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12章 千年至宝

第112章 千年至宝

        过了良久,几人才从惊喜中缓过神来。

        “《茶经》传世,只是最重要的开篇丢失一千多年,一直找寻不到,谁曾想到在鱼肚之中?”

        贺老感慨的说。

        “应该是此大鱼在湖底,当成虫藻吞如腹中。”

        张长庚推测道。

        庞老的目光看向湖面:“相传陆羽因茶入道,最后在我们这燕归湖附近得道成仙。”

        “如今看来,这神话传说也不完全是胡编乱造,有一定的历史依据。”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陆羽将《茶经》最重要的部分用西夏不死树做成羊皮卷,丢入湖水中。”

        西夏不死树是当年西夏国一种独有的奇树,树皮坚韧,用这种树的树皮贺羊皮等混合,能不惧水火,在上面篆刻写字,能保存百千年不腐。

        只是这种不死树,数量稀少,相传整个西夏国也不过18棵。

        就算没有《茶经》,单是这卷皮纸也价值上百万。

        大唐时期,茶圣的古物,沉睡湖底千年,如今被秦义垂钓而得。

        当真是一件轰动的喜事,异事,奇事!庞老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

        “天下珍宝,有德,有大机缘者居之!”

        这是古玩界一句传承几百年的老话。

        就是说天底下的珍奇古玩,有德行,有很大机缘的人才有资格获得。

        虽说有点“宿命论”,“天命之子”的感觉,不过也有几分道理。

        难道说,秦义是个古玩界的天选之子?

        这样的人,诞生就是为了让珍宝重现于世?

        “秦老弟,这卷书,你打算怎么处理?”

        庞老将东西递还到秦义手里问道。

        拍卖掉?

        自己珍藏?

        正在秦义犹豫之时,一个充满焦急和期待的声音传了过来:“秦老弟,开个价,卖给我吧!”

        “我想把它公布给全世界,这一定会成为古玩界的大震动!”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生视茶道为命,将陆羽视为精神偶像的张长庚。

        别人或许只是把这卷《茶经》当做一个惊世骇俗的珍宝。

        然而在张庚眼里,这件东西的价值远超一切。

        恐怕让他少活个二三十年都愿意。

        秦义看着他想了想,将书卷往前,递到张长庚面前。

        “张老师,这件东西,我送给您。”

        “什么!?”

        贺老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发出了惊疑声。

        只有庞老脸上的表情微微跳动了几下。

        张长庚更是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秦义。

        “张老师,俗话说的好,宝剑赠英雄。”

        秦义淡淡地笑着说:“我想,这卷茶经也是有灵魂的,只有在真正想要钻研了解它的收藏家手中,才能展现出它更多的魅力和历史文化价值。”

        “没有人比您更加适合拥有这件东西了,所以,我希望您收下它。”

        张长庚盯着秦义的眼睛,良久才有些结巴的说:“你……你确定吗?”

        “我确定。”

        秦义这句话并不是头脑一时发热。

        一来,茶经中的灵力和精髓他已经领悟吸收,对他而言,这卷羊皮卷也就是一件古玩而已。

        二来,张长庚极好茶道,《茶经》在他手里也不算埋没了。

        况且,他也藏了点私心,自己的这一举动,定然会得到其他几老的青睐,以这些人的身份。

        自己在古玩界的路会越走越宽。

        “秦老弟,我要告诉你,这件东西如果拿去拍卖,几百万肯定是没跑的。”

        庞老不动神色的缓缓地说道,“多的话,上千万也完全有可能。”

        秦义一听还能拍了上千万软民币,心里闪过一丝丝心动,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庞老,各位前辈,钱,我非常喜欢。”

        秦义又指了指茶经书卷,“不过这件古玩,历史研究意义大于它的商业价值,倘若卖给一个土大款暴发户,我心中难安,还是张老师收下吧。”

        庞老微微颔首点头,这个年轻人他没有看错,果然是个目光长远,沉稳大气之人。

        这样的举动会为他加分不少。

        果然,贺老,孔老等人也都露出赞赏之色。

        “好!多谢小兄弟了!”

        张长庚一拍大腿,激动的情绪瞬间如火山般喷涌而出!他脸色泛红,双眼满是惊喜之色,仿佛一个赌徒翻本赢了大钱似的。

        秦义上前,郑重的将《茶经》递到张长庚手里。

        庞老率先说道:“长庚,恭喜啊,收获一件至宝,有了它,你的茶道恐怕又要精进一步。”

        “至宝!天下独一无二是至宝!秦老弟,那我张长庚就厚颜收下了。”

        他同时对秦义笑着说,“小兄弟,你这个人情,我也收下了,大恩不言谢,铭记在心!”

        秦义晒然一笑,。

        毕竟鉴宝双瞳才是他真正的宝贝。

        有了它,金钱、名誉,一切东西,自然会汇集而来。

        何况钱是死的,人是活的,有了人脉,尤其是在华夏这样的社会,还怕会缺钱?

        “说了大半天茶,都有些口干舌燥,咱么还是再泡上一壶,长庚?”

        贺老喊了一声,却见张长庚如痴如醉的看着书卷,随意的应付,却不见行动。

        “要不,我来吧,张老师现在肯定舍不得。”

        秦义道,他心里有种跃跃欲试,想要将茶道展现出来的冲动。

        “秦老弟,什么时候学会烹茶煮茗了?”

        “额,就是刚才看了会茶经有所感悟,要是味道不佳,各位可不要介意。”

        秦义道。

        “哈哈,年轻人悟性不错啊。”

        “来,这件紫砂壶归你了,用它吧。”

        贺老拿过来一件紫砂壶。

        这就是刚才张长庚的赌约彩头。

        秦义钓上来大银鱼,自然要归他。

        明末宜兴紫砂壶,时大彬所制,市场价也要三十万。

        秦义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

        刚才脑海中的一幅幅场景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来。

        接着,他出手了。

        从治器,到纳茶,候汤,再到冲茶、刮沫,秦义的动作舒展、流畅,又不拘泥于外在的形式,就如同舞蹈一般。

        完全可以用两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行云流水,无懈可击”!很难想象,像这样的年轻人,可以将中式茶道做得这么赏心悦目。

        就连见多识广的庞老都不免有些吃惊,与同样面露惊讶的贺老,孔老对视了一眼。

        好厉害的茶道功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