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末法之妖孽符神在线阅读 - 第1015章 强势态度

第1015章 强势态度

        如果在自己初入魔练时,凌如烟就起了收自己为徒的念头,那这个人还是可以相交一番的,只能说她看人的眼光很准。

        能把她推上位也不错,至少‘天法神宗’的资源自己可利用。

        现任掌门还是她的‘师尊’,那必然有培养她上位的心思,谁不希望把宗门之权移交给自己信任的人呢?

        无疑,凌如烟上位成为下一任天法宗主的希望极大。

        “你现在上位最大的阻力来自哪些人?”

        听方堃这么问,凌如烟讶然望了他一眼,这人果然不一般,一入宗门就要插手宗主的竞争,你能说人家没有实力?

        怎么看此人也是‘副宗主’甚至更强的实力,就凭这一点,插手到宗主争夺之中来,一点也不能说是意外啊。

        至于来历神秘的方堃入天法神宗是什么目地,这个没人知道。

        凌如烟淡淡说道:“每一位‘大秘传弟子’都是我上位副宗主的竞争者,至于想接任宗主大位,还有一个更大的阻力,就是现任的第一副宗主季元春,季氏在天法神宗的势力很大……”

        季元春,季氏的领军人物吧。

        “那也没有什么,我要支持你的话十个季元春也拦不住!”

        “我去……”凌如烟翻了个大白眼,“不吹牛会死啊?”

        “没有吹,暂时不谈这些,等你真的兑现了诺言,我会叫你看到我的底牌实力,什么季元春,呵呵……不值一哂啊!”

        两个人在‘祥云’上的说话被方堃以无上修为封锁,祖品道器的封锁下,当世之上不可能有人窃听到他们的说话内容。

        ---

        天法神殿上,首座坐着天法神宗的宗主龚天霜。

        下首是四位副宗主,季元春、洪圣奎、罗飞霄、唐晋淳四人,还有第五个副宗主就是龚剑峰,不过他一般不列席重要会议。

        天法神宗中的几大氏族,首先以龚氏为最,然后是季洪罗唐凌荀等十大氏族,但是这些氏族中真正出类拔萃的强者可不多。

        能达到八阶圣皇巅峰境的强者才能算是真正的大强者,否则也握不住宗内各殿的大权,‘殿’级权势无疑是最重要的一环。

        季元春、洪圣奎、罗飞霄、唐晋淳这四位都是‘圣皇巅峰’中的姣姣者,尤其季元春是四人中最早一个晋升巅峰境的,比其它三位要早数十万年,所以他一直都被誉为‘第一副宗’;

        可实际上,季元春的真实修为未必是四副中排第一的那个。

        洪圣奎和罗飞霄都是后来居上者,他们的真实力都有可能在季元春之上,宗里有传这样的说法,只是四副宗主没有比试过吧。

        这一次,宗主出关是因为什么,四大副宗主也有耳闻,一件王品道器引起的突发事件,把龚剑峰这第五副宗也给搅了进去,而且龚剑峰还狠狠的把脸面折在了‘传功殿’前。

        本来龚剑峰这个第五副宗就是个笑话,自然没资格列席神殿。

        就算是凌如烟背后也有凌氏的支持,那个传功殿主荀渊的背后也有荀氏的支持,荀氏和季氏一向共同进退的,唯独龚剑峰想做龚氏的代表也不够资格,万千光芒都聚在宗主龚天霜头上呢。

        一氏出双强的事也不是没有,但是龚氏的龚剑峰是硬抬出来的就做不了数,他本人境界修为还是差了点份量的。

        ---

        凌如烟领着方堃入了天法神殿,所有人的目光都聚了过来。

        方堃可不是没有见过场面的新嫩,在这些大佬们的强势目光中也保持着从容淡定,倒是叫他们都感觉有一些意外。

        之前,季元春、洪圣奎、罗飞霄、唐晋淳他们都没见过方堃。

        此时乍见方堃,却又看不穿他的修为底蕴,心中也是暗暗惊疑不定,如此一个神秘人物,他来‘天法神宗’的目地是什么?

        宗主龚天霜也静静打量着方堃,她的目光更多的盯着方堃身上的法袍,以她悠长的生命经历也不曾见过如此神秘品质的法袍,只是这一桩就叫她心头的疑惑更深了几许。

        她甚至在这刻就意识到这个‘方堃’的真实修为怕不在自己之下,甚至尤有过之,那么,这样一个人来天法神宗是为何?

        是的,他为何而来?

        要说他没点目地,纯粹就是来投靠抱大腿的,龚天霜不信。

        但是这个话,她又不能挑明了,那会引起同宗上下仇视这个人的强烈反应,竖此一大强敌,是绝对不明智的做法。

        所以龚天霜直接就开了口,“本宗在此想特聘方道友为我天法神宗的大客卿,不知方道人以为如何?”

        龚天霜一言可谓奇峰突起。

        四大副宗季元春、洪圣奎、罗飞霄、唐晋淳不由震愕当场。

        什么?

        天法神宗聘这个人做‘大客卿’?

        那可不得了啊,大客卿的地位是超然的,影响甚至超过副宗主,只是客卿没有实权,不能对宗内事务指手划脚。

        客卿嘛,你是‘客位’,虽说异非尊贵,但也不能插手人家内部的事务好不好?这就等于把这个不确定的因素排斥在‘外’。

        方堃倒是讶然看了一眼正座上的龚天霜。

        此女的眼力果然不凡,和魔渊之心的三大魔帝足以并论。

        九阶‘祖皇’境的强者,有哪一尊是易与的?

