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其他小说 - 神疆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答应我个请求

第四十六章:答应我个请求

        老者的到来让战场的气氛瞬间凝固,陈天与秦默二人虽然也发现了这突然出现的糟蹋老头,然而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下的节奏,强横的攻击依旧向楚南攻击而去。

        “凝”

        一个简单的“凝”字从老者口中发出,随后众人便惊恐的发现,正在攻击中的陈天与秦默二人瞬间便停止不动了,两人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而他们手中施放的那散发强横波动的攻击,更是消失于无形,这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一样。

        白衣老者踏空而立,身上没有一丝气息外泄,看起来宛若普通人一般,然而此刻却没有一个武者认为这突然出现的老头是普通人。简简单单一个“凝”字就能立刻化解掉两大人王境强者的攻击,这得是什么实力的强者才能办到。

        “难不成是传说中的圣人?”众人内心暗暗猜测道。

        此刻同样踏空而立的西荒暗影宗的巅峰人王强者童毅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白袍老头,内心却升腾起一股浓烈的不安。

        看似毫无武者修炼气息的老头,童毅看着他却仿佛在面对一头洪荒巨兽一般,强横而又隐秘的威压不断的从老者身上散发而出,至于下方武者为什么察觉不到,那是因为他们的境界还没有到达这个程度体会不到而已。

        始终保持平静心态面对此战的童毅此刻终于慌了神,一行行冷汗从面罩下的脸庞滑落,看起来童毅的神态异常紧张。只不过童毅的这副神情没有任何人看到,如果看到他这副样子,肯定会大吃一惊。

        “好好活着不好吗?非得打打杀杀的,何必呢!”白袍老者喃喃自语说道,随后手指很随意的朝着陈天与秦默所在的方向一点。

        “轰”

        两道人影从天空直摔而下,身躯摔落至地面时发出沉闷的轰响声,大理石铺垫而成的路面瞬间碎裂开来。

        空间内瞬间鸦雀无声,无数人惊恐的望着眼前的一幕不敢发出一丝声响。老者从出场所做的每一件事都颠覆了众人的认知,实在是太过于让人震撼。

        从空中摔落而至的陈天秦默二人此刻像没有气息了一样,生死不知,看到家主如此惨状,也没有人敢上前查看,如此情景并不代表众人没有忠心,而是心中的恐惧凌驾在了忠心之上。

        白衣老头缓缓收回手臂,将双手背在了身后,随后平淡而又毫无威势的目光向身穿黑袍的童毅看去。

        被这道目光盯住,一直冷汗直流被黑袍笼罩的童毅内心的恐惧感瞬间爆棚,此刻的童毅仿佛感觉自己被一只洪荒巨兽盯住了一样,一种危险至极的感觉从心底产生,如果可以离开,童毅真的希望立刻离开这片是非之地,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在我面前还搞神秘,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把脑袋蒙起来的”白袍老者平静而又霸气的对着童毅说道。

        话音落下,忽然间天地间刮起一阵狂风,随后疯狂的朝童毅所在的方向奔去,在童毅还未来得及反应时,这股狂风便强力的将自己头上的蒙布和面具撕得粉碎。

        一道苍老的面孔映入众人眼帘,只见苍老的面孔上布满着褶皱,更是有一道幽深的刀痕印在脸上,在阳光的照射之下,看起来狰狞恐怖。

        童毅愤怒的看向白袍老头,眼神中毫不掩饰的散发着杀意和屈辱。多少年了,没想到今天还能遇到一个如此践踏自己尊严的人,虽然童毅内心中充满愤恨和杀意,但是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异动,面前这个霸道而又邋遢的老头太过强大和神秘了,即便让自己背负屈辱,自己也没有办法,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怎么?你有话说?”看着童毅愤怒的眼神,白袍老者再次发声,平淡的对着童毅说道。

        “阁下凭借高强修为,羞辱在下,如此作为阁下不觉得有失强者风度吗?”童毅忍着愤怒对着老者说道。

        “哦?强者风度?”老者听到童毅的话语,好像听到了什么惊天的笑话一样,语气中透露着嘲讽对着童毅说道。

        “那你告诉我一下,什么是强者风度,不从西荒老实的待着,跑到南荒兴风作浪,这就是强者风度?恃强凌弱,欺负晚辈强者这也是强者风度?不分青红皂白为了一己私利屠杀低阶武者,这就是你所谓的强者风度?”老者平实的话语落在众人耳旁,让众人感到振聋发聩。

