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从超人开始练内功在线阅读 - 章040【王半山、火莲花】

章040【王半山、火莲花】

        姓苏。

        还被唤作东坡先生。

        此人是谁,可谓是显而易见了。

        纵然看遍上下五千年华夏文萃,《念奴娇?赤壁怀古》也绝对是其中最为璀璨的明珠之一,被轮回者、穿越者拿来抄,可真是一点都不意外。

        只是抄到作者本人面前……

        可真是有意思了。

        苏轼沉默半响,说道:“这是谁写的?”

        书生说道:“王景园王举人的公子王文山。”

        苏轼捻了捻胡须,突然间大骂起来:“这个野狐精,将我尚在推敲中的词泄露给外人不说,居然还改的这么差?”说罢,直接从用手沾了酱油,以指带笔,唰唰在纸上修改起来。

        “乱石崩云”改为“乱石穿空”。

        “强虏灰飞烟灭”中的“强虏”改为“樯橹”。

        改好之后,苏轼怒气冲冲的朝着人群中走去,书生像是一个鹌鹑一样,小心翼翼的跟在苏轼的后边。

        小丫头好奇的问道:“野狐精是妖怪吗?”

        苏城笑道:“不是,野狐精是人,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有多了不起?”

        苏城沉默了一下说道:“千年一见,百世三人。”

        “噢,不知是那三人?”此时一个声音插入,苏城回头看去,却是那个一身旧杉的王姓老者。

        到了此时,苏城那里还不知道此人是谁?

        被苏轼唤作“野狐精”的,当今天下,除了王安石王半山还有谁?

        苏城虽然不知道原本历史的走向,但是在这个武侠世界跟现实世界虽然大体相同,但是还是有些出入的,《天龙》原书之中就有很多时间混乱、人设颠倒。

        此时的王半山变法失败,被贬到江宁,还被冠以“妖人”之号,虽然表面上看不出,可心中苦闷可想而知。

        可现在不但说自己“千古一见”,还说自己是“百世三人”。

        他位极人臣,官至极品,什么马屁没听过?什么奉承没有见过?

        可这“三人”,着实让他有些好奇。

        苏城淡淡的道:“第一人为先秦之商鞅。”

        王半山一听是商鞅,脸上面色不变,可眼神之中尽是沉浮波澜,叹息道:“夫商君为秦孝公明法令,禁奸本,尊爵必赏,有罪必罚,平权衡,正度量,调轻重,决裂阡陌,以静生民之业而一其俗,劝民耕农利土,一室无二事,力田稸积,习战陈之事,是以兵动而地广,兵休而国富,故秦无敌于天下,立威诸侯,成秦国之业。”

        “王半山一生蹉跎,变法不成,如何能与商君相提并论?”

        说道此处,却是将承认自己就是野狐精了。

        “不知第三人是谁?”

        苏城说道:“此人在未来,千载之后,高举红旗,革五千年腐旧尘埃,兴百世繁荣基业,此人当为百世第一人。”

        “未来的事,谁又说的准?革五千年陈腐,何其之难……”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苏城斩钉截铁的说道:“现在做不到不代表以后做不到,有些问题现在解决不了,不代表以后解决不了。”

        王半山一听这话,叹息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只是王半身连商君都不如,如何与此等人杰相提并论?”

        说罢转身就走,给苏城留下一个“老王不想跟你说话,给你留下一个只想静静的背影。”连好基友苏大吃货都不管了,直接出门骑着他的毛驴离开了。

        “他驴子跟咱们家的好像……”

        小丫头的脑瓜子挤过来说道。

        苏城轻轻一笑,王安石在历史上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活着的时候被称之为“妖孽”、“流毒”,就是死后,也足足被人骂了八百年,也戳了八百年的脊梁骨。

        其中朱熹骂的尤其恶毒:“流毒四海……祸乱极矣。”

        此人变法失败,却也为北宋续了两百年的命数,不可谓不了的。

        后世将此人与明之张居正、清之雍正,归为一类,都是生前动了既得利益者的蛋糕,死后被骂的不成人样,可若不是这几人,历史都不知道要变成什么样子……

        王安石和张居正暂且不说。

        至少满清一朝,没有雍正,顶多就是个蒙元的气数。

        原本人群聚集之处,奉承声和夸赞声都安静下来,只有苏城拿着两个铁盘,像是拿着两个铜钹,发出洪亮的撞击声,口中大声诵读着他写的《念奴娇?赤壁赋》。

        原本众人追捧的王文山一脸铁青。

        看着苏轼花式的改《念奴娇》,短短几个呼吸,就将这《念奴娇》改了四个版本出来。

        苏城带着小孩们找了一处僻静视野好的地方,找了些水果、碎嘴吃了起来,孩子们都耍了好一阵子了,也都有些累了,很乖的围在苏城周围,听他讲好玩的故事。

        像是突然间在身边长满了水嫩的菜和稚嫩的树苗。

        夜色下,远处是连绵的灯火、浮躁的人心以及奢靡的红尘,唯有此处是个小小的菜园、果园。

        苏城讲得故事很有意思,所以小蔬菜们和小果树们都听的很认真,都没有发现在他们身边多出了一个十七八岁满身红衣的、英武女子,腰间缠着一根细细长的软剑,面容姣好,眸光如水。

        夜风中,她整个人像是从岩浆之中盛开的火莲花。

        安静而危险。

        苏城的故事讲完,孩子们也恢复了体力,又开始四处乱窜。红衣女子走到苏城跟前,静静的看着他,苏城也没有说话,也静静的看着她,两个人眸子里都映照出对方的模样。

        突然间,女子噗嗤一笑,说道:“看什么,我脸上有花儿么?”

        苏城很老实的点点头,说道:“有。”

        “什么花?”

        “美人花。”

        女子一听这话,立刻轻轻笑了起来,苏城也跟着微笑,可女子脸上的笑容一敛,猛地耳光甩过去:“油嘴滑舌,该打!”

        她的手很快,可苏城比她的手更快。

        苏城没有拦住她的手。

        而是将手放在脸前方等着她。

        女子的手如期而至。

        苏城手掌张开,将女子的手掌紧扣。

        十指相扣。

        女子脸上浮现出一阵潮红来,眸中闪过一丝羞恼,可手掌却不撤回。

        有淡淡的香味传入鼻中,像是兰花、又像是大雨后的森林,苏城情不自禁的深深吸了口气,让原本就羞恼的女子大怒,另一只手一动,腰间的软件嗖的抽出。

        只见寒光一闪。

        一根细如麦叶,近一丈长的软件,像是毒蛇一般朝着自己的双目刺来。

        苏城坐在轮椅上临危不乱,他的脖子像是突然间长了一尺,整个头猛的蹿高,口一张,亮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将女子的软剑紧紧咬住。而后他的另一只手食指伸出,朝着还在扭动的软剑上点了一指。

        就见软剑如被击中七寸的毒蛇一般,瘫软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