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无常府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深入洞窟

第一百二十八章 深入洞窟

        沪海市临埔黄江处,有一片贫民窟,住着二十多万人。

        青联帮最大的赌场就在贫民窟西侧。

        高档赌场,沪海有数十家,竞争激烈。帮主杜潇金另辟蹊径,专在老百姓聚集地开设赌场,名曰“百姓博戏园”,赌场内分上园,中园,下园。茶坊,戏院,赌场一体,每日吸引无数平头百姓博一博手气。

        赌场人气旺,自然也吸引了不少豪客。

        “虎哥,上园来了一个客,连赢了二十把。”一名打手急匆匆走进杜永虎办公室低声说道。

        上园,筹码五元、十元、五十元,属于赌场中输赢最大的场所。

        “几人?”杜永虎抽着雪茄,淡淡问道。

        开赌场,赢的起,也要输得起,这是他的逻辑。这么多年来,赌客筹码都是当场兑现,从不拖欠。

        但连赢二十把,杜永虎还是第一次见到。

        “一男四女,男的上桌,女的观看,已赢了二千大洋。”打手低声回道。

        “有点意思,你先去,待会我来瞧瞧。”杜永虎挥挥手说道。

        连赢二十把,只赢了二千大洋,每把也只百来块,杜永虎觉得有点奇怪。如果是高手,何必这样蜻蜓点水,一点点来,难道不怕引起他人注意?

        上园,装修堪比豪华赌场。

        一扇中式圆形拱门,一条长长的贴满金叶子通道,一座大院。

        院落四周,七八间大通屋相连相通,屋内赌具齐全,一个个旗袍美女穿梭其间。

        杜永虎一脸笑意,慢吞吞走了进去。

        “虎哥。”刚报信的打手忙迎了上来。

        “不用跟着,我随意看看。”杜永虎走进屋内。

        一群人围着。

        很显然,赌客引起了其他人的浓厚兴趣。

        连赢二十把,已是沪海赌场传奇。

        能见证传奇,围着的赌客无不兴奋无比。

        “哟,杜爷来了。”

        有赌客眼尖,一眼瞥见,忙让到一边。

        “呵呵,诸位随意,我也只是来看看。”杜永虎微笑着朝众人点头致意。

        好漂亮的女人。

        杜永虎眼睛一亮,站在男子后面的四个女子个个光彩照人,皮肤白皙,水嫩。

        娘的,这小子好福气。

        玩的是“押大小”。

        摇筛子的是一名年轻姑娘,已紧张的满脸通红。

        “嘭!”筛筒落到台面,一只铜碗罩住。

        男子轻轻推了一百筹码押大。

        “大!大!大!”几个跟着下注的赌客叫道。

        铜碗打开,筛筒轻轻拿起。

        “六六六,大!”

        “又赢了,连赢二十五把,连赢了二十五把。”

        现场气氛达到**。

        杜永虎拿起筛子,晃了晃。

        “这位先生,我是赌场老板,这次我陪你玩一把如何。”他笑嘻嘻说道。

        “请!”男子点了点头。

        杜永虎一笑,轻轻放下筛筒,拿过铜碗罩住。

        “请下注。”

        围着的人都是一愣,杜永虎根本未摇筛子。

        “哈哈哈,杜老板,在下认输。”男子突然一阵大笑,筹码推到一边,站起了身。

        “哈哈哈……来人,这些筹码兑成金条,送与先生。”杜永虎大笑,“这位先生,可否一起喝杯茶?”

        “好,素问杜老板爽快,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有一事正想请教一二,请!”男子说道。

        ……

        ……

        “嚯嚯,这次发财了。”储栋梁得意的拿出玉镯,“一人一个,嘿嘿,我也不会挑,戴上看看。”

        安若柳和唐以青都是一喜,这是储栋梁第一次送礼物她们。

        “镯子不是凡品,梁哥,你哪里买来的?”唐以青问道。

        “值多少钱?”储栋梁不懂玉镯好坏,值钱的就是好的。

        “如放在月亮城街市上,能值三百两黄金。”唐以青戴上,十分满意,“月亮城东西贵,打个折扣,市面上至少一百两黄金。”

        “梁哥,那岂不是大大破费了?”安若柳平日很少戴首饰,也了解不多,听说值一百两黄金,连连咋舌。

        “破费?这两个手镯是白捡来的。”储栋梁哈哈大笑,忙把夜间和荣舵主去西山帮忙事情说了一遍。

        “还有这样的事?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唐以青听了大惊。

        “走,青青妹子,我们去看看。”安若柳也觉匪夷所思。

        玉棺和陪葬品都已运入“鲁府”,十多名鲁家弟子看着。

        鲁思山把经过与他父亲细细说了一遍,鲁门主不断点头。

        “荣舵主,你又救了思山一次,何以为报啊。”鲁门主叹道。

        “鲁门主,我与思山、栋梁,已结为兄弟。出手相助,都是应该的。”荣鸿涛忙说道。

        “话虽如此,鲁家如不回报,江湖中传出,也抬不起头来。今日所得财货,一家一半。”鲁门主断然说道。

        一半!储栋梁远远听到,不禁一阵狂喜。五万两黄金,哈哈哈,五万两黄金。

        玉棺打开,一名美人静静躺在其间。

        和唐以青一模一样。

        储栋梁虽已看过,仍旧猛然一抖。

        唐以青脸色煞白,安若柳看着一立一卧两人,震惊无比。

        “从装束看,女子应该是唐朝人。曾有传闻,千年前安史之乱,有妖兽参战,眼看**不敌,有一股神秘大军出自都成府地下洞窟之中。如不出意外,此女子与那支神秘大军有关联。”鲁门主缓缓说道。