        “可是……”童毅还欲狡辩,哪知话刚到嘴边便震惊的发现,自己的话语怎么说也说不出来,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一样。

        “别可是了,你比他们强,你刚才的所做所为你觉得有理,但现在我比你强,你那些理就给我咽到肚子里,要么我就把你打烂。”白袍老头平静的对着童毅说道,话语中不含有一丝感情色彩。

        老者的话语清晰的在众人耳边回荡,听到这霸气的话语,楚家与李家的众武者更是感到此刻的画面极度的舒适。

        气氛仍旧还是处在静谧中,没有人敢丝毫妄动,谁也不知道这突然出现的老头到底是何方人物,到底有何欲求,一切都是迷。

        良久,楚南拖着重伤的身躯来到老者面前,对着白袍老头恭敬一礼,虽然不知道老者是何人,有什么目的,但就单单老者刚才救了楚南一命,这一恩情楚南就得感激。

        “感谢前辈刚才的救命之恩,前辈请受楚南一拜。”楚南万分恭敬的对着老者说道,脸上的感激之情毫不掩饰。

        劫后余生的楚南是十分的兴奋的,对老者的感恩也是出自内心的。

        就在刚才,要不是老者的突然出现,这一刻估计自己早就烟消云灭了,想想自己懂事的儿子,温柔贤惠的夫人,楚南的内心便充满着不舍,在临死的那一刻满脑子也是他们的画面,幸运的是,神秘而又强大的白袍老人出现了,自己的危机也彻底解除了,而自己以后也能看到自己的妻儿了。

        所以这一拜,充满着楚南满满的诚意。

        正当楚南躬身弯腰行礼的那一刻,一股无形的气势从老者身上散发而出,托住了楚南要行礼的身躯,随后老者平和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年轻人不必多礼,今日你所面临的局面,一切都是我圣荒院监管不力的原因,要不是因为圣荒院的疏忽,今日你们也不会面临如此险境,所以刚才救你本就是我分内之事,你大可不必行此大礼。”老者语气平和的对着楚南说道,脸上布满着微笑,与刚才针对童毅的态度状若两人。

        听到老者的话,无数人内心大惊失色,没想到眼前这看似糟蹋的老头竟然是圣荒院的强者,这个结果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而此刻不能言语的童毅内心更是掀起滔天巨浪,一股深深的恐惧感从心底产生,作为一个西荒顶尖势力的老祖级别人物,怎么不知道擅自插手外境行为的后果。

        “这下可栽了,天要亡我啊!”童毅内心绝望的想道。

        楚南得知老者身份后也是一愣,虽然知道老者的修为深不可测,但怎么也没想到这邋里邋遢的老头竟然是圣荒院的强者,不过不管他是不是圣荒院的强者,是出于职责还是出于其他目的,救了他楚南一命,这一点楚南是不会忘记的。

        “前辈,不管是您是出于何种原因,楚南的命和楚家族人的命都是您救的,这一恩情楚家没齿难忘,今后前辈有任何要求,楚家必万死不辞。”楚南坚定的话语从口中说出,即便现在身体极为槽糕,也坚持把这一段话说完。

        “年轻人,你太客气了,不过过段时间老夫确实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这一次来也是因为这件事来到南荒的,所以到时候希望你答应我一个请求。”老头想到此行来南荒的目的,索性不再扭扭捏捏,趁着现在便直接提了出来,虽然现在有些携恩相胁的味道,但是老者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要求对于一个父母来讲是多么的难以抉择,所以趁着现在先做好楚南这方面思想工作再说。

        老者话语微微一顿,不待楚南回复,声音再度从口中传来。

        “放心,年轻人,我这个要求并不会让你为难,也不会对你或者对你的家族产生坏处,只会让你们楚家收益。”

        “前辈,别说一个要求,就是十个上百个楚南也愿意。”楚南毫不犹豫的回复到,言语之间诚意满满。

        老者听到楚南的答复,不由内心一喜,看向楚南的表情也越发和善,看到恩人的表情,楚南霎时间一愣,难道这个要求还有什么特别之处不成,不是说不是过分的要求了吗?怎么这眼神越发的诡异。

        楚南看着紧紧盯着自己的老者,和善的眼神中隐隐之间透露着一丝兴奋激动之意,楚南一时间有些错愕,怎么看都觉得老者现在的形态有些怪异。再联想刚才老者说的话语。楚南一时间有些头大。

        “这老头……不会是那个吧!”楚南内心有些惶恐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