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跨国巨头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第七十一章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我们?”郑思文问出一个词儿。

        “对,这款游戏很适合长线运营,即便再过几年,相信喜欢它的用户也不会少,所以我打算从趣玩把代理运营权收回来,再卖给我们公司。”这个想法,是方哲早就有的,虽然水果运动会是方哲现在手里唯一会下金蛋的老母鸡,但是版权却是他个人的,因此想要把它变成汇众的公司财产,需要汇众再从方哲这儿买过去。

        左手水果运动会是方哲的亲儿子,右手汇众也是方哲大半个亲儿子,方哲倒也不是傻的非得把自己个儿的私产让给汇众当大家的公共财产,而是出于多方面考虑。

        一,他是汇众最大的股东,不管是责任还是利益他都占大头,现在汇众刚刚组建,军心不稳,如果能把水果运动会这个一直产生盈利的香饽饽砸进公司,那军心不敢说稳如铁桶,却至少能让大多数员工浮动的心思静下来安心做事。

        二,水果运动会想做长线运营,不管是维护运营还是后续版本开发更新,方哲都不可能一个人搞定,必须得依托于一个项目组或者一家公司来做这件事。

        而这家公司,自己的汇众自然好过趣玩,不过,公司想要做大,尤其后面融资或者上市,公司的财务利益等等都要理清楚公开透明,而其中最让投资人忌讳的一点就是,老板和公司争利。也因此,在汇众这儿,方哲不可能再像趣玩那样,跟公司签分成合同之类的东西。

        至于水果运动会从方哲的私产变成汇众的公产,短期来看,整个公司除了方哲这个老板其他人都是赚的,长期来看,不管是对方哲建立个人威望还是汇众尽快起步腾飞,都是大有裨益,况且,以郑思文的性格,也不可能白白占自己便宜,必然会在其他方面做出补偿。

        “你之前已经想好了?”郑思文看方哲说得肯定,猜想方哲早就想过了这个问题。

        “恩,具体的等以后咱们再聊,现在王哥这个提议,我觉着可以,至于王哥这边儿的损失,我们可以在之后页游平台建立起来,从分成等方面,给他和趣玩一定的补偿,也或者,之后咱们有好的项目,可以跟趣玩一起合作。”方哲给出了自己的方案。

        郑思文这儿,听方哲这么说,就明白他都已经想好了,眼下如果把沈亮他们组挖过去,的确对汇众的起步发展大有好处,而他忧虑的问题方哲也都给了解释和安排。

        郑思文耐心的看了两眼方哲,这才几个月的时间,他已经产了生不小的蜕变,想事和做事都成熟了不少,想来等再过几年,就不会有人再怀疑他能不能当好一家公司的掌舵人了吧。

        王国庆回来以后,方哲答应了他的提议,按市场价把沈亮他们整个组挖过去,同时在其他方面给趣玩一些补偿。

        王国庆这儿,对这件事他也早有考虑,他知道方哲早晚都要收回水果运动会的代理运营权,这从当初他们签协议的时候方哲的态度就能看出来,与其将来等他开口要,不如现在雪中送炭,这样既能还了方哲这两个月白替他赚几百万的人情,也能进一步加深趣玩和汇众的关系,将来汇众的页游平台真做成了,趣玩的主业页游,说不定也能上一个新台阶。

        而当事人沈亮他们,王国庆之前已经专门找他们整个组的人谈过,问如果他们的“老领导”方哲自己开了公司,他们愿不愿意过去,大部分人都表示愿意,少数几个没表态的,也是方哲走后才来公司的新人,因为对之前的情况不了解,所以选择沉默。

        大事儿定好了,接下来三人又沟通讨论了一些细节问题,等国庆节过后两家公司以及沈亮他们个人签订相关协议,到时候,沈亮他们也就不属于趣玩员工,而是有了新东家汇众。

        离开王国庆家后,郑思文开车把方哲送到智学苑小区楼下,就离开了。

        方哲过了楼道的门禁正打算上楼,突然想起来,早几天前,他似乎跟对门的美女徐若琳有过约定,晚上不喝酒来着。

        这事儿闹得,王国庆过生日,他不可能不给面子喝两杯酒庆祝,而且当时他也的确把这事儿给忘了,往后自己当老板,肯定也少不了饭局酒局,不喝酒实在为难,方哲现在只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当初怎么就随便开口答应。

        没辙,方哲又出了楼道口,步行去往公司,打算去公司办公室的沙发上对付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天蒙蒙亮,方哲顶着俩黑眼圈回家,虽然昨晚自己开了空调,睡觉倒也不冷,但自己跟王国庆他们闹腾了一天,满身烟酒味儿满身油腻不说,沙发也是太小,腾挪不开,一晚上辗转几次都睡不舒坦。

        方哲想着,要不要抽空把公司的杂物间改造出一个小卧室来,这样以后再碰到这种情况,自己也能睡得舒坦点儿,而且很多游戏公司都有床,为的就是员工加班太晚有个地方睡,前世方哲他们公司就有个折叠床,方哲有几次通宵加班,都是靠着它挺过来的。

        方哲往上爬楼的时候,迎面徐若琳穿着一身休闲运动装也刚好下楼,看样子是要出去晨练。

        “早”方哲先打了声招呼。

        “早”徐若琳轻声回应。

        二人迎面擦肩而过,一股烟酒味儿钻进了徐若琳的鼻子,她微微皱眉。

        本想不做理会的徐若琳又想起刚才看到方哲似乎顶着俩黑眼圈儿,难道他是因为答应过自己晚上不喝酒所以昨晚没回来?

        她停下脚步,“你”,徐若琳刚想开口,又觉得自己似乎太自作多情了,人家喝个酒通个宵就是为了自己吗?不想方哲已经因为她的喊话转过身来,问道:“什么?”

        “没什么,那首《独居动物》还挺好听的。”徐若琳随便想了个理由搪塞。

        方哲微微一笑,说道:“是吧,我也觉得这首歌儿挺好听的,不过我更喜欢《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方哲说完,见徐若琳没再言语,便转身快步上了楼,他现在只想着回到家里冲个澡好好补觉。

        此刻,站在原地的徐若琳何止是没有言语,她满脸发呆,心底凌乱,脑海里一直回荡着方哲刚才的笑容和那句话,我更喜欢陪你度过漫长岁月,这位看起来面相很嫩的邻居弟弟,是在跟自己表白吗?姐姐我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被人家表白竟然是这样的场景?

        回到家的方哲,把一身满是烟酒味儿的衣服内裤扔进洗衣机,光溜溜的钻进卫生间。

        温热的水流冲在方哲脸上,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陪你度过漫长岁月》这首歌好像是陈奕迅15年才推出的,不知道这首歌的情况下单说这句话意思是截然不同的,也不知道徐若琳会不会误会。

        管她呢,误会就误会呗,难道她还会因为自己一句话再找一帮朋友来敲自己门儿?

        徐若琳的确不会因为方哲一句话专门找朋友来敲方哲的门,只不过她在晨练跑步的时候,因为想方哲的这句话,把脚崴了。

        对这些毫不知情的方哲,冲完澡便钻进卧室倒头睡觉,“还是床睡着舒服”,趴在床上的方哲喃喃了一句便进入了白日梦乡。

        ...

        一阵电话铃吵醒了方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