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渡了999次天劫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鸟巢”(十二点第二更,求推荐票)

第四十九章 “鸟巢”(十二点第二更,求推荐票)

        渡仙真人虽然如实回答了,但也基本把天聊死了。

        河图依然没有明确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渡仙真人虽然态度和蔼,但愿意说的话,已经不多了。

        河图拉着清明站起了身,对着渡仙真人行礼,就准备告辞了。

        渡仙真人却摸着胡子,对着河图说了最后一句话:

        “甄掌门,关于天重真人的事情,五年后仙缘大会上,我会向天宫问及,若有消息,便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我与你们师父虽有一些恩怨,但我却不愿见到太琼门的弟子,平白荒废了仙才。

        清明小道友虽有仙才,但尚且年幼,璞玉还需雕琢,若不嫌弃,可在我九仙门多修行时日。”

        河图拱手谢过,想了想,又郑重的双手合抱,对着渡仙真人鞠躬作揖。

        随后,头也不回的带着清明离开了。

        只剩下渡仙真人独自坐在掌门居中,望着河图离开的背影,沉默不言。

        过了好一会,渡仙真人才抬手对着远处挂在墙上的混元镜,送了一缕灵气,混元镜的画面中,正是之前所显示的石门的地方。

        而此刻,原先巨大的石门,此时却已经整个被人推开,不少九仙门的修士都站在原地,望着石门束手无策。

        一个化神期的长老带着弟子们,想要将石门复原,但无论他们用灵气怎么推,石门都纹丝不动,没有丝毫的反应。

        渡仙真人摸着胡子,又望向了河图离开的方向,叹了一口气:

        “天重,你有个好徒儿啊。”

        ————————————

        河图带着清明离开了九仙门掌门居。

        随后回到了屋子里,枯坐了一整天了。

        清明一直在边上陪着河图的边上,也不言语说话。

        甲酒真人中途差人来邀请河图去喝酒,但喊了一会,河图并未应答,转身回去了。

        紫阳真人和赤霞仙子也来了一趟,但同样无人应答,便也离开了。

        陆陆续续的还有一些人,过来呼喊两声,等候一会,和之前一样,他们也都走了。

        到了第二天,河图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清明在边上睁开眼睛,微微歪头看向了河图。

        阳光从东窗进来,被镂空细花的花纹,筛成了斑驳的淡黄,混着房间内些许灰黑,在屋中布下压抑的氛围。

        “掌门师兄想好了吗?”

        清明轻声说话的声响,打破了屋中的压抑。

        被窗户滤的昏黄的阳光,落在清明的额头上,她虽面无表情,但河图看着她的脸庞,却也觉得有些许的温暖了。

        “你都猜到了?”

        河图坐在床榻上,盘起了腿,双手搭在了膝盖上。

        脸上带着下山后,前所未有的轻松神情。

        “回来后,坐在掌门师兄身边思索了半日,我才想通的。”

        清明也坐到了河图的身边,阳光在她的身侧,瞄下了明亮的边角,她继续说道:

        “爹爹在散仙洞府中留下【九仙门】三字,就是故意留给我们看的,因为爹爹知道,掌门师兄一定能够最先进入散仙洞府,并且看到他留下的讯息的。

        而写下【九仙门】,也并非是让我们来寻仇,或者是他曾经到过九仙门,所以留下讯息让我们来寻他。

        爹爹,是想让我们留在九仙门。”

        河图赞许的点了点头,清明则双手撑在大腿两侧,小腿微微晃荡了几下,继续说道:

        “因为爹爹不想让掌门师兄去参加仙缘大会。”

        河图伸手摸了摸清明的头顶,小师妹确实是长大了一些,不再是以前那个跟着自己身后,迈着小步子,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了。

