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女子监狱风云在线阅读 - 第2972章

第2972章

        越看越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

        这场景,这画面,这个码头,这海边,到底在哪见过。

        我离得远了一些?,再仔细看,哦,想起来了,柳智慧。

        当时柳智慧说要自杀去陪家人,我跑去海边,她所在的海边差不多就这副场景,特别的相似。

        不同的是这里更美,云彩绚丽,海上宁静,落日昏黄。

        我走到了小码头上,木板钉成的小码头,两旁的小木船轻轻撞击码头,飘摇摆动。

        站在码头的尽头,看着远处的海面,再回头看看这个码头和岸边的全貌,我可以断定柳智慧来过这里,而且在这里想起了我,深深的想起我,给我打了电话。

        我发信息给贺兰婷,叫她不用派人来帮确定电话号码的拨打地点,我已经确定柳智慧在这里给我打的电话。

        发完了信息,我想了想,贺兰婷心里可能会问为什么我那么肯定柳智慧来过这里。

        我给贺兰婷又发了一条信息,说这里有个海边小码头,和那天她出海撞船bào    zhà的海边几乎一模一样,我敢肯定柳智慧就是在这里给我打来的电话。

        坐在了码头上,我点了一支烟。

        已经确认柳智慧来过这里,不知道她是否已经离开,或是还在这里。

        兴许她只是旅游路过,见了这熟悉的地方,想起了我,所以给我打了电话,然后她会继续旅游,离开这里去别处。

        也许她会在这里留下来。

        无论如何,她在这个码头给我打电话,说明这个码头给她的意义非凡,肯定与我有关。

        码头让她想到了我,想到了我们曾经的最后一面,想到了?我曾经阻拦她自杀,想到了我曾经发誓要娶她。

        说娶她,完全是不得而为之。

        因急于给家人复仇,她不再选择走曲线,直接找杀手干掉仇人,这为她引来了麻烦,警方有了她指使行凶证据对她实施抓捕,她自知自己如被抓,下场一定不会好,所以想要自杀,毕竟活着心愿已了,为家人成功复仇,也是到了该离开之时。

        自己一家人全死,活着也没什么盼头,不如一死了之。

        后来还是我跟她说跟她结婚,生孩子,子子孙孙给家人上坟祭拜不断香火,她才放弃了自杀念头选择出逃。

        想起那一日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仿佛就是在昨天,就是在这里,就是在眼前刚刚发生过的事。

        柳智慧,你到底在哪?

        天黑下来,我去便利店拿了几罐啤酒过来,坐在那个小码头,喝酒等她。

        也许她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也许她不会在这里出现。

        我知道她还会找我,但天知道她什么时候才给我打电话。

        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打。

        假如她遇到一个爱她的好男人,她也爱那个男人,恐怕真的是再也不会给我打来电话。

        我心想,要不在这后面沙滩上插一面旗子,上面写我的名字和电话,她看到她就会找我。

        落实计划,明天就弄。

        我给黑明珠发了消息告诉她这个好消息,确定柳智慧在这里给我打电话,黑明珠没有问原因,回复我,打算怎么找。

        我说我会有办法。

        好像突然间,有了两个女朋友,一个黑明珠,一个贺兰婷。

        每天说的话,说的事,要两边汇报,两边说。

        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她们都在,只要她们都好,平平安安,这就足够。

        以前还妄想自己拥有全部,现在想来,她们只要活着好好的,我也就放心。

        喝完了三罐啤酒,回去休息。

        次日,我爬起来后就去印刷店打印一根三角形帆船一样的?旗子,上面只写了一个字,我名字的最后一字,帆。

        底下留的手机号码,只有后四位。

        柳智慧如果看到,她会知道我在这里找她。

        只怕她人不在这里。

        插着了旗子后,有个船家过来问我插着这根旗子什么意思。

        我告诉她,我女朋友和我斗气跑了,我只知道她来过这里,她躲着我,我希望她看到这根旗子后知道我来这里找她,让她联系我。

        他们祝福我早日找到女朋友。

        回到沙滩上的便利店门口,便利店老板也问我同样问题,我回答同样答案。

        拿了几瓶水,就在便利店前的沙滩椰树太阳伞下沙滩床躺下,戴个墨镜,等。

        时间飞速,三天过去,杳无音信。

        我有些不耐烦了,如果柳智慧真的已经离开,那我在这里就是等到下辈子,她也不会知道我找她。

        可现在不等,我又能怎样。

        小镇该找的地方我都找过,她可能不会在这镇上,也许真的只是路过这里而已。

        我打算再等一个星期,倘若再见不着人我就离开。

        我拜托店老板,拿着柳智慧的照片给店老板看,说如果看到这个女孩子,一定要和我联系,我有酬谢。

        在这里几天,我跟店老板混得挺熟。

        他说好。

        接着他说道:“我看看仔细。”

        他看着时,他十六岁儿子放学过来帮他,刚好看到照片,愣住看着。

        我看他儿子貌似见过,问道:“你有见过她是吗。”

        他用英语和我说道:“这个姐姐来过店里买一把伞。”

        我马上问:“真的吗!什么时候!”

