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其他小说 - 第八冠位在线阅读 - 第1320章 两仪式与【两仪式】的会面

第1320章 两仪式与【两仪式】的会面

        哈?

        第九次灵魂剧痛?已经从印度异闻带回来一个月了?

        怎么可能?

        他明明记得是刚从印度异闻带出来,和印度异闻带作为全能之神的自己一起,迎来了第三次的灵魂剧痛——

        在他满心非议的时候,视角右下方的任务模版落入了他的眼中。

        灵基模版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从眼前消失的,哪怕瞎了也是一样。

        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

        【穿梭世界倒计时】:0天

        不对。

        从印度异闻带出来的时候,倒计时明明是21天来着……难道说,他真的遗忘了过去这一个月左右的记忆?

        琉夏下意识地不相信这个结果。

        但不管他多么的难以置信,各方面的证据也早就给出了答案。

        “这个是你从印度异闻带回来之后,亲手写下来的笔记。”

        两仪式走到桌旁,从桌上拿起了一本薄薄的笔记本,来到了他的身旁,主动将其中的内容读给了他听。

        鬼灭之刃世界,斩赤红之瞳世界,慎重勇者、盾牌勇者世界……还有灶门炭治郎、塔兹米、阿丽雅、岩谷尚文等等的人物。

        真奇怪。

        她在说些什么?

        那些是什么世界?那些都是什么人?

        为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好像从来没有遇到过那些人一样?

        格蕾?

        那是谁?

        魔眼列车?

        那是什么?

        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

        为什么他没有半点遇到过这些人,经历过那些事的记忆?

        “我……真的经历过这些?”

        他下意识地出声。

        以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颤抖声音。

        “前面我不知道,但后半段是我和你一起经历的。”

        两仪式放下了笔记本,神色变得无比复杂和沉重。

        “这个笔记本也是你为了防止忘却更多的记忆,而亲手写下来用来提醒自己的,你连这个都忘记了吗?”

        忘记?

        忘记什么?

        他根本就没有写过那样的笔记……不,如果他真的提前察觉到现在这个状况的发生的话,那的确有可能提前写下这个笔记来提醒自己。

        但他没有半点那些记忆。

        就好像记忆彻底断层了一样,脑海中关于过去的记忆分成了不等的数个段落,原本洋洋洒洒的一串相片,被人为地剪掉了一大半。

        迄今为止,他还记得的记忆,就只有在观布子市,在彷徨海,还有……不,没有其他的记忆了。

        至今为止的大半人生,就好像完全没有意义一样。

        “你在害怕吗?”

        两仪式伸出双臂,将他抱在了怀里。

        “害怕?没有感情的我,怎么可能会感到……害怕……”

        琉夏下意识地想要否定。

        但下一刻,他就感受到两仪式全身的颤抖。

        不,不是。

        是他自己在颤抖。

        全身都在止不住地颤抖着,仿佛是在畏惧着什么一样。

        啊……没错。

        他是没有感情的,但是这打心底里涌上来的不安的感觉是什么?

        这种仿佛即将失去一切,连自我都将没有意义的不安感是什么?

        他应该是没有感情的才对。

        才不可能会出现那种害怕的情绪。

        啊……不对。

        他其实已经恢复了一半的感情才对,借由不断完成灵基任务,以及和两仪式的这段感情为契机。

        拥有了真正的感情,哪怕只是残缺的不完全的感情,他也已经开始体会到恐惧是什么味道。

        他开始害怕失去,失去自己过往的一切,失去相连的一切,甚至连自我都失去,害怕一切的理想和愿望,全都变得不复存在。

        这个时候,他甚至开始羡慕起以前的自己,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哪怕即刻去死也不会皱一下眉头,不管面对什么困境都能如沐春风的面对。

        但现在不行。

        原本无所不能的【■■·■】,现在就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派不上半点用场。

        两仪式低着头。

        看着怀中的琉夏,目光中浮现出隐晦的愧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躺在她怀中的琉夏逐渐失去了意识,呼吸和身体都变得平稳起来,俨然是进入了梦乡。

        现在的琉夏,一天至少要睡二十三个小时。

        这一个月下来,都是她在照顾他,很清楚他如今的状态有多么的糟糕。

        两仪式站起身,将琉夏抱上了床。

        “……想清楚了吗?”

        之后,十分熟悉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平静之中带着一分自嘲。

        两仪式转过了身,看向了对方。

        那是一个女人。

        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只是一头黑发长及脚踝,身上穿着白色带着花纹的和服,脸上的轮廓稍微柔和了许多。

        【两仪式】。

        隐藏在她两个人格之下的根源人格。

        以前她从来不知道对方的存在,直到数天前,琉夏第八次灵魂剧痛,遗忘了某个非常重要的人物之后,才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并且直接向她共享了记忆,让她明白了一切的真相。

        “他会变成这样,从一开始就是我的责任。”

        【两仪式】神色中带着苦笑,她看向床上熟睡的琉夏,轻轻一挥手。

        顿时。

        名为琉夏的这个人,就好像碎裂的玻璃一样,其内部已经变得四分五裂,随时破碎都不足为奇。

        从两仪式的视角看去,琉夏的轮廓还勉强保持着,但其内容物已经变得破破烂烂。

        “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两仪式】神色复杂地收回了视线,看向了两仪式。

        “再有一次或者两次,他的灵魂就会完全碎掉,人格也将不复存在,彻底沦为傀儡……在那之前,做出决定。”

        这么说完之后,【两仪式】的身影便逐渐变得灰白,然后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没错。

        两仪式比谁都清楚。

        琉夏已经没有时间了。

        灵魂上的伤势成为了让这个链条崩溃的导火索,形成了连锁反应,将他原本就是拼凑而成的灵魂的本质暴露了出来。

        从一开始,他就不是名为仓密目琉夏的少年。

        只是一个乱七八糟的灵魂,被塞进了一个少年的身体里而已。

        【两仪式】曾经警告过琉夏,决定不要轻易探索自己的本质。

        但那时,她为了隐藏秘密所以没有明说,其实她当时应该说,绝对不要让自己受到任何灵魂上的伤势才对。

        否则,就将临近终局。