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烽烟乱世遇佳人在线阅读 - 第2110章父亲的撑腰

第2110章父亲的撑腰

        那会子康琴心刚从银行回来,正和康画柔商议着去机场接机,结果陈莉莉就闹了这么一出,真是不安生。

        康画柔拉住她道“还是我过去吧,心儿你照常去接机。”

        “阿姐”康琴心是不太愿意麻烦她的。

        康画柔坚持道“家里的事情,我该帮着处理,不能什么都让你一个人担着。再说妇人流产这种事,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

        康琴心被她说得脸一红,“左不过是把她送医院,这能有什么。”

        “心儿,主要是书弘回来了。他若知道了,准得怪你,还是我去吧。”康画柔替她着想。

        康琴心这才松了口,这种事不便让沈家人知道,便让陆遇吩咐了两个人跟去。

        她思虑再三,爸妈回来若见了满院子沈家的护卫终归是不像话,便给沈君兰去了电话。

        然而沈君兰不在梧桐公馆,便又找到了沈家的旧港口,他理解对方不好和家人解释,同意了让沈丘他们撤回。

        但沈君兰还是放心不下,叮嘱道“你出门的时候得多带些人,我和二叔已经撕破了脸,他不会顾着我爸和叶家的关系,谁知道丧心病狂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小舅舅的人跟着呢,放心,我也惜命。”

        沈君兰这才挂了电话。

        陆遇陪她去到机场,据说飞机晚点,等了好会儿才接到人。

        康昱和叶妩走在前面,旁边还陪着赵家夫人。

        康书弘与姜玉兰走在其后。

        叶妩久未见女儿,先行两步快向了她,“心儿,有些日子没见了,妈妈可惦记着你。”

        “我也想念妈。”

        康琴心与她抱了抱,同走近的康昱展笑唤道“爸爸。”

        康昱同她点点头。

        康琴心又与赵家伯母和康书弘夫妇打了招呼,才走在康昱身旁关切的问“爸爸身体好些了吗对了,堂叔没和你们一起回来吗,不是说要过来住一阵子”

        “你堂叔叔本准备来的,但那边有个紧要官司,非要催他回去,也是没办法,不过他说过阵子清闲些就过来。”

        康昱慈和的答完,又看了眼旁边的陆遇,“陆副官也来了。”

        “是的,康老爷。”陆遇寡言少语。

        康昱颔首。

        等出了机场大厅,来接赵夫人的赵行之也出现了。

        赵行之满头是汗,匆匆忙忙的接过母亲手中的行礼,歉意道“妈,对不起我来晚了,交通队里有事交班的时候给耽搁了。”

        赵夫人含笑的回道“刚刚好,正好飞机晚点。何况,我又不是第一次坐飞机回来了,不打紧的,倒是你,没影响工作吧”

        “没事,都交代好了。”

        赵行之有礼的接完话,再同康昱夫妇打招呼“康伯父,康伯母。”

        二老和善的看向他,客气了两句。

        赵行之改望向康琴心,好奇询道“二小姐,大小姐还没回来吗”

        康琴心面色微尬,回道“家里有事,我阿姐就没过来。”

        赵行之面露一喜,忙说“那我改日再登门拜访。”

        赵家夫人满脸笑意。

        当着家长们的面,康琴心也不好替长姐说什么拒绝的话。

        旁边叶妩就不明白的问她“柔儿出门了吗”

        “前几日赵公子来找阿姐,阿姐是不在家。妈,等回家后我跟你解释。”

        两家人在机场外车道分别。

        康琴心与父母一辆车,康书弘夫妇则坐在后面那辆车上。

        车子刚发动,叶妩就问她怎么回事,康琴心避重就轻的说阿姐前阵子离开新加坡出去散心了,叶妩想要再追问时,康昱出声了。

        “琴心,怎么跟了这些许人出来,最近市里不太平”

        康琴心坐在副驾上仍向后解释道“是有些,沈家内部有些动荡,这阵子市里面老有意外发生。”

        康昱虽然人不在这,但多少听说些事的。再联系这话,目露担忧道“你没碰着什么危险吧”

        “爸你看我这出行的排场,哪能遇到什么事就是小舅舅不放心,特意指了陆副官过来跟我,倒是大材小用了。”

        对叶家,叶妩是不客气的,理所当然道“他是你舅舅,我和你爸不在家,就指着他照顾你了。”

        “银行里的事,我和英茂通过电话。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康昱不吝赞誉。

        康琴心闻言面笑颜开。

        康昱又说道“待会到家后,让你日孝叔过来趟。”

        “爸爸知道了”

        康昱闭了闭目,沉声应道“都是我看错了他,本以为能帮着家里分担些银行事务,没想到竟这样吃里扒外。”

        “爸爸不怪我报道他吗”

        “他自己做的事,是什么后果都要自己承担,过去是我太顾着康家的颜面,才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这样的肆无忌惮。”

        听到这话,康琴心就忍不住笑“先前他还嚷着要爸爸回来做主呢,还以为你不会严惩他,这下可就失算了。”

        “他还欠行里多少钱”

        “我就查了这次的事,二十万整,拿了他家里的东西卖了筹到七万多,他又交出来七万多,还有五万三左右吧。”

        康昱不悦的点点头,脸色沉得吓人。

        叶妩劝道“医生都说让你放宽心了,你就别总念着这些事情了,有心儿在,她会帮你慢慢处理的。”

        康昱不以为然“你以为银行里的事情这么容易吗日孝既有资历又是长辈,女儿在这桩事情上没少为难。处理这种事,还得我亲自来。”

        康琴心感念父亲体贴,开心道“谢谢爸。”

        康昱又问“家里没什么其他事吧”

        “家里就我和阿姐,都挺好。”

        她答完,叶妩就忍不住问“那那边呢”

        陈莉莉的事情早就不是秘密了,母亲应该也已经告知了父亲,康琴心觉得不好再隐瞒。

        她想了想“陈小姐那边前阵子挺好的,我每日都让阿忠在那守着,但刚刚出门时那边打来电话说有点意外,阿姐已经赶过去看情况了。”

        一听这话,叶妩神色微微变了变,只是没在女儿面前露出异样“什么意外”

        她正要细问,康昱就面无表情打断了她的话“这种事情都看造化。要我说,那种心术不正之人怀的孩子,保不住也是命数。”

        叶妩立马沉默了。

        康琴心闻言倒是心里一松,“爸爸说的对,等待会到家后,阿姐应该会打电话回来的。”

        康昱颔首,见妻子不言语,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你心疼外面女人的孩子做什么,咱们家没儿媳妇吗”

        叶妩苦笑“我没这个意思”

        一行人回到康家庄园,刚放下行李没多会,康画柔就算着时辰从医院打了电话回来,陈莉莉的孩子果然没能保住。

        据守着的人说,是陈莉莉见最近几日阿忠外出的勤快,便寻机着想要溜走。

        今天她好不容易得了机会,结果还没走出小区门卫就被发现,匆忙奔跑时摔跤导致。

        当时康书弘夫妇正好在大厅,他又时刻留意着康琴心接电话,听见这话,差点没跳脚起来,气的质问道“康琴心,你不是说会帮我照顾好莉莉母子的吗现在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