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丹武圣主在线阅读 - 98.化解薛家危机(一)

98.化解薛家危机(一)

        待他二人刚离去,只见脚下的地面纷纷溃散开来,漫天火海将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内,威势恐怖到了极点,霎时四处哀嚎不断响起,如厉鬼一般,凄厉异常,但在下一刻就又彻底的沉寂下去,之后就再也听不到一丝声音了,有的只是无尽的轰隆之声。

        爆炸之力还在向四周侵蚀,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被吞噬,“砰砰砰......”又是数到人影被这股气浪击飞,他们口吐鲜血,狠狠地向着远处砸去。

        所经之处,不论是房屋,还是石墙,都纷纷崩塌,一个个都被砸得血肉模糊,躺在地上无力的哀嚎,若不是他们里中心较远,估计早就被这气浪震死了。

        没想到,地境后期高手交战竟会恐怖如斯,完全不是这群虾兵蟹将可抵挡的啊!如此一击,竟将邱家毁去大半,剩下的都是微微颤颤,微风一吹,就有可能轰塌下来。

        “看来他们已经打起来了,这是邱家与薛家的生死存亡时刻,我们要不要过去看一看?”

        对于薛家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北风城,知道邱家与薛家必将还有一战,于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就早早的撤出北风城,不敢再在此处继续居住下去了;而另一些人却是不愿离去,所谓良禽择木而息,在他们看来,北风城的当前局势已经非常的明显了,将来这里必将是邱家的天下。

        于是,一些人开始向邱家表示友好,成为邱家的门客,一心想为邱家出力,灭杀薛家之人;而其余的人则是隔山观火,那方都不帮,只要有一方倒下,他们就站在胜利的那一方,可谓是用心良苦啊!此时,他们一个个向着邱家的方向张望过去。

        “兄台,我劝你最好不要过去的好,若是到时引起邱家与薛家的不满,拿我们开刀就晚了”。

        “哼!你不敢过去就算了,这里之人又都岂是像你这般胆小之人,若是我们还能为邱家出一点力,或许北风城将来也有我侯家的立足之地,兄弟们,你们说是不与不是?”

        说话之人乃是侯家的家主侯君杰,一身修为已是到了先天九重,在这些人当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作为一家之主,平日里都是别人对他卑躬屈膝,哪有人敢像这般与他说话,于是,这人的话顿时引起他的不满,就出言挑起众人将矛头指向先前说话之人。

        在他的威势下,顿时有人开始出言迎合他,道:“就是就是,雷家族你自己怕死就算了,但别挡我们立功之计啊!”

        “是啊!如今他们双方在交战,估计不久之后就接近尾声了,若是我们此时再不过去表明态度,不论他们最后哪一方取胜,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你们尽管去,到头来不要怪老夫没提醒你们各位,若是到时他们杀急了眼,把你们也牵连进去,又或是拿你们当挡箭牌,到时恐怕没人能够保得了你们,哼!”雷家主说着就冷哼一声,随后就转过头去,再也不搭理他们了。

        其后,就只见这些人面面相觑,不敢再多说些什么了,显然,他们也是认同了雷家主所说的话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事情真的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那么他们的损失就太大了,他们赌不起,也输不起。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呆在这吧!若是让他们知道了,恐怕到头来也是吃不了兜着走”,此人一脸无奈的说完之后,就又无力的做回位置。

        “总之一句话,呆在这哪也不去,我相信,他们不会把我们赶尽杀绝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就在这等死?不行,我做不到,你不敢去,我去”,这时,又有一位家主发话了,是林家主,先天八重的修为,正好与雷家主齐平,他说完就气冲冲的带领着众家族子弟向着邱家的方向赶去。

        这时,一位青年欲站出拦住他们,不过却是被一只大手给拦住了。

        “家主?”

        “让他去,正好让他为我们探探风,雷家主说的并不全无道理,若是我们盲目的赶去,或许我们真的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留在这,或许将来我们的产业可能受到打压,但至少还能保住性命”。

        “噗......”。

        随着天琊几口鲜血喷出,他的气息虚弱到了极点,他静静地躺在一推废墟之中,长剑也直直地插在他的一旁,全身上下,慢慢的都是劲气割伤的痕迹,鲜血不停地从伤口处涌出。

        更为骇人的是,在他胸前,一道三十厘米长的伤痕从他肩膀延伸到他的腰部,深至内里,差点将他拦腰截断,并且,还有多出骨折的现象,衣襟早已破烂,显得异常的凄惨。

        这还是有剑之囚笼防护的情况之下,若非如此,他现在或许已经是个死人了。

        随着烟尘渐渐散去,至此,也是可以看清周围的具体情况了,此地早已毁坏殆尽,方圆三四千米内化作一个巨大的深坑,光秃秃一片,有的只是大战之后的余温在此处翻滚。

        而在深坑的不远处,正躺着一个人,不对,这已算不得是一个人了,他的下场实在是太过于凄惨了,四肢全无,就连头都被削去半边,全身衣襟尽毁,满满的都是烧焦过后的痕迹,鲜血还不停的从他的伤口处往外渗,全凭一口气在那吊着。

        “噗......”。

        “救......我......”。

        “噗......”。

        “噗......”。

        ......

