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独步成仙在线阅读 - 1628章 洞府

1628章 洞府

        狼独怒哼一声,他们先是发现有些不对,很快,又用神识扫到陆小天竟然遁入地下。他们这些化神强者,自然能用神识探察出陆小天的位置所在。可元婴修士的元神远不能与化神强者相提并论。妖艳女子骤然失去了陆小天的踪迹,慌张之下,哪有这么容易发现。

        还未待她反应过来,陆小天借助紫叶真邬的土遁之法,已经从地下冲出,镇妖塔直接轰然而下。一道道佛光普照下汇聚而成的冰晶舍利直接将妖艳妇人笼罩在其中。

        “该死!”妖艳妇人连续打出数只青刃,刺向四周,同时又取出一件青色琵琶,弦音如同刀丸,与冰晶舍利的佛光一阵激烈交织。

        砰砰砰,一阵剧烈的响声之后,妖艳妇人被冰晶舍利自高空而落,砸成一摊肉泥。

        “好,好得很!”狼独面色一片铁青,没想到原本以为的必胜之局,竟然成了眼前的局面。

        “狼独,上次你赢的时候可是有风度多了。”悦雨娇声笑道。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了。”

        狼独冷哼一声,第三个矮壮憨厚的男子已经不动声色的站到了陆小天的对立面。不待陆小天有所动作,直接先发制人的一挥手,十数道阵旗打四面八方。

        “阵法师?”陆小天面色一沉,身体一沉,再次借助紫叶真邬施展土遁之法。

        只不过这次才下潜十数丈,便遇到一道厚实的屏障。陆小天接连劈出数掌,这厚实的屏障竟然纹丝不动。而后面,一道道土黄色的波纹震荡而来。

        “看来从地下是走不了了。”陆小天当即破土而出,直接返回地面。尚且立足未稳,几道猛烈的罡风迎面而来。罡风如刀。

        “八宫厚土天风阵!”陆小天瞳孔一缩,此时那矮壮憨厚的男子手持一杆带着八宫图的阵旗悬立于空,每一次挥动,四周的十数杆阵旗,飘动的方向都有轻微的变化,随之攻击的方向和力道,也会灵活变动。一切操控于阵法师之手。陆小天当初在凤清山,除了修炼之外,曾大量观阅了秦族,赵族留下来的一些古藉。对于阵法有大量的涉猎。毕竟以他当时的实力和影响力,想要那些古藉并非难事。

        只不过看这矮壮憨厚男子控制的阵法,与记载中的八宫厚土天风阵相似的同时,又有些区别。八宫厚土天风阵,乃是以土系力量为主。这阵法师操持的阵法,明显以风系的绞杀力量为主,杀伐的性质更为浓烈一些。

        “这套阵法一经展开,别说是一个真意级的人奴,便是三五个,也会被困死在阵内。以有穷之人力,如何能抵挡事先炼制好的阵法。”狼独见陆小天已经被困于阵内,当下心头一松。一旦陆小天也被解决,对方也只剩下一人。局势会再次被扳回来。

        “是吗,会阵法的可不止是你们的人奴一个。”悦雨原本心头也是一惊,只是看到陆小天在阵法之中并未有多狼狈,而是气定神闲的游走于阵法之内。反倒是那矮壮憨厚男子显得有几分气极败坏,当下咯咯笑道。

        “怎么回事。”狼独也看出眼前的形势似乎并没有向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

        “狼独大人,对方也是个阵法师,精通此阵!”矮壮憨厚男子控制阵法也有着一定的消耗,尤其是这阵法之力每次被陆小天避开大部分,剩下的一小部分又奈何不得陆小天时,矮壮憨厚男子顿时额头上冷汗冒出,倒不是现在就会落败,而是以他的实力,如果没有了阵法的协助,恐怕下场还不如他前面的体修老者与妖艳妇人。这样下去,落败也只是迟早的事。

        “悦雨,这场比试可以结束了。”听到矮壮憨厚男子的话,狼吞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语气道。

        “怎么,到了现在,莫非你还想反悔不成?”悦雨顿时面色不善起来,“我也很久没有领教过你的手段了。看来你今天是想跟我动手。”

        “就算跟你动手,也会换个别的理由。这里面是今天的赌注。”狼独抛给悦雨一只灰色的须弥袋。

        “看来你是想留下这个阵法师,一个战败的人奴而已,竟然能让你开口留其一命,还真是少见。”接过赌注,悦雨面色缓和下来。颇为意外地道。

        “若不是他还有些价值,害我输了这么多东西,自然是死不足惜。长话短说吧,我跟蝎武发现了一处人族修士的洞府,那洞府留有阵法遮蔽,便是我们几个,想要强行闯入,怕也凶险不小。而且那洞府排斥妖族。不宜强闯。我跟蝎武手里的人奴中,会阵法的实力又不行,倒是你手下这个人奴,不光实力在同阶之中罕见,而且还精通阵法,是个极佳人选。若是能给咱们三个开路,解除掉禁制,咱们在后面跟着,到时候得到的好处,可远非这点赌注能比。”狼独说道。

        “人族修士的洞府,连你跟蝎武都闯不进去,看来还真是非同小可了。”悦雨一听便来了几分兴趣。

        “我跟狼独两个估计,至少是神虚境修士留下来的,甚至,有可能是合体境大能的洞府。你若是有兴趣可得趁早,若是让咱们的叔父辈来了,到时候最多也只能捞点残羹剩饭。”蝎武鼓动道。

        “好,咱们什么时候去?”悦雨点头,便是在同族中,也是有竞争的。蝎武有一点没有说对,如果是合体期大能留下的洞府,一旦传将出去,便是残羹剩饭,也未必能轮到他们。

        “事不宜迟,现在便走。”狼独说道。

        “我要带着禾虎。”几个人意见统一之后,陆小天淡声说道。

        “悦雨,你这人奴可真是够特立独行的,胆子竟然如此之大。”狼独与蝎武同时意外地道。

        “有本事的人,总归是有几分脾气。他对自己的弟弟不离不弃,倒也着实少见。况且方才又为我赢了这赌局,给他一点好处也没什么。”

        悦雨倒是不以为意,然后看向陆小天道,“允许你带上那拖油瓶,只不过沿途他的生死你自己负责。若是影响到我取宝,介时后果你自己清楚。”

        陆小天点头,没再多说,悦雨能如此爽快的同意,倒有几分出乎他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