,以及楚昊上一世最后的经历,楚昊内心也有些推测,每当想起自己推测的这个结果时,楚昊的内心便有无尽的惊喜和期待,另外还有一丝丝的苦恼。

        毫无疑问,北荒境内的神断山脉,通天峰下的灭神崖便是段老自爆所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段老自爆后依旧没有死亡,但是楚昊确定的是,在自己没去之前,段老肯定是被毁灭黑光给镇压着的。直到上一世的自己被轰落灭神崖,段老出现转机。

        而这个转机就是上一世的楚昊犯贱的后果……拔树。

        楚昊相信,如果自己当时不去拔树,或许上一世的自己便不会身陨。在神秘的光罩保护下,自己调动全力去拔树,不知道是光罩的气息吸引了黑光,还是因为自己的擅动触碰了阵法。黑光现,自己身陨,生前进入自己体内的光团直射而出,段老的命魂紧紧相附。

        或许是机缘巧合,也或许是光团内的玉佩自动闪现。自己重生为人,出生在南荒楚家,而段老也因为命魂附在玉佩的原因,随之进入自己脑海。

        一个个线索串联在一起,楚昊的思路愈加清晰,当推测逐渐接近真相时,楚昊平静的内心久久不能平复。

        “玉佩究竟什么来历,竟如此神奇,如段老这般一身实力惊天动地的人物,都需要借助玉佩散发的光辉恢复伤势”

        “如今,自己是玉佩的拥有者,未来自己在玉佩的帮助下,岂不是要早晚要登临绝巅。”

        “还有,玉佩究竟什么来历?自己重生为其所致,段老也或许因他所现,还有那追寻玉佩的两位武者是何人,他们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一个个疑问萦绕在楚昊心头,激动、迷惑、苦恼,一时间楚昊内心矛盾不已。

        良久,楚昊从回想状态走出,楚昊此刻的心情却复杂无比,经脉寸断的自己,连修炼之途的起点拓脉境都无法达成,还谈什么君临天下,还是老老实实呆着吧,那些迷惑自己还没有资格去解开。

        “也不知道段老什么时候苏醒,这等强者说自己还可以修炼,那么自己还是有希望的”

        楚昊喃喃自语,内心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明亮的眼眸中忽然爆发出惊人的眸光,强烈的自信和不屈的信念瞬间从楚昊身上迸发,在日光的照耀下,小小的身影,此刻看来竟挺拔了一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