        我兴奋起来。

        他点头说是。

        店老板问他是什么时候。

        他想了一会儿,说不清楚到底是哪一天,不知道是上个月,还是上上个月。

        说这个姐姐很漂亮,戴着个墨镜,还是特别美,他就看多了几眼。

        我问他那个姐姐穿着打扮。

        他说是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拖鞋,戴着墨镜。

        店老板说道:“我们店旁边的小酒店有摄像头,如果她进来这里,那个小酒店的摄像头能拍下来。”

        我说道:“我去问问。”

        去了旁边的小酒店。

        所谓的小酒店,不过就是个比较简陋的家常旅馆。

        前台的就是小酒店老板,和他说清楚来意,许诺帮忙调取监控,给他钱,他立马愿意帮我调取监控。

        有个监控摄像头的确能拍到便利店门口。

        我自己按着柳智慧给我打过电话的日期时间开始往前面时间搜,快速乘以2,乘以4,乘以8。

        找不到。

        再往后搜,从傍晚,看到快十二点,看得眼睛都疼了,还是没有找着。

        给我打电话的那天往前七天没有,往后七天也没有。

        我再往前七天以上搜,搜到半个月以上也没有。

        再往后搜七天后的,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那天给我打电话的日期的往后第十一天,搜到了柳智慧的身影。

        监控摄像头的画质分辨率堪忧,这位置也只能往上而下看到侧影不能看到正面,尽管如此,从这个人影的轮廓,还有走路姿势,我还是能判断出这就是柳智慧。

        我剪辑了这段视频发到我手机中。

        心里有些小激动,虽然还没找到人,但是有视频,能百分百确认柳智慧来过这里。

        已经是深夜。

        给了店老板一点钱,我回去休息。

        次日又去便利店,让便利店发消息发照片给他儿子问问他儿子,是不是这个姐姐。

        他儿子说是。

        看来他儿子的确是见过柳智慧。

        只不过,柳智慧是来过这里,但也是之前的事,她以后还会来吗,现在还会来吗。

        从她给我打电话后的第十一天来看,说明她是给我打电话后的第十一天还来过这里。

        很有可能她还会继续来这儿。

        她既然来这里,那很有可能会在这里休息过夜。

        再从各个旅馆找过去一次,问了两天,还是一无所获,没人见过她,除了海滩便利店老板儿子之外。

        又等了几天,我来这里已经有半个月,依旧等不到人,我有些绝望,觉得没必要再等下去。

        但是离开这里,我能去哪儿找柳智慧?

        他乡异国,人海茫茫,处处陌生,她人到底在哪。

        又是夕阳西下,坐在码头木板上,我给黑明珠打电话,说我想先回去,这边我让店老板帮我留意,让他看好我的旗子,如果柳智慧出现,肯定会看到旗子,她只说好,也只能说好。

        接着给贺兰婷打电话,重复了一样的话。

        贺兰婷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只能让我先回去,她告诉我一个好消息,通过那个面包车司机,查到两个那天进陵园袭击黑明珠的人,了解到的情况是两个都是三角地区来的杀手,收钱办事。

        贺兰婷分析是他们穷,经济情况差,吃饱饭都是问题,本身那边有战乱,他们从小就开始拿qiāng,熟悉qiāng械使用,给点钱叫来杀人,几万块钱就能让他们同意。

        对雇佣者来说,关键是这些雇佣杀手价钱低,好使,而且不怕死,不问原因,叫杀人杀人,干完事就撤回去,也不怕被抓,更不怕雇佣者自己身份暴露。

        现在杀手已经跑去外面,其他的人的身份还没查到,案子又陷入僵局。

        贺兰婷打算是想通过这两个杀手身份下手,派人过去偷偷抓人,问出有关线索,但这个计划施行起来难度极大。

        贺兰婷告诉了我这些之后,我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

        贺兰婷他们自己的身份去做这些事,诸多不便,而如果黑明珠让明珠集团的人去做这些,就不怕绊手绊脚了。

        我告诉贺兰婷,等我明天回去,我把这些事跟黑明珠说,和黑明珠好好商量想想该怎么办。

        她说道:“回来吧。”

        我问道:“好,明天见。”

        她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