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挚野在线阅读 - 第72章 功名利场(下)

第72章 功名利场(下)

        “这架势。”赵潭看了眼屋内摆设,笑了,“搞得像四国会谈一样。”岑野看了也想笑,心想这样一本正经规规矩矩地占座,搞得像大学上自习似的,除了许寻笙没别人了。她总有办法不食人间烟火地可爱着。

        岑野走到她面前,放下包子,却瞥见个面包,包装袋拆开吃了一半。

        他顺口问:“哪儿来的面包?”

        许寻笙答:“刚才大熊来了,给我的。”

        她言简意赅,听在岑野耳里却包含了很多讯息。尤其大熊这个绰号,他怎么觉得……她叫得还挺熟的?今早?多早?那头熊居然跟来了?聊了多久?看样子聊得还不错……这些念头一旦展开,岑野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

        他不说话杵在哪儿,赵潭如何看不出这小子从来占有欲就超强。眼看摄像机还拍着,他把岑野往旁边一带:“坐下啊,许老师辛苦给我们占的座儿,还不领情?”

        许寻笙看着他带来那袋还冒着热气的包子,心头一暖,拿起开始吃。岑野看到,心头舒服了几分,毕竟许寻笙的胃口就那么大,吃了包子哪里还容得下干瘪瘪的面包呵呵呵。他又翻了两下面前的歌谱本,伸手把那半个面包拿过来,说:“这个你不要了吧,给我吃。”

        许寻笙睁大眼看着他把那半个残包三两下塞嘴里咽下去。想起不久前,这家伙还信誓旦旦,自己从不吃别人剩的,第一次吃女人剩的东西云云。现在……

        面包并不好吃,岑野吃得也没什么表情,只是那双眼,有些幽沉地望着她。许寻笙差点噗嗤笑了,低声说:“不想吃就别吃,我中午再吃掉,不浪费。”

        他用同样低的声音说:“不行。”

        许寻笙的心头一跳,低头一边吃东西,一边看手机,不说话了。

        这两人很有分寸,声音小得只有旁边的赵潭听见,坐在房间一角的摄影师这时在喝水休息。赵潭听得也是心头发跳,心想卧槽啊卧槽,虐老子他们现在是不是毫无罪恶感了?

        没多久辉子和张天遥也来了。摄影师坐着没走,看样子还要拍一段他们的排练。

        大家简单讨论了一会儿,都觉得用去年战胜黑格悖论那首《城兽》,作为舞台初秀曲目。那首歌整体都很好,也稳当,而且对于全国观众来说,是新的。

        接下来就是讨论歌曲是否还要做适当的改编调整。

        张天遥率先笑着说:“我有个建议——要不要在歌曲里加入点别的元素?”

        摄像机又举了起来。

        赵潭:“比如?”

        张天遥说:“《城兽》整首歌比较激烈,但也有点沉重。这个节目说到底是娱乐节目,我觉得加点轻松快节奏的东西比较好,调节中和一些。譬如说,一段说唱?”

        大家都静了下来,一是没料到他会提着个建议,二是在思考他说的这段话的可能性。

        岑野说:“要我唱Rap?以前没有尝试过。”

        张天遥顿了顿,说:“其实并不难,很容易上手,我也可以唱,这样两段衔接也不会有问题。譬如在你唱完第一遍高潮’我就是让你害怕让你热爱的兽,城市听到我的怒吼’,我立刻加入这样一段rap……”

        张天遥徐徐哼唱起来:

        “呦、呦、呦,哦耶,

        我走过许多路看过许多日出,

        古曲在我心中美景在我眼中呐喊在我耳中,哦耶。

        听你的看你的许你的欠你的我都不曾忘记过,

        只要你陪我看这山起潮落陪我成为远古的兽成为这城市的传说……”

        他的嗓音条件还不错,虽然跟岑野没法比,但拿出来也是悦耳的。此刻他唱着Rap,节奏饱满,吐字快速清晰,明显提前练过。

        摄像机记录着所有人的表情变化。

        只是他刚唱完一段,岑野、赵潭和许寻笙已同时开口:

        “不行。”“不行。”“不好。”

        辉子一看大家,不说话了。

        张天遥也有片刻沉默,俊脸终于有点红了:“怎么不行?”