        方堃含着一缕笑,微微点头,“宗主这么说,倒是出乎方某人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那好,我同意了!”

        他落落自若,并随手一指,大殿上升起一尊金芒闪烁的王座,下一瞬间他就坐在了那王座上。

        能在天法神殿随意运控法则,并将自己想要的法座在这里升起就等于是破开了‘天法神殿’的法则守护,而天法神殿的法则是来自于天法神宗的镇宗‘皇品道器’的本源法则啊。

        也就是说,方堃随手一指就破掉了‘皇品道器’的法则。

        四大副宗主季元春、洪圣奎、罗飞霄、唐晋淳他们脸上都不是惊震了,而是骇的苍白的恐怖色彩,心想,这人修为有多高?

        凌如烟也傻了眼一般,嘴半张着,怔怔望着方堃。

        方堃侧转过头朝她一笑,“我们的约定依然有效……”话罢就对龚天霜又道:“方某与凌如烟有点缘法,宗主怎么看?”

        这等于在问龚天霜‘我看上你家的凌如烟,你给个话吧’。

        就没见过方堃这么强势的人物,居然坐在天法神殿上说看上了人家的大秘传弟子,还问人家‘宗主’你有什么看法?

        脾气稍暴的一点的这阵儿有可能就和方堃翻脸大打出手了。

        但是龚天霜没有,修为境界越高,越冲动不起来,她在没有看透方堃底蕴之前,又怎么会轻易的动手呢?

        此人敢来这大放狂姿,能没有倚仗?他眼里压根就没有把季元春、洪圣奎、罗飞霄、唐晋淳他们四个放在‘眼’里。

        从入了大殿他只是看着龚天霜,而把四大副宗主直接无视。

        要说龚天霜的秀姿比凌如烟更胜一筹,也不知是不是境界更高的缘故?总之在她面前,凌如烟的绝秀之姿都要暗淡下去。

        虽说季洪罗唐四人愤怒交集,但他们更是摸不清方堃的底蕴,见龚天霜都是这种态度,就知道‘宗主’也摸不透人家的底儿,那说明此人的高深是‘宗主’一级的了,压根不是他们能暴发的对象,真要变脸而起,怕是要自取其辱的结果吧?

        所以他们愤归愤、怒归怒,却一个个都只能忍着、憋着;

        只看方堃那气势,就把他们都震慑在那里了。

        这会儿指着‘凌如烟’说和她有缘法,话里的意思就是这个女人我看上了,你们天法神宗没什么意见吧?

        龚天霜都感觉有点难堪,但她没有暴发,方堃随意一指就破了皇品道器的法则守护,在神殿上升出了另一种法则的法座,这就是最显眼的实力展示了,谁要是看到这一点,不配坐在殿上呀。

        仅此一点,此人的真实修为有可能还在宗主龚天霜之上。

        龚天霜也未必有能力一指点破一件皇品道器的守护法则,这种挑衅皇品道器的嚣张实力也的确是非常的‘嚣张’霸道。

        但是,嚣张你得有‘嚣张’的资本不是?

        人家有,你有吗?

        方堃在龚天霜难以决择的这一瞬间又道:“这件王品道器送给凌如烟做小聘好了,贵宗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方某亦可出手一次帮你解决,如此,宗主觉得呢?”

        这是给对方台阶下,之前献王品的事改成了给凌如烟的小聘,这个小聘的说法很模糊的样子,似乎凌如烟真的跟了他,还有更大更多的实惠?这样理解可以吗?

        但毕竟是给龚天霜一个台阶下,还说‘贵宗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可帮出手一次’,这样的说法不可谓不夸张啊,有够托大呀!

        龚天霜这时还真找到了台阶,她没立即答应,却道:“还真有一桩事一直悬而难解,方道友神通广大,或许真能帮上忙。”

        话罢,龚天霜就随手一拂,殿中虚空之中陡现一个丈余方圆的黑洞出来,黑洞中也立时呈现出一个较模糊的画面。

        画面中一座巨山的远景,云雾缭绕,孤峰耸峙,看上去神秘莫测,而这座山上溢散着淡淡的青光,同心圆一样散荡出来,似是有形无质的一波波法力,青山由远及近慢慢放大,从峰到腰再到山底处,才看清山底处是一个八柱撑起大山的巨殿。

        那巨殿的横匾上书三个大篆字:‘困神殿’;

        此时听到龚天霜娓娓道来,“许多年前,本宗一位修为高绝出类拔萃的太上长老,进入‘天道神墟’之中修练,认识这座困神殿中有至古先贤的秘藏,结果进去之后被困至今未出……”

        天道神墟,方堃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名’。

        “方某孤陋寡闻,不知这‘天道神墟’与‘天道秘境’有什么瓜葛?还请宗主不吝赐教一二?”

        龚天霜说道:“天道秘境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有些虚无缥缈的意思,而‘天道神墟’却是至古以来遗留下来的最神秘所在,有人说天道秘境就在这神墟之中,但是时至今日,没听说哪尊强者在神墟找到了什么天道秘境,只是听闻在神墟之中象‘困神殿’之类的所在非常之多,还有什么‘囚神阁’‘封神台’‘葬神海’‘屠神宫’‘戮神塔’‘灭神亭’等等,数不胜数的秘地,但凡进入者就没有再出来的……本宗的太上长老龚正乾就陷入‘困神殿’之后再未出来,距今怕有几亿年了,生死不明……”

        “宗主的意思是叫我进去找这位龚正乾?”

        方堃淡淡道。

        季洪罗唐四大副宗闻言都变了颜色,这不是叫人去送死?

        他们怕下一刻方堃就会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