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其他小说 - 银鸦之主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以盛装舞会的名义保证

第二百三十四章 以盛装舞会的名义保证

        将记录下来的东西放进废墟圣殿,确定那纯白面具还在之后,亚戈离开了废墟圣殿。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返回法斯特衣帽店。

        他去了郊外的法斯特宅邸。

        之前疑似提灯兄弟会那群人出现在法斯特家的事情,让他相当在意。

        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卧室大门的影像,在无尽的呢喃呓语中,亚戈的视角转换,黑袍看门人姿态的他,出现在了二楼卧室房间的门前。

        好tm黑。

        黑漆漆的一片,让亚戈下意识地准备开启灵视。

        不过,维持黑袍看门人姿态的消耗并不低。

        相较之下,化身成二当斯的时候虽然也会有消耗,但是远比看门人姿态要消耗地少。

        之前完全不了解情况的时候,肆意消耗的状况让亚戈相当注意。

        一不小心力量用尽,导致缄默仪葬和死魂灯都用不了,看门人面具解除的话,他就失去大部分战斗手段了。

        想了想,他没有选择化身为二当斯的姿态,而是变成了朗费罗的样子。

        他要确定一下眼状纹路、眼状幻影和变身有没有关联。

        脑海中浮现出银钥匙之上的眼状纹路,浮现出朗费罗的样子,漆黑的丝线开始蠕动、变化,扭曲组合成人形。

        鸟嘴面具与漆黑长袍在蠕动变化,一个穿着黑袍,有着海藻一般的棕黑色卷发、灰蓝色眼眸,皮肤黑棕色男人出现走廊上。

        看上去就像是久经海风、日晒的热带海岛人种。

        这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人,这个外形,便是朗费罗。

        然而,正通过第三人称视角观察自己的亚戈,忽然发现了一件事。

        看得清。

        周围的景色,他看得清。

        而且,就宛如身在海岸边上一般,他的耳边,泛动着止不住的浪潮声。

        一种强烈的衰弱感与力量感同时萦绕在他的脑海中。

        力量感,是相对于原本的自己来说的。

        无论是力量、敏捷、还是其他的身体素质,都远超过亚戈自身。

        单单力量这一点,就绝对要超过15的。

        而且,体质上也发生了变化,已经不再是那种跑上一段距离就要大喘气的极差体质。

        但是,他还是有一种强烈的衰弱感,甚至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

        这里太干燥了。

        不,虽然也是与缺少水分近似,但是他渴望的并不是水,而是.....灵雾。

        本能般的感受浮现时,亚戈意识到了这种渴望感是在需求什么。

        结合自己原本没有的、在黑暗中视物的能力,亚戈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可能——

        自己,真的变成了朗费罗。

        不只是外形上,身体的素质、能力,也变成了朗费罗。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畔,传来了一声声微弱的水花声。

        亚戈猛地扭头望向了声音的源头处。

        在一楼!

        ......

        一楼。

        “......两天了,那个唤潮者没有再追过来......”

        小麦色肌肤的女人,倚靠在一楼窗边的墙壁上,手中握着一枚仿佛水晶制的半透明骰子:

        “黄昏守卫都没有那么难缠。”

        自语的同时,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产生了一阵不妙的感觉。

        这熟悉的感觉,让她立刻绷紧了神经,手中的骰子就要抛起——

        但是,忽然,手掌传来轻微的触感。

        同时,她的眼前,浮现出了一个穿着黑袍,有着海藻头的黑棕色皮肤男人。

        借着月光看清对方身形轮廓的时候,她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

        唤潮者!

        对方手上正握着那枚骰子......

        女人的瞳孔一缩:“糟了!”

        立刻,她便发出声音:

        “一个扭曲的男人,走了一条扭曲的路——”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她赫然发现,她无法继续发出声音。

        自己的能力,也突然沉寂下来,无法发动。

        那时时刻刻萦绕在她身周,被她视作本能,帮她渡过多次危机的预感能力,也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

        仿佛自己已经变得赤身果体,毫无保护。

        是“沉默者”的能力!?神秘物!?

        在这样的状况下,她心中不由得惨笑了一声。

        但是,她丝毫没有示弱的意思,瞪着眼前的男人,以讥讽的语气道:

        “一个序列7的唤潮者,为了对付我,还特意申请使用了‘沉默者’的神秘物?”

        但是,面对讥讽,对方的态度似乎有些奇怪。

        “你是谁?”

        “呵呵,追了我一周的时间,就是想问这个?”

        女人右腿搭在左腿上,仰靠在墙上,闭着眼睛:

        “鲁卡妮。”

        “知道我为什么要追杀你吗?”

        “呵呵,不就是想要得到我所在途径的序列魔药的配方吗?老娘不!知!道!”

        看着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亚戈有些哭笑不得。

        他又不是费朗罗。

        不过,卡特西亚语说得那么流利,应该在卡特西亚居住了不短的时间了。

        不过,这东西......

        亚戈瞥了一眼手里的东西。

        他对于自己序列以外的魔药配方根本没有什么兴趣,他想要的,只有.....

        思索了一下,他出声道:

        “鲁卡妮小姐,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闻言,鲁卡妮一愣,睁开一只眼,借着月光打量着眼前这个海藻头男人:

        “我需要你帮我弄一些材料。”

        “材料?”鲁卡妮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有些疑惑,她狐疑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目光在对方脸上扫过,“什么材料?”

        “幻影鸟的完整蛋壳。”亚戈出声道。

        戏法师的魔药配方是幻影鸟的完整蛋壳、风干的人面蜘蛛、迷雾之泉的泉水、还有双子草叶片这些东西。

        迷雾之泉的泉水他倒是知道,和灰水晶湖的湖水类似的东西,双子草叶片这类植物材料,尽管不知道荆棘树有没有,但是植物类的材料荆棘树基本都是有的。

        而“幻影鸟的完整蛋壳”这个名字带“幻影”的生物,可能和幻影界有关......

        确认和搜集材料,是可以同时进行的。

        说着,他将手中的骰子展示给对方看:

        “只要你帮我搜集到我想要的材料,这个东西,可以还给你。”

        “真的?”

        鲁卡妮将信将疑地望着对方。

        “当然是真的。”

        用朗费罗的脸,亚戈露出了笑容:

        “以盛装舞会的名义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