        邱楚歌的伤势实在是太过于严重了,他还能活着,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他无法动弹,只得将唯一剩下的一只眼转过来看着那头戴斗笠之人,祈求着说道。

        闻其声,那人并未看邱楚歌一眼,而是无比淡漠地看着那不远处正怀抱美人的云松,虽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轻纱,但云松却是能够感觉得到他眼神之中没有一丝感情,像是一片空白,有的只是那冰冷的杀意。

        被他这样盯着,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那就是自己仿似化身为他的猎物一般,他就是那一匹嗜血已久的恶狼,这种感觉,更像是从他骨子里散发而出的,与生俱来似的,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有的。

        这种人,异常的冷漠与冷静,是非常难缠的那一类人,一旦被其盯上,那便是不死不休的结局,无法将之杀死,那你将永无宁日。

        “噗......”。

        “救......我......”。

        “噗......”。

        “噗......”。

        “聒噪”。

        只见那人一脸不耐烦的语气说道,随后便伸手指向邱楚歌,霎时一道黑色的元力从他指尖冲出,如一道飞矢,射入邱楚歌的心脏,“嘭......”的一声,邱楚歌的心脏直接炸碎,气息全无,致死他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人,死不瞑目,机关算尽,没想到,到头来却是死在自己人的手中。

        “都沦为废物了,留你还有何用?”

        那人无比淡漠地说道,对于他的行为没有丝毫愧疚的意思,所有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理所当然,没用了自然杀掉,虽是击毙了邱楚歌,但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为离开过云松一刻。

        “小子,你是谁?”

        “老子是谁关你何事?我还倒想问问,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帮助邱家对付薛家?”

        “小子,敢与我这般说话的人估计没几个,不过,以你如今的年纪,能在这爆炸之中将她救走,也算你有几分本事,倒也可知晓我的大名了,记住,我就是名震天宇的冷骨手夜煞,至于薛家嘛!不服从就自然要铲除掉”。

        “哦?夜煞?没听说过”。

        “你......”。

        “哼!黄口小儿,不知我大名也是正常”。

        “管你什么白煞夜煞的,老子不认识就是不认识,还有你说你要产出薛家?恐怕你是难以如愿咯!”

        云松的话,使得那人神情一震,顿时向四周查探起来,他见这人即云松敢说如此大话,其背后必定有高人,而且云松的实力他也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他相信,这背后的高人的修为恐怕不比他低。

        “凌风?真的是你?你还活着?太好了,呜呜呜......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你以后不许这么做了”,随后就一把搂住云松肩膀,开始痛哭起来。

        自她刚才被云松救下,她就一直将目光停留在云松的身上,震惊,欣喜,害怕,不可置信,心酸,踏实......五味陈杂,一股脑地在她心间流动,交汇,升腾,久久难以反应过来,云松的一言一行,一字一句,都仿似那么的难得,像是一直绝唱在她耳旁萦绕,那种怀中的温暖,使她深深地迷恋,难以自怀,永远都不想再醒过来。

        “是我,我没死,我回来了”。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使得她的那颗坠落的心终于落到地面,一股无比的踏实之感袭上她的心头,顿时哭声更加的剧烈了,仿似要将这几日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看着痛哭中的薛灵儿,云松心中也不好过,虽是相处时间只有短短几日,但薛灵儿率真,善良的性情深深地打动了她,不忍让其受到伤害,对于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若是别人敢伤害其一丝一毫,他必将十倍百倍的奉还。

        “好了,别哭了,我不是回来了吗,别哭了,再哭就成了小花猫了,就不好看了”。

        “哼!讨厌,谁哭了,我才不要变成小花猫”,薛灵儿挥动着拳头捶打着云松的肩膀故作生气的说道,说是生气,倒不如说是撒娇,她的拳头之中一点力道都没有。

        “疼疼疼......你再这样打我,我可能真的要一命呜呼了”。

        “不许你胡说”,薛灵儿急忙伸手遮住云松的嘴,一副认真的说道,如此一出,顿时使得薛灵儿娇羞异常,急忙低下头来,精致的小脸红扑扑的,显得无比的娇掖动人。

        “呵呵呵......好了,我不胡说了”。

        “额哼哼......你在我怀中呆了这么久了,是不是该下来了?”

        “啊?”薛灵儿仿似刚反应过来似的,随后立即清楚自己还在凌风的怀中,顿时就更加的害羞了。

        “嘭......”。

        “哼!谁稀罕啦!不要脸”,薛灵儿的粉拳重重地捶打在云松的胸膛之上,这一次,她好似真的有点生气了,用的力道也比先前重了几分,随后就急忙挣脱云松的怀抱。

        “嘶......”,云松故作很疼的样子说道。

        “啊?你没事吧!是不是我太用力了?”薛灵儿见云松那痛苦的摸样,就急忙再次上前来关心地问道。

        “够了......”。

        “哼!死到临头了,还敢在我的面前打打闹闹,根本不将我放在眼里,我要你们死”。

        那人见云松丝毫没将他放在眼里,还敢在他面前打情骂俏,顿时使得他无比的生气,随之话毕,一股狂猛的气浪从他的脚下席卷而出,向着云松正面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