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娘子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10章 永镇天尊

第10章 永镇天尊

        “啥?媚术?!”许扬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个衣不蔽体,娇呼连绵,扭着水蛇腰的女人搔首弄姿的形象,当即怒道,“我一个如假包换的钢铁直男,学你这丢人玩意?!快拉倒吧!”

        “媚术有何丢人?”女子沉声道,“如今人界因……阴盛阳衰,正有此功法施展的天地。其实方才你用来对付那黑衣女子的一招,便已算得上粗浅的媚术……”

        “媚个头啊,哥那是狗急……呸,逼不得已!”

        “你莫要小觑媚术。天韵缠心功法乃是一种极致幻术,同时也是高深的控魂术,眼神、动作、声音皆可用来对敌,所需灵力极少,威力却极大……”

        “行,挺好。”许扬从木桶缝隙间看到李管事等人离开,当即站起身来,“我要闪了,拜拜了您嘞。”

        “回来!你且一试,便知我所言不虚。”

        永镇天尊话音刚落,许扬就觉得像是有几千根钢针扎在脑袋上,疼得差点儿晕厥过去,身体一歪,将右侧的泔水桶撞落车下。

        片刻,疼痛稍减,他正要开口骂人,却突然发现脑子里多了些东西——天韵缠心功:

        媚者——太上养神,其次养形。

        夫以灵驭神,以神控心,以心及魂。

        重神而不重灵,重韵而不重态……

        我去!他当即惊呆在当场,这、这是?记忆注入!真的假的?!

        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传授功法消耗极大,我很快就会被天道拖回,现在为你讲解入门篇要旨,你听仔细了……”

        她正说着,李管事与两名手持长棍的家丁就出现在巷口,显然是听到了刚才泔水桶滚落的声响。

        “我x!”许扬慌忙跳下车子,撒腿便跑,还不忘对看不见的永镇天尊怒道,“媚什么术啊,你可害死哥了!”

        永镇却在他耳边焦急道:“时间紧迫,你边跑边听!天韵缠心功注重神韵而非姿势,动作可随心而发,灵力则……”

        许扬看了眼身后追兵,心烦意乱道:“你不是天仙吗?先帮我把后面这几个搞定!”

        “我……存于天道中,并无法影响人界。”

        “你去李管事耳边唠叨也行,干扰他指挥。”

        “这世间之人皆与我有因果相连,就算我暂时挣脱天道,也无法与他们接触。数百年来我只遇到你一人与我并无因果。”

        “我去!”许扬摇头自语,“还有这么废的天仙。”

        “我……我只是一缕残魂而已,”永镇有些气结,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我能察觉到附近的魂魄。前面左转有四团魂魄,右转有五团,二十五丈外有七……”

        许扬正好走到岔口,转头朝左侧望去,果然看到一个小贩和三名路人。

        “早说你有这功能啊!”许扬大喜,立刻催促道,“快,告诉我哪边儿没人?别的等我脱身了再说。”

        永镇无奈,只能暂停功法讲解,开始给许扬“指路”。

        在她的指示下,许扬一路专挑背街小巷走,有时甚至从没人的宅子里穿过,三拐两绕间,已过了广聚楼所在的街道。

        也就一顿饭工夫,他便远远看到了古江城西门,沿途几乎没遇上一个人。

        “我快撑不住了……”永镇的声音似乎变得越来越远,最后几个字都快听不到了。

        许扬忙躲在街角的一个破筐子旁,急道:“诶,你再挺挺,这还没出城哪!”

        片刻,声音再次出现,已是极为模糊,“你好自为之。待我再凝聚了力量,自会来找你……”

        “喂!”许扬低声呼唤几次,再没听到回音,如同一切都是场梦。

        若非脑海里清晰的天韵缠心功功法,他简直以为自己是精神分裂了。

        “我去,真是靠不住。”失去了“导航仪”,许扬再次回到单兵作战的局面。

        他小心探出头来观察城门附近,很快就发现了至少十个明岗暗哨,不禁眉头紧皱,“姓唐的,算你狠……”

        他正思忖间,就见近百号人拿着盆子、木桶,从他身旁呼啦啦跑过,口中还不住吆喝:“着火了!苏记着火了!”

        “快救火!”

        “来人啊!李记也烧起来了……”

        “快,快去城外汲水!”

        许扬眯眼望去,果然看见距城门百十米外的街上浓烟滚滚,火势蔓延极快。

        就在此时,两名许家家丁疯了似的往城门方向狂奔,离得还远便开始嘶声高喊:“表小姐,大事不好!少爷有危险了!”

        一个留着板寸,皮肤黝黑的壮硕女子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一把抓住来人,喝问道:“表弟出什么事了?!”

        “小、小的听人说,少爷陷在火场里了!”

        许扬闻言就觉得好笑,心说这两货眼神还真不赖,不知道把谁看成我了。

        唐小雪却是大惊失色,她大动干戈来古江城,要是带具尸体回去,别说亲事黄了,表姨妈搞不好得恨她一辈子。

        她用力向身后一挥手,吼道:“都他娘的跟我去救人!”

        城门附近立刻冒出来十七八个人,没头苍蝇般四处寻找能盛水的东西。

        唐小雪还没跑出几步,又有唐家的人慌慌张张跑来,高声道:“禀小姐,王管事说在城南看到姑爷跳入河中,这会儿了人也没浮出来……”

        别说唐小雪,连许扬都是一阵发懵,哥可从没去过城南啊,这王管事也眼花了?

        唐小雪原地呆了片刻,慌忙揪住一个心腹,喝道:“老钱,你带一半人去城南接应,快!!”

        “是!”

        随即,城门附近唐家的人便火烧屁股般朝两个方向疾驰而去。

        而拿着盛水用具救火的人不断出城、进城,挤作一团,加上此起彼伏的呼喝声,城门附近已乱成了一锅粥。

        许扬见状差点儿笑出声来,果然人长得帅连老天都帮忙啊!

        他当即撕下一片裤腿蒙住脸,从街边的摊子上抄起一只木盆,混在出城取水的人群里,扯着嗓子道:“救火,快救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