        岑野慢慢地说:“腰子,你想创新不错,不过这么搞,有点不伦不类,跟老子原来的曲子,一点也不搭。”

        赵潭倒是笑着,说:“其实我觉得腰子这段旋律本身不错,挺有节奏感,有热情。不过确实是另一种风格,跟原曲不太好融合。或者腰子,我们再想点别的试试。”

        张天遥笑笑,余光瞥见摄像机正对着自己,点头说:“可以,我也只是提建议。”

        大家又都望向许寻笙,她神色认真地说:“我同意小野的话。这段歌词本身写得……含混不清,而且也只是在重复之前歌词里表达过的意思。原来的曲风浑然一体,加了个这个反而会削弱整体力度,不合适。”

        张天遥没说话。

        这时岑野却说:“这首歌不合适,有歌合适。那首《昨天从你家窗前经过》,偏流行风格,比较轻快。腰子你试试写段rap,后面比赛很可能用到。到时候大家觉得没问题,你写的部分就你唱。”

        赵潭和辉子都表示这样更好。

        张天遥终于勉强笑了,说:“好。”

        许寻笙看着岑野。他讲这些时,神色平静,每句话似乎都经过了思量。而且三两句话下来,也确实全了张天遥的面子。不止是面子,还有里子。张天遥想要在乐队占据更多露脸机会,谁都看得出来。而他已经是乐队第二号人物,要占机会,自然就是从主唱这里拿。而岑野的反应是,既不让张天遥乱来破坏乐队整体表现,又真的找出个更合适的机会给他。

        他是真的够义气,也是真的够爷们儿。许寻笙唇角微弯,心想他一直倒是不算吹牛。

        岑野很快察觉到许寻笙一直望着自己,眼中像有波光闪动,微微含笑。他什么时候被她这么放过电了,心晃了好几下,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是哪里讨得她欢心了,才给这么大的甜头。于是牢牢地也盯着她,结果没多久,她倒是先露出些许不自在的表情,低下头。

        换岑野笑了。

        摄影师倒没有注意到两人间这么细小的互动,他的注意力全在张天遥的脸上,将他每一个期待的、失落的、平静下来的表情全都记录。

        此外,还有身为主唱的岑野,提出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时,那沉稳果断得让人眼前一亮的气质。

        ——

        这天晚些时候,有关朝暮乐队的视频集,直接送到了执行导演郑秋霖眼前。

        和她一起看视频的,还有另一个人——网站副总裁、首席内容官、本次节目总导演梁世北。

        梁世北四十多岁,个头不高,相貌看着严肃而富态,戴一副黑框眼镜,目光极亮极沉。手里抽的是口味比较重的雪茄,脚下踩的是双看着极不起眼的高定鞋。

        郑秋霖坐在他边上,拖动鼠标,把一些片段给他看。不仅看了乐队宣传视频粗剪,众人的日常起居、相处画面也看了,甚至包括今天白天他们的争执。当然,朝暮之前在申阳区和湘城区的一些比赛片段,他们早就看过了。

        他们要了解的不仅是乐队实力,每个人的实力,还有每个成员的个性、潜力,才能判断这些,有没有红的潜质,值不值得他们去关注。

        梁世北看了一会儿,笑了,说:“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郑秋霖答:“肯定红。”

        梁世北:“你倒是直接。确实,这几年要红,才华反而没那么重要。但他们的主要成员偏偏什么都有:颜值、个性、气质、才华……还有内部隐约的小争斗,每个人的不同个性,都是我们可以做文章的点。节目做出来,观众会很喜欢的。”

        郑秋霖点头,表示记下了。

        梁世北的目光又回到画面上,说:“尤其是这个小野。其他几个人也是运气好,和他一支乐队。这么出色的人,之前怎么没自己出道,没被发现?现在倒组了个乐队冒出来了。

        光靠这张脸和身材,他就足以当个顶级流量偶像。更何况他还这么有才华,个性还很吸粉。音乐圈现在不景气,几年或许都出不了一个他这样的人。岑野今天就算带的不是这几个人,是差一点的。他也能凭一己之力把乐队带进全国决赛,甚至拿到个好名次,你信不信?”

        郑秋霖笑道:“我信,优质偶像就是有这么大的能量。”

        梁世北说:“好好磨练他们,你用用心思,安排好他们后面的对手。我想要一步步激发出他们的更高实力,并且在观众面前展现最真实、最动人的状态。尤其是小野。观众是很现实的,也是很盲目的。你给观众什么,他们就会回报什么。你给他们最好的音乐和偶像,他们就会给你最惊人的崇拜和利益回报。

        刚才我挑出的几支乐队,包括朝暮,我不止要让他们红,今年还要爆一、两个人出来,就爆在我们手上。那一、两个人的商业价值将庞大到不可估量。”

        那怕郑秋霖已在圈中多年,此时听到这样的话,心中也有些热血涌动,笑着说好。

        梁世北又说:“至于我们的条件……等朝暮进全国六强了,再正式和他们谈。他们没什么背景,也没有别的选择。”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