        其中道理非常的简单。

        天宫的仙缘大会,各大仙门皆能带着本门具有仙才的弟子,前往灵山参与。

        仙缘大会十五年一次,接下来是五年后开始。也就是说,十年前曾经举行过一次仙缘大会。

        而十年前,正是师父天重真人离开太琼门的时候。

        时间,也正好仙缘大会即将开始的时候。

        当时河图虽然只有十岁,但仙缘大会并非比试修为战斗,或是旁门杂学,而单单只是要拼仙才。

        就算是凡人,若是仙才出众,也能被选中,接受天道本源的大好处。

        如此盛会,师父却不带自己去参加,反而独自离开了苍山。

        河图不信自己99的机缘,不算仙才。

        师父,是故意不带自己去参加仙缘大会的。

        河图还记得,那时候师父将小师妹清明,托付给了自己,还将掌门之位传给了自己。

        他虽有时候开玩笑的想想,师父这是有托孤之势啊。

        但现在想想,师父当年,或许真的在托孤。

        他料想到自己一去可能就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来,或者说,干脆就没有打算回来。

        而现在,仙缘大会五年后即将开始,天宫开始遍寻神州仙才。

        师父却利用散仙洞府,用谁都想不到,谁也不可能会注意到的方法,在散仙洞府中,留下了极为隐秘的,或许只有自己和清明能够看到的讯息,引着自己带着清明来九仙门。

        河图一开始还以为,师父是不是算到了自己来九仙门,会有大机遇,破三仙三局,拿各种好处,所以才引自己过来的。

        但和渡仙真人交谈之后,河图却觉得事情并非如此。

        师父是让自己带着清明,来九仙门寻求庇护的。

        河图敢肯定,自己如果答应渡仙真人,留在九仙门的话,五年后的仙缘大会,自己十有八九也没有办法去参加的。

        渡仙真人和师父天重真人联系过,只是他不说而已。

        而且从渡仙真人,这两个多月以来,对河图和清明暗中的照顾,以及名面上的礼遇来看。

        若不是出了三仙三局,法度长老的事情,让河图与清明和天宫的人面对面见到,清明还用大卜算术算到了天宫的话。

        河图可能真的就被渡仙真人不着痕迹的,一点一点的积累了对九仙门的好感,还有对师父留下【九仙门】三个字的疑惑,等等因素综合在一起,带着清明小师妹暂时留在九仙门中了。

        河图很确信,如果自己留在九仙门中的话,后续肯定还有各种各样的事件和安排,让自己和清明小师妹,在九仙门越留越久。

        五年后的仙缘大会,自己十有八九,也是无法去参加了。

        但这世上没有如果,机缘巧合之下,白松真人教清明的大卜算术,自己解开参仙谷中三仙三局,法度长老对仙人遗蜕的看重,那个多了一嘴的天宫之人的元神分身,还有甲酒偶尔撞见,稳定仙人遗蜕灵气用的天材地宝。

        等等这些原因综合起来,才让河图与清明能够跳脱出来,看清楚天重真人为河图与清明,在九仙门寻求庇护的安排。

        至于渡仙真人为何要和河图坦诚相待天宫的事情,那是因为渡仙真人知道,就算他不说,河图也可以去问甲酒真人的。

        到最后,一样会知道。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最开始,那个被天劫劈没的护山大阵。

        河图明白,师父应该是没算到自己十年渡了999次天劫,而第999次的天劫,劈没了护山大阵,让自己带着清明,在看到散仙洞府里的讯息之前,就被迫去了五莲剑宗。

        不然的话,按照师父的剧本,看到散仙洞府的讯息以后,带着清明前往九仙门,然后在渡仙真人的安排之下。

        快快乐乐,轻轻松松的生活在牛逼轰轰的九仙门之中了。

        河图明白,这一根松开的线头,将师父为自己和清明,编织起来的温暖鸟巢,给拆了一个洞。

        拆了一个,让河图和清明,能够稍稍拨开云雾的洞。

        明白这一切之后,河图又如何能够安心的留在这“鸟巢”之中?

        河图又陷入了沉思之中,而清明小师妹站起了身,又问道:

        “掌门师兄决定好了吗?”

        “决定好了,我要上灵山去天宫。”

        河图点了点头,他犹豫了一下,看向清明:

        “虽然我想让你留在九仙门,但我也知道不可能,你跟着我,但上灵山天宫的时候,你得一切听我的,若有危险,第一时间躲进我的虚境之中。”

        清明小师妹乖巧的点了点头。

        不过两人正说着话,却听到窗户外面传来甲酒真人的声音:

        “你两上个屁的灵山,灵山都还没从天上飞下来呢!你两还能白日飞升,登天不成?你两胆子也大,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议论天宫?”

        河图听到甲酒真人说的话,突然想到,自己遇见修士也不少了,好像还真的一次都没听到他们口中说出“天宫”两个字啊!

        (十五万字,书评区经常有“没主线啊”“乱写的什么玩意啊”“笔力怎么这么弱啊”之类的疑惑和谩骂。

        我写的可能会有漏洞,会有BUG,会有些许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甚至文笔不如人,让大家看笑话。

        但起码,我是有主线的,我不是乱写的。至于笔力……(大家开吹一条五毛括号删除)

        十五万字的伏笔,第四十九章,我收起来了。后面不敢说我肯定能写好,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觉得我发挥正常了,没给挂我【交际花】粉丝牌的粉丝们丢人。

        天重真人,虽未有戏份,也未有任何描写,但他对河图与清明的爱,我觉得,写出了三分。

        另外,新书期啊,推荐票和章节说,书评是关键数据,大家没事都给我刷起来!

        (内!交!《北颂》寇季魂穿北宋,成为了千古名相寇准的从孙,作为一个标准的官三代,他本该走马架鹰,过着最嚣张的纨绔生活。

        然而,当他拿着便宜父亲邀他入汴京享福的信入京以后,才发现……

        祖父寇准,貌似要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