        “神秘大军出自都城府?”这是唐以青获得关于神秘大军最新消息。

        “也是传闻,未能证实。海云珠据说来自秘境,不是寻常富户和官吏能够拥有的。棺内陪葬品,有好几样我也未曾见过。这口玉棺,也是绝品。种种迹象表明,女子和地下世界瓜葛极大。”鲁掌门说道。

        “梁哥,鲁门主说得是,女子墓穴在洞窟内,生前应与洞窟有千丝万缕关系。你说的那个洞窟,倒是值得一看。”唐以青脸露喜色。

        她内心有点激动,千年来月亮门守着百兽谷外月亮城,却一直未能寻到千年前那股神秘大军蛛丝马迹,鲁门主透露的消息,是第一次直指神秘大军。而那处洞窟入口已经发现,无论如何也得走一趟。

        ……

        ……

        一日后,数十人到了溶洞内。

        鲁思山带着五名川西鲁家好手,储栋梁等四人,其余人在洞口协助。

        鲁家世代在墓穴洞窟活动,进入深沟洞穴工具颇多。

        五十丈手臂粗麻绳运来十根,在溶洞内堆积如山,两端各有粗大铁链相扣,可以一根一根迅速接起。

        储栋梁连发两支烟哨进一步查看,确认洞口到底部约有一百多丈,三根粗麻绳相扣足够。

        鲁家弟子迅速架起两道绳索,储栋梁和鲁思山顺着绳索滑了下去。

        过了五十丈,两人出了井壁,进入洞窟,四周一下宽广无比。

        储栋梁一眼看到,数丈外,一根巨大的石柱就在眼前,石柱上嵌有黑黝黝铁环,如一道笔直钢梯,从底部直通顶端。

        “二哥,井壁上那些孔洞应该是安装钢梯用的。”储栋梁指着石柱说道。

        “呵呵,我也纳闷那些畜生怎么就能爬上来,原来下面有梯子。”鲁思山手电照过,恍然大悟。

        井壁出口处,有数根铁链挂着,石柱旁洞窟顶,也有几根粗大的铁链垂着一动不动。

        估摸着是安装铺设通道用,一是站上可以休息,二是可以从石柱走到井口再向上攀爬。

        储栋梁伸手拽了拽,牢固无比。

        “二哥,我顺梯子下去。”储栋梁指了指前面石柱说道。

        “怕有不妥,如真是唐朝时候立的,可能有危险。”鲁思山忙阻止道。

        “二哥,这些链子是陨铁打造,再过千年也不会损坏。刚我已细看了,石柱上钢梯也是陨铁做的。”储栋梁呵呵一笑。

        “三弟,那务必小心,每一步都要留意。”鲁思山关照道。

        “没事,麻绳离着不远,万一有事,抓到麻绳也不是难事。”储栋梁见鲁思山殷殷关切,心中颇为感动。

        伸手拉过铁链,身形一荡,到了数丈外,一把又捞住石柱旁链子,储栋梁上了铁梯。

        “二哥,下了!”储栋梁叫了一声,顺着铁梯一节节往下爬去。

        ……

        ……

        地下河,数百丈宽,如同一个湖泊,通向远处。

        河水清澈,深不见底,水面距河岸有十多丈深。

        码头边,石阶有百丈宽。

        娘的,要多大的船停靠?储栋梁惊讶不已。

        在沙金,胡把头管辖的那处码头,石阶不超过二十丈宽。

        “栋梁,往哪个方向?”荣鸿涛手电四处照了照,到处漆黑一片。

        储栋梁四下看了看,洞窟四周宽广无比,根本不见尽头。

        他沿码头石阶向下,到了最底处。

        大船停靠码头,船头撞击码头的力道远远超过船尾。石阶哪头损坏大,就是船头方向。

        船尾方向就是大船来的方向。

        “大哥,这边是大船来的方向。”储栋梁指着众人右手边。

        “启程!”荣鸿涛下令道。

        ……

        ……

        一干人沿着地下河走了两日。

        储栋梁发现,洞窟越来越高,早已看不见顶部。

        地下河宽窄不定,宽时不见对岸,窄时只有五、六十丈。

        河中时有鱼群游过,途中,荣鸿涛以路边石子击杀了数条,唐以青用长鞭拖上岸,燃起蛟油篝火,烤熟吃了两顿。

        每人身上背的补给,可以维持五日,主餐用鱼肉代替,可再多维持几日。

        一早,众人商议一番,已是第三日,再没有发现,立刻回头。

        洞窟之内,一旦补给用完,后果不堪设想。地下河中虽然有鱼,但不能保证一定有,万一断粮,后悔莫及。

        众人又向前走了半日。

        “诶,你们感觉没有,好像有点暖意。”储栋梁突然觉得,洞窟中温度比前两日高了一些。

        “我也有这种感觉。”安若柳说道。

        再往前走,温暖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四周也没有那么黑了,微微透着红色,如同在月光之下行进。

        前方,是个大弯,地下河水也湍急起来,哗哗直响。

        众人加快了脚步。

        “城!”有人叫道。

        所有人都惊呆了,远处,一座巨大无比的高台。

        高台上,一道红光冲天而起,照亮四周十多里。

        高台下,房屋大片,一座城出现在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